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蒙田》

 00

『世上曾有少數人相當真誠和相當頑強地奮鬥過,為的是不受因時代的激盪而泛起的污泥濁水以及有毒泡沫的影響,為的是不同流合污,為的是保持住最內在的自我 --保持住自己的「本質」。而且確實有少數人成功了:他們在自己的時代面前拯救了最內在的自我,並為所有的時代樹立了榜樣。』(Stefan Zweig/《Montaigne》)
01

朋友說親戚家的貓生病,所以親戚放牠自己出去找「草藥」。很久以前就聽過,動物受傷或生病,牠們會回到自然界,為自己療傷,尋找解藥。

我常想像一隻受傷的動物,無論是柔弱如白兔,抑或聰明如狼、勇猛如獅,一旦傷病纏身,尋找解藥的路途必是顛跛而茫然,而其心情卻又如何的急切誠懇。

也許,Stefan Zweig 便是在這種對亂世不斷叩問遍尋不著答案時,重遇了蒙田(Montaigne)。

02

Stefan Zweig以蒙田一生摒除任何外在影響以維持個人心靈自由的中心思想,作為遭受民族毒害之苦楚的慰藉,可以想見他在絕望中仍企圖維持心靈雕堡的完整,在家園、著作、朋友、親人均遭毀滅、蹂躪、殘害之際,他為自己尋找最後的一顆安慰劑。

看過《昨日世界-一個歐洲人的回憶》便更能體會Stefan Zweig在告別生命之前,試圖自蒙田的思想裡得著慰藉與解脫的苦痛有多深沉。很遺憾的,蒙田提倡個人真正的心靈自由的思想於Stefan Zweig巨大的傷痛下,終究只是暫時的抗憂藥,無法治癒內在舖天蓋地襲擊而來憂傷。個人雕堡的無論再穩固,終究難敵被抛入命運中時代的大動盪。

仔細想,也許蒙田於Stefan Zweig並不是一時的抗憂藥,而是加強他自盡以死抗議個人尊嚴與心靈自由之被戰爭、暴力與專橫的意識形態剥奪與威脅的催化劑--愈是對追求心靈自由的思想透徹,愈是難耐個人雕堡被催毀殆盡而無力捍衛的憤怒與悲涼,於是「死」守!

Comments

  1. 連續幾篇感性的小品後,又看到花花知性的一面,雖然沒有看過這本書,不過看到標題,相信「保持自我」也是花花的目標。

    ReplyDelete
  2. 哈哈,我正在把標題刪了呢!

    「人生的最高藝術乃是保持住自我」這話若真把它當扁額掛著,似乎有成為「大字報」之嫌,沒有前後文,顯得沒感沒情的,所以把它刪了。

    我其實沒有什麼大目標,只是想說,人生許多狀態下,旁人無從理解,也無從安慰,惟從文字中尋找自療與釋放,博學高尚如Stefan Zweig亦然。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