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New Year》故事接龍/忽忽


這是忽忽當年初到中時部落格時,寄居在好友TaipeiJk的格子裡的文,其後不久才有了自己的作家部落格。當時逢舊曆年,她玩了個故事接龍的遊戲,起初我以為是要大家寫一個共同故事(才叫接龍嘛),所以沒敢搭腔。後來她看我在自己部落格寫的”新年快樂”,便要我去貼,她說就各自寫一個新年的故事或心得,於是才有了我的文貼在下面。值此新年期間再借這些文章跟大家拜年,並祝新年快樂!

忽忽這些文散落四處,我想,慢慢把它們收集回來...如我在下文裡寫的:被安置在同一處,才能平靜安穩。

這篇雖多是他人的文,卻可見到她當時的心情 ...(by flower)


*********

2007-02-16

之一 by 忽忽

我才許了個願,我希望他是永遠不跟我提到愛的第一個人。
哪曉得他就說了:「我們來玩誰比較愛誰好嗎?」

那是三天以前我在PUB剛認識他、想要上他時玩的遊戲,討厭還信以為真,真幼稚。我的臉一定很臭。



這時捷運上一陣騷動,大家像是一起呼過以後的世界大同:「Happy New Year啦。」「新年快樂啦。」聲此起彼落。站我旁邊的男生居然High 到企圖親隔壁老伯的禿頭。

他擺出純情受傷的表情:「通通給我閉嘴,難道除了 Happy New Year 就沒有別的可以說嗎?難道你們心裡一點愛都沒有嗎?」

然而他動也不動的繼續輕輕款款地望著我。

愛的威力仍在空氣中迂迴前進來回摩擦,穿過我的耳我的胃,無止境的膨脹 - 膨脹到令我暈眩的同時我只有閉上眼希望一切都不是真的。
當我睜開眼時,只見他鬆了一口氣似的說:謝天謝地妳醒來了? Happy New Year 啦!

我還在PUB裡。  


之二 by Herms

我也許了個願,我希望我永遠不要再搬家,至少在台灣不要再搬家了。

去年底,女兒跟我在 Skype 上聊天,我告訴她說我想搬家。女兒問我知不知道從 1993 年回台灣後搬過幾次家?我問幾次?她說九次。她又問我知不知道在美國的10年搬過幾次家?我問幾次?她說六次。女兒說她總共唸過三個幼稚園,三個小學,二個初中,二個高中。

我才發覺原來女兒是這樣長大的。我鼻頭一酸告訴她說,再搬這一次,不搬了。女兒反倒安慰我說其實她 OK沒關係的,但女兒心裡很清楚,等爺爺百年之後,台灣是我最不可能落腳的地方。但無論如何我想我這“不再搬家”的承諾是可以守住的。

這 二十年來,兄姐們對於我們的東漂西泊是很有意見的,雖說我總能編出一套說法。在我把這“要搬家定下來”的心思跟兄姐們說了之後,他們義不容辭的花了三個月 的時間,幫我把這個家上上下下打點好。可不是嗎?這房子都交屋快四年了,兄姐們心理清楚以我這樣一個隨遇而安的爛人,如果他們不來幫忙,再過五年也住不進 來的。

這是我第一次認真的想有個看得過去的家,我有些在乎女兒和兒子的想法。上個月底從機場回家的路上,我問他們對新家有沒有什麼期望。

兒子問「我房間有網路嗎?」
女兒問「除了網路,我房間有梳妝台嗎?有電視嗎?有電話嗎?」
Well ……

挺好,二月五號我們搬入了新家。在這裡我們以後會年年說「Happy New Year」。

喔,我還得許個願,我希望我能把那該死的車庫好好整理一下,因為那原該是我負責的。


之三 by paris


在杜勒利花園那一站的地鐵月台上
我看見北極熊牽著企鵝站在那裡 兩雙眼睛都驚異坦白
但又充滿疑惑
迷路了嗎 ? 我想 要去羅浮宮參觀的話 可以上樓梯走一段路到
金字塔前排隊喔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問他們的 不過他們回答
要去動物園 那裡有冰嗎 ? 大塊大塊 山一般高的冰

在記憶中轉彎 燭火忽明忽暗 是普魯士軍人圍城時 被當做
野味供應中心的那個動物園 ? 說到冰 比如杜勒利花園好久以來只有
粉筆末一樣的雪還是霜但是沒有冰耶

本來以為是車子來了 轟轟的聲音從地鐵隧道逼近
突然明白那是方舟時代的洪水滾滾重來...
想到諾亞上星期說他找不到鴿子...
北極熊與企鵝與我笑著擁抱一起 這次我聽得明白 : 我們三個都大聲說嘞
Happy New Year !


之四 by flower

這幾天忙著過年,自己作窗簾,換椅布,蒸年糕。看似家常的事,我卻很多年沒作了,很多年沒有好好過年。

前幾天在蒸蘿蔔糕時,女兒說,她記得小時候坐在櫥櫃上看我忙乎這些事,這話喚起遙遠的記憶。於是我才驚覺,今年為什麼有興致作這些事呢?於是我體會心境平和便是幸福,而幸福使人有能力去過日子。過往那些年,心境太忙亂,遇到節日,也只是匆匆忙忙。

意識到被愛,意識到有能力去愛別人,意識到家人的心被安置在同一處,知道我們同在一艘船上且將航向更遠更深的地方...於是安穩平和。

『但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張愛玲與胡蘭成生在亂世,無福享受安穩靜好,我卻偷偷地擁有了這福份。(即便可能是短暫的)

新年快樂!真正的快樂也許不在於外在的增加,而在於能享受已擁有的。

新年快樂!一直快樂!


之五 by Henry and Helia's mom

這幾年搬遷多次, 從美國到台灣, 從台灣到香港, 再從香港回美國. 飄飄忽忽, 家庭成員也增多了一倍(從單身到結婚,生完兒子再生女兒). 看著週圍種種,以及在這個"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的小鎮生活的自己的未來,總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淡漠之感.彷彿自己是自己生活裡的旁觀者,離自己青少女時代對自己的期許愈來愈遠,每每感到相當惶惑迷失,卻 也愈來愈不知如何是好.

週五到鎮上唯一的一家中國雜貨店辦年貨,看見冷凍庫的全雞(不是美國超市那種沒頭沒爪的雞), 全魚(連魚麟和 腸都要自己清的那種),忽然有了一種踏實的感覺.溙在那個講廣東話的太太旁邊看她挑雞,她就熱心地告訴我要怎麼烹煮,”這種雞,用蒸的就可以.妳把雞先洗 乾淨,表皮用塩和薑刷一刷,雞肚裡塞一兩片八角,下一鍋水,裡面放幾片薑...” 聽這一說,北京來的雜貨店老闆娘可不服氣了,熱心地提供另一種煮法.” 水煮就好,”她說,”記得拿一雙筷子架在鍋子上,不然肉會太老.”

想到小時候和媽媽在菜市場買雞的事,那是我最不喜歡的一站.媽媽總是要在一籠擠地沒地方站的雞裡挑出一隻,然後那個倒楣的傢伙就會被雞販倒著頭舉起,從脖頸中間切開一倒傷口,放血.很不好的感覺.

還有一次,應該是中午快收攤的時候和媽媽去買雞,攤檔上平放著一些已經切好的,我看見白白滑滑的雞皮很亮,就伸手過去摸了摸,”小孩子別’臭撿’(台語:亂摸的意思)” 媽媽聽了,當下放下那些便宜賣的雞塊,立刻拉起我的手帶我走開.

到 美國讀書以後,習慣了超市裡那種一大包雞腿或雞胸肉分開裝好販賣的俐落感,有沒有帶皮,要不要去骨,清清楚楚陳列在那裡,處理的手續多的,脂肪少的,價格 就貴些.想省錢,大可買帶皮帶骨的回家自己弄.那時生活節倨,逛超市是很大的調劑--即使隨性亂花亂買也不會花太多錢,而且買的東西早晚會吃到肚子裡面 去.

頭一次想到要買全雞是去年農曆年.可能是成了家當了媽媽,就變得比較八卦和保守.從報紙上看到什麼過年要”吃雞起家(台語雞和家是 諧音). 那時正在看房子,就覺得說什麼都要弄吃全雞吃吃.可是實在是沒經驗,而那家華人超市才剛開幕,老闆娘聽說我要全雞,就從冷凍櫃裡挑了一隻好長的 土雞給我--它的手腳是拉長的,而不是一般那樣彎起的.泡了醬油,薑和糖,烤出來的味道還好,只是造型實在怪異.

剛才吃了年夜飯,兩個 大人和兩個嬰兒如常的團圓餐,只是多了一隻烤雞.今年這隻雞的賣相美觀,金黃的外皮,媲美港式燒爉.怎麼做的呢?不是那位廣東太太推介的蒸法,也不是北京 老闆娘的水煮--我還是參照去年在網路上收集的各家烤法,再加上些花椒醃泡過夜,下午四點半,妹妹喝完奶睡著後,把雞放在烤盤,丟到烤箱裡.然後開始清理 房子.不一會兒小孩子醒,要幫他們洗澡,七點要吃飯時才忽然想起烤箱裡有一隻雞,從裡頭拿出,就可以大喊”新年快樂!”在豬年談雞,在美國過中國年,也另 有一番樂趣.


之六 by Lejon 汨

新年快樂

「小虎呀!妳看看這是妳耶,還有爸爸喲!」

媽媽對著我搖了搖相片,聲音充滿了欣喜。沒有辦法,我眼前已經一片白茫茫了,只能依稀看見她坐在那裡的輪廓和搖動的手,哪裡看得見相片呢?當然只能憑著聲音想像她的表情了。我注視著媽媽,兩眼凝視著她的臉不動,她似乎一直看著我,臉上有閃光,我才驚覺她說話的聲音裡也帶著思念。我……好像聞到她流淚的味道。

「妳看不見是嗎?」她伸過厚厚的手把我拉過去,讓我的頭湊進她的懷裡。仰了仰頭,我舔了舔她的手。

「那時候剛從關西抱妳過來,好可愛呀!」嗯,十五年了吧?我沒啥印象了,眼睛都還沒睜開就坐了兩個小時的車,聽說到家裡之後還喝了兩個星期的奶呢!那一趟爸爸沒去,回到家之後他好像不喜歡我,嫌我晚上哭著讓大家睡不著,嫌我到處大小便,嫌我掉毛:「沒事又養個狗,自找麻煩嘛!」總是聽他這麼跟媽媽說。

她也想到爸爸了吧?茶几上擺滿了相簿,地上好幾個瓦楞紙箱開著大口。今天又是一個上午、一個下午了,她把東西一件一件擦好放進紙箱,現在卻停在這張相片上。我不能說什麼,只好湊著用鼻頭磨磨她的下巴,舔了舔她的臉,嗯!真的鹹鹹的。

「鈴、鈴、鈴……」是電話吧?沒站起來,她騰出一隻摸我的手,轉過身去拿起了話筒:「喂……新年快樂!……」

(一)

到家裡之後的第一個新年我什麼也不懂,就聽到爸爸和媽媽忙著打電話重複這一句話「新年快樂!」,那時候電視一直開著,裡面的節目熱熱鬧鬧,他倆穿得很體面地出門又回來,晚上還有客人到家裡來。

爸爸是個威嚴的人,很少說話,對我在家視若無睹,剛開始我會在他走路的時候拌到他,被他罵笨,所以我一直很怕他。媽媽婚後就開始養狗,二十幾年間養過兩隻,直到第二隻走丟了才「休息」了兩年,我也是她跟合唱團的朋友要來的。他們有一個在國外工作的女兒,那年新年之前我一直沒見過。

同樣是這樣的瓦楞紙箱,同樣的一屋子混亂,過完年之後他們開始忙碌。我充滿好奇地四處跺著、前後跟著,看著爸爸跟媽媽一起整理屋子裡的東西,討論著哪些該留、哪些該丟,研究著哪些東西該放在哪個房間。累了,就背對著他們趴著休息,不時動一動耳朵聽他們討論,根本不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事。

也難怪媽媽此刻會想著爸爸,她們一起把家搬到這裡來,把東西一件一件從紙箱裡拿出來放好,現在卻只有她一個人再把東西放進紙箱裡……十幾年了吧?我都老到走不動了!

搬到這個家之後爸爸從公司退休,跟著媽媽去食品廠做一段臨時工,打算邊做邊找個大廈管理員的工作安定下來。才做了幾天就突然感覺不舒服,被醫院檢查出得了癌症。我在他身上聞不到特別的味道,也看不出有什麼異樣,之後的好幾個新年他也都好好的,但是媽媽和姊姊的反應卻讓我嚇一跳。媽媽常常在爸爸不在家的時候哭,姊姊也很快就從國外回來和我們住,爸爸的毛病在她們眼中似乎很嚴重。

「……丞鳳呀?她出國了……前天走的,過年就在國外了……嗯,電話我找找,妳等等呀……」媽媽還在說著電話,趴在她身上好溫暖。

(二)

我一直到週歲的時候還很自閉,拴上鍊子仍然不敢出門,在新家那麼點大的地方依舊隨地大小便,爸爸罵我笨,氣得想把我送走。

「那是你們不會養,天底下哪裡有笨狗?還是笨土狗?我就教好讓你們刮目相看吧!」姊姊一回家,我每天早上就被迫出門散步。

一開始四肢僵硬、渾身顫抖,總是被自己的狗鍊絆住,汽車經過的時候因為驚嚇過度而跑錯方向,我確實是一隻笨狗。她耐著性子縮短了狗鍊拖著我,一次又一次停下腳步抱我、安慰我,日復一日地練習和互相了解,一週兩週之後我總算有了起色。她那一句:「小虎不要怕,我會照顧妳!」成了我最熟悉的指令,柔和的語調和她身上的氣味,安定了我狂跳不已的心。

當時誰也沒真的記錄我花了多少時間被教育成「正常狗」,但是大家都很驚訝。尤其是爸爸,他開始會摸我,餵我,甚至帶著我散步。數年後因為化療而躺在床上,每當他的手指微微顫動的時候,我就靜靜地過去頂頂他垂下的手,讓他的手枕著我的頭。那時候我也能嗅到他流淚的味道,來到這個家那麼多年,終於確定他是愛我的,內心感到無比地幸福。

夕陽橙紅色的光芒從落地窗照進來,包圍著媽媽和我,為冬日的午後帶來一絲溫暖。媽媽掛上了電話,拿下老花眼鏡,再度溫柔地摸著我:「我們再做一下就吃飯吧!」

(三)

化療的時候爸爸的頭髮全都白了,每天從枕頭上掉的頭髮比我掉的毛還多,虛弱地不得了。幸好也就是一陣子,他又恢復了精神,也沒再密集地去醫院。他回大廈做管理員,同時要姊姊放心回國外工作。姊姊並沒有立刻答應,只是又開始跟國外聯絡,觀望再回國外工作的機會,然而也就在這觀望之際,爸爸的情況又開始惡化。

爸爸最後一次進醫院的那天,也是在一個新年之後。

他在媽媽和姊姊的攙扶之下走出門,我感覺他不會再回來,悲傷地哭了,鐵門關上後的寂靜讓我第一次覺得孤單害怕。那晚媽媽沒回家,姊姊回來匆匆忙忙地拿了一些東西,沒摸我就又出了門,放我在門口守了一整夜。媽媽和姊姊雖然第二天都回來睡覺,我卻三天吃不下飯,只是固執地趴在門口守候。

十幾天之後爸爸走了,那一刻的感覺很奇怪,我雖然在家裡也知道。

「吃飯吧!」媽媽把我放下獨自進了廚房,我也該回去椅墊做的床躺一躺了。她一定會打開冰箱拿出兩盤菜,然後放進電鍋蒸熱,年輕的時候我總是跟著,現在聰明了,何必那麼好奇呢?反正等等香味就會告訴我她今晚吃什麼,而且我現在只能吃狗食,她吃什麼也不關我的事了。

姊姊陪著媽媽又住了兩年多,她一面安排國外的工作,一面擔心著媽媽和我。這些年在家她沒心情交男朋友,十幾年的中斷也讓她在國外的努力必須重新開始。她想接媽媽一起過去,因此對新環境很挑剔,讓一切變的更加困難。終於,媽媽決定接受她的建議,搬離這個充滿回憶的屋子。為了讓她無後顧之憂地隻身出國準備,媽媽打算先搬到一個合唱團朋友的家附近租一個小房子,那朋友兩夫妻跟兒子媳婦一家住在一起,互相照顧很方便。

一面想著媽媽的心情,我捲起身子睡下,也默默地許下過年的心願。

「新年快樂!」應該是我最後一次聽了吧?希望能一直陪著媽媽到新家,在下一個新年之前看著她出國跟姊姊團聚。看不見又走不動,我就不去了吧!媽媽到了那裡可以再養一隻小狗。

我,可以去陪爸爸!

----------

謝謝花兒和 Henry and Helia's mom

過年讀來倍加溫馨 新年快樂

初五(午夜過12點即可)別忘接財神啊


2007-02-18 13:18 | 忽忽






Comments

  1. POP兄,新年快樂!...^^

    ReplyDelete
  2. 哈哈...ㄚ頭.新年快樂.因工作瑣碎繁忙.好久沒去眾多好友家逛了...就請大伙多包涵啦...

    ReplyDelete
  3. 哪兒的話!...^^” 過年有放假嗎?

    ReplyDelete
  4. 現在在臉書比較方便,不用跑來跑去!...

    ReplyDelete
  5. 是啊.其實...現在只想自在些...相對的就換來了懶散...哈哈...

    ReplyDelete
  6. 祝花花永遠青春美麗,好花年年開

    ReplyDelete
  7. 哈哈...也祝ㄚ頭天天年輕.永遠28...^_^

    ReplyDelete
  8. 哈哈,這是最美好的祝福!...^^

    ReplyDelete
  9. 文字迷大哥,謝謝!也祝您闔家平安,事事如意!...^^

    ReplyDelete
  10. 阿客提瑪January 20, 2012

    呵...
    新年快樂! 祝大家事事如意 年年有餘!

    ReplyDelete
  11. 謝謝花花祝福,也祝大家龍年吉祥。

    ReplyDelete
  12. 以前曾經歷過大夥兒在村裡石磨一起磨糯米的年節歲月,算是幸運吧。現在村子仍在,石磨已逝。可惡,是誰決定拆掉的?!石磨又沒占多大地方,周遭也沒多蓋幾棟房子。

    大家新年快樂啊!

    ReplyDelete
  13. 意思是說,那石磨是”長”在地上的?跟井一樣?
    被拆掉可能不是因為佔地,而是因為沒有人在用了?其實很多”古蹟”被拆掉,都是因為”沒什麼用了”,卻忽略了它們的情感價值。

    新年快樂!...^^

    咦?這個蝦米的播放器,為什麼這樣外接可以聽到?在你家我是完全聽不到的。

    ReplyDelete
  14. 很多人都說, 年味一年淡過一年, 那倒是真的, 以往農村社會更富年味, 幼年時的過年都是在宜蘭鄉下渡過的! 小孩田裡放炮 人們草堆旁賭骰子 ,大人做年糕 做發糕 貼春聯 祭祖先, 公廳供桌擺滿了每一房子子孫湊在一起的牲禮飯菜, 香煙繚繞 燭火燦燃。

    祭拜完了 家家戶戶開始貼春聯, 老式三合院 前前後後門也又好幾個 都得貼上有上聯 的那種三聯式的春聯, 而大門側門板 也左右各貼兩字 如龍鳳程祥 , 雞舍貼六畜興旺, 穀倉貼五穀豐登, 米缸貼個"滿" 廚房灶頭貼山珍海味, 春字 福字 則 公廳神主牌 、門簷下、灶頭, 倒處貼 。

    彼時, 房間內都置有尿桶, 夜間如廁常聽到水流聲咚咚然, 些許天數後 待尿桶滿了 , 大人會扛去田裡施肥, 貼春聯時 小朋友常會鬧著說 "滿" 字, 也要貼在尿桶...^^

    現在想想,多製造些有機肥也不無道理...^^

    過年也還有一堆過年才有的奇風怪俗 (如洗澡水當晚不准倒掉, 當年冬天常常只洗"腳手面") 奇怪的禁忌...大致就是不准說不吉利的話!

    若小孩不規矩, 大人威脅著要修裡人 , 新春正月期間 ,修理小孩有個特殊講法,謂之 "開正" (台語) (正月開工打小孩之謂? 哈哈哈) 這個開正的"正" 要唸平聲, 音就如正月的"征"。


    祖父母過往後 我就沒在宜蘭過春節了 , 而台北的春節就是吃吃喝喝, 頂多看電影 逛大街! 連放鞭炮都沒鄉下有勁兒! 後來還禁止放鞭炮! 台北市今年好像特地開放幾個河濱公園放鞭炮! 大老遠跑去放鞭炮也是頂怪的...

    在鄉下鞭炮放 會在河面上、 田裡 竹林下 、 電線桿裡 、 甚至牛屎堆裡 (鴛鴦炮 有類似延長的引信) 等一個倒霉的過路人...

    另外還有沖天炮 飛行鳴笛汽球 小朋友也會自己去買抽獎牌組向大人兜售...
    那些抽獎牌組是小朋友"賺外快" 的時機, 一般商店過年期間,會賣這些抽號碼牌的小玩意兒, 獎品不外小糖果 小玩具, 鳴笛汽球,飛行的蛇狀汽球...

    大人看小孩過年興致好, 大都會捧個場, 花個小錢抽幾支號碼牌....

    宜蘭有稻草堆疊起來的"草孵", 一整個圓形高有2-3公尺, 那些草孵(音若:草鯱 ㄅㄨˊ )是禁止放鞭炮的少數地方, 有一年過年則是有兩位小堂妹 在"草孵"邊 土法煉鋼 自己用稻穀 "迸米香" 結果火勢一發不可收拾, 大概燒掉半個草孵 火勢才被控制下來...
    呵呵 忘記她們倆被怎麼處罰的了... 可是保證! 那不是我幹的事!!!...^^


    我祖父另有三個兄弟 再外加兩個堂兄弟, 各房的子子孫孫 一到過年 回到家鄉團聚 那可是熱熱鬧鬧, 沸沸揚揚的一大串人馬...
    那時大家都算是出外人 好不容易 過年團聚! 一年到頭 就除夕和初一當天碰個頭
    ,恭喜賀年之聲此起彼落, 而大年初二過後 旅遊啦 回娘家的啦 聚頭機會就少了!

    過年是不禁賭的! 大人的說法是過年小賭怡情一下 , 平日就不能再賭了...
    所以這些平日罕見的堂兄弟叔伯姑嬸的, 就三五個一堆,四五個一群 一個碗公 四顆骰子! 十巴啦 倒處喊將起來! 輸贏金額一整下午不過幾十塊錢...卻整個熱鬧非凡


    幾十年過去了 大家也都在台北或各地置產買房了 , 長輩們也紛紛踏上人世歸途 回鄉的就沒幾個人了...

    呵呵 說的好像過年就只剩回憶了...^^

    ReplyDelete
  15. 小年夜跟女兒一起寫"春"及"福",房門上舊的春聯是女兒國小寫的,一晃眼她已經是大學生。

    我先將舊春聯拍照留影,再小心翼翼地將舊春聯取下,換上新的春聯。過年前忙裡忙外,家人可以共同為這個家的年節一起做些事,這將是生命裡重要的互動與片段!

    當華人真好,可以喊兩次"新年快樂"!

    ReplyDelete
  16. 新年快樂~~~

    ReplyDelete
  17. 新春快樂~~

    ReplyDelete
  18. 新春愉快, 花...

    ReplyDelete
  19. 花花新年快樂~~

    這篇舊文被提上來,看到忽忽和汨,引起想念;
    花想班這些新朋友,也算是花花的安慰!

    祝花花闔家平安!步步高昇!花想班才思源源不斷!

    ReplyDelete
  20. 謝謝鳥媽媽,天秤和星辰,
    也祝各位新年快樂,年年有好年!...^^

    ReplyDelete
  21. 星辰,嗯,2011年,最大收獲就是認識這些新朋友,舊雨新知,都讓人覺得溫暖!...^^

    ReplyDelete
  22. 感謝客提兄惠賜好文,讀來好有畫面感,甚至具聲光效果,感覺上就是在一種鵝黃燈光下回憶童年,温暖而有情。

    我小時候就住在台北,但那時的台北也很淳樸,也有人放鴛鴦炮,我文裡提過的小胖,好像還有過把姆指炸了的記錄...那男生調皮,腿摔斷,手被炸,我好像都在現場...那時大概都只有四五歲。

    除夕會去教會裡一位大姐家過,每年我們都會有幾個家一起過。溫哥華還是一個富裕而新興的華人城市,逢年過節過得很興頭。放鞭炮的事是沒有(也不被允許),但打麻將,圍爐,發紅包這些習俗都還有。(打麻將算不算習俗?)

    我想我的子女們將來是不會過農曆年,在國外維持這些老傳統的,大多不是移民的下一代,而是新來的移民。好像在這裡,會有一種”傳承”的使命感...以前覺得過年是上一代的事,現在卻過得很認真。

    ReplyDelete
  23. 晴陽,我們還有兩個情人節呢!...^^

    跟女兒的新舊春聯交替,也有傳承的意味...^^

    ReplyDelete
  24. 還有兩次父親節 ^^

    ReplyDelete
  25. 石磨長相大概像這樣,擺在村裡的空地上,連著長長的木柄,木柄另一端用繩子綁吊在樹枝上。

    隔兩條巷是我騎腳踏車摔斷手的幼稚園及小斜坡,幼稚園及小斜坡都還在,石磨不在。

    就是台南那個畜產試驗所裡的村子。難得因為是公家農牧單位,三十幾年來景色變化不大,村裡還是空蕩的很,大可留住石磨,偏就沒留。

    ReplyDelete
  26. 剛開始還有些錯覺,以為那圖片是你小時候的照片...後來想想,應是你找來作石磨的輔助說明?

    你騎單車摔斷手的記錄有幾回啊?這是聽到的第二回了...^^

    是啊,沒留,真可惜。有時都不知道人們在想什麼,難道是我們比較戀舊,懷舊嗎?

    ReplyDelete
  27. 哈,那我祝花兒姊姊:
    新年,天天快樂!

    忽忽一定很開心有妳這位朋友,我們也很有福氣看到她的作品

    ReplyDelete
  28. 對啊,只是輔助說明的圖片。幼稚園摔過一次肩膀脫臼,2008年那次手扭到而已,兩次都沒斷,亂講講好玩的。

    ReplyDelete
  29. 花 希望妳永遠快樂

    ReplyDelete
  30. 花花小姐新年快樂,新春愉快。^_^

    ReplyDelete
  31. 鳥媽媽要不要寫點兒新年的趣事,接到忽忽起的這個故事接龍裡?...^^

    ReplyDelete
  32. 好啊,不過這兩天都混在廚房,整個眼耳鼻身意都浸在瀰漫蒸氣和滿室的油煙中...哈哈。
    有新鮮有趣的事就參加接龍囉!

    ReplyDelete
  33. 蔣曉雲這裡有篇文寫道,過年時,上海人放鞭炮,放得像「伊拉克戰場」,真是酷斃了!...^^
    過大年

    ReplyDelete
  34. 幾時規定台北不許放鞭炮了?
    俺住的景美這兒雖是邊陲,可還是砰砰作響的啊...

    ReplyDelete
  35. 我在台灣時,就不許放炮了耶。或是只規定在某個時間內可以放?

    ReplyDelete
  36. 阿客提瑪January 23, 2012

    今年好像規定了幾處的河邊公園才可以放炮!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是大陸的順口溜 在台灣一體適用!
    君不見"觀光夜市" 打哪兒來的?

    政府何曾准過擺攤販 街邊賣東西做生意?...^^

    ReplyDelete
  37. 大學時,有位美國朋友,他是柏克萊中文系的學生,特地到台北見識老中文化。遇到農曆新年,大家放鞭炮,此起彼落。這位仁兄不知是受了驚嚇還是怎地,居然氣極敗壞地跑到大街上,大喊:『太吵了!』。其後跟我們提到時,仍悻悻然表示:『我來教你們怎麼過年!』,當下被我們圍剿:『我們在教你什麼叫入境隨俗!』...^^

    ReplyDelete
  38. 住鄉下還是比較有年味 從小年夜午夜拜天公 除夕祭祖 新正開門焚香 鞭炮響了兩三天

    ReplyDelete
  39. 蓓蓓新年快樂!...^^
    原來回南部過年了?是啊,鄉下過年有味道得多。

    ReplyDelete
  40. 花花龍年吉祥! 不是啦 我家住在新竹鄉下 過年忙來忙去 幾天沒上網

    ReplyDelete
  41. 現在還在寒假中吧?

    ReplyDelete
  42. 是啊 下周一很多人就要開工上班了

    ReplyDelete
  43. 下周一還好多天呢!...^^

    新竹鄉下過年有什麼特別習俗嗎?

    ReplyDelete
  44. 就24送神 打掃 貼春聯 小年夜午夜拜天公 初一清晨有人開門會拜拜 初一中午我家兄弟姊妹在我家小聚 初二回娘家 初三親戚全家來訪 到今天才覺得回復平常生活 接下來就準備初九天公生了 ^^ 想下禮拜車沒那麼擠 再拜訪親朋好友

    ReplyDelete
  45. 蓓蓓是本省人嗎?這好像是本省人的習俗?

    ReplyDelete
  46. 老媽是本省人 我也是本省媳婦

    ReplyDelete
  47. 年初二回娘家,午後到叔叔家拜年,天氣晴朗,還沒進到叔叔家看到庭院裡的竹林,陽光灑進竹叢影子明滅落在紗窗磁牆,畫面似動若靜無聲敘述著時光流轉,歲月悠悠,前年今年一晃如同昨日。

    陽光如此美好,捨不得進到屋內趕緊轉進後院花園,忖度春寒中或許還能遇見一些小生物,此時看見穿堂下微擺於風中的銅鈴,鈴串下掛著叔叔寫的吉祥如意四字,心想這極為應景,所幸側拍了風鈴串的各個角度,想著畫面,祈求著圓滿的真實人生!

    拍完風鈴,邁開輕盈的步履踏進花園,有那麼個把個鐘頭,我將身心投入在眼前專注搜尋的角落,可能是一朵小花,一隻穿風而過的飛蟲,或是微擺於逆光的攀緣綠色植物,有時驚動了停息的小灰蝶,有時追蹤粉蝶直到視線失去蹤影,而有那麼幾隻醜陋的蒼蠅,牠們坦坦蕩蕩曬著春陽,挑戰著自己對可愛小生物的認知,同時也喚醒我的分別心,更多時候,草坪上不同的樹影吸引著自己一步一步趨近,一步步變換不同角度欣賞著陽光的傑作。

    當自己意識到此時無聲的幸福時,我端坐於地上,抬頭仰望天空,再順著眼光由仰視拉到眼覺平行處,心想或許這僅有的短暫獨處,可能是漫長九天年假中僅有的唯一,那我會記起此時此景,記起自己沐浴於陽光下的溫暖,記起自己與安靜交會,思索至此,人聲接踵而至:該進屋了,叔叔等著你呢?

    ReplyDelete
  48. 可惜不能把那張風鈴的照片連結過來,這就是blogger最大的缺點:回覆功能極落伍啊!...

    中台灣的陽光定讓北部同胞羨慕不已,也讓我嚮往不已,這時節,居然有綠色植物攀緣,還有粉蝶...我們這兒,天地同色,一個灰字...^^

    謝謝鳥媽媽好文與寧靜對訴,新年快樂!...^^

    ReplyDelete
  49. 是啊,春節假期後段,老天爺給了中部民眾好天氣,這兩天非常舒服。

    鄰居說:台北好冷,又下雨,他們幾乎是從台北逃回來的....^^

    結婚後每年的農曆過年是我為人媳最忙碌的時刻,好不容易覓得與自己獨處的時光,這種機會不容易,而...自己偏愛與自己對話,唯有那樣的時刻,才感覺這個我是完整的...^^

    謝謝你,讓我找出時間寫下當時的片刻....

    新年快樂!

    ReplyDelete
  50. 大概每到農曆年,全台媳婦都很忙碌...所以也很厚道,送了個年初二,讓所有媳婦回家當女兒,好好休息一下。...^^

    歡迎鳥媽媽有空多寫,有些吉光片羽,不寫下來也就過了...這些生活中真實的感受,不是Google搜尋得來的!!...^^

    ReplyDelete
  51. 都忘了何時過年。聽到街上鑼鼓喧天聲,異道:「這是舞獅的鼓樂呀!怎麼出現於此時此地?」一想,才驚覺又一年過去了。

    有同仁過年請假在家中設宴慶祝。我訝問:「妳是緬甸人,中國年干卿底事?」前一陣子聖誔節,可見聖誔樹,麋鹿等擺設。我覺得很新鮮,佛教國也慶祝聖誔節?

    ReplyDelete
  52. 啊?無言兄家裡不過農曆年了?在美國時也沒過嗎?可能我們這兒華人多,可過得很興頭呢!...^^

    緬甸人過農曆年哦?呵呵,這倒新鮮!是華裔嗎?

    我臉書上有位中東的朋友,我們在大喊聖誕快樂時,都怕她不高興...說不定是多慮了?佛教國能過聖誕,回教國可能也視為平常?

    ReplyDelete
  53. 還是跟無言兄拜個年,祝無言兄順順利利,闔家平安,財源廣進!...^^

    ReplyDelete
  54. 有一年中秋和教師節連假(就是財政部長郭婉容放假前宣布要徵證交稅,股市連跌19天跌停那年),我們兄弟姊妹開了五部車到南部過節。中秋節晚上我們住曾文水庫不知什麼宿舍,所以當晚在那兒過節的只有我們,小孩很興奮的在草地上追逐,樹下有聊天休閒用的木製桌椅,我們把月餅、柚子、點心放在桌上,邊泡茶邊聊天,從台北去的我們覺得風景美、氣氛佳都很滿意。

    我媽媽忽然說: 來這種地方有什麼好玩? 我們問: 很漂亮、空氣很好,很好玩呀!為什麼不好玩? 媽媽說:都沒人有什麼好玩?

    我們才恍然大悟,平時被吵慣的喜歡安靜,平時安靜的則喜歡熱鬧,物極必反?

    ReplyDelete
  55. 看貓大姐寫的地方, 應該是嘉義農場, 雖名為嘉義農場, 但在台南縣, 我們去過一回, 只有去走一走, 沒有住宿

    我從小就喜歡安靜的( 怪咖準候選人)

    ReplyDelete
  56. 淑瓊姐寫的,我完全能明白,尤其年紀大的人,覺得逢年過節就是要熱鬧,跑到山上又沒人,那太”虛微”(台語)了!...^^

    ReplyDelete
  57. 晴媽,我平常也喜歡安靜,但過節喜歡熱鬧(大概也是年紀大了...^^),所以過節時,不是家裡請客,就是跑去人家家作客,總要一群好友鬧騰一番,才覺盡興。

    ReplyDelete
  58. 再說一件新年的糗事給妳們聽:

    年初六一早接到一則朋友的簡訊:"
    "新年快樂!方便幫我一下忙嗎?其實不是我啦,是我的朋友,她現在找不到地方住,需要地方住,所以我給他妳的電話號碼和地址,希望你能留住他,能嗎?"

    我心想: 不會吧?這個人到底是男或女? 為什麼不先打個電話問我?怎麼可以隨便把住址給他?她怎麼知道我的住址? 一大堆的問號。我跟家人說,大家也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不過這個朋友有時情緒不穩定,會喝酒,我想說會不會一早就喝醉了?等來了再說吧!

    到了晚上我按耐不住,打了電話問一個跟她最好的朋友,她說:我也接到啊!...對啊!一早就接到...後面還有,繼續看下去...

    "他的名字叫財神爺,......."

    ReplyDelete
  59. 原來是拜年的簡訊,恍然大悟後我們全都大笑..
    我是不是快被外星人同化了? 嗚嗚...

    ReplyDelete
  60. 淑瓊姐這位朋友也很幽默,又有心!...^^

    ReplyDelete
  61. 回教裡,耶穌不是神,是先知。回教徒見人慶祝聖誕,大概也許應該不會不高興吧?

    ReplyDelete
  62. 呵呵,難說,他們宗教態度有時很強悍的。但我那位朋友,是個美麗的中東姑娘,很有禮貌,應該不會不高興!...^^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再談林奕含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