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瑟在御,莫不靜好


Alex 回台奔喪,帶回幾本婆婆留在床頭的舊書。他哽咽地說:「這是我小時候,他們(公公與婆婆)帶我讀的書。」

這幾本泛黃破落的書本,是婆婆在上海及香港時買的,想必是逃難前後的事。這些書陪她走過三分之二的人生,書頁間承載的是漫天煙火,是患難與共,是短暫的天倫之樂。沒想到婆婆直到過世前都還留在床頭,書裡的文字早已因湮黃而模糊難辨,念及此,我心裡更感到悲傷,我明白婆婆留在床頭並不為閱讀,而是為了撫摸那歷歷可數的往日回憶。

令我潸然淚下不能自已的,是婆婆留著她與公公年輕時以詩唱和的一本【唱隨集】,有若現今所謂的共同日記。夫唱婦隨,兩人你一首、我一首地唱和,其中或記夫妻恩情、或記生活情趣、或記家仇國恨、或記思親情懷。『琴瑟在御,莫不靜好』之鰜鰈情深,莫若如是。

【唱隨集】裡有幾篇可看出婆婆異於同時代婦女的瀟脫特質,其中最可愛的,是有一首「登陸月球歌」,記人類登上月球之神妙;另有一首「失傘有感」,因為掉了一把傘,調侃自己因此芳寸大亂。她也愛看電影,樂蒂自盡後,她難過地為她寫了一副輓聯。

可惜好景不常,【唱隨集】而後因公公納妾而成了婆婆的喁喁獨語,記失眠之苦,記悔恨之痛...字裡行間的寂寥落寞,在時隔將近半個世紀後,讀來仍舊令人感到無比冰涼。再開始有了唱和,是兩人都到晚年了,大半都是為親朋好友題寫的訃文或輓聯,再無風月。

我總記得婆婆曾經語重心長對我說:『男人一旦變了心,無論如何也挽不回』,那時我年輕,不懂這話背後盤錯交纏的是何等複雜的意識潛流,是多少人事的陷落與尷尬,一直到我看到這本【唱隨集】,她的苦楚才完全在我眼前打開來。

婆婆是位勤謹執著的女性,她一生的美德以意志完成,她高貴而不軟弱,她順應寬諒而不抗爭。瘂弦說:『人生如飛鳥掠空,其佔有的空間就是放棄的空間,應該珍惜的,或許是從佔有到放棄的過程。真正的智者,是對一切過程無怨無悔的人。』,這話我在婆婆身上算是完全明白了。

公公晚年在我面前提及婆婆的好時,經常泣不成聲,年輕的荒唐無情,都在縱橫的老淚中還諸歲月,還諸天地。在他失智期間的所有回憶與依賴,盡是與婆婆的靜好歲月。而由婆婆一手帶大的小叔,在為婆婆送終的路上,不只一次抱著Alex,哭著說:『我希望下輩子能作媽媽的親生兒子!!』

人生如果蓋棺就算論定,女人如果透過丈夫、子女的認可就算完美,那麼婆婆婉而多諷的人生算是有了圓滿結局--我知道,這結局她是滿意的。

媽,一路好走!

********

後記:
婆婆告別式上懸掛她生前所畫的四君子

婆婆一生勤學,七八十歲的老太太,還經常穿梭各畫展、畫室,雖然教畫的老師往往年紀比她輕得多,但她總是客客氣氣地尊重,從不倚老賣老。婆婆屋子裡,掛滿自已的畫、兒子的畫、孫子女的畫。

Comments

  1. 原來范先生回台是奔喪,flower這文妳婆婆看了應該會在天上微笑,上一輩年輕在動亂中走過,晚年得以安養於寶島,也算福份。
    年輕的感情有著很強的排他性,漸長或許會更多地轉化成親情,因此可以寬待而獨立,生命的情感漸漸成了個人獨自的積累,冷暖於心可說可默。款款走來,飄逸而去,那轉去的背影是人生完美的風景。

    ReplyDelete
  2. 花花對婆婆的感情表達,含蓄適中,很令人感動。這樣的婆媳感情,不多見呢。

    ReplyDelete
  3. 花花,
    妳婆婆是個堅強的女性,才能走過那麼艱難的苦日子。

    花花的婆婆,一路好走!

    ReplyDelete
  4. 晴陽,你寫得真好。人在傷痕深處,很難不變得虔敬,也許因為如此,所以婆婆能以寬諒待我吧。

    星辰,如果說我們婆媳感情好的話,不是因為我好,是因為老人家好。婆媳感情也跟夫妻一樣,都是互動產生出來的。

    lili, 謝謝妳! 我婆婆算是那時代的新女性吧,很年輕時便一個人在上海、南京闖蕩了。

    ReplyDelete
  5. 不知是不是因為先看到“琴瑟在御,莫不靜好”的篇名﹐心中就有了“宜言飲酒,與子偕老”的期待。

    讀到夫妻以詩唱和的‘唱隨集’﹐不自覺地感到倆個心靈靜水交匯﹐溢流出來的幸福。

    再唸到公公納妾﹐婆婆寞落獨語那段﹐心頭為之一震﹐感到莫名的惋惜﹗能體會到當時面對‘天長地久’的希望落空﹐一個靈性女子所承受的打擊。

    我想花花的婆媳關係不尋常﹐除了彼此真心外﹐應該還有才女相惜的成份。

    往者已矣﹐ 來者可追。

    婆婆已走﹐希望花花與夫婿節哀﹐珍惜彼此﹐互持同行﹐寫你們自己的‘唱隨集’﹐惜之淡定﹐安之靜好。

    ReplyDelete
  6. 謝謝光年兄!

    看到有人能接"宜言飲酒,與子偕老",心裡覺得很甜美,想不到光年兄也讀詩經。

    我婆婆的年紀跟我外婆差不多,所以有著類似祖孫的情誼。因為她太老,我太小,所以很多婆媳應有的衝突,我們剛好錯過,是有幸。

    我們都不是才女,不過我身邊除了師長、同學外,能在電話中跟我聊四才子書聊了兩個小時還興緻勃勃的,她是唯一。

    ReplyDelete
  7. 詩經是最美的情書...

    ReplyDelete
  8. 補上一張婆婆生前的畫作。

    ReplyDelete
  9. flower,范原來有個會畫畫的媽媽。
    這四幅四君子娟秀淡雅,「字畫如人」,可以想見她的胸壑與氣質。優雅恬淡,人生走來應也一無所爭、無所執。

    ReplyDelete
  10. 謝謝晴陽欣賞。

    我婆婆晚年才開始學畫,很認真,常常自己一個人搭公車在各畫室遊走,也喜歡看畫展,大大小小的畫展都有興趣,算是個有雅趣的老太太。

    ReplyDelete
  11. 我覺得老一輩的鋼筆字
    紮紮實實 顯得好誠懇
    像毛尖說阮玲玉的簽名 一筆一劃不偷懶
    更不矯情弄墨

    ReplyDelete
  12. 一筆一劃不偷懶,這話說得是行話,是懂書法的人的話了。

    題外話:
    寫在天欄位置的,是公公的字。剛好記述了Alex 兒時的調皮-把父母的日記本撕了下來。
    問他時,他說,他還曾經把公公首日封,一聯一聯撕下來,氣得公公淚流滿面 ...

    ReplyDelete
  13. 我爸媽寫字也是一筆一劃皆清楚,工整整齊,都沒有兩劃連在一起的瀟灑飛舞。我媽是小學老師,當然要寫的清清楚楚,只怕連草字頭都是六劃的那種。我爸就不曉得為什麼寫字那麼整齊,他學商業跟企管的。

    ReplyDelete
  14. 好像學商的人字跡也講究清晰,大概跟要寫一些報表有關。前不久我幫兒子換護照,找朋友填表作擔保,朋友的字寫得跟印在表上的一樣,他就是學商的。

    ReplyDelete
  15. 我也未免太會隨便點了 @@ 借晴媽語一用:<通靈啊?!> @@@@

    抱歉我知道這篇應該要莊嚴肅穆一點才好。(裝鹽樹木.....唉!我沒救了!)

    ReplyDelete
  16. 許多學門都是如此,只是現在有電腦代勞。
    當年大一最重的課是工程圖學,大大的製圖桌上要手工繪製各種設計圖,這課故意排在周六上午兩堂課,實際整天就是畫圖。春假作業是寫一萬個要像印刷般的仿宋體字。
    後來工作也常徒手繪圖,才了解一張工程圖畫的好壞代表別人對你的第一印象;通常線條布局畫得不熟練的八九不離十都是新手,熟練的圖常出自老手,再進一步審其設計,通常不會有問題。
    改用電腦輔助繪圖後,大概只能從布局及工程視圖來做初步評斷。

    ReplyDelete
  17. 我讀的系什麼劇場相關活兒都得學,我對透視圖與設計也有些興趣,留存著的工程(鉛)筆、三角比例尺、優良圓規、甚至應該還有些描圖紙,都是當年那什麼都想拼命的 stone 還留著小命在的美好證據啊~(但小孩是男的就是皮,唉,有一隻我留了二十五年以上還在用的自動鉛筆、以前繪圖用的,硬是被他弄丟了。)

    ReplyDelete
  18. 只是弄丟不算皮啦,我還以為弄斷了...。

    拼命小石想必有一番轟烈過去,看到妳的舞台總監身份,欽佩不已。有機會話話當年?...^^

    ReplyDelete
  19. 是啊,晴陽,現在好多東西都被電腦取代,少了人手製作過程的樂趣。不過我知道有些講究的廠商或客戶,還是會要求看手打的稿,如你所說,想知道設計師本身的功力。

    ReplyDelete
  20. 欸,弄斷了好歹還有個屍體,弄丟了是要我給它立衣冠塚嗎?所以弄丟比較皮啦~ 哭......

    ReplyDelete
  21. 哈哈哈!還衣冠塚呢!

    我小時候也有一支常用的鋼筆,是我爸送我的。大學出去露營時掉了,回來難過了好久,直到最後跑去買了一支一模一樣的回來,心情才平復些。好在當年的鋼筆款式變化不大.

    ReplyDelete
  22. 花花是冠夫姓嗎?!怎麼前面晴陽兄說<范先生>。

    ReplyDelete
  23. 是啊,這裡都是用夫姓,母親的姓氏是拿來當密碼用的...^^

    ReplyDelete
  24. 結婚後第一次回台灣﹐在桃園機場﹐填寫出入境單﹐上有英文姓名欄和中文姓名欄。老婆在英文姓名欄填了美國習俗的婚後夫姓﹐遇到中文姓名欄她有些猶豫﹐因為當時持婚前的台灣護照回國。我們商量一下﹐決定夫家娘家兩姓同列﹐萬無一失﹐果然入境很順利。

    兩個星期愉快的探親很快結束了﹐我們再一次到桃園機場搭機回美。托寄行李後﹐我們依依不捨地和送行親友們揮手道別。在出關驗證的窗口﹐遇到一位眼尖的關員﹐他問為什麼出境單上填有夫姓而護照上沒有。我們解釋說﹐是在美國結的婚﹐還當場出示了結婚證件。關員表示了解﹐但需要請示上級﹐才能放行。

    我們只好靜靜地耐心地等待。裡面輪番出來了幾個人﹐我們又再分別解釋數遍。每個人都聽懂﹐但每個人都回答說要請示。只有一個人好心告訴我們﹐當初填出境文件應該依護照填寫﹐就沒問題。換句話說﹐英文姓名跟美國簽証﹐中文姓名跟台灣護照。也不清楚真如此填﹐是不是會惹別的問題﹖

    等﹗等﹗等﹗飛機起飛的時間已過了兩個小時﹐全機場竟然找不到一個願意批准放行的上級﹐說只能放我一人獨行﹐被我拒絕。航空公司終於決定放棄我們兩個乘客﹐又將我們已托寄的行李從飛機上找了出來﹐再拉回來。因為一字之差﹐我對在飛機上苦等的乘客﹐因而耽誤行程﹐感到萬分的抱歉。也發現自己的自作聰明是多麼的不智。

    沒想到搭不上飛機﹐只不過是一個惡夢的開始。

    ReplyDelete
  25. 所以,光年兄現在還在寫續集嗎?... (耐心等著...希望不是被請去調查局調查了...^^)

    起初看以為是在美國被攔下來,後來才知是在台灣就被攔下來。 我幾次進出台灣海關,覺得台灣相關單位的資訊居然沒有連線,造成很大的不便,不過在光年兄的事發當年,恐怕還沒有”連線”這回事?

    ReplyDelete
  26. 續集改日再寫﹐太長了﹐沒人看。
    還是先看看晴陽的故事。

    ReplyDelete
  27. 咦?寫一半,不是吊人胃口嗎?
    您那兒國慶假曰,要是沒出門,就寫完哦?...^^

    有啦,有人看,客提兄說他是為了看你的文才來我家的,呵呵...真不給面子(不給我面子!)

    ReplyDelete
  28. 我記得我剛到溫哥華時,因為懷著女兒,所以一下飛機就找婦產科專科醫師,塡資料就照著台灣的資料塡。幾個月後,生完孩子,因為醫療卡的資料(冠了夫姓)跟台灣資料不符,醫療給付差點兒申請不出來。幸好專科醫師是台灣人(聽說是早期黑名單上的人物),了解我們的習慣和他們不同,幫我解決了問題...

    ReplyDelete
  29. stone告知,在Firefox之下無法留言,我測試了一下,各個設定均無效,不知是怎回事。明天早晨再來試。

    ReplyDelete
  30. 是啊 , 光年兄的文章我都特別仔細拜讀的!
    沒了續集 吊人胃口可是沒禮貌的事喔 (嘿! 嘿!幫花花也敲一下邊鼓 在人屋簷下嘛)

    我沒說為了看光年兄的文才到花花家的! 她亂說!
    我是看了光年兄的文 , 才不想離開的!

    唉呀~~ 又丟石頭過來了 , 下次丟【詩經】好不好 , 那比較有氣質!^_^

    ReplyDelete
  31. 女生結婚在美加法律上是都一定得冠夫姓喔? 還真不男女平權耶??
    要不 , 好像也不會這麼多狀況發生囉??

    ReplyDelete
  32. 客提兄,士可殺,不可辱,『亂說』,怎麼會是花花小姐我幹的事呢?為求清白,只好把呈堂證供呈上來:

    『老實說我是非常欣賞光年兄的學養與文采的! 常想逛逛這裡 他的緣故也多!
    光年兄的文字其實在我來看 , 拿捏的尺度 分寸都覺得很好!
    尤其自己也曉得有些主題其實也是很沉重的話題, 有些深度 有些意涵的探索就不免讓人呼吸不暢, 有人換個氣氛 就如同中藥藥理得講究個君臣佐使...』

    『常想逛逛這裡,他的緣故也多』,這是來,還是不去呢?...^^

    好啦,反正有人主張什麼P的,就幫客提兄實踐一下,這樣看光年兄會不會高興一點兒,把下半段故事寫上來...^^

    光年兄,替小妹生意著想,您就坐坐枱吧!...^^

    ReplyDelete
  33. 不知客提兄所謂『這麼多狀況發生』是指那方面?美國我不太清楚,但我來加拿大後,對於這種冠夫姓、戴結婚戒指的習俗,是感到很窩心的。(對於女權的伸張,我從來不在這種形式上計較,亞洲婦女雖然沒有冠夫姓,真正主權的行使,可能還是不若歐美。)

    在這裡太太就是太太(Mrs.),小姐就是小姐(Miss),這不是年齡上的區別,而是婚姻狀況的區別。這樣才不會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追錯人!...^^

    以前我沒有戴結婚戒指的習慣,也覺沒什麼關係。但有幾次造成誤會,有老太太替兒子找媳婦找到我頭上,還有老先生跟我聊了好幾回,以為我是single,問我能不能約會;連買咖啡排隊時,都有人搭訕...後來我先生勒令我戴上戒指,從此就沒這些事了。(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年紀大了...^^)

    ReplyDelete
  34. 夫姓之累 (二)

    一番折騰之後﹐華航客機擺脫了婚後夫姓的糾纏﹐上了青天﹐飛往舊金山。我們兩個苦命人卻深陷在東西文化交錯的地洞中﹐寸步難行。身子動彈不得﹐腦子卻晃晃搖﹐心思一片空白。

    迎來的不是自己所期望的結果﹐但那揪心煎熬的等待算是告一段落﹐人反而平靜下來。

    先在機場安置了被拉回來行李的儲存﹐心理暗暗佩服那艙裡找行李的本事﹐全機的乘客應該有好幾百件行李吧﹗再想想自己下一步該怎麼走﹖找出境海關長官問問吧。

    長官先是一臉和氣地解釋自己的無奈﹕礙於規定﹐實在很難兼顧情理。我本想問問如果不能作主處理突發事件﹐那還要長官幹嘛。還是忍住了﹐只開口問問怎個善後法。長官倒是指出解套的辦法﹕先去外交部護照加簽正名﹐再重辦一張人名相符的出境證﹐最後更新機票就大功告成了。

    一絲微光閃進隧道。眼前這位長官﹐剛才還覺得存心刁難﹐這會兒還要向他道謝﹐覺得自己有點窩囊。步出機場﹐恍如隔世。回到家﹐家人滿臉錯愕。

    第二天一大早﹐兩人直奔外交部辦理護照加簽﹐附上美國結婚的正本證書。下午取件時間﹐卻在領照窗口被告知﹕外國的結婚證書﹐不是外交部認可的文件﹐護照加簽改名案件﹐恕難辦理。

    “小姐﹐我們遠道回國的﹐可不可以通融﹐拜託幫幫忙好不好﹖”我們苦苦哀求。

    “對不起﹐無能為力。”柔聲卻截鐵斬釘的答案。一下子﹐我們跌落到谷底。

    ReplyDelete
  35. 啊?變連載?哈哈!事態頗嚴重!

    光年兄上述的情形,聽起來很令人著急,不知後來是不是引發一連串的文件證明之申請?(咦?你們回台灣怎會帶著結婚證書?)

    其實只是入境單填寫時發生錯誤,並不是所持證件(護照)有誤,居然也這麼大費周章?

    ReplyDelete
  36. 上頭第32則﹐還是花花小姐。接著第33則﹐就變成花花太太。

    前後相差十三分鐘﹐算是速成班。

    ReplyDelete
  37. 網上無甲子,小姐永遠是小姐...^^"

    ReplyDelete
  38. 夫姓之累 (三)

    護照加簽的申請被外交部駁回之後﹐我們靜下心研究了一下所謂外交部認可文件﹐不過就是戶口謄本。在台灣所有親屬關係的證明﹐都是根據戶口名簿。人家美國沒有這種東西﹐也不見天蹋下來。沒辦法﹐誰叫我們自己回國﹐眼下不依也得依。我們目前能走的下一步﹐也只能是區公所。

    在我出國期間﹐父母已搬過家。我得先去舊宅的區公所﹐先辦回國登記﹐再辦遷出。再往新宅的區公所﹐辦遷入﹐再辦結婚登記。沒法度﹐只好化繁為簡﹐老老實實地一步步來。

    計程車在區公所之間穿梭奔馳﹐我們在板凳﹐隊伍﹐窗口之間巡迴。好不容易辦到了結婚登記這一步。區公所的職員﹐卻笑著將我們的結婚證書退了回來。

    “先生﹐這份英文結婚證書要拿去翻譯社翻成中文﹐再完成公證手續後﹐才能辦理登記。”

    因為我們是在美國結婚的﹐所以國內所有官方的身份資料仍然全部是未婚。回國臨行前特地將結婚證書帶在身邊以備急需。沒卻想到﹐如今真碰上急雨時﹐它卻像張淋濕透的廢紙。

    “小姐﹐這結婚證書哪裡需要什麼翻譯社﹐簡簡單單的﹐我現在就翻給妳聽﹗”我開始發急。

    “不行呀﹗我們要的是中文版的文件。”

    “那我們可不可以和你們的主管談一談﹖”

    “看這裡﹗要中文版的證書就是我們的主管親自批示下來的﹗”她拿著公文在我們眼前晃了一晃﹐表示自己沒撒謊。

    不知還能說什麼﹖後面排隊的好像已經不太耐煩了。

    我們只好悻悻然地離開區公所。

    兩個人坐在公園裡的長椅﹐看著四週熙熙攘攘的車輛﹐忙忙碌碌的人群﹐每個人似乎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感到自己多麼的格格不入﹐深深的寂寞﹐油然的無助。

    回頭細想這兩三天所發生的一切﹐一幕幕﹐一步步﹐竟然全是白忙一場。眼前盡是路﹐條條都不通﹐不禁悲從心底生起。

    ReplyDelete
  39. 唉!光年兄,您的故事看得人好生難過。雖然好像已經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但還是給您和嫂夫人一個惜惜。

    ReplyDelete
  40. 我很能體會光年兄這事件裡的無力感和無奈,前兩年回台灣幫女兒辦入籍,要回加拿大時也發生類似情況,有機會再來說。

    看光年兄的敍述,很希望能在現場幫上忙,但繼而又想,那年代,沒有網路,沒有電腦,更沒有UPS,所有我能想到的,也許在現場也幫不上忙。...

    不過,因為知道結局是喜劇,所以也就不著急了...^^

    ReplyDelete
  41. 公務人員有時本位主義作祟只求合法, 不求便民, 不知變通的!
    嗯 這種連載式的體裁還真是讓人提著心, 耽在那兒...

    ReplyDelete
  42. 光年兄文好思也巧! 看吧! 花花的速成班一下就被揪出來了! 嘻!嘻!
    當小姐也成 太太也罷! 女士總是有些特權可以胡賴一下, 這我是舉雙手雙腳贊成的啦! 男士不行! 悔在生為男生....

    ReplyDelete
  43. 客提兄,您公子今昨二日還滿意嗎?

    ReplyDelete
  44. 多謝關心!

    看樣子, 考得還可以啦! 但說不準的 !要等成績公布後才作得了數! 我們家那猴兒, 自我要求很高的 ,有時我忍不住想勸他想開一些! 別那麼死心眼!

    但也有一種說法: 品味, 往往就是因為多了一些堅持! 當父母的一輩子大約都掛心著子女吧...誰知他是有品味, 還是鑽牛角尖 ^^

    ReplyDelete
  45. >>女士總是有些特權可以胡賴一下, 這我是舉雙手雙腳贊成的啦!
    這就對了!何況遇到”番花”,不贊成的話,萬一”番”起來,又丟”史記”,又丟”詩經”的,會滿頭疱。...(原來五經是拿來這麼用的...^^)

    ReplyDelete
  46. 預祝客提兄的公子金榜題名!...^^

    ReplyDelete
  47. 夫姓之累 (四)

    在公園看到老婆一直默然無語﹐突然莫名的心疼﹐真感慨我們所經歷的一字之累。人生的意外﹐莫過如此。

    “古人有言﹐同姓不婚。我看未必盡然全都是壞﹐同姓婚姻縱有百般不是﹐至少不必受我們這種異姓婚姻的活罪。”我和老婆說。

    老婆卻一無反應﹐彷彿沒有聽見。一個被世界拋棄的人﹐連聲音都無法穿透耳膜。

    許久﹐老婆突然開了口﹐“我們就再結一次婚好了。”

    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死心眼的不光光是別人﹐還有我自己。

    這兩天我一心只想著要別人承認我們在美國結婚的證書﹐怎就沒想到﹕只有美國官方的入境簽証上認定我倆是已婚﹐但在台灣官方眼裡﹐我們兩人一直都是未婚之身。

    從公園的長椅跳了起來﹐直直向對街的文具行奔去﹐買了一張最簡單的空白結婚證書﹐另外打聽附近製作刻章的店家﹐當場刻了兩枚印章。

    擔心剛才在我父母住處的區公所﹐先前的申請記錄公文仍在檔案﹐會識破我們山寨版證書的來歷﹐導致節外生枝﹐我們決定改往老婆那兒的區公所登記結婚。

    看看錶﹐離人家下班關門已沒剩多少時間﹐我們急急忙忙跳上計程車﹐抱著一線生機﹐做最後的衝刺。

    在區公所的樓梯間﹐我們將結婚證書填好﹐蓋了章﹐眼下還差兩個證人。抬頭見到一對看起來面慈心善的夫妻正好路過﹐我們稍微解說原委﹐希望他們願意幫忙作證。

    兩人聽完求情﹐都非常樂意成全﹐不僅在證人欄簽名蓋章﹐還誠心誠意地祝我們好運。

    就這樣﹐在板橋區公所的樓梯間﹐在素昧平生的路人甲和路人乙見證下﹐我們兩個人完成了世間最匆促最草率的結婚儀式。

    沒有典禮﹐沒有賓客﹐沒有喧鬧﹐兩顆真心而已。

    ReplyDelete
  48. 好讚喔。這個故事我要記起來。

    ReplyDelete
  49. 夫姓之累 (五)

    在製作山寨版中文結婚證書的過程中﹐覺得比較頭疼的是結婚的日期和地點﹐一旦登記在案﹐就成為正式文件。幾番思考後﹐為避免將來引發事端﹐覺得還是必須保留原始在美的結婚日期最為重要。

    向板橋區公所提交我們山寨版中文結婚證書的時候﹐我們其實相當心虛﹐有點戰戰兢兢﹐擔心若被審查文件的人﹐看出身在美國卻在台灣結婚的破綻﹐豈不功虧一簣。

    收件小姐細看了我們的證書﹐眉頭一皺﹐突然哎喲大叫一聲。

    “你們搞什麼﹖結婚已經幾年﹐為什麼現在才登記﹖難道不知道按規定結婚要在一個月內完成登記。你們如此這般是要罰款的﹗”

    “我們願意受罰。”我欣然回答。

    “記得下次不可以了﹗”

    “是﹗”“是﹗” 我們異口同聲。

    大功告成﹐走出戶政事務所﹐我們看著手中的戶口謄本﹐兩人相視﹐哈哈大笑起來。兩人次日再奔外交部﹐這一回終能如願﹐順利取得護照加簽。

    再隔一天﹐我們前往出入境管理局辦理出境證。收件後﹐小姐告知﹐三天後取件。

    “小姐﹐我們的行程已經被耽誤好幾天了﹐沒辦法再等三天﹗”

    “對不起﹗這是局裡規定﹗”

    記得二姐在得知我們被困機場事後曾說﹐調查局她有熟人﹐如果那會兒及時淂知消息﹐我們早就走成。

    清晨﹐二姐還特別再三交代﹐在出入境管理局如果再碰到任何問題﹐務必馬上告訴她。

    我實在不願二姐為我們的事欠下人情﹐但眼下實在別無選擇。

    和二姐通個電話﹐二姐囑咐我們千萬不要離開大廳。不一會兒﹐就聽到內室有人出來叫我們的名字。他稍問一下細節﹐便叫我們回家靜候。

    一進家門﹐母親就告知﹐出入境管理局剛來過電話﹐通知出境證已辦好。計程車不過才幾分鐘光景﹐竟然有如此的效率。我們欣喜折返出入境管理局取證﹐再馬上轉往華航定下下一班的機位。

    回到美國以後﹐連著好幾十年﹐我們都不敢再有回台灣的念頭。

    ReplyDelete
  50. 好感人唷!這第二次婚形式雖草率匆促,但想必比第一次來得難忘而堅貞...。不知光年兄後來這故事,有沒有像令尊堂的公車記一樣,想到時便支取利息?拿出來會心笑一笑?

    我是有想到,最後應該就是在台灣登記一下,但只想到手續方面的處理,沒有想到心理與情感的轉折。光年兄娓娓寫來,彷彿故景重現,讓讀者跟著奔波、擔心、挫折,跟著行到走窮處,而後急轉,一起恍然大悟、一起跳起來(哈哈),一起”再結一次婚”,而後被感動,這就是寫文的功力...^^

    ReplyDelete
  51. 真的很有功力!好好看的故事。 ^_^

    我挺喜歡那個戶政事務所小姐,『下次不可以再醬子了!』

    果然就沒有下次;不只沒再結過婚,是不是連下次都沒再回臺灣了啊?! :D

    ReplyDelete
  52. 剛寫回覆時還沒看到第五篇,沒想到還是動用「調查局」了,呵呵!

    應該沒有〈六〉了吧?區公所小姐說:「下次不可以了!」,結個婚這麼麻煩又恐怖,那裡還敢有下次?...^^

    光年兄這五篇,我有空時重新貼成一篇文,以後找起來方便。

    ReplyDelete
  53. 哈,stone,有默契哦!我們都「看上」區公所那位小姐了!...^^

    ReplyDelete
  54. 我以為是戶政事務所哩!結果捲上去看,還真是寫區公所?!現在好像不太一樣,辦婚姻相關登記和申請,都說是叫人去戶政事務所耶!

    是不是地方自治條例近幾十年來有過修正 @@

    ReplyDelete
  55. 區公所等不等於現在的戶政事務所?我知出入境管理局現已改名為移民局。
    前兩年回台幫女兒辦入籍,好像是在戶政事務所,大概區公所也改為戶政事務所了。

    ReplyDelete
  56. 沒有,兩個東西(區公所/戶政事務所)是同時存在的,我辦健保相關問題是在區公所,婚姻相關問題是戶政事務所;戶口名簿也是歸戶政事務所管的。

    這是不是疊床架屋的結構?! @@

    ReplyDelete
  57. 呃~~小朋友總算是考完啦! 現在的考試變成兩次定死生 不知是好是壞!
    但總把一顆心放下一半 其他的看放榜了! 可以好好的來看一下好文囉!
    就如花花說的都預先知道喜劇結局了 不那麼擔心 但是有志一同 這篇區公所
    再結一次婚的算是天光雲影的神來之筆! 好看好看 精采精采!
    有些替花花擔心咧 民意會不會說也來政黨輪替一下 版主換人做做看! ^_^

    不過說笑歸說笑, 紅花有綠葉相襯 , 精采可期 美景無雙!

    ReplyDelete
  58. To stone,
    有可能早年的制度跟我們現在不太一樣,又或者光年兄記錯了?... ^^

    ReplyDelete
  59. To 客提兄,
    政黨輪替,您看輪到stone如何?我倒是挺屬意她呢!...^^

    ReplyDelete
  60. 剛問了一下老婆﹐她說記憶中三十年前板橋屬台北縣﹐我們或許是在當年的鎮公所辦結婚登記。鎮公所好像在二樓﹐我們才在樓梯間填證書。至於台北市區的﹐當時或許是區公所﹐不知什麼時候變成戶政事務所﹖不過年代久遠﹐名稱也有可能記錯。

    ReplyDelete
  61. MargaretMay 22, 2012

    花, 今日才看到你寫婆婆的文

    這樣一個好女人, 風雅又有擔當, 令人心生嚮往

    光年兄的結婚記, 無可奈何的悲涼, 但最後結局十分好看, 再結一次婚, 這麼容易就解套了, 下次不可以這樣了, 哈哈, 光年兄的折騰已經足夠保證他們下一回不會再犯同樣錯誤了

    ReplyDelete
  62. 晴媽,光年兄那篇文,我有另起一篇:夫姓之累,底下還有故事看...^^

    ReplyDelete
  63. 對了,晴媽該不會那麼巧,是因為找這篇詩經才剛好連到我婆婆那篇?
    我是說在google搜尋時連過來的?我學弟說他常常連來連去又連回我家...^^

    ReplyDelete
  64. 宜言飲酒,與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靜好。真的是一整個靜好歲月...

    ReplyDelete
  65. MargaretMay 22, 2012

    是, 世界就是這麼小小小...

    看你寫的婆婆, 很感人, 她天上有知, 應該也會感到無比欣慰, 有人懂她還把她寫了下來

    ReplyDelete
  66. MargaretMay 22, 2012

    我婆婆人很好, 我們也很和諧, 但談不到什麼話, 花有這樣的婆婆, 是福氣

    ReplyDelete
  67. MargaretMay 22, 2012

    >>宜言飲酒,與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靜好
    這種很平凡的小情小愛, 從第一次看就很感動, 如今人到中年, 更覺如此的生活, 果真是歲月靜好

    ReplyDelete
  68. 是呀,”過日子”,這樣就好!

    ReplyDelete
  69. ‎"琴瑟在御,莫不靜好",字裡行間,令人動容。
    婆媳相知若此,人生可得無憾矣!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再談林奕含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