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來風景異,雁去無留意



秋來風景異,雁去無留意。

溫哥華秋天的陽光,往往一落下便收起,份外令人感到好景不常,彷彿所有的快樂闊朗也是一閃而逝。夏日陽光如潑,滿目盡是盛開的花朵,秋日卻因黯然而見到生活的裂痕。原來有些花朵顏色尚未分明,便已連枝帶葉被剪了去。也幸好這世界不全然完美,所以我們有藝術。世事或許令人傷心,但藝術輕觸人心的每一條摺皺,給予安撫。活在幸福中的人寫不出真正的悲劇,而惟有悲劇才蕩滌人的靈魂。

人世間許多事物,並不需經過什麼破壞,放在時間裡,它自然就變了質。像走了調的樂器。所以愛情只是幾行散文,婚姻才能寫滿一個故事。

假日交通擁擠,每一輛車都在排開萬難,剖開一條自己的路。一如南飛的雁,尋找適合自己的溫度。


image from Canada Goose

Comments

  1. 好美的畫面,比翼雙飛!
    花花要不要配上幾首詩?^_^

    ReplyDelete
  2. "人世間許多事物,並不需經過什麼破壞,放在時間裡,它自然就變了質。"

    對這句話 深有同感

    正因為 人 會變 人與人的關係 也時時在變
    因此 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更令人珍惜

    ReplyDelete
  3. >> 假日交通擁擠,每一輛車都在排開萬難,剖開一條自己的路。

    我確定這是在描述台灣、紐約、義大利的交通狀況及駕駛人開車方式。地上畫三車道,實際卻開成四、五車道,大家都在找自己的路。

    ReplyDelete
  4. 呵呵,對啊,我回台灣時,看地上明明兩線道,可卻同時三四部車子開過去...
    紐約也很厲害,不輸台北的運將...Ally有坐他們的計程車沒?有沒有覺得便宜?

    ReplyDelete
  5. 蓓蓓,越到中年越覺得朋友才是重要的資產... 應該珍惜,也值得珍惜!...^^

    ReplyDelete
  6. 嗯,星辰,老出功課給我呢!...^^

    ReplyDelete
  7. 還是緬甸人聰明,地上根本沒劃線。反正大家都不看線,何必浪費漆呢?你說它是幾車道,就是幾車道,馬路任你開。有時明明停在左轉道,可是左邊還有兩排車。

    ReplyDelete
  8. 哈哈哈,是因為聰明嗎?還是根本就放任無法?

    無言兄,為什麼您進來時,我的feedjit顯示您的國旗是台灣的呢?不是應該是緬甸嗎?(緬甸以前的國旗跟我們很像,後來換了?還有人換國旗的,呵呵...)

    ReplyDelete
  9. 該換眼鏡了啦!(其實是圖案太小,而旗幟又很相像,故難以分辨,連我都無法區分。)

    緬甸的舊國旗也是青天滿地紅,但非白日,而是一個複雜的圖案,也是白的,外頭是一環十四顆星,內有稻穗及齒輪。乍看之下,會誤以為是中華民國的國旗哩!

    緬甸國旗改了好幾次,更早前,有一面也是青天滿地紅,白日的地方是一顆白色的五角星,角與角之間,另有一顆小的五角星,大大小小總共六顆星。

    舊國旗已於去年停用,新旗圖案簡明,三橫條,由上而下是黃綠紅,中間有顆大白五角星。

    我有篇短文介紹緬甸國旗(趁機打廣告)。

    青天滿地紅,不見白日,國旗是不是畫錯了?

    ReplyDelete
  10. 阿客提瑪September 20, 2011

    又一個詰屈聱牙的題目,念了三遍還是無法記住。有同學記得住的答個"右" (有)! 哈哈!

    ReplyDelete
  11. 這個緬甸國旗的故事,在Ally家我們也有聊過:
    緬甸國旗
    文裡還有提到更換國旗的趣事:
    「收到更改的命令很倉促,舊國旗必須焚毀,還規定必須由周二出生的人去降旗,周三出生的人負責升新的國旗,這一定是奉了占星師的指示。」

    ReplyDelete
  12. To 客提兄: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范仲淹 /漁家傲

    因為人在國外,用的又是加拿大雁,所以把地名去掉啦,會聱口嗎?那麼有意境說...呵呵...唸三遍記不住,就唸五遍囉!...^^

    ReplyDelete
  13.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14. 哈哈 我太沒學問 還嫌范仲淹的字句 太詰屈聱牙!
    Ally 這次聰明 沒跑出來讚聲(呃..台語說法啦 ,聲援啦)...(不知他心裡 是否也對這題目犯滴咕? 嘻... ) 

    嗯...我是該打電話跟范老先生說聲抱歉的...^^

    ReplyDelete
  15. 秋來夏去,風景當然會異。雁去燕去鴳去鷃去...,反正都分不清誰是誰,當然不會留意。真的很拗口。

    ReplyDelete
  16. 呵呵,你是在時差啊?雁去無留意,在說人家雁子要走就走,沒有一點兒捨不得走的意思啦!

    對啦,是這個”拗”,我想半天想不出來!...>"<

    ReplyDelete
  17. 客提兄,長途電話別亂打,萬一小范老子要您把後半段背出來,您會更抱歉!...^^

    ReplyDelete
  18. 無言兄,好像不太對,根據您和ally的文,緬甸國旗都換了,為什麼您進來還是舊國旗?

    ReplyDelete
  19. flower,妳這圖是用D80 Toolkit鏡頭拍的嗎?拍得真好!
    可以多拍些秋雁或其他北國的野生動物。

    ReplyDelete
  20. 據猜測, 無言兄進來時還是舊國旗是因為 Feedjit程式還沒改, 而為甚麼它不改呢?
    據猜測呢,緬甸政府忘了通知Feedjit 程式撰寫人!
    至於緬甸政府為甚麼會忘記這麼重要的事呢?
    據猜測, 可能是無言兄忘記提醒該政府要去通知所有所有相關的人或單位!

    好了 , 現在無言兄大約已經知道狀況了...
    再接著猜測呢 緬甸政府還是不會做任何動作...



    因為不用猜測, 也知道無言兄不會去再作這等事項...

    我們還是有舊國旗可以看!

    而猜測畢竟只是猜測, 天知道實際發生了啥事?....

    ReplyDelete
  21. 晴陽,我文末有註明,圖片是來自網路的,不是我拍的...^^

    ReplyDelete
  22. 客提兄的猜測,倒像周星馳的零零漆在辦案...^^

    ReplyDelete
  23. 「無言兄的連結沒有連上,給您重貼一次:」

    謝謝!可能是我一時興奮過度,將<a ref>打成了<a rel>。

    「無言兄,好像不太對,根據您和ally的文,緬甸國旗都換了,為什麼您進來還是舊國旗?」

    世事變幻無常,太速太迅,能跟得上變化的太少了!網上仍用舊國旗者很多。

    Ally兄網站裡張佑生那篇報導說「緬甸政府21日無預警宣布更改國名國旗與國徽」與事實有別。國旗早在零七年就提出,零八年通過,並非無預警。

    咦!我與Ally是校友兼鄰鄉(拉閞係有拉到鄰鄉這種拉法嗎?)

    「加拿大雁」

    曾見人說成「加拿大鵝」。反正是Canadian geese,鵝鵝雁雁云云,就不必理會那麼多啦!

    「收到更改的命令很倉促,舊國旗必須焚毀,還規定必須由周二出生的人去降旗,周三出生的人負責升新的國旗,這一定是奉了占星師的指示。」

    聽說發行九十元,四十五元紙幣也與星象有關。

    「秋來風景異,雁去無留意」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

    此二句唸來果有不同,上句急促,下句舒緩。音韻我是外行,不知flower可有解釋?

    客提兄的留言很有趣,或許可以寫推理小說當娛樂?

    ReplyDelete
  24. 一猜就猜對了 難得比花花聰明一回 應該要開心一下...^^
    嘻皮笑臉慣了 老油條嘴臉當不得真 不似無言兄穩重中顯出泱泱大風, 瞧, 連這眼皮下的題目都能這麼四平八穩, 欲問出個所以? 可見吾道不孤!! 呵呵 無言兄拔根毛 都比咱胳臂粗 份量是十足真金的啦...

    ReplyDelete
  25.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6. 噢,為什麼飛禽(如上面的雁)走獸(如我家的貓)不需矯飾就那麼美
    為什麼人沒事都要粘假睫毛假指甲,難道這些也是藝術嗎?

    ReplyDelete
  27. 唉,這就是動物比我們人類有自信啊!(很漂亮哦!這雁!...^^)

    假睫毛好像近年很流行?有些小姐的假睫毛寬大得跟整張臉不成比例,實在看不出美感在那裡。

    ReplyDelete
  28. 客提兄客氣,您的發言風趣又有人情味,很具親和力耶!...^^

    ReplyDelete
  29. 無言兄,緬甸那麼迷信星象啊?連紙幣發行都跟星象有關?

    「秋來風景異,雁去無留意」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
    此二句唸來果有不同,上句急促,下句舒緩。音韻我是外行,不知flower可有解釋?

    這是真問嗎?在我唸來兩組均是舒緩哩...
    上句人在景中,下句人在景外,不知無言兄有無這種意會?

    ReplyDelete
  30. 喔 ~~ 星辰說:「 好美的畫面,比翼雙飛」
    沒提醒 還真沒注意到照片如此取景...^^

    雁字人行, 都排序的飛罷? ....

    ReplyDelete
  31. 加拿大雁最為人樂道的,就是終身只有一個配偶啊!如果配偶不在了,牠就成了孤雁,夜裡要守夜的...^^

    ReplyDelete
  32. 有一篇逸名寫的"孤雁", 好像就是寫這孤雁,夜裡要守夜的故事, 後來齊邦媛任職國立編譯館持時選進去課本內的!
    我早了些年, 當年沒唸到這篇 很後來才看到的! 彼時"政治正確"的文選一堆混在國文課文裡...
    雖然當年不懂, 但也覺得很不營養...

    ReplyDelete
  33. 那篇孤雁寫得很感人,我有印象。教科書裡要說會讓我回頭去看的,這是其中一篇。

    原來,客提兄讀的跟我們不一樣哦?那光年兄讀的可能就更不一樣,會不會只讀三民主義?...^^

    有沒有人初中是”考”進去的?

    ReplyDelete
  34. 事實證明﹐286 不算老頑童。1981年 IBM 推出的第一部個人電腦是用 Intel 8088 CPU。

    記得小學六年級升學模擬考﹐老師依成績高低發試卷。班上有位同學得到全校最高分﹐第一個領卷﹐挨老師打了一下。全班看著﹐默然無語﹐知道每個人都難逃接著挨打的命運。坐在椅子上﹐我心裡就盼著早日進初中﹐只聽說初中的老師不體罰。

    還記得剛出國不久﹐一次參加華人的活動﹐隊伍排得長長。前頭有人插隊﹐突然聽到後邊響起一聲抗議﹕“究竟有沒有唸過三民主義﹖”當時覺得好笑﹐所以一直記得這趣事。如今若是碰著這樣的抗議﹐恐怕不管用了。

    ReplyDelete
  35. 客提兄,花花是刻意選比翼雙飛的畫面吧?

    光年兄一說話就有故事看,有趣!

    ReplyDelete
  36. 原來老頑童還有開山祖--8088 CPU!?

    前幾天跟一位老先生聊天,他很激動地說:”妳知不知道我們那時候初中是要考進去的?”,哦,我這才想起來有這麼一件事。光年兄那年代,能一路讀到博士真不簡單!...^^

    後來進了初中有體罰嗎?恐怕打得更兇?

    我們讀書時,老師也還打人的,可能就是那時代留下來的風氣。小學時,老師用沾滿粉筆灰的板擦丟向打瞌睡的同學...沒寫功課的同學,站在前面脫下褲子打屁股,無論男女。考試也打,我記得考98分也被打,因為老師說應該100分,少一分打一下,而且是打手背,好多人當場被打哭..當時心想,不會就是不會啊,打死了也沒用!

    太晚聽到”究竟有沒有唸過三民主義”這笑話了,昨兒個在Costco看到幾個台灣媽媽,把幾盒的馬克杯打開來換花色,人家那是按年份的,看了生氣,卻不知該說什麼。早知就在後頭嚷一句:”究竟有沒有唸過三民主義”!(管它管不管用)...^^

    ReplyDelete
  37. 是啊,星辰,我刻意選的,我喜歡加拿大雁的愛情故事...^^

    (怎記得光年兄曾經舉出例子證明天鵝會偷情?加拿大雁不會吧?)

    ReplyDelete
  38. 看來紀曉嵐投胎的外星人改膩稱8088更貼切一些 ?
    咱這286 沒被過打耶 , 我老哥是國中免試第一屆, 好像也沒聽說被打的情形
    98分被打 連全校第一名還打, 一定是沒去拜拜... 我知道我老媽一定拜得兇...

    ReplyDelete
  39. 我小學五六年級的老師﹐罵人用日語﹐體罰則是用藤條打屁股。有一回班上一個家境較富裕的同學﹐上課挨了打﹐第二天他母親到學校表達關心之意。老師居然問她怎麼知道孩子挨打的事﹐他母親回答說﹐幫孩子洗澡時看到紅腫的屁股。結果事後老師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故意嘲笑這位同學﹐這麼大居然還要媽媽幫著洗澡。當時我就覺得這樣的老師實在很沒品。

    當然體罰也有替代役辦法﹐就是參加老師課外的升學補習班。那個年代的老師已經有開源節流的觀念﹐學校上課時間用來打打小孩﹐下課以後再開班補課﹐一舉兩得。只是1968年後﹐政府實施九年義務教育﹐或許壞了老師升學補習班的生意。

    上了初中﹐我曾經挨過一次打。這一回課堂上的是數學女老師﹐和我從前挨過男老師打的經驗﹐完全不是一回事。小學老師打得起勁﹐常弄得班上同學哇哇哭。初中那回挨打﹐我一付嘻皮笑臉﹐沒想到才打了兩下﹐女老師居然當場落淚﹐嚇得我不知所措﹐全亂了套。打從那天起﹐這位女老師的數學考試﹐我每次都滿分﹐再也不敢胡作非為。

    ReplyDelete
  40. 口裡正含著一口紅酒,差點兒沒噴出來!哈哈哈!難怪星辰說光年兄一說話,都有故事看...^^

    女老師八成自個兒也打著心疼?呵呵,想不到光年兄才初中生,就懂得害怕女生掉眼淚,說不定就是這麼一哭,才把您從文學系轉到理工組去了...^^

    ReplyDelete
  41. 老師罵日語?那可能真是日據時代的遺毒。我爸說,他中學時,老師打他們都是穿著皮靴用踢的。

    我小學四年級開始,老師好像都是外省人,國中有位地理老師,自個兒說他沒什麼學歷,就是跑遍大江南北,所以能教地理。也實在教得好,因為都親自走過,有很多趣事可談。印象最深的是,他說福建多山,很多村莊與世隔絕。逃難時一布袋的錢才能買到幾個饅頭,結果到了福建某些村落,一張票子就把店家嚇得連呼找不開。

    可惜這位老師鄉音太重,聽得懂的人不多...(我可能太愛聽故事,所以都聽懂了)

    ReplyDelete
  42. 客提兄沒挨過打,是不是因為在宜蘭的關係?

    台北學生,差不多都經過這段,沒被打過也看過...^^

    ReplyDelete
  43. 是啊, 沒看過豬走路 豬肉是吃過的...

    小五小六的老師打人打得比較兇, 但都是挑成績吊車尾的打 , 所以大概都沒我的份, 即便偶而有也不嚴重, 我沒啥印象。 比較有印象是有位同學常挨老師打 , 老師都用手掌直接往他臉夾招呼過去, 當然不像演閩南語的八卦劇那麼誇張,但出手位置離臉夾有1-2個拳頭的距離, 打來啪啪有聲, 處罰過後都看見臉上紅色印痕清楚顯現掌形...

    所以我對第一名的仍挨打, 就覺得不可思議 ...
    自小學起, 我就是念台北的國小哇, 那時住三重, 老爸讓我越區念太平國小,那是過了台北橋彼端的學校 偶而公車有狀況, 還是三重大拜拜, 公車會停駛(?!!) 還會用走路經過台北大橋去上學、或放學。

    光年兄提的替代役初看嚇一跳 , 原來文詞定義不同, 台灣現在的兵役制度有所謂替代役,
    是就役男的學職專長 讓他在服役期間, 不是陸海空, 而是做民間的工作 所以有替代役男 當兵是學校警衛, 或警察的跟班, 甚至是小學老師... 你們旅居海外多年 不知是否也了解這些情況?

    ReplyDelete
  44. 啊啊?打人家臉頰?就是打耳光?這也太過份了!
    所幸風水輪流轉,現在都換學生打老師了!呵呵...

    說來我們小時候還是民風淳樸、善良,雖然挨老師打,但是好像沒人會記恨?

    我以為替代役是給那種近視上千度或手關節會脫落、或什麼扁平足之類的人當的..

    ReplyDelete
  45. 「前頭有人插隊﹐突然聽到後邊響起一聲抗議﹕“究竟有沒有唸過三民主義﹖”當時覺得好笑﹐」

    三民主義裡提及排隊插隊嗎?全忘光了。

    8088之前還有蘋果的Apple II,可以把程式存在錄音帶。那時台灣很風行,中華商場有得買。有個唸電機的朋友買了主機板及零件,自己焊。那時的記憶容量僅64到128K.

    ReplyDelete
  46. >>三民主義裡提及排隊插隊嗎?全忘光了。
    無言兄,您是說真的嗎?這笑話不是這樣解的啦!呵呵...

    說到電腦的歷史,可能要stone來說,我外行呢!..^^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今夏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CCD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