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倒須君扶我

◎ 忽忽最喜歡的童年照片之一
00

十二月,雨雪瀌瀌,憂悒如網。

01

忽然就想起了忽忽。

去年此時,她正沉浸在【愛錯亂】成功演出的喜悅裡,正盤點著2010年的出書計劃,正想望著生活即將四面八方地重新來過....

很想她。

初識忽忽時,興高采烈地寫信告訴一位朋友,昨天從一堆舊日記裡翻找了出來:

Dear,

跟你分享一件事:
最近在網上認識一位新朋友,她是一位言情小說的作家,出過十本書。她演過舞台劇,寫過歌詞,製作過唱片...等等...她的人生經驗對我來說都是新奇而陌生的。

我很久沒有在網上跟女性朋友往來了,總跟她們保持一個安全的距離。可是我一見到這位朋友時,深深受她吸引,因為她身上有著俠女的氣質。當然,她也喜歡我,她說我『質地驚人的透亮』..!!..^^

一開始我是避著她的,我怕自已招架不住,可是我們像螞蟻一樣的,循著相同的氣味越走越近。你能體會在茫茫網海裡遇著一位交相契合的同性朋友,那種又驚又喜嗎?她能明白妳所有的遣詞用字,能讀出妳的抑揚頓挫,能聽出來妳的喘息。

最重要的是,我們有相同的網路性格,即使是對網上的朋友,也都認真對待。
這是這些年來,在網上少數讓我快樂的事之一。所以想告訴你,希望你也懂得。


那時,我是真的快樂。彷彿長久的孤獨終於有了陪伴,有了一扇窗口,提供寂寞時窺探;有了一雙膀臂,醉倒時相扶。無奈緣淺。

02

生活總在兩地間往返,像無止境的擺渡。能不能有輕車快馬的身姿,走過人生風暴的飛沙走石?

獨駛如獨語,獨自與街景對話,與若絕若續的回憶對話。有些傷痛一旦入了骨,便無法療癒,像回憶裡的風溼症,在心裡下起雨時,時不時地陣陣抽痛。

想起忽忽的同時,也許因為哀傷,忽然就想起兒時被朋友傷了心的事。

一位兒時的同伴,住在同一條巷子裡,一起上主日學,一起上小學、中學,一起抱著吉他騎單車到台大校園彈唱、作夢。她因身高太高(後來長到180),常被同學恥笑,我則在旁邊負責安慰她。因為害怕她落單時被人奚落,我們總是走在一起,同學戲稱我們是七爺八爺。

聯考後,我上高中她上專科,聚少離多。

有一天她約我上她家,我興沖沖跑去,打開門,一屋子的人,她的新同學。我以為只是雙人舞,不料是個大party。她周旋於眾人間,無暇招呼我,面對一室的陌生人,我手足無措。坐了一陣冷板凳,怯怯告退。她沒有送別。

走出她家門口,孤孤立在街頭,深深感覺被遺棄,一陣淒涼。不禁想著:「我的心裡只有妳,為什麼妳心裡有那麼多別人?」

小女生敏感、脆弱,小小憂傷便足以擊倒。當時被遺棄的哀傷,常常回到夢裡。被朋友傷了的心,碎得更徹底......

Comments

  1. 每次看花花想念忽忽的文章,心裡都很不捨,卻又無從安慰。

    小花花敏感受傷,看了也惹人憐,希望只是天氣影響的關係,趕快快樂起來。

    ReplyDelete
  2. 看妳的文字會上癮,請多寫。

    ReplyDelete
  3. 星辰,只是小小感嘆,一點兒回憶,沒事的。...^^

    ReplyDelete
  4. 樓上"上癮"的仁兄,是上回”看了快受不了”的那位嗎?拜托您下回留個名號,不然人家還以為我這兒也被”業配”了....^^"

    ReplyDelete
  5. 妳的文字讓人想要一看再看,甚至看完有想與妳對話的衝動。看妳的讀書筆記、電影筆記、或心情、生活筆記,是心靈的休憩。企盼能常常看到更新,太久沒看到新的發表,好像沒跟妳說到話一樣,有失落感。

    祝花花每天文思湧現,造福我們這些心靈飢渴的讀者。

    ReplyDelete
  6. 謝謝。不知道該怎麼回話,只能說謝謝....^^

    ReplyDelete
  7. flower, 你好。我於10年前戀上張愛玲,近乎沉溺的愛她,也因此不看任何關於她和她的文章的評論。近來做碩士論文,不幸地(?!)抽中了關於她的<>的題目,只好認命地翻查相關資料和評論。我看到內地人都大力抨擊張愛玲和<>,感到非常難受,其中郎大汉在下址: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2/200803/34199.html 發表的,我想沒有一個張迷能平心靜氣讀完吧。屈呀! 我真感到委屈。難道他們都沒有愛過嗎?為什麼不可以單純地欣賞一個故事,一位作家!!
    我身邊沒有志同道合的張迷, 可是我太氣了,只好冒昧打擾了

    ReplyDelete
  8. 既然是會令人看不下去的,那我就不去細看了。內地人喜歡語不驚人死不休,我懶得理他們...^^

    有時我想,他們不是沒有愛過,只是愛情也像信仰,每個人都以為自已的愛情態度最神聖,或是把自身經驗當作人生真諦;如果又加上有點兒年紀,很容易就坐在家裡,指指點點別人的愛情。

    ReplyDelete
  9. wind, 你的名字取得真好,排列起來真像一陣風....^^

    ReplyDelete
  10. 花,看到妳的標題,突然感觸很深。想起那段粉袖遮銀燭的綢繆,那時醉倒,相扶。

    南山

    ReplyDelete
  11. 此時此刻

    冬至 + 滿月 + 月全食

    難得的巧合﹐上回發生在三百七十二年前。

    ReplyDelete
  12. 魚? 還是...南風?

    ReplyDelete
  13. 花 別氣!

    不管怎說
    天陰終歸天晴!

    ReplyDelete
  14. 你那兒的訪客真虧得你受...我沒氣..是你比較受委屈。

    聖誕快樂哦!

    ReplyDelete
  15. 對了,我在facebook貼了月全蝕當天的照片,有研究歷史的朋友說:
    『上次發生冬至、滿月、月全蝕是崇禎十年,這年中國北方秋禾全無,很快的明朝就滅亡了,哀哉!』,看來不是好兆頭?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