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群的孤雁,飛過矮矮的高山

跟朋友討論,有些人寫文乍看文詞堆砌,蠻像回事,仔細推敲卻不知所云。於是想起以前老師說的笑話:

一群群的孤雁,飛過矮矮的高山
一朵白色的烏雲,停在空中飄來飄去
孤單的聚會,敍述著幸福的悲傷
啞吧在黑漆漆的白畫唱著歌...

Comments

  1. 作者會說他寫的是詩,我們程度不夠,不懂得這樣語意錯亂的諷刺矛盾。
    世界轉得太快,連文字也紛紛抖落一地,閱讀都來不及,何況理解撿拾;這是發聲的時代,傾聽太少

    ReplyDelete
  2. 這的確是蘇雪林先生在諷刺新詩啊!呵呵!

    很多人寫文徒具一個形式,或在文詞上作做堆砌,細究卻不明所以,雖不致矛盾得如此美麗(哈哈!),也令人只是一頭霧水!

    ReplyDelete
  3. ‎"啞吧在黑漆漆的白畫唱著歌..."這句好經典

    ReplyDelete
  4. 我好像打錯字吶,白晝!...^^

    ReplyDelete
  5. 阿客提瑪September 21, 2011

    太好笑了 ! 借分享一下!

    ReplyDelete
  6. 呵呵~花姊姊我也要分享~(掩嘴偷笑中...)

    ReplyDelete
  7. 謝謝花花的分享, 有時是文字太美卻不知所元

    很多時候看到的狀況是詞不達意( 錯字多, 表達不清)一樣不知所云

    ReplyDelete
  8. 一群群的孤雁,飛過矮矮的高山" 這應該屬於白痴造句法!
    蛋是我覺得啞巴那句子還不錯 值得玩味

    ReplyDelete
  9. 其實上面那些話,並不意味好笑而已,它的確營造了一種氛圍,頗有古道西風瘦馬的氛圍,只是進入這氛圍後,卻不知所云...堆砌了一堆看似有感的文字,卻是無感的靈魂。

    ReplyDelete
  10. ‎Margaret ,我比較不能忍受的是,一堆優美的文字裡面,卻又錯字連篇,讓人有一種優美的文字與連篇的錯字是份屬不同作者的尷尬...

    ReplyDelete
  11. ‎Victor , 我最喜歡的,就是這句耶”一群群的孤雁,飛過矮矮的高山”...^^
    你不覺這有一種笨鳥好不容易起飛,卻撞到牆的喜劇效果嗎?呵呵..

    ReplyDelete
  12. 晴陽,說得好,發聲的人多,聽的人少,以致發聲的人也越來越不耐等候傾聽...

    ReplyDelete
  13. 不許有人跳出來說:花花寫文就是不知所云啊!...^^

    ReplyDelete
  14. 中秋夜﹐艷陽高照﹐微微的春風﹐帶來透骨的寒氣。晨曦中的晚霞﹐映著天邊一道黑色的彩虹﹐四角分明﹐格外醒目。三個雙胞胎﹐泡著冰冷的溫泉﹐在花園賞月。老大是個貧窮的富翁﹐正為兒子出嫁的事情煩惱。老二是個年輕的老人﹐安慰他說﹐我家還有個待字閨中的母親。老三是個聰明的傻瓜﹐想出一個妙計﹐為什麼不把你的兒子介紹給他的母親﹖老大搖搖頭回答﹐哪成﹖他們生出來的兒子豈不成了我的叔叔﹖

    ReplyDelete
  15. Oxymoron! Oxymoron!

    ReplyDelete
  16. 光年兄高招哇~~
    我只記得一個小學生的作文: 我家後院的百年大樹, 經歷了千年風霜之後 終於在颱風夜壽終正寢.

    ReplyDelete
  17. 「食物中毒的學童們經過治療後都已經出院回家做一個休息的動作了...」

    不是要休息嗎,為什麼還做動作?發聲的人應該都沒想過要聽聽自己在講什麼,電視台的其他人也都不去聽主播在講什麼,只有電視機前的觀眾聽到了並一致認為主播講的不倫不類。

    ReplyDelete
  18. 哈哈哈,就知光年兄會出怪招...!! 虧得您想,四季、畫夜、節氣、倫理,全亂了套了!

    Ally說的新聞節目記者亂套的更多,記得在你那兒說過:我們看到總統魚貫地走進來...(有一堆總統嗎?)

    我就說現在人寫文或說話,只要加上幾個時髦的字眼,什麼”救贖”啦、”靈魂”啦、”顛覆”啦...之類的,其中連接詞替換
    成任何都可以,中間或許還錯字連篇,讀者或聽眾一時只看到這些高級文詞,就被唬弄,也沒推敲一下究竟在說啥。

    好啦,現在上沙拉的部分...!! (哈哈哈!)

    ReplyDelete
  19. 對我來說「氛圍」也是時髦的字眼,搞不清什麼時候出現的,以前明明沒學過。錯誤的示範、找一個出口、這塊土地... 也是華麗的詞藻,聽了很煩。

    「台灣」後面為什麼一定要接「這塊土地」?我如果想愛台灣,只能愛台灣這塊土地嗎?不能愛台灣的空氣嗎?不能愛台灣的風雨嗎?不能愛台灣的人民嗎?不能愛台灣的稻米嗎?不能愛台灣的山水嗎?動不動就接這塊土地這塊土地,煩死了,在我感覺跟「的部分」是一樣無意義的贅詞。

    ReplyDelete
  20. 花花說: 好啦,現在上沙拉的部分...!! --->看不懂咧?
    是怎樣 , 前頭先上的是沙拉醬 ? ...^^

     

    ReplyDelete
  21. 是啊,氛圍也是時髦詞,什麼話加上”氛圍”兩個字,就”文藝”多了...我也常用...^^

    大哥,人民、稻米、山水,都長在”這塊土地”上啊!呵呵...那是概括用詞嘛!(大概我聽得比較少,所以這個倒沒那麼敏感)

    ReplyDelete
  22. 客提兄,

    ”上沙拉的部分”是我在ally家談過的,就是說台灣很多餐廳的小妹,上菜時都會說:"現在給您上沙拉的部分"、"現在給您上甜點的部分"...

    砲爺也在部落格唸過這個...^^

    ReplyDelete
  23. 現在這種華麗詞藻及無意義贅詞真是充斥四周,就算自己不講,光聽旁人講話老是這些詞語就覺得很煩。連講台語也會「的部分」,真是夠了!

    我也不喜歡「願景」這詞,屬華麗詞藻。

    ReplyDelete
  24. 我在瀏覽自己網站舊文時,曾發現一篇2003年的舊文裡有「...的部分」,趕快刪掉!^^

    2003年就有「的部分」了......

    ReplyDelete
  25. 寫文章跟說話不一樣,寫文章都寫成大白話,那沒意思;講話文謅謅,人家也難受。

    台語也有「...的部分」?那也算是有志一同了...^^

    ReplyDelete
  26. 一直忘了說,這種寫文時把氛圍弄得很讓人入戲,回過神才發覺不對勁的,最有名的應該就是楓橋夜泊:

    月落烏啼霜滿天--”月落”應該是黎明,”烏啼”一般是黃昏
    江楓漁火對愁眠--”江楓”是秋天,”漁火”是夏季
    姑蘇城外寒山寺--聽說寒山寺不在城外,在城內
    夜半鐘聲到客船--暮鼓晨鐘,夜半鐘聲不合理,聽說以距離來說,聲音也到不了客船。

    -張繼

    還有一個好玩的,就是:

    四月清和雨乍晴,
    南山當戶總分明。
    更無柳絮因風起,
    惟有葵花向日傾。

    -司馬光

    四月開葵花(向日葵)似乎太早...

    後人結論就是:
    寫詩和考證是兩回事,詩意、詩境到了就好,不必考證...

    所以,寫詩或寫文,要寫到入了化境,是非對錯也就不必分明了(?)...^^

    ReplyDelete
  27. 相互矛盾的詞放到一塊,令人啞然失笑。可是有些見多了,習已為常,不足為異。

    余光中於「中與西」一書裡,提到一例。「觀眾」一詞,有個眾字,指的是多數,這無異議吧?那要指觀眾中的一位,該如何說法?大家都用「一位觀眾」,既然是「眾」,怎會僅只一位呢?

    也許該用「觀眾之一」,表示觀眾裡的一人。可是,余先生非常反對「之一」一詞,認為這是洋化的中文,來自 one of the ...。

    結果,余先生也無解,還是用「一位觀眾」。

    ReplyDelete
  28. 「講話文謅謅,人家也難受。」

    有一次,朋友的母親於問候時,言及家母,用了「令堂」二字。那是我這輩子首次於對話中出現「令堂」一詞,一時還真沒能會過意來,不知何所指。還是她的令郎為我翻譯,這才明白。

    ReplyDelete
  29. 「月落烏啼霜滿天--”月落”應該是黎明,”烏啼”一般是黃昏
    江楓漁火對愁眠--”江楓”是秋天,”漁火”是夏季
    姑蘇城外寒山寺--聽說寒山寺不在城外,在城內
    夜半鐘聲到客船--暮鼓晨鐘,夜半鐘聲不合理,聽說以距離來說,聲音也到不了客船。」

    大概是學理工的,才會這般焚琴煮鶴。可能還要算算濕度,研究濕度對傳音的影響,看濕度不同,傳聲距離如何變化。

    為什麼漁火不能在秋天?秋天仍可打漁呀。

    ReplyDelete
  30. 哈哈﹗還是幫張繼說幾句。不然老先生看到這樣的唐詩賞析﹐恐怕要感嘆後繼無人。話雖說夜以繼日﹐卻未必是月以繼日。月亮姑娘一向有她自己的脾氣﹐不願老實跟著太陽的步伐走。再說寒山是僧名﹐不是山名﹐寒山寺可以不在荒郊。

    其實只有滿月的日子﹐月落才在清晨時分。新月的日子﹐月兒彎彎照九洲﹐月落則是在初夜。譬如說﹐今天陰曆初二﹐月落大約在下午七八點鐘﹐烏啼還是可能的。

    今天的日落相當特別﹐所有猶太人都要趕回家﹐因為明天九月二十九日是猶太的新年 (Rosh HaShanah)。

    猶太人依月行曆﹐為什麼他們的新年和中國人的陰曆有落差呢﹖ 猶太人最重要的節日是贖罪日(Yom Kippur)﹐不能在星期五或星期日﹐所以他們就調整新年日﹐使新年日不落在星期三或星期五。明天是星期四﹐我們的十月初三﹐他們的七月初一(新年日)。

    華人過新年放鞭砲守夜﹐美國人過新年放煙火狂歡﹐猶太人過新年吹羊角反省懺悔。新年日最幸福的或許是河裡的魚﹐因為猶太人這天會在流水中撒麵包塊﹐象徵釋罪﹐魚兒們就享受這罪惡大餐。

    今年是黃帝紀元四千七百零九年﹐卻是猶太曆的五千七百七十二年。猶太曆是從上帝造亞當算起﹐而亞當活了九百三十歲﹐所以黃帝大約在亞當死後三十年﹐當上中國人的祖先。呵呵﹐如果你相信這些神話人物的故事。

    有趣的是﹐猶太人過新年喜歡吃浸了蜜的蘋果。回想當年亞當不遵從上帝的話,吃了夏娃給的蘋果,結果兩人被逐出伊甸園。猶太人雖在新年反省懺悔﹐蘋果還是照吃不誤﹐可見懺悔歸懺悔﹐智慧還是要的。

    ReplyDelete
  31. 改一改﹐百年之誤。黃帝大約在亞當死後一百三十三年﹐當上中國人的祖先。

    ReplyDelete
  32. 可是...光年兄,「霜滿天」應該是清晨吧?...^^

    不知光年兄說的七八點月落依的是加州時間還是江蘇的時間?之前看到有人用美東的隆雪在分析西湖的雪景,也是覺得有時差、地差的錯誤。

    其實在溫哥華,楓橋夜泊的景況是可以成立的,我常在清晨或黃昏時看到月亮跟太陽同時在空中,只是清晨時間跟黃昏時間都與江蘇大不同。

    哇,猶太人過新年啊?這一天他們吃素嗎?還是吃羊肉?...

    黃帝是被放在”神話”裡,不是放在歷史裡,不知曆法怎算起的?

    ReplyDelete
  33. 呵呵,無言兄更可愛,還測濕度!

    水上人家,都是夏日出船。秋天沒什麼魚了(霜滿天,應該很冷了),除非是在溫哥華,鮭魚正在迴流的路上...^^(

    ReplyDelete
  34. 一位觀眾...嗯,也是有趣哦....^^
    語言這種東西,有時真是積非成是。

    令堂,算文謅謅嗎?我常說呢!(是讓人難受的嗎?...>"<)

    當學生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去看一位很有氣質的老師母,她送我們到門口時,直說:”怠慢!怠慢!",當時也覺好文雅哦!但很舒服,並不覺難受,反倒真覺被當貴客了...^^

    ReplyDelete
  35. 再改一下﹐一月之差。明天是星期四﹐農曆九月初三﹐猶太人的七月初一(新年日)。

    溫哥華明天日落時間是下午六點五十三分﹐月落時間是下午七點五十一分﹐可以看看有沒有誤差。

    猶太人新年吃甜點﹐蜜糖蘋果外﹐還有蛋麵包﹐有些人吃魚頭。Sweet New Year!!

    ReplyDelete
  36. >>令堂,算文謅謅嗎?我常說呢!

    哈哈﹗算文雅雅﹐很有氣質的。

    ReplyDelete
  37. 糟糕,忙到現在才坐下,忘了看月落時分。

    ReplyDelete
  38. 說”令堂”真的很奇怪嗎?^^///
    那不然光年兄對不是十分熟的朋友,怎麼稱呼人家父母?(禮貌大部分都用在不太熟的朋友身上)

    ReplyDelete
  39. 哈哈﹗月兒彎彎等妳看。溫哥華明天下午八點三十一分月落﹐最好在日落後賞鉤月。

    ReplyDelete
  40. 有時我也覺得「之一」很不妥,尤其是:

    >> 他是最偉大的音樂家之一

    啊就講「最」偉大了,還放個馬後砲「之一」?!

    可是英文也有這種講法:

    >> one of the greatest musician

    用英文講還好,因為一開始是 one of,聽者就知道 not only one。

    用中文講就差多了,明明一開始就「最」偉大,聽得很爽,後面卻外掛「之一」,掃興至極。

    ReplyDelete
  41. 對啊,如果「觀眾」已經是指多數,又覺得「之一」不妥,其中一位到底要怎麼講?觀者?聽者?

    我是舞台劇的觀者?我是演唱會的聽者?我是短跑比賽的跑者?我是競走比賽的行者?

    ReplyDelete
  42. 講令堂令尊, 好像都是當著人家面講的 或持直接稱呼受信者(悅讀者)的父母!
    要稱第三者 某某某的父母, 子女, 再用"令"字就覺得有些怪怪的!

    只是現在大家都將就將就和稀泥...也不大講究了...以前應用文的教授, 說起這稱謂的種種細節 還真讓人膽顫心驚, 生怕一個弄錯 , 全盤皆輸...

    ReplyDelete
  43. Ally, 我覺得語言是創造出來的 也是約定俗成...也是眾口爍金, 大家都錯了 只有你對也是奇怪...^^

    現在說"唯二", 簡約於: 僅存的兩個 , 僅有的兩個! 大家也都能懂這詞!
    涮涮鍋...台北有一堆朋友都"刷"半天 ...(若用注音打字, 就知苦矣...)
    記得年輕時, 我用國語說: "嚇嚇叫" 也被糾正!

    現在"三不五時"也可以是報國語新聞的用語了!
    國台語夾雜, 也算是時代風氣... 甚麼都有 甚麼都賣 甚麼都不奇怪...只有講對了才奇怪...

    ReplyDelete
  44. 光年兄,以我忙碌的程度,可能要從月兒彎彎,看到”思君如滿月,夜夜減清輝”了!...^^

    ReplyDelete
  45. 客提兄,我就有過幫同事寫喜帖時,因為用錯稱謂被大罵一頓...當時恨死沒修應用文,讀書時,一聽到跟”社會”有關的東西,都很排斥。唉,失足哪!

    ReplyDelete
  46. 最偉大的音樂家之一,表示最偉大者不只一人,可以是一個group。這是說話者比較留餘地的說法啦,永遠沒有人是第一甚至唯一嘛!...^^

    至於”愛台灣這塊土地”,我比較納悶的是,台灣為啥要那麼強調”愛台灣”?那有一個國家天天把”愛國”一事掛在嘴邊的?要誰家丈夫或妻子,天天在那裡唸”I love u!”也是一樁蠻肉麻當有趣的事兒!

    ReplyDelete
  47. 英文裡好像有複數名詞變成專有名詞的,一下舉不出例子,”觀眾”一詞應該就是這種專有名詞吧?

    ReplyDelete
  48. Physics; Politics; Scissors; Glasses; Jeans

    ReplyDelete
  49. 前兩天跟朋友寫信,聊到每個人寫文時都有自己看不到的盲點,可能說話也一樣,慣用的開場白,慣用的語助詞、連接詞等等...

    我常常用”其實”,有一回看張大春說,用”其實”意思就已經在指摘另一方有錯誤,害我每次用時,都在想,自己到底有沒有這種心態。後來也警剔性地避免使用。(但還是很常用...^^)

    ReplyDelete
  50. 對啊,其實每個人在遣詞用句這塊都可能有不自覺的部分,這樣子。而且即使是同一個人,他本身其實在講話的部分跟打字的部分也可能會有使用不同的詞彙的一個現象,對。所以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我們本身,還有活在加拿大那塊土地上以及活在美國那塊土地上的你們本身,其實都應該隨時警惕自己本身不要不自覺的去做一個使用無意義或不妥的字詞的動作,對。

    ReplyDelete
  51. 快被ally笑死了!...^^

    ReplyDelete
  52. 光年兄,所以”月落烏啼”是成立了,但想了想,又不太對。如果”月落烏啼”成立,那就不會是”夜半”了,對吧? (我怎麼也煞風景起來了?...^^)

    剛查了一下,原來寒山寺夜半撞鐘的,而且那鐘特大,有可能傳到楓橋的客船上:
    夜半鐘聲到客船~船~~船~~~(迴音)

    ReplyDelete
  53. 「用中文講就差多了,明明一開始就「最」偉大,聽得很爽,後面卻外掛「之一」,掃興至極。」

    沒錯。「之一」就有這個缺點。此外,「之一」意義不明,很空洞,詳見下。

    「最偉大的音樂家之一,表示最偉大者不只一人,可以是一個group。這是說話者比較留餘地的說法啦,永遠沒有人是第一甚至唯一嘛!...^^」

    那就說「很偉大的音樂家」即可,還省了兩字。天知道「最偉大的音樂家」究竟有幾人?這「之一」是幾個人之一?如果是兩三人之一,五六人之一,那還好,若是百人之一,好像沒什麼意義。

    若是當面稱讚人道:「你是最偉大的某某家之一。」說者無心,聽者飄飄然,那還有話說。若是寫評論也如此,那就是語焉不詳了。

    ReplyDelete
  54. 但不知無言兄會怎麼解『台北的天空很希臘』這句詩?...^^

    最偉大者,通常都不會還在世,所謂蓋棺論定嘛,所以大概沒什麼機會當面對人家說您是最偉大者之一云云。如果有人這樣稱讚你,那就知道他在亂蓋...不必飄飄然。..^^

    「最偉大者之一」,應該是可以成立的,好比巴哈、海頓、貝多芬、莫札特等,要怎麼說誰最偉大?當然就是一個group,而提到這幾位中的一位,只好用之一...對吧?「很偉大」一詞似乎不足以襯出其重量。

    不過我想,Ally會提出來一定是因為很被廣泛使用,他電視看得多,比較有機會聽到...^^

    ReplyDelete
  55. 曾讀過余先生的自辯文,說初稿本是「天空非常像希臘的天空」什麼的,覺得太冗長。改來改去,總改不好。最後定稿,成了「天空非常希臘」。

    我那本「中與西」留在美國,沒帶來。否則,得翻一翻,試以「子之中文矛」,攻一下「子之希臘盾」,看看結果如何。

    我以為(所謂以為,就是猜測啦)余先生寫該詩時,年紀還輕。有道是人不輕狂枉少年,年輕時喜歡標新立異,在所難免。顧頡剛不也抓住說文解字的「禹,虫也」三字,硬說大禹是一條蟲嗎?二者心態雖不能說相同,或恐類似。

    ReplyDelete
  56. 寫詩者因為某個句子被廣泛討論應該是好事吧?
    也許當初蘇雪林寫下:「一群群的孤雁,飛過矮矮的高山」這詩時,為的就是諷刺余光中的「台北的天空很希臘」?(對不起,我沒讀過這詩,不知原文究竟是什麼)

    無論是標新立異或是創意,畢竟這句詩的形式成功了,連我這沒讀過幾首新詩的人都聽過這句...可能小時候還在日記上寫過...^^

    剛看報導,說余光中批評現在孩子中文不好,因為有個孩子在作文裡寫道:「我的弟弟長得很欣欣向榮。」。有人笑問:只許您的天空很希臘,不許人家弟弟欣欣向榮?

    ReplyDelete
  57. 還有人形容數量多時,動輒用族繁不及備載哩!寫的人好像完全沒有晦氣、觸霉頭之感。這若給唐魯孫見到了,恐怕又有一番說的。

    ReplyDelete
  58. 看看,咱們這兒還在當笑話看,有人已經到了忍受不住的地步了:
    從今告別文學獎評審/張大春

    看了其實蠻難過。這種感覺跟我聽到我們老師跟我說,前兩年淡江中文研究所要錄取20人,而報名考生剛好20人...整個考試過程等於演個戲而已,因為規定要錄取20人,所以全上。如果文學獎每年”一定”要產生幾位首獎,久而久之,也就變成形同虛設了。

    ReplyDelete
  59. 話才說完,想到無言兄也是文學獎的參與者,不知有何感想?

    我還真寡聞,不識唐魯孫為何人,查了一下,只知寫北京小吃,但不知與”族繁不及備載”有何干係?
    把”族繁不及備載”拿來說數量,是開玩笑的吧?那一般不是都用在訃文?

    ReplyDelete
  60. 有這麼嚴重嗎?
    想想我最"近"在報上看的一篇文學奬的作品,
    是袁哲生的!

    ReplyDelete
  61. 厚,袁哲生都作古了,幾年前的事?

    ReplyDelete
  62. 所以,看起來似乎還蠻嚴重的!哈...

    ReplyDelete
  63. 我相信事實是這樣。不是才在調侃有些人寫文盡用一堆看起來很有重量的文字,實則卻不知所云?放到文學獎的競爭去,說不定更嚴重。

    ReplyDelete
  64. 文字很華麗卻感受不到情感+1
    是真的有很多這種情況啦>___<

    希望這篇文章不會影響文學獎的運作
    如果真的文學式微,文學獎勵至少還是個社會推動文學發展的動力

    時代不同,標準可以重新調整一下
    如作品未達標準 則取消x獎之類的
    但覺得還是要好好的辦下去比較好^^

    ReplyDelete
  65. 大春的意思原也是這樣(文裡提到每次都商量這事),但其他評審礙於各方考量,大概沒有通過吧?

    ReplyDelete
  66. 對對對,他有一段提到調整獎項
    這個出版社真的要正視
    我覺得九歌前兩年的百萬獎就有作到這一點
    作品不達標準就是取消該獎

    ReplyDelete
  67. 我讀到的是,一時代當然有一時代的文學,
    29歲評審,加上25年,也都是他那一時代的文學,
    沒有29或低於29的評審,那這一世代的文學是什麼?
    是同於張大春的時代嗎?顯然不是!
    我個人讀來覺得,比較像在說
    這個世代,沒有文學!

    ReplyDelete
  68. 文學獎應該有不同等級,有的是鼓勵新手,有的是發掘真正的好作品。前者當然不宜從缺,後者則要樹立標竿、寧缺勿濫。
    另一種獎項方式如諾貝爾文學獎,必須長期經過觀察、不以一項作品判優劣,以獎勵堅持長期創作的純文學大家。
    大春的宣言我看重的是評審本身的"退",好讓不同視野的評審加入,以免各大小獎項都是熟面孔決定

    ReplyDelete
  69. 張大春先生很誠實, 他這樣告別文學奬評審, 有風骨, 有一種「有所待也」的心情, 期望能有更年青的新血成為評審

    不戀棧, 也不貪名, 文壇就是需要這種講真話的人

    ReplyDelete
  70. 這個世代,沒有文學?聽起來好悲傖!

    ReplyDelete
  71. 晴陽,我想,一直由熟面孔決定的原因,也是為了維持一致的標準。如果每年都換評審,會不會每年決定出來的得獎作品風格水準相差太大?

    ReplyDelete
  72. 評審應不只一位,我意思不是全換,而是維持流動與培養新的評審者,會創作的不一定會當裁判,當中要有養成過程。這在其他領域應該也是一樣,如體育、如影展等等

    ReplyDelete
  73. 不會沒有文學,文字是人類無法去除的重要資產

    ReplyDelete
  74. 可是,文字堆在一起,未必是文學哦!...^^

    ReplyDelete
  75. 是沒錯,但文學的定義會隨人與時代而有認知的不同。我想妳的原意是沒有了"經典"的作品,亦如有人說這時代已經沒有真正的"大師"或"聖哲"。但我以為那是"隱顯"的問題,大師臨前,我們有那眼光識得嗎?

    ReplyDelete
  76. 我也覺得不會沒有文學,而是每個世代的文學都有不同的特質了。

    就像學生時期,老師說:「妳們對於古典歌詞似乎很抗拒?但是古典歌曲其實是那個年代的流行歌曲。」

    所以的值得被留下來的流行,都可能是經典。

    那些值得被留下來的,可能需要時間來認定吧?!

    只是因為平台太多太方便了,所以大家都可以發表,發表數多,隱藏在其中的文學也就較難被發現了。

    ReplyDelete
  77. 文學不是一個物質,不是一個擺放在那裡能丈量的物質,它是一個需要用感官去接觸的東西。好比美的標準因時空而有不同,但在任何時空下,它都應該悅人耳目。

    文學亦然,每個時代有它自已的語言與文學,但在當下,它都應該能感動人心,觸動人深處某個角落。文學不是新聞,只在今天讓你感動;也不是歷史,只在日後讓你回想,它應該涵蓋一個人的生命情貌,在你一生中碰觸這領域時,都被感動、被解構、被重整。

    文學,不需要大師,只需要心有靈犀。

    ReplyDelete
  78. 太讚了,它本來就是主觀的,
    我們應該接納每個人的認定!

    ReplyDelete
  79. 唐有一次前去送賀儀,拿了回條,心中覺得很彆扭,蓋他送的是賀儀,回條上的用詞,卻是奠儀用的。

    ReplyDelete
  80. 「文字很華麗卻感受不到情感」

    雖感受不到情感,至少文字華麗啊!我的標準比較低,我只求文字不要令我痛苦。下面那一段文字,毫不華麗不說,我怎麼讀怎麼痛苦。整段文字像是彆腳翻譯。若我是評審,讀了兩行,腹誹一番,即將稿子丟入垃圾筒。可它竟奪得小說獎首獎。唉!我這種前浪,是該讓位給後浪了。

    =======================
    如果不是因為我最近在進行我人生的第六次,而且很有可能是最後一次的搬家,我是不會閒閒沒事的去回想那前面的五次搬家的,再者,由於我現在重新整頓了自己,有了一種嶄新的再出發的心情,我倒是不介意透過回憶的方式,把故事說出來,好讓自己引以為戒,未來別再做什麼蠢事,進而達到那種真正的放下過去、放眼將來的功效。所以囉,把自己的笨故事回憶出來,是有好處的。

    ReplyDelete
  81. 「但文學的定義會隨人與時代而有認知的不同。」

    是文學的定義或是好作品的定義?也許二者都是。

    ReplyDelete
  82. 哈哈哈,那可能是蓋章的人帶錯章了...^^

    『如果不是因為我最近在進行我人生的第六次,而且很有可能是最後一次的搬家,我是不會閒閒沒事的去回想那前面的五次搬家的,再者,由於我現在重新整頓了自己,有了一種嶄新的再出發的心情,我倒是不介意透過回憶的方式,把故事說出來,好讓自己引以為戒,未來別再做什麼蠢事,進而達到那種真正的放下過去、放眼將來的功效。所以囉,把自己的笨故事回憶出來,是有好處的。』

    這段文字,最大缺點是「的」用太多了。後續「回憶」的故事有精彩嗎?得首獎哦?...難怪評審要辭職 ...^^

    ReplyDelete
  83. 再看了一下大春的文,我相信他所不能忍受的,並不是時代的不同,而是千篇一鈞的”模仿“。他文裡說,評審幾乎都能找出參選作品所"模仿"的原樣...這才是悲哀所在。大家偷來渡去,遣詞用字差不多,風格差不多,漸漸都變成差不多...這差不多的作品,怎麼能是一時或一代之”首獎”呢?

    原文如下:

    『看著一篇一篇語感滯澀、構思平庸、主題淺陋而情感造作的故事,我當然不能說這是年輕作者的感性或組織力出了甚麼問題,也沒有證據可以牽拖、推諉給各級語文教育單位。儘管,世故的評家也許一眼可以窺見這些習作好像都有明顯的臨摹目標,但是也不好硬把臨摹之窳劣歸咎於被臨摹者之誤導。』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今夏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