新年快樂--我三叔


朋友打電話問我:「發糕怎麼作?」
我:「我有食譜,但得找找。」
從發糕聊到小時候在台灣過年時,滿桌炸的食物,菜丸、地瓜、魚等等,所有年菜均是母親一人包辦。磨米作年糕,買菜、貼春聯、家裡大掃除等等,總見她忙進忙出,常常深夜了,還見她守在爐邊,看著爐上的年糕或其他什麼食物。小時候不懂體恤,只天真地享受著新年的歡慶。

那時跟二叔、三叔住在阿公留下來的三合院裡,一家佔了一個院,拜拜時則三家輪流在大院子拜,各家擺上各家的供物。我們一群孩子,穿著新衣,圍著供桌團團轉,玩捉迷藏,高高興興等著祭拜後的盛筵,那些一年一度才吃得到的食物。

但好景不常,有一年堂哥惡作劇,在妹妹頭上撒尿,妹妹追著要打他,不小心撞倒了拜拜用的桌子,三嬸氣急敗壞打了妹妹,媽媽出面討公道,三叔為老婆撐腰,打了媽媽,爸爸聽到媽媽受了委屈,從外面趕回來,找到三叔就打,兩家人吵得不可開支。

三叔一家後來負氣搬離三合院,但沒過多久,又回來了。因為三叔年紀很輕,一直以長嫂如母看待母親,出手打母親,他也很過意不去。叔叔親自上門跟母親道歉,挽回叔嫂情誼,也挽回兄弟感情。(我父親幾十年後車禍住院、過世及後事,都是三叔幫忙料理及打點的。)嬸嬸與母親在往後的歲月裡,也成了好朋友。也許因為都是外姓人氐,在家族中彼此相呴濡沫,有一個依靠。

我很愛我三叔的,不只因為他高帥又有江湖義氣,更因為他對母親的十分尊重。

母親與父親的學歷與身家背景都有很大的差距,在夫家並不受到接納與重視,幾個留學海外的姑姑,更經常對目不識丁的母親冷嘲熱諷,只有三叔,始終視母親為長嫂,並且尊重。直到我父親過世後,三叔對母親的尊重並不因父親不在而稍減,人前人後總是尊重母親,逢年過節仍然到家裡拜望母親。因為三叔的努力,母親在夫家也漸漸有了地位,每年年初二,姑姑們都回母親家,她們說,這是她們的娘家。

媽媽曾說,三叔雖然與她有過最大的衝突,但她還是最疼他。
而我,因為媽媽的得適,我亦更坦然地崇拜三叔了。
兒子身高178,我很相信他是遺傳自我父系的基因,因為三叔183....

Comments

  1. 大家庭有人多嘴雜、妯娌不合等缺點,我向來怕怕.

    門當戶對的觀念也有其道理.

    姑姑們當年大概是年輕氣盛,才會如此吧.

    ReplyDelete
  2. 姑姑們當年的確是年輕氣盛,我才五六歲,她們應該也沒幾歲。不過其中有兩位是爸爸的大姐和二姐,我祖母過世得早,她們可很有權威的。

    ReplyDelete
  3. thinktank98January 26, 2009

    跟大家 和 Ms flower跟無言兄 拜個年
    年年歲歲花相似
    歲歲年年言不同

    ReplyDelete
  4. 這個聯寫得好...^^

    謝謝思坦兄,我剛送走一屋子客人,剛跨了年呢!您也正在守歲嗎?

    ReplyDelete
  5. 花花的文章總讓人感到共鳴~
    大家族的長嫂很辛苦,我婆婆也是,不過比起花花的母親,算是非常順遂,現在除夕夜要辦四桌親友團,還好去餐廳吃年夜飯。

    祝福花花一家子新春愉快、牛年大吉!

    ReplyDelete
  6. 四桌啊?那要在家裡吃,廚房要很大哦...^^"

    謝謝lili,祝也妳們全家年年有餘,歡慶有餘!

    ReplyDelete
  7. 「年年歲歲花相似」.拿這一句話來祝賀花兒?哇!坦克兄真是甜言蜜語的高手.拜服!拜服!

    ReplyDelete
  8. 接坦克兄的話,祝花花年年似花!

    ReplyDelete
  9. 無言兄,我是喝蜜長大的,這還不算很甜啦!...^^"

    謝謝星辰! 也祝星辰,花開富貴!
    (咱們元宵來玩接龍好了??...^^)

    ReplyDelete
  10. 這幾年來在這裡駐足,網路世界因有這裡,我得以:
    喧囂中無言
    寂寞裡有花

    願大家智慧如星海浩瀚,年年增長

    ReplyDelete
  11. thinktank98January 31, 2009

    哈哈 我最近在讀南北朝的歷史 正讀得很有味 沒什麼守歲的

    無言兄是說我太會騙女人了嗎 哈 甜言蜜語是男人和女人要婚姻幸福 愛情美滿 工作順利的必修課喔.....

    詩句接龍好玩耶

    ReplyDelete
  12. 真抱歉..晴陽...漏回了你這篇(這時不由得要想念na3了)
    喧囂中無言
    寂寞裡有花
    對得好! 不過...這裡也因為有晴陽..好花才能日日開..^^

    ReplyDelete
  13. 坦克兄...甜言蜜語如果少了真誠..女人還是聞得出來的...^^

    ReplyDelete
  14. 不知是否能舉幾個很甜的例子讓大家觀摩一下?當然,不足為外人道的就不必說.

    原詩本以「花相似」對「人不同」,借花之不變反襯青春一去不回.坦克兄頗有巧思,拿「年年歲歲花相似」一句來賀新年,原句一字不改,意義卻稍有不同,花字是雙關語,原詩成了祝賀花兒青春永駐.我佩服的是坦克兄這份巧思.

    ReplyDelete
  15. 但現在 有些女人都吃重甜 我的甜度都不太夠了....

    無言兄好學養 這詩句原有些"悲" 但人生在世就是要化悲為喜 化苦為甜. 找了篇寫給女網友的舊作 這篇以後不能再用了....555

    寫了篇短詩送妳....
    望著浩翰的網海 我駕著一葉扁舟駛向無際
    妳要尋找天使 我卻要找尋我的幽靈
    為了前世某個約定的再會.....
    在再會的霎那中....
    我們可以呢喃細語
    我們可以深情擁吻
    我們可以恩愛纏棉.........(純想像喔 請勿道德批判我喔)

    ReplyDelete
  16. 無言兄,根據輕微的虛榮心,我是很想列舉出來,但後來想想,那甜度恐怕是滲透在心境與情境裡的,文字本身並無特殊。而且事過境遷,拿出來看,頗有肉麻當有趣之嫌...^^

    感謝無言兄「解語」,才沒令坦克兄的巧思被忽略。

    ReplyDelete
  17. 坦克兄這詩在你版上我看過,你們的情誼還真是easy come, easy go,很典型的網路情誼。

    ReplyDelete
  18. 哈 我還愛拉ragebull當墊背的 變成蜂蜜牛肉乾 是女人愛吃的零食喔 我有甜味 他有肉味 真奇怪 我那個網弟 竟不敢進花家一步? 我常用他的照片去交友 哈哈

    既然是零食 當然是易來易去 肉麻也是很有趣 不僅人肉麻還牛也會肉麻 有人可以毫無顧忌的談心 是很甜的感覺

    就如 Ms flower的那句名言: 經不起考驗的友誼 也是不值得珍惜.....真是淬煉後的文字啊

    ReplyDelete
  19. 人與人之間最好不要嚮往「毫無顧忌」,很多好友翻臉,都是因為太沒顧忌。

    甜食好吃,但不忌一下口,久了也會膩。

    ReplyDelete
  20. 嗯 所以網上要不露身份.....以方便撤退 網上也是要講究兵法的

    我這麼浪子 可能讓無言兄無言了 哈哈

    ReplyDelete
  21. 原來是坦克兄說了這話,難怪剛剛被朋友質問不透露真實姓名的原因,是不是因為對人存在戒備之心。

    隨時準備要撤退的人,更會令人存戒備之心吧?

    ReplyDelete
  22. 不然被人誣告誣賴的話 就會很綏捏.....
    這世上有好人有壞人 雖然好人多些

    ReplyDelete
  23. 怎麼思坦兄老想到消極的呢?
    你看無言兄,咱們也不知他住那兒,名誰,但不也聊了好久了?也沒擦槍走火。...^^

    ReplyDelete
  24. 無言兄學養心胸皆佳 所以是好網友 但他有說過 他要去忙實驗了

    可能是有看過幾個可怕的網路爭執 還有告上法院的呢 所以是小心 不是消極啦 Ms flower 妳可是我網誼最長的異性網友喔

    ReplyDelete
  25. 不會吧??..網誼最長就這樣而已??..那你白混了!!...^^

    我最長的有十年了,從上網至今都還在的。前兩天跟我學弟算了一下,我們認識也有八年了。

    無論網上或現實,要細水長流就不要急,不要急著沒有顧忌,急著定位友誼,「信任」畢竟還是從時間累積出來的。

    ReplyDelete
  26. 多謝坦克兄美言.其實,我還早啦.網上奇才異士很多,還輪不到我出頭.我去來因覺士的網站看了一下.單單是「寛永」這個年號,他就能引經據典,寫出洋洋灑灑的一篇宏文,真是佩服.我猜他是位博士、教授級的人物.這兩天他又寫了一篇文章,談論西曆的來龍去脈,讀來真是獲益匪淺.

    ReplyDelete
  27. 不過我上網的歷史不到五年耶 我跟男網友的情誼就長多了 跟女網友就很短

    我總覺得有些女網民會像little Children裏那個道德感十足的媽媽 我講個笑話或問個隱私點的問題 就被追罵 我那個網弟ragebull還被叫過 花心蘿蔔牛 的封號呢 真是一道名菜 可是難聽啦........所以跟女網友情誼不易建立

    無言兄 覺士君也是理工出身的 他的文章 我說過 會留傳千古

    ReplyDelete
  28. 更正一下 是5年3個月

    ReplyDelete
  29. 無言兄,我也逛了覺士的網站,有直登廟堂之撼。怎麼現在學理工的都對文史哲這麼有貢獻?...晴陽也在作一些古籍電子化的龐大工作呢!

    ReplyDelete
  30. 昨天家裡來了客人,看到我們家Dodo,問:「牠還很年輕哦!」,
    「是啊,九個月大,您怎一眼就看出來了?」
    「看牠那麼不安,對什麼都還很好奇,就知道還很年輕!」

    坦克兄,看您還會在網上跟人吵來吵去,跟女網友難分難解,就知道您網齡還很年輕啦!...^^

    ReplyDelete
  31. 話說回來,無論認識多久,問人家隱私本來就是很不禮貌的事,這跟道德無關。

    我常遇到有些人跟我說所謂的秘密,說完以後就說:「現在妳知我秘密了,妳也要跟我說妳的秘密!」(譬如要求交換日記之類),這實在令人啞口無言。但妳不說,這些人又要怪妳不信任啦,搞神秘啦,防人之心太強啦...等等...難怪張愛玲說華人不懂隱私權...
    (沒錯...我也是在藉題發發勞騷...^^)

    ReplyDelete
  32. 藹油 好玩嘛 戳破紙糊的假面......

    闢如像遇到Little Children裏那位道德感十足的媽媽 我就會問 妳有沒有過婚前性行為啊 有沒有過別的男人啊 然後我就等著看火山爆發 然後我就在會電腦前大笑不已 很多假貨是經不起檢驗的

    我哪有跟女網友難分難解 是談得投機 就像我跟妳一樣 我開始瞭解ragebull不敢進雷池一步的原因了 他一來會被ms flower燉成一鍋紅燒牛肉....

    ReplyDelete
  33. 我有位朋友,網上相識的,是位純政治人物.有一次,他寄了一篇華盛頓郵報的文章給我,並加註道:本文作者乃美國前國會議員之女.其父任國會議員時,郵報登了四篇她的文章.自從其父未能蟬聯之後,再也未曾刊載她的文章.

    一般人能注意到作者的家世就已經不錯了,竟然連登了幾篇文章都有統計數字,真不知他那裡找來的數據.

    以前他常在報上發表政論,暢談天下大事(稿費一篇三百美金),每次都會寄副本給我.沒認識他之前,我對中亞一片空白,中國西方有那些國家一概不知.十多年耳濡目染的結果,雖然沒學到什麼,至少知道中西亞有哈薩克、烏茲別克、阿塞拜疆、吉爾吉斯等國家.

    這位朋友也是學理工的,看來學理工而「不務正業」者大有人在.

    ReplyDelete
  34. 很多古籍都已經電子化了.不知晴陽做的是那些?

    古籍電子化最大的問題是很多字都不在字集裡.unicode的中文不知有多少?中文電子化有一個隱憂,即造字不易.以前隨時都可以創字,如今用電腦,造字就沒那麼方便.

    ReplyDelete
  35. 如果我沒記錯,晴陽好像作得是訓詁學方面,不只是把古籍變成電子檔,還有許多形音義的研究。我只記得是龐大且難度甚高,晴陽若有看到,再請他說明。

    學理工的人可能作起研究都很有系統,所以效率更高。

    敢問一下無言兄,您學理工,有沒有被人說過不解風情?
    我近來的確發現,跟學理工的人很難談風月。

    ReplyDelete
  36. 思坦兄,看在牛喊我一聲姐的份上,我不會燉他的啦,頂多煎他個幾分熟而已!...^^

    ReplyDelete
  37. 還記得我曾提過一起報上見到的故事嗎?廣告說搽了某某乳液,效果與喝八杯水一樣,結果學理工的紛紛說喝八杯水就好,乳液則免了.這雖不能說是不解風情,至少可說是沒情調.

    前幾年見一到篇文章,內容大至是說:「頭腦清晰的男人可以當上司、可以當朋友,就是不能當情人,蓋談戀愛靠的是一股衝勁、激情、莾勁,而不是靠理性.當談戀愛談得昏天黑地時,無論你說的是否「地球是圓的」這種真理,都顯得無趣.」那時我才恍然大悟,暗道:「喔!這事以前怎麼沒人告訴我?」

    更妙的是,以前篤信「有理天下去得,無理寸步難行」,該文之中卻有一個以前沒見過的名詞,曰「理性大怪物」.喔!在某些人眼裡,富於理性竟然成了怪物呀.

    前一陣子提及甜言蜜語,當我聽到甜言蜜語時,心中都會分析一下:「這句話是八真二假,只能信八成,那句只能信六成……」.太甜的話,什麼「其他人加起來都不及你一根小指頭」等等,學理工的大概不會照單全收.

    所以嘍,答案當然是:有.

    我也是近年來才察覺到,或許人可以分為理性及感性兩種.

    ReplyDelete
  38. 我想理性與感性並不斷然存在於學理工或學文的人身上,但有可能因為「基因」長成那樣,所以會去學理工,會去學文...^^

    我也聽過有男女朋友約會時,女的說月亮像鏡子,男的偏說月亮像燒餅,還為此吵起來,氣得小姐只好哭著跑回去...這跟理性應該無關,這純粹是不解風情又煞風景...

    甜言蜜語會讓人覺得不夠真,我想就的確是假。不過現在騙子很多,說得跟真的一樣的,還是大有人在。

    應該說,理工科的人,比較不會被欺騙感情吧?

    ReplyDelete
  39. 對了,無言兄,您在作什麼實驗啊?

    ReplyDelete
  40. 紐牛 總是愛紐捏一下啦 只要是我跟某些女網友搭話 他就會來湊一腳 說我的壞話 當然我也說他的壞話啦....哈哈 在ms flower這裏還真是好區 不見他跟進來了

    我是法商科系的 冷酷起來也是會鐵血無情 唯利是圖捏 不過心情好時 就會蜜裏調油 潤滑一下關係 人跟人之間也是像機件間一樣會有磨擦 言語可是潤滑油也可是砂粒 要小心使用

    我曾投稿徵文得過佳作 賺了一千美元 扣稅後 實拿八百五 第2篇沒中後 從此就沒再投稿了 工作 家庭就夠我忙的 我目前是把寫寫字當娛樂.....無言兄若有個人部落格 還請告知在下

    覺士君的文章 總令人有驚豔之感 內容常是我從未知道或想過的 所以若是覺得我有溢美之詞 就當我是他的忠實讀者

    ReplyDelete
  41. 說月亮像燒餅,我覺得還好嘛.雖說不能算是詩情畫意,但覺得還不至於到氣哭的程度.我猜,可能是因剛開始意見不合,雙方遂互相爭辯,結果兩人反而愈說愈僵,小事變大.在此過程中,女方覺得不為男方所了解,才氣哭了.換句話說,吵的過程也相當重要.(這當然是我的經驗之談,也許不適用於這個例子.曾有人訓過我:「你要注意對方內心的感受呀.」)

    我在幫一家公司做催化劑.有些東西做不出來,那是常事,我也認了.目前做的這個不是做不出來,可以做出來,只是產率很差,只有百分之二十,這倒是頭一回碰到.以前也碰過產率低的,但至少也有百分之五十.已經花了三個月來試各種方法,看能否改進產率,皆無效.

    ReplyDelete
  42. 一千美元?哇!恭喜!恭喜!第二篇沒中就不投啦?我投了半天,從沒得過獎,仍照投不誤.其實我知道我不是寫小說的料,不過寫了幾篇之後,覺得寫小說還有點意思,就寫來自娛好了.之所以投稿,乃是巴望評審委員一時錯看錯選,選到我的稿子.可惜!評審們的眼睛都雪亮非常,沒有老眼昏花的.

    來因覺士很會寫,他的文章應算是論說文,但讀來並不枯燥,顯然他知道如何抓住讀者.

    ReplyDelete
  43. 有一次讀到下面一段對話:
    -----------------
    男:「妳一直說我待妳很好,我究竟待妳有多好?」
    女:「我很想回答這個問題,但我先得問問你有多少時間.」
    男:「妳儘管說吧.我有的是時間.」
    女方嗔道:「我這是在說情話呀!誰真的管你有多少時間來著?」
    -----------------
    讀至此處,大惑不解.何以問多少時間居然是情話,經人指點之後才明白.

    ReplyDelete
  44. 哈哈..你看..我看到問多少時間就懂意思了!
    這種類似的話我也說過:

    我究竟待妳有多好?
    我得用一輩子來說!

    ReplyDelete
  45. 一千美金真的蠻多,思坦兄是投那家,門檻那麼低?..呵呵..
    介紹一下,我們也好去試試。

    ReplyDelete
  46. 無言兄說的產率,我完全不懂了。幫人家公司作實驗,如果作不出來或不成功,算不算違約之類?是不是在一定時間內一定要作出來?

    ReplyDelete
  47. 說月亮像燒餅是沒什麼,但堅持上弦、下弦是燒餅被咬了幾口就很煞風景了。那故事細節我也忘了,只記得兩人的確是吵了起來,吵得小姐下不了台,氣哭。

    ReplyDelete
  48. 要情話棉棉 說情話時一定溫柔斯文 又天地間眼中只有對方一個女人 "在我心中 其她女人加起來都不及妳的一根毛髮"....

    無言兄可以好好研究一下天龍八部中的段正淳 和 鹿鼎計中的韋小寶 一個博愛多情 一個舌燦蓮花......不然像吾輩此等忠良男子 在女人的愛情中都是敗北的份

    哈 是中廣電台的徵文比賽 那次題目是: 中國往何處去
    台灣的報紙 電台常常有徵文比賽 有心留意就會發現

    ReplyDelete
  49. 我都覺自己寫的沒什麼營養,不敢去投稿。我在美國一位好友,她常投回台灣的皇冠,她說錢不多,但被用了,很有成就感。

    ReplyDelete
  50. 是啊 賺錢又賺成就感 真是很爽呢
    Ms flower不是要玩接龍嗎 不然星辰君都不出聲了

    ReplyDelete
  51. 呵..我不知怎玩啊!! 有人帶我可以起哄,但要我帶著玩我就不會了。

    坦克兄,我這兒很多朋友都是「安心地存在著」,不一定要出聲的...^^

    ReplyDelete
  52. 所以嘍!我這方面很遲鈍.還好有人肯教,否則真是想破頭都想不出.

    -----------------------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也.我原以為說的是滿月像燒餅,原來是弦月像咬剩的燒餅.這實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讀了這篇,至少可以開心三天.看來這男的比起當年的我,似不遑多讓.

    忽然憶起劉若英「後來」一曲中的兩句歌詞:

    而又是為什麼 人年少時
    一定要讓深愛的人受傷

    -----------------------

    化學有點像作菜,都是把材料放進鍋(反應槽)裡,煮一煮,做出成品.不過,化學較嚴格(較科學),放入多少原料,應該做出多少產品,這個值可以算出來.

    拿煮餃子來比喻.今煮一百個水餃,若餃子沒包好,有二十五個開了,不能賣,只有七十五個好的可賣,我們說產率是百分之七十五.

    產率二十,表示煮一百個餃子,只有二十個好的,可以拿去賣.這顯然很不上算.

    做不出來是否算違約,要看契約如何規定.研究工作無法保證一定做得出來,大部份都會寫明盡力做,但不保證一定做得出來.

    ReplyDelete
  53. 無言兄可想而知,遇到這種仁兄,讓人啼笑皆非!

    無言兄有從事教職嗎?舉例和說明都十分清楚易懂,沒教書太可惜了!...^^

    ReplyDelete
  54. 段正淳實在太厲害了.他能愛那麼多個女人,這我並不訝異.但他能同時在兩位情人面前,分別向她們說情話,這……這……可能嗎?

    ReplyDelete
  55. 無言兄,如果沒記錯,那一場好像是段正淳受重傷快死了之前的戲?他都快掛了,女人們還能計較什麼呢?...^^

    至於他怎麼說得出口,這就得向男士們請教了。

    ReplyDelete
  56. 阿盛寫了一篇文章,好有趣哦,江湖老了一條漢子,教學老了一隻書蠹...呵呵.
    文裡阿盛說,他覺得月亮只是一個大餅...而他,中文系科班!可見,男生木頭還真的不限科系...^^

    ReplyDelete
  57. 以前以為只有理工科男生會把月亮當大餅,沒想到中文系男生也如此!...呵呵...

    ReplyDelete
  58. 花花, 高中時, 本來也以為中文系男生應該會比較"有氣質", 結果高中死黨的家教跟她說, 他們學校的中文系男生是一大早穿著T恤短褲拖鞋, 拿著大鋼杯去宿舍附近的早餐店買豆漿...那時我們二個小高中女生的一致感覺是:要出門應該換個衣服或穿上運動鞋吧, 又不是在家裏...

    先打了預防針, 上大學後就不致有期待落空的感覺了

    ReplyDelete
  59. 我也看過女生一大早穿T恤短褲拖鞋,拿著大鋼杯買豆漿!呵呵!

    我一進學校就風聞本系某教授當年在淡江就讀時,是穿著睡衣去上課的...也不知是標新立異還是特立獨行...後來文風也的確頗引爭議!...

    ReplyDelete
  60. 我都不知阿盛年紀這麼大了,一直以為還是年輕人。

    ReplyDelete
  61. 昨天老公剛好拿出阿盛寫旳行過急水溪來看, 他說很幽默啊, 他本來是不識阿盛, 這下是相見恨晚

    那書中有一篇厠所的故事, 還有春花朵朵開, 都可以看到民國四十年代的生活面貌, 記了那個沒有沖水馬桶的時代, 如今看來十分親切, 書後有阿盛的介紹, 1950年代生於台南新營, 那本散文是我高中時買的, 訂價90元...

    ReplyDelete
  62. 真不好意思,我沒有買過阿盛的書耶!...^^"
    好像都在報紙上看到他的文,所以也沒去查過他的年齡。比我想像的又更大了。

    ReplyDelete
  63. 咦?也是六十歲嗎?

    ReplyDelete
  64. 是啊, 六十歲這一世代是台灣農業轉向工業的一代, 他們的作品都很有時代感的可觀

    阿盛, 向陽, 路寒袖, 大概都是在中時副刊看過文章, 然後就會去看他們的其他作品, 說到這裏, 好想念以前的聯合副刊還有中時的人間副刊, 作品都很有水準, 高中三年除了閑書, 這二大報副刊也是很重要的精神食糧, 現在...好文是曇花一現了

    ReplyDelete
  65. 那倒是,以前大部分的養份全來自兩大報的副刊,我還剪報剪了好多年,可惜都沒帶出來。

    ReplyDelete
  66. 我高中都在看翻譯小說,好像跳過台灣那時期的精彩作家了。

    ReplyDelete
  67. 呵呵, 每個人口味不同

    ReplyDelete
  68. 當時可能口味還沒定調,只是方向不同。我覺晴媽是腦袋比較清楚型的,我很糊塗,當時懵懵懂懂,就一頭栽在那個範圍。後來常常笑自己是低著頭走路,也不知抬頭看看四周風景。

    ReplyDelete
  69. 呵呵, 不是清楚自己要什麼, 是時間有限, 而且當年要看翻小說, 大概也要去借或買, 不像中時或聯合, 是"唾手可得"很方便

    ReplyDelete
  70. 想起來怎麼會去看翻譯小說了,高中國文老師要求我們每人各帶兩本書到學校,大家輪流看;每隔一段時間,再換一批,可能當時看到了,就一直看下去。中時和聯合我也是必讀的,學校還有訂中央日報,當時的中央副刊也很不錯。(現在還有這個報嗎?)

    ReplyDelete
  71. 中央日報好像沒了( 慘了, 我真的不知道)

    ReplyDelete
  72. 記得當年的中央日報有很多留學生的文章,另一番風景。

    我想也應該沒了,連兩大報都快不保了,中央應該早就沒人看了。

    ReplyDelete
  73. 聯合還沒有變很多, 中時一整個走樣了

    大學同學在畢業後進入人間副刊, 前幾年被資遣, 連很有料的中時晚報也沒了, 目前人間已經不再像以前的人間了, 該怎麼說像加了太多水的果汁, 一喝就知道不是原汁原味

    ReplyDelete
  74. 嗯,中時的改變我耳聞,也親見了,悵然若失了好一陣。

    ReplyDelete
  75. 我家老爺在一旁說,中央日報好單調,好乏味,早該倒了!>"<

    ReplyDelete
  76. 同意花老爺看法

    ReplyDelete
  77. 哈哈哈! 可見我也是個單調乏味之人,居然看了幾年還津津有味!

    說個我還記得的故事:
    當時在美國留學的學生都很困苦,一個紙箱當飯桌便是。一對年輕夫婦在美留學,困苦的情況家人並不知,女方家長寫信來要女兒回台時買個不锈鋼鍋子回去,男方家長知道了,很生氣,也要求兒子要買個鍋子回去....小夫婦倆節衣縮食了好一陣,才滿足了雙方家長的要求...

    這故事我印象深刻,後來對於要求同等待遇的事,就會稍作緩頰...也同時認清了國外留學生的捉襟見肘..

    ReplyDelete
  78. 我是看中央日報社論的年代,那時中時、聯合出刊了嗎?如果有也是小報。

    ReplyDelete
  79. 因為中央就都是黨政要聞, 為黨宣傳那種調調, 天生反骨如我者, 就只記得這一點, 這不就是很單調乏味嗎??(中央副刊我是真的沒有任何一點印象)

    ReplyDelete
  80. 民國五十幾年是很忠黨愛國的(和現在比起來)哈哈
    主要是別無選擇啦! 誰有錢買課外書?能上學認幾個字就不錯了!

    ReplyDelete
  81. 我家小時候是看中華日報,忽忽父親是主編,低年級時最期待周日的兒童版,稍大喜歡高陽歷史小說的人物插圖。鄉下報社只有一些大報,但沒錢買。

    高中來台北才會自己買報看,那時報紙版面很少,但副刊文章都很好看。
    我是永遠的黨外,高中教官拉入黨、服役政戰官逼入黨,我都推拖沒參加。在鄉下選舉就可以看得很清楚所謂派系、利益,偶有幾個清新的,但都選不上,要選上只好靠邊站、結黨營社,這現象古來如此。

    ReplyDelete
  82. 副刊的文學性還是聯副最好,大四聯合文學創刊、之前的"人間"雜誌都是解嚴前的文化先聲,那時沒接觸黨外刊物,但沈君山先生的自由主義學者風範是我欣賞的。可惜那些渡台繼承五四精神的人物都已凋零,五四是中國近代重要的現代啟蒙運動。

    台灣也有很值得書寫的文學傳承,可惜較被忽略。

    ReplyDelete
  83. 我算是腦袋比較沒有開發的,那個年紀除了對聯考不太以為然外,完全沒有意識到什麼為黨宣傳之類的東西,也有可能我只看副刊,沒看其他版?不記得了...^^

    剛查了一下,中央日報2006年就"停止印刷",變成網路報了!

    ReplyDelete
  84. 我住萬華, 從小就聽過很多黨外人士的選舉演講, 加上家父對國民黨深不以為然, 所以雖然當年的我就像吳念真的多桑電影一樣, 對父親的行為不以為然, 不過對書上那些歌功頌德的近代史, 也有很深的"思考", 怎麼和老一輩講的不一樣, 因此大概是高中就知道"宣傳"的重要性

    所以在高中教官在詢問要不要入黨時, 我直覺是"不要", 不是為反對而反對, 而是搞不清楚到底國民堂是像課本上的"教國救民"的黨, 還是如黨外及父親口中的"壓迫人民的黨", 這種矛盾一直到解嚴後看到更多書籍才得以消失, 黨和人一樣, 有好有壞, 不用歌功頌德, 也不用粉飾太平...

    ReplyDelete
  85. 我跟淑瓊姐一樣,那年代還很忠貞愛國...^^
    忘了為啥事,還曾經半夜跟同學寫大字報,偷偷去街上貼...類似什麼"疾風知勁草,板盪見忠貞"之類的標語...^^

    我小時候我爸都跟我們說戴笠的故事,所以以前最想當"女007"...^^

    ReplyDelete
  86. 花如果去當女007, 會不會變王佳芝?? 哈哈哈

    ReplyDelete
  87. 呃...如果是遇到梁朝偉...那有可能...^^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