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與春天一起回來





櫻花與春天一起回來。
雲,無調不變;花,無美不備。

溫哥華的春天是帶喜的,甩脫冗長衰敗的冬季細雨,週遭像長了翅膀一般地透明飛揚。含陽光的風吹開了滿地的野草閒花,黃連翹與白流蘇半推半擠地交纏,各自鬧熱開放。

我總在這些隨著陽光轉向的花兒身姿裡,領略一些情致。她們那麼如詩如畫地綻放從來不是為了得到讚美,她們單單只為了生存,並不需要任何感情的補充。生存即美,彎曲有致的姿態,恰是自滿的韻律。


Comments

  1. 溫哥華的白流蘇也開了,
    跟台灣的一樣耶!

    櫻花、藍天、白雲、陽光...
    好美!

    ReplyDelete
  2. 淡粉色的櫻花和藍色的天、白色的雲真配。
    車陣在櫻樹夾道間秩序井然,煞是壯觀。怎沒人流連林下?
    最近經過公館,看見傅園的白流蘇已經滿樹的白。清明過了,天地也該舒朗起來了。

    ReplyDelete
  3. 昨天在 228 公園看到頗奇怪的樹
    走近一看,原來就是傳說中的白流蘇啊...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

    以前對這三個字的印象,竟只有張愛玲的筆下人物。

    ReplyDelete
  4. 桃花也與春天一起過來:P

    ReplyDelete
  5. 一整個街道這樣看下去好美喔~

    ReplyDelete
  6. 一整個乾淨舒爽的極致 花也會醉人的!

    ReplyDelete
  7. 花花拍的真美, 那個球型的櫻花好特別阿!!

    ReplyDelete
  8. To 啄木鳥:

    我不知台灣的白流蘇開在那兒,如果是山區,那有可能開放的時間差不多。溫哥華的天氣,要用梨山或武陵農場來想像。

    ReplyDelete
  9. To 晴陽:

    溫哥華向來花語喧鬧過人聲,不過這條是馬路,人沒法下來走。

    有沒有跟你說過,我小時候想離家出走時,傅園是我第一個想到的棲身之處...^^

    ReplyDelete
  10. To 風痕影:

    白流蘇這名與這花,可能會與張愛玲一起進入永恆...^^

    ReplyDelete
  11. To Sodawater,
    桃花也舞春風嘛!...^^

    To 小儀與客提兄,
    溫哥華的春天也是多雨,這是難得的好天氣。

    ReplyDelete
  12. To 天秤,
    這就是我說的日本櫻花。

    ReplyDelete
  13. 在這種溫帶地區的這種櫻花會不會結櫻桃啊?
    像超市那種又大又甜又晶瑩剔透的西北櫻桃
    要是會該多好啊,怎麼我都會想到吃的啊,啊啊啊

    ReplyDelete
  14. 呵呵,Kate, 妳讓我想起一件事。
    台北中山北路上有棟大樓,我忘了名稱了,因為建築設計創新而聞名。那大樓前面有個小池子,裡頭養著幾條魚。

    中山北路當年是很多老外都會去的地方,這個池子於是有個笑話:
    日本人走過去,看到魚,心想著怎麼改良這種錦鯉的花色。
    法國人走過去,看到夜晚魚池閃閃的光亮:真美啊,真浪漫!
    中國人走過去:這魚要怎麼個燒法才好吃?

    咱們老中,看到啥都想到吃的...^^

    (這種山裡、路邊的櫻花不結果子,但家後院的櫻桃木倒是結果子.雖說有花應有果,但好像品種還是不同。結果子的櫻桃樹還沒開花...)

    ReplyDelete
  15. 想起來了,好像叫嘉新大樓。當年很有名,據說與東海大學的教堂是同一位建築師。

    ReplyDelete
  16. 今年春寒料峭,我們這兒的櫻花這星期才綻放
    原來圓圓的那叫做日本櫻花,似乎這裡也有看見呢
    下次來仔細找找。

    ReplyDelete
  17. Sophia, 大溫地區因為地勢高低相差很大,溫度也相差到六度之多。我住的區域地勢較低,溫度高,所以日本櫻花早開,其他地區大概也會晚個一兩星期。

    ReplyDelete
  18. 陽明山的話都沒那邊那麼漂亮...

    溫哥華那邊的風景看起來舒服多了.

    ReplyDelete
  19. 不能這樣比,氣候、地形都不同,台灣櫻花只能在山區,溫哥華在市區就可以了。山區景色和市區景色當然不一樣。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