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河
附光年詩詞




也許是秋很深了,天盡頭、路盡頭、人心頭皆蒙著深秋的顏色,鬱鬱寡歡。

看看河,看看清柔的河水把那麼重、那麼沉的木頭浮起、帶走,且無半點喧嘩,便覺人世間許多紛擾,許多情感,曾經有過的允諾或解釋,放到時間的河裡,並無重量。

河,慢慢地流;日子,淡淡地過。



2009年秋,在家後面的飛沙河岸,河對岸及河的另一支流。

Comments

  1. 好美好美,這次妳鏡頭中的飛沙河秋景更美了。
    我覺得陰天的光影色彩比晴天更協調,第10張的烏雲跟班爛的樹葉成水平的對比,前景的河面弱了點,如果等待一條小船悠悠經過,畫面就更棒了。
    第15張是畫面元素與整體最好的一張,可惜船的前景有根樹枝在中間。
    第16張水的左邊樹葉倒影跟右側的黑色柱子形成平衡對襯,算是小品畫面。
    第22張路上騎單車的人在蜿蜒的路上,側面來的陽光剛好形成輪廓的光;前面的淺色草地與背景深綠的大樹,色調剛好由路的線條自然分出,這張因為那位騎單車的人與整體的對比性,顯出跟其他圖單純寧靜不同的生動氣氛。
    最近再看一本攝影的書,提到天氣不好的時候才是該出門拍照的時機。將平常的景拍出美的畫面與拍攝者眼底的感受才能顯現自我主觀的詮釋價值,同樣的景緻在不同人的眼中會不自覺從畫面透露出創作者本身的想法。
    真高興看到這組照,晚安!

    ReplyDelete
  2. 上面的第15張應該是第10張,而第15張的沈船也很棒,但前景有些樹枝干擾。
    第6張的圖比1、4張都好,左邊的樹跟右邊的柱子排列,引導觀賞者的視覺在遠處交會。

    ReplyDelete
  3. 好多遊艇,要維護一艘遊艇應該花費不訾吧!

    ReplyDelete
  4. 十六字令

    寂﹐秋抹坡林卸綠漆。妝新色﹐隨季客添衣。

    寂﹐綠毯添黃景色怡。無人畫﹐老葉自堆積。

    寂﹐倦葉浮漂水不急。疾千浪﹐葬岸破舟棲。

    寂﹐客去舟停落寞溪。無聲水﹐空椅伴憐依。

    寂﹐雨雪消磨老木疲。途程盡﹐流水助奔西。

    寂﹐漫步林中印腳跡。紆行徑﹐碎葉踩聲淒。

    寂﹐柔水輕流重物移。心懷釋﹐堵塞盡除滌。

    寂﹐幽徑穿林訪客稀。深情在﹐愛侶互扶攜。

    寂﹐光影襏雲側照低。羊腸道﹐曲線秀單騎。

    寂﹐終有別時吐訴離。寒風起﹐落葉遞消息。

    ReplyDelete
  5. 跟ms flower比起來 我真是玩業餘的......

    ReplyDelete
  6. 寫詩對詞我都不行。。。可是我想說這照片真的好美好美!!

    ReplyDelete
  7. flower,第10張圖如果將河面裁切,形成寬幅的景應該會更美。
    好想親臨溫哥華的秋景,可以捕捉璀璨的華色;今晨突發奇想;就著螢幕試試翻拍妳第10張圖,以我的畫意模糊風格重新詮釋這張圖,提供中國畫風的秋天意境。
    再次借用光年兄的詞,作成圖卡一張:
    http://lh3.ggpht.com/_WgH57t6KzQs/Svzz7RpRfbI/AAAAAAAADzE/zDZjsY2W668/s800/%E7%A7%8B%E5%A4%A9%E7%9A%84%E6%B2%B3%EF%BC%9A%E5%8D%81%E4%B8%80%E5%AD%97%E4%BB%A4-800.jpg

    flower,未先徵得妳同意,先拍了。提供參考,過幾天圖會卸下!我只是想如果我在那裏拍,大概會拍成那樣的風貌。

    ReplyDelete
  8. 屈原如在飛沙河畔,吟詠出的楚辭會是甚麼風貌?
    是這樣淡淡釋懷的汨汨沉靜,還是依然濃烈如秋紅的悲行?

    ReplyDelete
  9. To 晴陽,

    真感謝你這麼認真看照片,又這麼認真作筆記,我實在汗顏。我拍照時只是純粹按下快門,並無任何創作的意圖或雄心,慚愧!  

    你作的圖很漂亮,不過如果有機會來溫哥華玩的話,都拍成那樣,人家就看不出來溫哥華的風貌了!

    至於屈原嘛,我想他就算來到飛沙河,楚辭也依然沉重吧?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屈原的悲劇來自他本身的性格...

    ReplyDelete
  10. To 思坦兄,

    咱們連業餘都稱不上呢。
    你也在溫哥華,應該很了解,這些景色都是現成的,只要有相機就行了。...^^

    ReplyDelete
  11. 天秤,也許有空,妳可以再練練寫詩了。

    ReplyDelete
  12. 光年兄您才高八斗,佩服!...^^

    ReplyDelete
  13. 光年兄,可能還是應該提醒您一聲,
    「寂」是入聲字,屬於仄聲,不能作十六字令的平聲韻。(因為正要來回詩,發現入聲韻不能作十六字令的韻...^^)

    前面您也有一個字用到入聲字了,就是「隻」,「隻」是入聲字,但「枝」則是平聲。本來是想,咱們寫著玩的,不用太講究,所以就沒提。但這裡作韻,就不能不講究了。

    以前我們老師是教我們,用方言來讀,可以分辨入聲字,譬如閩南語、客語、廣東話之類(也許吳儂軟語更可以拿來分辨?),聲短而促即為入聲字。

    這裡有個網址,是我學弟給我的,挺管用,您可以參考看看:
    晚翠軒詞譜

    ReplyDelete
  14. 我還是先用第三部的韻回,但是沒法回那麼多,光年兄要包涵。...^^

    思。岸草霜凋踏濘泥,消憂否?載木解心題。

    思。水色秋深半暮遲,無人共,寄語問歸時。

    思。雨洗紅楓滿目詩,閒情躲,何處覓秋辭?

    ReplyDelete
  15. 對了,晴陽,我的照片你儘可拿去「改造」,不必拿下來!...^^

    遊艇保養要花多少錢我不知,不過「停船費」不便宜。聽說也按「地段」決定租金高低...我家這邊是平民區,費用可能是最低的。若在英吉利海灣附近,費用恐怕可以買幢房子了。

    ReplyDelete
  16. 謝謝花花。呵呵﹐人老了﹐就有點固執﹐還望花花多體諒。

    關於古音舊韻的存在﹐我是知道的。我也相信科班出生的一定會有所堅持。如果我是學文的﹐受過系統化的教育﹐很可能也會如此。

    但是另一方面﹐對於推行用國語(普通話)發音寫詩填詞﹐我有自己的看法﹐希望自己能夠在開疆擴土上﹐盡一份心力。詩詞要普及﹐就要有寬闊的平臺﹐就要跨出小圈子﹐就要走遍東西南北。

    從民國八年以來﹐國語推廣於學校教育﹐如今普通話已普及台灣和大陸各地。由於基礎教育的普及﹐人口的流動﹐婚姻的交流﹐電視傳媒的熏陶﹐地方性的方言在今後幾個世代之後﹐勢必逐漸萎縮﹐導致最終的淘汰。千百年之後﹐詩詞的朗誦﹐也必然是以普通話發音。詩詞未來的推廣和溝通﹐也必須仰賴國語。唐宋人用他們的語言做詩﹐那我們就用我們的聲音唸詞。既沒有對立﹐也不致衝突﹐環境變更使然。

    或許我們現正處身在一個過渡時期﹐瞻前顧後難兩全﹐有來自傳統的壓力﹐所以我並不奢望別人會同意我的看法。

    我寫詩詞﹐對自己有個要求。期望寫出來的東西對大部份的一般人來說﹐易讀易懂﹐他們不需要再去學什麼入門知識﹐去查什麼韻書﹐開口唸就行。我所依據的就是現行國語注音三十七個符號以及它們相對的漢語拼音。

    入聲字在普通話裡已不存在﹐我個人選擇現行國語發音為聲韻的準則。依注音符號或漢語拼音﹐一二聲為平﹐三四聲為仄﹐韻母符號相同就算押韻。簡單明瞭。我不需要去查舊韻書﹐有一本日常家用字典即可。過去如此寫﹐將來亦然。

    如果因此﹐詩詞不被接受﹐或遭到來自陽關道上的指責﹐已有心理準備。笑罵由之﹐獨木橋上﹐我自心安。世事難料﹐今天的錯﹐或許是明天的對。

    不是要辯論﹐只是把自己想法說清楚講明白。

    ReplyDelete
  17. 我現在知道為什麼搞革命的都是學理工的了!...^^

    ReplyDelete
  18. flower,攝影有許多目的,重要是妳自己當下喜歡就好,我的看法是我自己的詮釋,無關於妳。
    任何創作,我自己的態度是自己平常會看些作品或評論,但當下就要將這些硬梆梆的光圈、快門等等知識拋到腦後。面對對象,只有開啟心眼、細細感覺,感動的當下就拍,如此而已。
    所以詩,我覺得也要回歸詩詞可以吟詠的本質,年輕時很排斥新詩(除了少數好詩),許多喪失語言的音樂性、以晦澀難讀為尚。
    至於閱讀,我喜歡陶淵明的「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我」的觀點,這不是不用心,而是邊讀邊品味,一旦有所感悟,就不是記誦的知識,而是變成自己深刻的體驗。會意是很重要的,一旦會意,這個意自己可以隨時在適當的時候由心中提取,以自己的話語說出。
    這些個想法本已計畫寫成文字,這裡先說說,一點淺見,各位以為如何?

    題外話:flower,你上面一則回應為什麼可以加上連結的語法?

    ReplyDelete
  19. 革命﹖我不覺得有什麼你死我活的衝突。只是不曉得衛道人士是不是對離經叛道的正咬牙切齒呢﹖ 哈哈﹗

    如夢令

    文字暢通今古﹐
    誦詠拓開新路。
    國語問東西﹐
    答北應南無阻。
    格入﹐
    格入﹐
    新韻做詩成賦。

    ReplyDelete
  20. 光年兄太敏感了,我說革命,是指理工科的人比較有求新、創新的前瞻見識和勇氣,無關你死我活。

    我老師在facebook忙釣魚,學弟在忙論文,我則忙作飯...張大春又不太可能會上我這兒...應該沒有衛道人士在這裡啦!!...^^

    ReplyDelete
  21. 晴陽,我不懂攝影,也不會詩詞,所以對怎麼拍,怎麼寫,都沒意見哩!!...

    作品的技巧我想都是其次,最重要是能感動人。不能感動人(包括自己),再好的技巧或工具,也只徒具形式而已。(不過,米蘭昆德拉說厲害的人還是能將內容形式化,就看本事了...^^)

    ReplyDelete
  22. blogger 的回覆可以用連結語法啊,給它一個連結文字即可。

    ReplyDelete
  23. 學弟我還沒忙論文啦,在忙種菜而已!
    在facebook上當個"耕"者。好像還少了樵。

    關於光年兄說的平仄聲韻,這和衛道人士似乎沒什麼關係啦
    只是一種對形式的選擇而已。

    小弟我自覺目前還在看山不是山的階段
    所以,總以為欲表達某種情志,必切合某種形式
    形式之於我是種束縛,但我冀許自己將來也能破繭而出。
    落花飛葉亦可傷人,嘻笑怒罵盡成文章,談何容易,其勉之。

    ReplyDelete
  24. 不會要我去砍材吧?

    對不起,之前打太快,應該是忙寫小說,你不是趕那篇小說?

    ReplyDelete
  25. 浣溪沙

    靜躺秋林對岸丘﹐輕浮睡木水中流。沉思細想望山憂。
    滾滾飛沙奔海口﹐飄飄淨雨洗山頭。陳煩舊悶向河丟。

    ReplyDelete
  26. 不知光年兄有沒有去過這個網站?網路古典詩詞雅集,以前我偶而會去晃晃,但很久很久沒去了。帳號都不知丟到那兒去了。我幾位老師都曾經在那兒當過評審,張大春也常在那兒發表。

    光年兄有空也可以去那兒玩玩,蠻有趣的。...^^

    ReplyDelete
  27. 光年兄,這個網路古典詩詞雅集不好玩,要註冊當會員居然諸多限制,不收免費網站提供的email(如hotmail.gmail, yahoo 等等),還要附上真實姓名、永久地址、電話號碼....只能看看而已...

    ReplyDelete
  28. 不曾去過雅集網站﹐今次初訪﹐覺得那兒氣氛挺不錯的﹐以後會常去探望。謝謝花花的推薦。不過雅集網站講好是用傳統平水韻的。

    我既然決定走國語音韻的路﹐就不好再把自己的詩詞往那裡貼。雞蛋碰石頭﹐肯定會體無完膚。再說﹐我也沒有興風做浪的本事和意願。

    寫詩填詞除了要有興趣外﹐還要有閑情逸致。老實說﹐從高科技公司下班回家﹐每天我都覺得精疲力竭﹐開車都有點想打瞌睡。偶爾小玩詩詞﹐還能勉強為之。或許等到哪天退休了﹐有些時間再理出個頭緒﹐說不定搞個國音韻的詩詞網站玩玩。呵呵﹗想想而已﹐只怕到那時﹐腦子不好使﹐依然是夢。

    古典詩詞有上千年的歷史﹐平水韻的主流自有它無法阻擋的勢頭。國音韻想要成為一條有生命的支流﹐就要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平原﹐淌出新的河道。

    就目前的大局看﹐對詩詞有興趣的騷人﹐還是出自師徒傳承的佔絕大多數。層層關照﹐仿如兩岸的護堤﹐保護了外頭﹐更保護了裡面。

    要用國音韻寫詩填詞﹐現階段肯定是條孤獨的路。雖然有些寂寞﹐渾然不成氣候﹐不過路上空氣新鮮﹐肯定死不了人。將來或許會有另番風景。哈哈﹗

    ReplyDelete
  29. 光年兄,如果是因為我糾正您的入聲字讓您感覺被攻擊,我很抱歉。我並沒有任何攻擊的意思,我以為我們是在討論。很抱歉冒犯您。

    貼幾首我老師用新韻寫的新詩緩緩氣吧...^^

    ReplyDelete
  30. 哈哈﹗不是這樣的。

    胸積鬱氣本陳疾﹐
    妙手輕拍吐悶息。
    換氣聞香懷坦蕩﹐
    莫非仙女是神醫﹖

    ReplyDelete
  31. 我可不可以當仙女就好了?神醫就算了,一個不小心醫壞了更糟!...^^

    ReplyDelete
  32. 哈哈﹗醫不好﹐是因為病人患的是絕症﹐不關妳的本事。

    格格不入是光年﹐
    處處寬容乃女仙。
    神藥難醫堅意志﹐
    國音押韻把詞填。

    ReplyDelete
  33. 光年兄,我想您說的國音韻,就是大陸的中華新韻,他們已經有很多人用新韻寫詩,您應該不會寂寞。

    ReplyDelete
  34. 我稍微看了一下﹐大陸的中華新韻(十四韻)和我自己用的注音符號系統(十六韻)很接近。只是我還沒搞通為什麼 ㄛ 伯 ㄜ 哥 同韻和 ㄧ 披 ㄩ 區 同韻﹖

    不過合十六韻的詩詞就應該會符合十四韻的規格。

    回想幾年前在新浪挨人罵﹐說我寫的韻不對。要是那時有中華新韻﹐我也可以理直氣壯的罵回去。唉﹗真是的。

    ReplyDelete
  35. 從注音符號的觀點來看﹐鵝騾同窩﹐雞魚同席﹐有點不習慣。不但符號看起來不一樣﹐讀起來聲音也不覺得像同屬一家。

    不過我相信中華新韻十四韻是經過多方妥協下的產物。如此分類﹐一定有別種角度的考量。也不曉得中華詩詞學會是不是官方的機構﹐究竟有多大的影響力﹖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好的發展﹐比我想像中要來得快﹐來得猛。

    人家既然已經說﹐寬不礙嚴。我就暫且繼續沿用注音十六韻﹐再聽聽別人的反應如何。花花﹐妳要不要也用新韻寫幾篇﹖


    千年古韻遇新局﹐
    景變人遷有此需。
    新韻注音兄弟兩﹐
    崎嶇道路並齊驅。

    ReplyDelete
  36. 哈,光年兄,那您以前跟人吵架,是沒憑沒據,就看誰嗓門大?

    ㄛ ㄜ 同韻, ㄧ ㄩ 同韻,在古韻裡這原本也是同韻啊,原理我記不得了,只記得我們學的聲韻學是中古音(就是您最討厭的唐床詩詞裡用的啦),其中已經合併很多古音,您舉的例子便是其中一二。

    ReplyDelete
  37. (剛回留言時,還沒看到您新的留言。)

    光年兄家裡不知還有沒有小朋友在台灣學注音符號?據我幾年前的認知,台灣小朋友學的讀法和併音已經不是我們以前學的那樣了。

    我不是不用新韻,而是無論啥韻都不會。...^^

    再者我也覺得用什麼韻其實不是那麼重要,之前您不是也舉了李白、蘇東坡等人作例,破了格律卻也寫出好詩。如果新韻成了新的堅持,成了新的格律,那也沒有意義。最重要還是要有詩心。我覺我自己寫不出來的最大原因,就是早已失去詩心,或說已失去那種詩的情境。

    ReplyDelete
  38. 當時在北美新浪﹐我硬著頭皮﹐臨陣磨槍應戰﹐主要是相信對方是隻三腳貓﹐沒有什麼真本事﹐他不過是早一步學藝罷了。哪有真的詩人﹐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公開場合用粗話欺負人。

    不過那時我初學絕句﹐抱著格律表照樣比劃﹐心虛得很。別人一聲吆喝﹐只當是自己露了破綻。那人只說韻錯了﹐並不解釋。我補上另外兩首﹐算是回應。當時不知錯在何處﹐我猜大概是用了入聲字。

    那時沒敢回話是心虛﹐自然也沒有嗓門。如果現在重來一遍﹐應該會說些什麼的。大嗓門或許不至於﹐不過柔聲下氣好像就不太理直氣壯。

    家裡已沒有小小朋友了。注音符號也沒落了﹖唉﹗

    ReplyDelete
  39. 聊天室裡本來就充斥了半瓶水的三腳貓,尤其博得一些掌聲後,便被寵壞,真以為自己是啥才子,四處踢館。我一直都覺得這種人是迷失最深的。(我在網上學到的功課之一,就是不要迷信掌聲,也不要隨便相信別人的稱讚。)不好意思,這是題外話,因為光年兄說的,又喚起我以前在聊天室被人鬧的記憶....

    難怪光年兄對入聲字這麼...敏感...^^
    中華新韻也沒有入聲字了嗎?? 平上去入少了一韻,也許盡失餘韻...

    注音符號不是没落而是唸法(拼音方式)跟我們小時候學的不一樣,基本上也就是韻的用法不太一樣。

    ReplyDelete
  40. 關於新韻與平水韻的問題,看到一些問答,給光年兄參考:

    问题一:“怎么能取消《平水韵》呢?”

    诗韵改革不是要取消《平水韵》。学会方针中“知古”的“古”字就是指的《平水韵》。“双轨”中的一轨,就是指的《平水韵》。诗韵改革是要“允用新韵”,提倡新韵,由“单轨”变为“双轨”。千万不要一谈诗韵改革,便以要取消《平水韵》。


    问题三:“不学《平水韵》,不懂入声字,怎么能读懂古诗呢?”

    诗韵改革不是要“改掉”《平水韵》,更不是要让大家用今韵去读古诗,而是要建立以普通话为基准的新声韵系统。“知古”就是要学习《平水韵》,懂得入声字。不但如此,为继承古典诗词的传统,还要精研《平水韵》,精通入声字。所谓“倡古知今(此处《中华诗词》编辑部原文如此,推究通篇可知应为倡今知古——冶超编校),双轨并行”,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還是應該要學平水韻哦...^^

    ReplyDelete
  41. 查了一下,新韻的確沒有入聲字了。

    ReplyDelete
  42. 謝謝花花老師的苦口婆心。寫平生第一首古韻七律﹐以茲記念。

    七律(平水韻)

    倡今知古寫唐詩﹐水韻新音各適宜。
    舊曲歌吟南調唱﹐新詩朗誦北腔隨。
    聲更韻改依時進﹐詩寫詞填與代移。
    平水湧泉流四海﹐新兵老將拓邊陲。

    ReplyDelete
  43. 昨晚好奇在大陸中華新韻簡表中查了一下‘寂’字﹐發現這個入聲字居然沒有被派入陽平﹐卻被派入去聲。

    嚇了我一大跳﹐趕緊去查我用注音韻寫詩詞所依據的唯一寶典﹐國語日報辭典。還好在那兒﹐寂字好端端的是二聲﹐挺老實的﹐和我從前學的一樣﹐總算鬆了口氣。

    中華新韻依據的是新華字典。今天我特地到書店檢查一下﹐不得了﹐架上幾本大陸出版的字典﹐‘寂’字全都是四聲。寂寞的寞字反而唸成二聲。什麼時候革的命﹖我居然睡過頭。

    我出國離開台灣也已經有三十四年了。難道像花花說的那樣﹐台灣現今小朋友也是別一樣的寂寞﹖

    看來那幾首寂韻十六字令有可能成為絕版。物以稀為貴﹐應該會升值的吧﹖

    ReplyDelete
  44. 哈哈...所以啊,兄台,咱們說的普通話跟「人家」說的普通話不一定是一個樣兒呢,不能太自作多情啊...^^"

    我是沒去查證,但我好些東北的朋友,他們唸「享受」的「享」是唸成二聲,我本來只當是地方上的用語習慣不同,但有可能他們的字典也真是二聲。

    語言本來就是「積非成是」的習慣,大家都唸錯,唸久了大家知道在說啥也就成了。

    我記得我大學時,老師有說到台灣在文字上有一次默默的改革,譬如「黃」,原是「廿一由八」,若寫成草字頭,是算錯字的。但後來字典上正式歸入草字頭,「廿一由八」從此成歷史。老師說,這種改變,總有一代要被犧牲。我想發音、拼音也是。光年兄如果離開台灣三十多年(哇,您跑得還真快!..^^),那肯定是被犧牲至少兩代了。

    ReplyDelete
  45. 西江月 不甘寂寞(新韻)

    文字已分繁簡﹐
    注音今不如昨。
    各說各話咋裁奪﹐
    究竟誰來解惑﹖

    寡女整天怨死﹐
    孤男竟夜難活。
    公婆兩岸理分說﹐
    到底如何寂寞﹖

    ReplyDelete
  46. 西江月--

    古韻悠悠淺唱
    新詞咄咄高歌
    天時地利又人和
    可惜詩心漸瑣

    風月無邊續調
    山河起舞吟哦
    人間萬事本婆娑
    意亂心沉錯過

    ReplyDelete
  47. 呵呵﹗加油。

    西江月 上網(新韻)

    指舞心旋字跳,
    鍵彈情轉文出.
    生活逸緻興懷抒,
    巧遇河船共渡.

    眼視神凝句唸,
    屏呈意會章讀.
    平常故事趣情浮,
    笑伴一程順路.

    ReplyDelete
  48. 古典詩詞用新韻﹐兩岸會有些微的差異。除了‘寂’字﹐我另外發現幾個字也是台灣國語發音為平聲﹐但是大陸普通話發聲卻為仄音。試以字意填詞玩玩。

    十六字令 (國語音韻)

    儲。備料藏倉量蓄足。今君在﹐王子待真除。 (儲﹐國語音陽平﹐普通話上聲)

    縛。捆綁拘押虜戰俘。因傷累﹐敵將拒臣服。 (縛﹐國語音陽平﹐普通話去聲)

    誼。好友深情互靠依。如脣齒﹐咱倆不分離。 (誼﹐國語音陽平﹐普通話去聲)

    質。體性原形色貌姿。人和物﹐評論盡真實。 (質﹐國語音陽平﹐普通話去聲)

    擲。競賽投拋用小石。你來試﹐能否比他直﹖ (擲﹐國語音陽平﹐普通話去聲)

    築。造路修橋利運輸。防風雨﹐遮頂蓋房屋。 (築﹐國語音陽平﹐普通話去聲)

    ReplyDelete
  49. 這幾個字大陸普通話發音為平聲﹐但是台灣國語發聲卻以仄音為主。我想如果新韻詩詞用到這些因地異聲的字﹐應從寬待之。

    十六字令 (普通話音韻)

    踱。慢走來回仔細琢。行方步﹐容我再斟酌。
    (踱﹐普通話陽平﹐國語音去聲)

    究。審問窮追索探求。查全部﹐尋遍找根由。
    (究﹐普通話陰平﹐國語音可去)

    剽。半路劫財悍匪刁。官兵到﹐鞭馬迅疾飆。
    (剽﹐普通話陰平﹐國語音去聲)

    轍。道上輪跡鑒馬車。追前去﹐循步破賊窠。
    (轍﹐普通話陽平﹐國語音可去)

    頗。僻徑頭歪走陡坡。相形下﹐脫似比人多。
    (頗﹐普通話陰平﹐國語音可上)

    剖。解體切開細密搜。明析辨﹐剝繭細絲抽。
    (剖﹐普通話陰平﹐國語音可上)

    識。史地文經盡曉知。才學廣﹐能力辨虛實。
    (識﹐普通話陽平﹐國語音去聲)

    夕。傍晚斜陽落向西。黃昏盡﹐星夜幕垂低。
    (夕﹐普通話陰平﹐國語音去聲)

    汐。夜裡沙灘浪洗跡。潮撲岸﹐持續未曾疲。
    (汐﹐普通話陰平﹐國語音去聲)

    穴。滿谷坑窟地鼠掘。交叉網﹐幽道暗通接。
    (穴﹐普通話陰平﹐國語音去聲)

    擁。眾聚呼圍擠在中。千呼應﹐尊敬受推崇。
    (擁﹐普通話陰平﹐國語音可上)

    ReplyDelete
  50. 咦? 光年兄放假嗎? (感恩節假期?), 有空整理這些字?...^^

    我想新韻還是有它的規矩在,它聲稱以普通話的讀音為標準,而讀音又以他們的「新華字典」為依據,應該不會因為異地不同而放寬。(否則不又回「方言」的認可了?)

    新韻將原來入聲字的詞牌均歸到仄聲,所以便有可能原來唸起來似乎是平聲的字,變成上或去聲(光年兄以上所舉的字,在古韻裡幾乎都是入聲字),只是國語音和普通話的畫分沒有統一就是。

    新韻其實還在修正階段,目前還只是粗本,也許弄到最後,又回到古韻了!(流行復古嘛!...^^)

    ReplyDelete
  51. 是呀﹐感恩節長假﹐給自己找點事做做。

    國語和普通話都不是方言﹐因為有官方機構的認可﹐所以是官話﹐至少目前如此。

    再說﹐兩者之間字音的差別並不大﹐總不該因噎廢食。本著寬不礙嚴的精神﹐即使各說各話﹐問題也不大。

    新華字典和國語辭典都可以出新版﹐承認兩種語音﹐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ReplyDelete
  52. 在還沒解決之前,光年兄打算以何為準呢?注音目前也算式微了,大陸有漢語拼音,台灣前些時也發展了自己的拼音呢!

    ReplyDelete
  53. 我現在是雙管齊下。唸讀的時候﹐腦子裡根據的是小時候學的國語注音。電腦書寫的時候(中文打字)﹐手按鍵盤用的是漢語拼音。詩詞押韻則是依據手邊的國語日報辭典。

    詩詞的平仄﹐全靠自己口讀決定﹐所以應該算是國音韻。只是老婆常笑我國語不標準﹐嘿﹐嚴格的說是光年版的國音韻。偶爾錯失是難免的﹐妳如果發現我的陳年國語有什麼發霉問題﹐就告知一聲。我中學的時候﹐常挨國文老師打﹐習慣了。

    ReplyDelete
  54. 呵呵...會挨老師打,肯定是因為太不守「規矩」了!

    我學中文打字時,沒有選注音而選倉頡,就是考慮到自己國語不標準。您看,台灣國語對陳年國語,能「告知」出個啥嗎?...^^


    祝光年兄感恩節快樂!!....^^

    ReplyDelete
  55. 人家是從小看大﹐妳是從大看小。放的是馬後砲﹐猜中也是當然。

    倉頡輸入法﹐我沒用過。一不小心﹐就真的造字。出國多年﹐用字生疏﹐寫回去的家書﹐還被弟弟笑白字太多。所以現在只做選擇題﹐不答填充題。

    剛學中文打字﹐用的是倚天注音。當時強記鍵盤符號的位置﹐可惜一陣子不用﹐就全忘了。後來改學漢語拼音﹐中文打字就容易許多。

    孩子上週末中文學校﹐小班學注音﹐大班學漢語拼音﹐都很實用。

    ReplyDelete
  56. 一直維持寫部落格,主要也是想要維持與文字的熱絡,惟恐一不小心就忘了,就生疏了。

    我家孩子,小的時候都學注音,現在一個學漢語拼音,一個還在學注音。我想以後不會有人用倉頡了吧?因為它還關係到寫字的筆劃順序,現在都用電腦打字,筆劃順序恐怕都亂了。

    ReplyDelete
  57. 臨江仙 - 部落格

    院敞門開接外道﹐鳴思釋想激潮。
    隻言片語盡逍遙﹐
    心情通意境﹐故事鍵輕敲。

    訪客緣來形色眾﹐潛行應話閒聊。
    去留片刻或通宵。
    千山翻萬水﹐四海覓知交。

    ReplyDelete
  58. 調笑令 - 花想

    靈感﹐靈感﹐苦想沉思電閃。
    心泉巧湧突發﹐聞香溢喜想花。
    花想﹐花想﹐上網心情共享。

    ReplyDelete
  59. 調笑令

    花好,花好,但怕心魂衰老。
    吟箋不寫深愁,對酒高歌少憂。
    憂少,憂少,那管紅塵潑鬧。

    ReplyDelete
  60. 嗯﹐妳用的調笑令詞譜和我的不一樣。
    中間兩句平仄對﹐比較合常理。從善如流﹐我改一下。

    靈感﹐靈感﹐苦想沉思電閃。
    心泉巧湧突發﹐溢喜聞香想花。
    花想﹐花想﹐上網心情共享。

    ReplyDelete
  61. 通常詞譜都會告訴我們那些字平仄都可,但我盡量選用平仄相對的,個人喜好而已。

    我發現光年兄有意將現代日常生活乃至科技之類的東西放到詩詞裡?

    ReplyDelete
  62. 詩詞本該反映人生。工具雖同﹐題材卻異。古人寫他們的時代﹐我們話我們的家常。不過像演員演的是別人的故事﹐詩詞寫的不一定是自己的情緒。

    調笑令 - 作家

    編著﹐編著﹐踱步深思作賦。
    慮熟運筆凝神﹐片刻揮書雅文。
    文雅﹐文雅﹐妙灑藏胸手法。

    ReplyDelete
  63. 花花,

    對不起,忍不住想插一下嘴,雖然你們寫詩塡詞是很文雅的事,
    但是到後來好像跟妳的本文都沒闗係。連續兩篇很美的秋天的文,都離題好遠喔。

    ReplyDelete
  64. 星辰,咱們這是個體戶,沒啥專題專戶的,一路討論下來,也不算離題吧?...^^

    妳看時不能把最後一個回覆跟前面貼文對照,得順著看下來,看懂脈絡,也就忘了「主題」了...^^

    ReplyDelete
  65. 調笑令 - 書法家

    書法﹐書法﹐寫字誠如繪畫。
    覺舒感美神彰﹐秀楷端莊正方。
    方正﹐方正﹐下筆格高品淨。

    ReplyDelete
  66. 早晨在手機裡看到有人查「平水新韻」查到這篇來,於是重新把這篇看了一遍,那時候被光年兄還「逼」出不少首詩詞呢!...感謝!感謝!...^^

    還有,發現咱們家星辰,原來時不時都會出來維持一下「紀律」,實在很可愛!...^^

    ReplyDelete
  67. 好像也給花花添了不少麻煩..:P

    花花欠光年兄的詩看起來不少哦!:P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再談林奕含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