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點兒其他的


00

看了Avatar,畫面真美,想像力真豐富!聽說James Cameron是經過各種精密推算才設計出杜蘭朵星球的生活型態與方式,實在是很用功的導演。只不過我怎麼看,都一直想起Pocahontas,無論劇情或畫面。

01
前幾天朋友語帶歉疚地對我說:『妳跟忽忽相識時...你常跟我聊忽忽的事,我那時都沒興趣知道...我覺得你跟忽忽根本是兩個世界的人。唉....讀了妳的文章,才知道你跟忽忽之間的來來去去,我那時常用無情的語言評論她...其實我沒真的認識她。』(對不起,又說到忽忽,這篇原打算不提她的)

我很感動,不僅僅因為忽忽的被諒解,更因為朋友的心懷歉意--越來越少人懂得道歉與認錯這回事了,尤其當自己在某個領域擁有一些份量的時候。我其實很害怕「矢志不渝」的人,一個從年輕到老無論任何意念都不曾修改的人,往往也是最無情的人吧?

朋友說我有能力與各種面向的人往來,其實我並沒有,我只是願意等待,等待彼此的頻率接上,等待雜波逐漸消失,等待彼此內在的善被釋發出來...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透視過客的處境,對於身邊人事便不乏深情,這應該就是蘇東坡的人生態度如斯曠達豪放的原因吧?


02
Alex 看了忽忽跟我寫的文,說:『妳怎麼沒早點兒讓我看這些?如果早點看,我對忽忽的觀感會很不同。』是兩相誤會吧?我一直以為他看到的忽忽,跟我看到的是一樣的。

不過,我安慰他:「沒關係啦,忽忽也誤會你,她以為你是脾氣很好的好好先生! 」
(回台時,全家與忽忽見面,忽忽說:「花兒,妳真好命,夫賢子孝!Alex看起來就是脾氣很好的好好先生!」,「真是天大的誤會啊!」Alex 自己這樣說!)


03
年假時到朋友家吃飯,大家都在談家裡的狗兒子。朋友當場叫她們家的狗兒表演,又是拱手、又是 kiss;另一位朋友則帶來錄影檔案,在手提電腦上播放,她家的狗也能耍些把戲,連give five都會。大家問:「妳們家多多有沒有訓練?」

我說:「有!訓練得可好了,牠叫我轉圈圈我就轉圈圈!叫我上下樓我就上下樓!」


04
這些天心神不寧,好像突然就沒了記性。

泡了茶,轉個身接電話,便忘了茶放那兒去了,我直怪自己怎麼變這樣,Alex 安慰我:「還好啦,至少還記得泡了茶!」

到商場買東西也是,買了一箱 popcorn 又買了一箱,買了一包糖又買了一包,跟朋友說,朋友說:「妳比我好一點,我家冰箱都買了三包杏鮑茹了!」

昨天還把車鑰匙忘在車裡,坐計程車回家拿備份鑰匙。

夜裡,Alex突然驚醒,問我:「老婆,妳確定妳沙發只訂了一套嗎?」

Comments

  1. 歡迎,小萍!:)

    ReplyDelete
  2. 花花,看到最後一句,笑出來了,因為花花能講笑話,我就安心了。

    阿凡達真的好好看,我們家看兩遍。^_^ 

    ReplyDelete
  3. 花:好久不見了,別來可好。我回來了,部落格越作越好了。
    南風

    ReplyDelete
  4. 一別好幾個秋,問好不好,要從何說起呢?您沒見著最近這一片愁雲慘霧嗎?

    ReplyDelete
  5. 花:
    實在抱歉,是我表達不全。
    前次留言我是用與妳一樣的心情寫的,妳得以妳的心情來唸。最後一句‘部落格越作越好了’是我實在想不到該說什麼而寫的。只能留下這麼一句就結束,那不是讚美,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我雖然回來,可是還是很忙,花東、台北兩地跑,無法詳細留言。
    先是一上來就看到妳在看板寫‘忽忽’在加護病房的消息〈當時我沒有留言〉,一直在想忽忽這好熟的名字,才猛然想起她應該是‘莎兒’。我和她對話不多,只記得她第一次留言,我就發現她是一個極具才華的人。〈還記得好像是談西廂記〉那年她在網上的文章、小說我都全部看完,只是沒和妳們說說,以後我就離開了。
    知道她車禍住院,我還想開車去淡水醫院走一趟,只是別人告訴我加護病房非家屬無法探視,也沒人認識我,只有擺在禱告中。於是又去了花東〈我們在開展〉。
    回來後再次上來,她已經走了。雖未謀面,但難過之情是說不出的...
    我花了相當的時間看了妳這裡的新聞報導以及所有妳和她之間的文章、對話,只是都沒有留言,怕顯得太突兀。只有在‘聊點其他的’這專欄裡留了幾句話,我還是說:實在不知道該寫什麼。老了...變笨了...

    南風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再談林奕含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