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天章的創作觀 ─從《孌》鬼魅魔幻的視覺風格談起



人稱台客王子的藝術大師吳天章,2011年七月又發表全新力作。在關渡美術館ONE PIECE ROOM的計畫中,擅長處理鬼魅氣氛的吳天章以錄像、3D光柵輸出的新媒材,提出了《孌》的系列作品,探討不倫的戀童情慾。(You Tube 介紹文)



我喜歡他說的其中一段,不是原文,大意是:攝影在按下快門的當下,時間便已死亡,但所拍攝的畫面卻成了永恆,這便是矛盾之所在。

我想,他的作品是在捕捉這種很幽微的感覺,生死之的依戀不捨,時間消逝與永恆之間的對立位置...可惜,沒有看到展覽...

Comments

  1. 晴陽,吳天章談到攝影的部分,說得很精彩,你看看?

    ReplyDelete
  2. 謝謝!經他說明比較了解他作品與藝術觀點,不過或許人生的經歷與價值取向,我所做的不為職業,而是透過東方傳統詩書畫、思想等基本精神進入現代的科學理論、文學、影像體悟其中的傳統精神。

    ReplyDelete
  3. 我喜歡他說的其中一段,不是原文,但大意是:
    攝影在按下快門的當下,時間便已死亡,但所拍攝的畫面卻成了永恆,這便是矛盾之所在。

    我想,他的作品是在捕捉這種很幽微的感覺,生死之的依戀不捨,時間消逝與永恆之間的對立位置...可惜,沒有看到展覽...

    ReplyDelete
  4. 關於影像的時間與永恆之論述羅蘭.巴特或約翰‧伯格等多有各種詮釋,甚至哲學、科學或宗教對此都有種種觀點。吳的體會是他一種觀點!
    "太平間"的中間派倒是很吳派風格。

    ReplyDelete
  5. 天章談攝影只是為了帶進他的作品進入數位媒體(是嗎?)的過程,當然不若您提到的那兩位大師那麼專業。

    我家老爺說,吳從大學時代就喜歡法蘭西斯培根跟夏卡爾,直到如今多年未變,可見他一早就對自己的”體質”很認識。...^^,吳天章是他最佩服的學長。

    ReplyDelete
  6. 他的風格就宗教言很容易走火入魔,我喜歡光明的能量,而一切關於文字或藝術都是回歸於在人生的世情裡經歷厚植超越生死的美善與至福。

    ReplyDelete
  7. 吳天章慣用突梯的喜感及冰冷的俗豔來表現各式各樣潛在的人性與情慾,荒謬而令人怵目驚心。

    ReplyDelete
  8. 我鎖過兩人,禁止他們到我的網誌留言。

    有人大發厥辭,說什麼滿語即北京話。我讀了該大作,心想:這是胡說八道。滿語才剛死沒幾年,屍骨未寒,怎麼就有人迫不急待,搞個冥婚,將滿語和北京話結在一起呢?。於是留言,希望他能上網查一下「滿語」二字。網上滿坑滿谷的資料,在在證明滿語不可能是北京話。

    當然,他並未查,而是到我的網誌,不斷貼他的大作。他寶貝要命的大作,在我眼中,實是垃圾。將垃圾傾到我家,豈非以鄰為壑?只好將之列入黑名單,封鎖了事。

    唉!連這種是非分明之事,都有人可以胡攪蠻搞,難怪世事如此紛亂。

    ReplyDelete
  9. 「攝影在按下快門的當下,時間便已死亡,但所拍攝的畫面卻成了永恆,這便是矛盾之所在。」

    或許是對時間死亡之定義有別,我看不懂矛盾何在。在我看來,時間死亡即是永恆,並無矛盾啊!

    ReplyDelete
  10. 光年兄,跟您道歉,把您扯進來!本來顧到您的感受想把這篇收起來,但是答應”大叔”不刪她的留言,所以還在兩難之間。謝謝您的體諒,而且還能讀出我的”幽默”。

    也謝謝無言兄...^^

    ReplyDelete
  11. 還是把那些留言先收起來,”大叔”要是有意見,我再放出來!

    ReplyDelete
  12. 「攝影在按下快門的當下,時間便已死亡,但所拍攝的畫面卻成了永恆,這便是矛盾之所在。」
    吳天章指的,應該是那個畫面,也就是拍攝的那個畫面在時間裡已經過去了(死了),卻因為被攝下而變成永恆存在。

    ReplyDelete
  13. 我也不覺得矛盾,時間過去就是過去,這是它的本質,跟畫面永不永恆無關。畫面是否永恆,如何永恆,端看你拍的是什麼畫面。

    時代廣場那著名的一吻,事情發生就過了,卻永恆的留在攝影中,留在照片欣賞者眼中,當然也永恆留在親吻的兩位當事人心中。

    如果拍的是自然景觀,高山海洋,晨昏日夜,或是千百年古剎,那麼永恆不見得留在攝影中。底片、照片、數位檔案有可能損毀、遺失,自然景觀可能日復一日輪迴,千年古剎也可能比攝影、比人的生命更永恆。

    那段話不適合用來闡述攝影的特質,但倒適合當作對攝影的追求,追求將短暫即逝的的畫面永恆的保留下來,一般的人物、生物、新聞攝影都是在追求此特質。

    ReplyDelete
  14. 花花,這種有理說不清的事,何必生這麼大氣?
    對這種躲在匿名後面戴面具的人,幹嘛跟她講道理?

    這些垃圾都刪了吧?

    ReplyDelete
  15. 妳還浪費力氣打這麼多字給她們看!

    ReplyDelete
  16. To Ally,
    Ally 說對了,那話就是在說對攝影的追求...吳天章在說那段話時,本來就是在提到他的創作理念時帶過的一句話,他主要闡釋他的作品在捕捉這種”剎那”之間的感動。

    ReplyDelete
  17. 真不好意思,辛苦光年兄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