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頭的世界濕得一塌糊塗
附光年詩詞


外頭的世界濕得一塌糊塗。

溫哥華的雨從來不急,只是緩緩沁濕整座城市的每個角落與皺褶,連心裡折疊著的記憶,也被湮濕。這是一個讓人打從心底寂寞起來的雨季。

一年,365天,數起來很長,過起來很快。這生命,不揮霍也要過去。生命中一次又一次的疼痛,因為有了時間,疼痛逐漸斑駁,成了記憶裡的滄桑。我們都在這樣的過程中老去,逐漸體會時間與生命的休戚烘托,並體會箇中美麗與哀愁。

Comments

  1. 調笑令 - 綿雨

    綿雨﹐綿雨﹐墜暗沉寒踵續。
    陰濕久困陳愁﹐冷冽催逼老秋。
    秋老﹐秋老﹐倦讓偷冬上道。

    ReplyDelete
  2. 相見歡

    暈燈五彩隔窗﹐幻無常﹐
    小點珠滴屋外霧迷茫。
    秋風了﹐冬寒鬧﹐滲心涼﹐
    幾度眉愁房裡細思量。

    ReplyDelete
  3. 如夢令 - 迎送

    四季更迭光影﹐
    洶湧人潮奔競。
    鬧市起高樓﹐
    俯視日常街景﹐
    迎送﹐迎送﹐
    人事滾輪如夢。

    ReplyDelete
  4. 光年兄每晚一詞,寫完了才睡得著哦...^^

    ReplyDelete
  5. 西江月 - 下班

    路角樓高廈立﹐樓層眾碌人繁。
    收班倦累起腰酸﹐
    惦記心急步趕。

    眼看街頭雨冷﹐心牽路上溼寒。
    窗前倦鳥尚知還﹐
    盼等分憂互伴。

    ReplyDelete
  6. 光年這詞該不會是在下班開車時寫的吧?美國高速公路很驚人耶,尤其是下班時間。

    我最近忙著為家裡選新傢俱,整理家務,上網也在看傢俱網站,滿頭滿腦都是傢俱,心思轉不到詩詞上啦!要見諒!...^^

    ReplyDelete
  7. 漁歌子 - 街車

    路暗燈流細雨霏﹐八源匯聚守同規。
    紅瞬止﹐綠開追。心別念異各奔歸。

    ReplyDelete
  8. 忘了跟光年兄介紹張大春的新網: 春網,可以把詩詞放在那兒,應該會有比較多行家一起玩...^^

    ReplyDelete
  9. 菩薩蠻 - 入城

    晨單夜寡多寂寞﹐鄉車萬里尋同夥。
    入市覓親族﹐遠行思去孤。

    城中車熱鬧﹐土氣遭人笑。
    垢肺窒難行﹐擠逼頻走停。

    ReplyDelete
  10. 憶江南

    繁華市﹐夜晚似天明。
    室火盈窗全巷壁﹐車睛照路滿街燈。
    誰見上天星﹖

    ReplyDelete
  11. 清平樂

    寒風料峭﹐
    傷重秋陽掉。
    老兵心疲真力耗。
    大廈熄燈輓悼。

    初冬夜晚新生﹐
    敲窗樂雨歌迎。
    冷喚添衣報信﹐
    車燈繞市歡騰。


    憶江南 (稍改)

    繁華市﹐夜晚似天明。
    室火盈窗挨巷戶﹐車睛照路滿街燈。
    誰見上天星﹖

    ReplyDelete
  12. 臨江仙 - 舊憶

    陣雨心頭刷記憶﹐書殘墨散黃濕。
    模糊線索找昔時﹐
    童心翻舊冊﹐老指撫白絲。

    歲月清跡如掃葉﹐難堪憶綠空枝。
    靈魂碎脆潰流失﹐
    如何加險鎖﹐密碼有誰知﹖

    ReplyDelete
  13. 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有些寫詩詞的人,不太容易接受他人的「指教」或「指正」耶...哈哈...如例

    ReplyDelete
  14. 詩詞本不是學術論文﹐不屬於理性的國度。

    過度的邏輯分析﹐本身或許就屬於一種錯讀﹖

    ReplyDelete
  15. 虞美人 - 情書

    臨別苦雨情書寄﹐
    不捨秋愁泣。
    滴珠心事藉窗留﹐
    莫忘明年相會等回秋。

    雨刷橫掃窗前水﹐
    碎葉黃泥萎。
    灰朦視短態蹣跚。
    塞擠行難睜眼想晴藍。

    ReplyDelete
  16. 詩詞當然是極感性的,就因其感性,若果情境前後不吻合,便容易令讀者感受受到干擾。好比前面寫冬夜,後面寫春晨,除非中間能有很明顯的時令轉換。

    當然也有例外的,像「楓橋夜泊」。氣氛寫得太好,令人無暇顧及它的時空錯置。

    ReplyDelete
  17. 這幾天看光年兄的詩下來,很冒昧想請問,光年兄有沒有寫過新詩?也許您的風格比較適合寫新詩,硬要套上格律平仄,兩廂都不自在...^^

    ReplyDelete
  18. 初讀‘春網’上那首詩﹐一看題目﹐我的直覺這是首隱喻詩﹐儘管表面上是寫景。

    大雪時節天晴覺凍 - 作者 瑩 (取自‘春網’)

    凍極乾坤意欲平,
    掩扉還是向寒征.
    兩雞相引教雲破,
    喜注枝頭一滴瑩.

    詩中的景物都各有所指﹐最好猜的是最後一字‘瑩’﹐顯然指的是詩的作者本人。這是‘春網’上的第一首創作詩詞﹐寫的是作者投此詩的心境。

    我不認識瑩或張大春﹐也不曉得她的體驗和經歷﹐所以無法猜出詩中所有的隱喻﹐但我可以深深體會作者向寒征的勇氣。

    把這首詩當成寫景詩來解讀﹐可惜了啊﹗寒流依舊。

    作者原作的用心和讀者的解讀﹐本來就不可能相同﹐也不該沒有區別﹐所以才會知音難遇﹐才有時空評價的高低。

    呵呵﹗想像空間的大小就是文學作品與科學論文最大的差異。趣味盡在其中。

    ReplyDelete
  19. 人家李商隱也寫隱喻啊,隱到現在大家還猜不透。....^^
    但猜不透並不影響欣賞或情感的感染,反倒造成奇特的美感。還是功力的關係啦!

    ReplyDelete
  20. 對不起,我並不是要批評原作者的詩作,我原意是想說,每個作詩人對自己的作品都看作自己的孩子,遭人指點的第一個反應總是先保護。我想,這也就是詩詞論壇經常會有糾紛的原因。

    ReplyDelete
  21. 浣溪沙 - 隔窗

    異世相隔透視牆﹐風揚雨打外濕髒﹐輕言笑語裡頭娘。
    傘下行人鞋冷重﹐爐前主婦鏟溫香。尖足望外等齊嚐。

    ReplyDelete
  22. 這張照片很漂亮,似乎把外面的熱鬧繽紛擋在外頭。

    ReplyDelete
  23. 是啊 ,擋在外面,卻盡收心底。

    ReplyDelete
  24. 長相思 - 等

    小魚鮮﹐大魚煎﹐灶火鍋油燙指尖﹐嘀咕怨自憐。
    上日班﹐整日煩﹐靜壁聽鐘盼快還﹐呆思共飯歡。

    ReplyDelete
  25. 花兒 那詩的作者正是昔日春版的令人退避三舍的rain

    我們一猜就著 嚇得不敢出聲

    ReplyDelete
  26. 哦哦,原來是她。我就想,要不是熟人怎會知道砲爺和二難屬雞?也許一開始就表明身份,就不會遭誤解了。

    ReplyDelete
  27. 其實沒人誤解她 無非就是撒個嬌吧!
    她從以前就這樣 老覺得老師爺們兒偏心 對她"不夠"注意
    老太太都快60了都 還那麼小心眼

    不過即使她表明身份也不見得好些
    大夥兒都怕她 紛紛敬而遠之
    所以說 脾氣不能隨便發 話不能隨便講
    五年過去了 不管有沒有長進好歹裝也要裝一下嗎 !!

    ReplyDelete
  28. 古詩詞有古詩詞的規則,這是咱中國人幾千年下來的文化結晶,如果不在意規則,那與古詩詞亦無關,愛怎麼寫就怎麼寫吧,只不過倒也不必掛著羊頭賣狗肉。

    ReplyDelete
  29. to 忽忽,

    既然是位老太太,那就讓著點兒吧。這年紀還能上網,還會註冊,還肯學寫詩,也算稀有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