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暖陽


春雨帶喜,夏雨激情,秋雨含心事,冬雨則令人淡淡不適,心情紛紜。

冬雨中的溫哥華,褪盡一切色調,滿目灰階;幾株枯木雖具幽意,卻也不具什麼療效,每個人似乎各懷心事,沉悶、苦澀又無以名狀。直到冬陽突然臨幸,大夥兒像久違的朋友,居然擁抱了起來!

冬日下午很快凋逝入夜,黑與灰的樹影,在落日餘暉中,頓生奪目光彩。最冷時,最體會溫暖。

再耐寒的都市,都渴求溫度。人心,亦然。

Comments

  1. 我嚴重懷疑,終有一日我會因為邊駕駛邊拍照而撞進路旁的藍莓田!

    ReplyDelete
  2. 我嚴重希望,這樣的情況不要發生!

    ReplyDelete
  3. 好文, 今日台北早上有些陽光, 不過一下就回去睡回籠覺了...

    ReplyDelete
  4. 有時看到一些景致,真的會忍不住。以前沒帶相機就算了,現在手機方便,就會想到"冒險"一下...^^

    ReplyDelete
  5. 阿客提瑪January 09, 2012

    停一下車 ,下來拍, 差不到 5分鐘吧?...^^

    ReplyDelete
  6. 今天溫哥華天氣好,好多人跑出來曬太陽。

    ReplyDelete
  7. 就是沒地方停嘛!一路都禁止停車...^^

    ReplyDelete
  8. 這就是蔣勳說的美, 讓人忍不住, 但還是別冒險, 我們很需要花花一直在的!

    ReplyDelete
  9. 哈哈哈,晴媽這話意味深遠啊!...!!

    ReplyDelete
  10. 晴媽,蔣勳說的忍不住的美,是怎說呢?可否告知一二?

    ReplyDelete
  11. 他說他在上美學的課, 但看到學生在看外面的風景, 他知道學生不是不專心上課, 而是美讓他忍不住去看...所以他覺得美, 不能拿來上課, 而是從生活看到了, 忍不住去讚歎才是"真美"

    ReplyDelete
  12. 難怪淡江的學生,上課時都在看"風景"...^^

    ReplyDelete
  13. 他也寫到他很兩難, 如果一問, 就打擾了學生的美學觀看, 可是不聞不問, 會不會讓其他人認為他放任學生

    淡江學生很愛看"風景"?? 我知道輔大的, 很愛看"美女"

    ReplyDelete
  14. 淡江校園美麗,尤其清晨坐在宮燈教室上課時,有時雲霧還會飄進來...真令人無心上課...
    蔣勳真體諒學生!

    ‎"美女"也是淡江的一景!

    ReplyDelete
  15. 老實說, 有這樣的體認, 才能為人師, 不然只把自己的課放在第一位, 那只能說是個教書匠^^

    輔大外文系草原那一帶, 從胡茵夢在那裏躺著曬太陽後, 一直是輔大美女密集出沒區^^

    ReplyDelete
  16. 呵呵,所以,後來輔大的美女都要跑去那兒曬太陽嗎?有沒有專獵鏡頭的男生躲在一旁?

    ReplyDelete
  17. 應該說輔大外語學院的女生們, 大概都有些個性美或長相美, 每回經過會多看一眼, 但那時不流行狗仔文化, 現在則不知道有沒有要拍正妹的人在一旁埋伏了

    ReplyDelete
  18. 在苦悶的學習歲月,有美女可以看,也算是冬日的太陽,溫暖一下小男生寂寞的青春...^^

    ReplyDelete
  19. 照這樣看來, 可愛的女生, 帥氣的男生, 都是冬日暖陽

    ReplyDelete
  20. 是啊,之前有跟朋友說,冬陽不可求,只好靠近溫暖的人。

    ReplyDelete
  21. 蔣勳美的覺醒

    在大學裡教授美學課程頗有些時日, 我已界定了教學內容, 希望一位大學生修習美學學分時, 受到基本的訓練, 像波卡頓、黑格爾、康德這些人的理論都會涵括進去, 有趣的事情發生了, 當我在課堂上講這些聽起來蠻理性、甚至有一點枯燥無味的美學內容時, 就在斆室的窗外, 有一大片的繁花綻放著。

    我發現學生沒有辦法專心聽我講課, 他們常常轉過頭去, 貪看外面從空中一朵一朵緩緩落下來的花朵, 那時我矛盾極了, 我是不是應該將沈醉中的學生叫醒, 說:
    「你不要看外面的落花, 你應該聽我講美學。」

    美學是一種分析, 是一種理性, 可是我相信這些學生此刻分心了, 因為他的視覺陶醉在觀賞春天那一片盛放的花朵, 他們在花裡, 究竟看到了什麼?

    (拿著書照打的)

    ReplyDelete
  22. 感激不盡...^^
    這就是有溫度又溫暖的朋友啊!...^^

    ReplyDelete
  23. 剛好書在附近書櫃中, 而且打字也快, 不費事, 所以好文也算冬日暖陽

    為什麼記得這一段, 因為國二的春天, 就在靠教室外也有一大片繁花綻放著, 我真的因為看花, 看到分心, 被老師叫起來罰站^^

    ReplyDelete
  24. 那老師也太沒趣了! ...^^

    我倒是有一回從河邊的路回來,看風景看傻了,不知道自己超速。
    警察攔下我,問我為什麼開那麼快?我說:對不起,在看風景!
    警察聽了都覺好笑...聊了一下河上風光....還是開了罰單...^^

    ReplyDelete
  25. 好像是化學老師, 她很嚴格, 小考90分為低標, 少一分打一下, 是學校的名師, 所以她大概不能理解春天的繁花對一個十來歲少女的吸引力比"化學元素"大很多|

    聊一下河上風光, 還要開罰單, 我還以為相談甚歡, 就放你一馬呢, 可見國外警察的執法公正!

    ReplyDelete
  26. 我沒有三毛的本事啊,不敢跟他撒嬌耍賴...^^

    ReplyDelete
  27. 撒嬌...這我也沒辦法, 看來付錢了事最快!

    ReplyDelete
  28. 哈哈,我也嚴重懷疑,終有一日我會因為邊駕駛邊用手機玩臉書而撞進路旁的蓮花田!

    ReplyDelete
  29. 哇,蓮花田哦?那很浪漫哦!...^^

    ReplyDelete
  30. 是啊 這15年來,我每天都會經過白河
    夏天的時候,路的兩旁開滿蓮花

    ReplyDelete
  31. 冬天其實蠻容易讓人憂鬱的,尤其是下不完的雨,前兩天才在日記裡寫到....天寒微雨,記憶中少女時期經常在類似的天候中,一群高中好友走過寒風刮人,冷颼颼的曠野鄉間到位於溪畔旁的同學家,很冷,但年輕時和好友一起的快樂比起冷來更為重要...。

    如今回想,最冷時,那種快樂就是溫暖吧...^^

    ReplyDelete
  32. 還好台中下雨的日子不多。

    ReplyDelete
  33. 鳥媽媽住在台中真好,看妳昨天的照片,藍天藍得多迷人。

    我印象裡,中學時常常冷到胃痛。我們在山上,雨水多,常常又濕又冷。幸好青春無敵。胃痛完又是一條好漢,第二天可以再淋著雨上學...^^

    ReplyDelete
  34. 小楓好好喔,可以年年賞蓮。
    有一年曾大清早特地南下白河賞蓮花,不過到哪ㄦ已經九點了,太陽早已毒辣,熱到讓人心慌...

    ReplyDelete
  35. 真的!中北部的朋友下來,都覺得這裡的太陽很毒辣,哈哈
    我覺得傍晚賞蓮比較幸福!

    ReplyDelete
  36. 我對冬天的印象大抵保持在高中穿軍訓裙,然後冷的要命,還要練軍歌、喊口號...,假裝精神抖擻...呵呵!
    為什麼會特別想到去同學家的事,因為同學家四周沒有掩蔽,還有溪流經過,一群女生嘰嘰喳喳沿路寒冷沿路彼此捉狹,玩圍巾互繞,或將對方的手握進自己口袋,那時的天氣是多日陰霾,晴日少見,不似現在冬天像夏天的多。

    青春想不到過的這麼快...^^
    再來只能看小孩無敵了!

    ReplyDelete
  37. 小楓家近白河,我小時候去過,有兩位堂伯家在白河圓環旁,他們開打鐵舖。堂伯也是基督徒,好像是長老會的。去那裏最喜歡看他們打鐵、幫忙拉鼓風爐。

    用餐前會禱告,我當時很新奇,會偷偷睜開眼看大家,聽說堂伯母信教,堂伯為追她也信了教。

    有次還跟他們到關仔嶺的教堂,那次接近山,山色越來越翠綠,而每天在海邊平原看到的黛青山形有兩道白線,這次近觀才曉得那是兩道不長植被的裸露山溝。

    ReplyDelete
  38. 對啊 我家離白河不到五分鐘
    圓環那邊我知道
    我朋友家住那裡

    我常覺得那裡黃昏很美
    有時看到不同平時的天色
    都會忍不住停下來拍照

    我聽過好都教徒都有好的感情歸宿
    我整個快要跑去信基督了 哈哈

    ReplyDelete
  39. 明天可能天氣又要轉壞,今天趁好天到附近轉轉,社區的櫻花樹葉已經掉光,等著開花。倒是附近有棵梅樹還有許多綠葉在枝頭,寒梅著花還要等等,在回來巷間一陣風吹來,有淡淡幽香,不知那家春已上枝頭。

    ReplyDelete
  40. 看到第一句,以為在讀張潮的幽夢影.

    ReplyDelete
  41. 有一次上課時 正逢季節轉換 風雲變色 學生有很有感覺 索性把大家帶到走廊 好好感受一下 風的速度 看雲走的多快 再進教室 教storm這個字 那時只是想 機會教育 不然孩子們常常也對自然的變化無知無覺 今天發現 可以證明我不是"教書匠" 樂

    ReplyDelete
  42. 以前 最愛和stone 一起看上下學途中那片大天空了 超想念某人...

    ReplyDelete
  43. 蓓蓓真是知情識趣的好老師,學生將來回想起來,一定能記得這堂課:感受到”雲從龍,風從虎”的樂趣!

    帶著學生在草地上上課這事,我還是到了大學才遇到呢!


    過年,把stone找出來吧?

    ReplyDelete
  44. 晴陽說的可是:歸來偶把梅花嗅,春在枝頭已十分?
    (好快啊,去年拍的白梅印象猶新呢!)

    ReplyDelete
  45. 小楓居然看了十五年的白河蓮花,令人嫉妒!...^^
    原來也都是住在那麼美麗的地方,才讓小楓靈犀特別敏感多情...^^

    很歡迎小楓加入基督徒行列 ...先別考慮歸宿問題就是...^^

    ReplyDelete
  46. 修旭兄,>>看到第一句,以為在讀張潮的幽夢影,

    您不說我倒沒注意,仔細看看,是有那麼幾分味道... 就當您這是稱讚好了!...^^

    ReplyDelete
  47. ‎Margaret,

    >>好像是化學老師, 她很嚴格, 小考90分為低標, 少一分打一下, 是學校的名師, 所以她大概不能理解春天的繁花對一個十來歲少女的吸引力比"化學元素"大很多。

    難道化學女老師在十來歲時,化學元素對她比較有吸引力?她只是忘記罷了!...^^

    ReplyDelete
  48. 花, 修旭的評語是讚美, 也讓我猛然想起, 對吔, 很像^^

    正因為有貪看花被叫起來罰站的事, 所以自己有機會去代課時, 不反對孩子對著外面發呆, 課本的東西自己念就會懂, 但天空或風景是回家看不到的

    ReplyDelete
  49. 但總是發呆也不是辦法啊,尤其國中孩子,特別愛作夢...不拉回現實,就一夢八千里了。...^^

    ReplyDelete
  50. 尋梅須寒天,雨來更精神,知命近還曆,賞花勝折枝,繁華無人語,盈香獨自歸。

    ReplyDelete
  51. 晴陽也寫詩了...^^

    ReplyDelete
  52. ‎Margaret ,回頭看了一下蔣勳說美學是一種分析,一種理性,想來也很有意思,美是一種純感覺性的回應,卻必須透過理性而被認識。

    ReplyDelete
  53. 我有詩興,但不會寫詩,這算是韻文吧!

    ReplyDelete
  54. 你知道的,關於詩,我挑剔,你這沒押上韻呢!...^^

    ReplyDelete
  55. 那煩請妳依我意思改寫,讓我見見"詩"面!

    ReplyDelete
  56. 呵呵,還給我出功課呢!先說一個疑問,你離還曆還早呢!知命近還曆?說不通!

    ReplyDelete
  57. 鳥媽媽中學時住那兒啊?不在台中嗎?聽起來好像在北部?

    ReplyDelete
  58. 在彰化。

    昨日下班時看到天邊雲影呈草莓顏色,非常壯觀,我載著女ㄦ一路追,一路喊著變好快..快不見了...,那時就在想,我沒帶相機也沒有手機可以照相,可是一路遙望天邊,怕自然美景就這麼消失在眼前,穿梭車陣中也是玩命...^^

    ReplyDelete
  59. 呵呵,又一個不怕死的...^^

    感受美的人比分析美的人幸福,我們的靈魂在當下便因感受到美而感動萬分,而分析者,還在分析被感動的原因... 感性萬歲!...^^

    ReplyDelete
  60. 是啊,哈哈...有點懂你在說什麼..!

    ReplyDelete
  61. 這個”懂”,又很令人感動了!...^^

    ReplyDelete
  62. 剛才出去張羅吃的,趕快記下:
    尋春歸來花在心,欲吟胸墨不解韻。

    再一句:
    花笑晴陽不解韻,幕前猶敲風雅俊。

    花花再改寫~~~

    ReplyDelete
  63. 我家先生常說他很怕容易感動的人,這些人一天到晚傷春悲秋的不知那一天會作出玩命的事...
    這麼多年我也常看他"玩命"...,當下才是真性情。

    ReplyDelete
  64. 尋梅須冷日,雨落更搖姿;
    知命趨還曆,賞花勝折枝;
    髮烏欣未疏,葉綠喜隨滋;
    風起春香染,孤衣陣陣思。

    花花,好難喔~~~~

    ReplyDelete
  65. 鳥媽媽,我看金樹兄才是大感性的人呢!...^^

    ReplyDelete
  66. 晴陽,先給你拍拍手!勇氣與耐性均可嘉!...^^

    不過,韻是押了,對仗勉強算你懂了,但是...格律好像不對...

    ReplyDelete
  67. 花花,我是幼稚園小班,你不能當我是大學生,哪字不對要說,我才會改。

    先改一些字:
    尋梅須冷季,雨落更搖姿;
    知命趨(?)還曆,照(看、賞)花優(高)折枝;
    髮烏欣未疏,葉綠喜還(猶)滋;
    風起春香染,單(孤)衣陣陣思。

    ()內是考慮的字,哪個好?(?)可待改
    為什麼有些字直覺念起來不爽俐,譬如尋梅須冷日就比尋梅須冷季不順。

    寫詩這樣"推敲",興味已"面目全非"!

    ReplyDelete
  68. 我自個兒也不過是幼稚園中班(相較於如果你是小班的話),那裡會改?...^^
    二難兄說寫完了要自己多唸幾遍,慢慢就能揣摩了。

    網路上有些詩壇開放給人寫詩,有闢專欄給新秀鍛鍊,你可以去試試。我臉皮薄,不敢去,怕被人批...^^

    ReplyDelete
  69. 其實晴陽身邊就有一位最專業的老師了,何必外求啊?...^^
    寫完了請晴陽嫂幫你看看就可以了...!!

    ReplyDelete
  70. 我太太這方面比我還弱,我是中文組、她是理工組,論或研究是她專長,文學或藝術就免了。
    我臉皮更薄,所以學東西很少正規訓練~~~

    我這是採五律平起首句不入韻,查了些資料,有的寫格律說律詩正格為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韻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韻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韻

    但詩中天說一三五七第一字平仄皆可,二六句第一字也平仄皆可,甚至第七句也可以改為"平平仄平仄"。

    哪個對?

    ReplyDelete
  71. 兩個說的都沒錯,但你得先懂為什麼,不能死背,我把二難兄給我的筆記寄給你了,你先看看...
    (如果你要自創一派,就不用理我啦!...^^)

    ReplyDelete
  72. 有一天閉門家中,大做白日夢時,刺耳電話鈴聲不識趣地響起。接聽後,睡意頓消,原來是友人的求救電話。他車子開著開著,不知如何,竟開進河裡。我電話一摔,急忙驅車救駕。小河傍一小丘蜿蜒緩流,不知他因何分心入河?是滿丘鵝黃媽紅的美景,是河裡兩尺長的鯉魚,還是在後座拌嘴的女兒?也許是星加坡人剛去美國,從靠左改成靠右行駛,尚未習慣。

    ReplyDelete
  73. 哈哈!想不到無言兄真見過有人開車開到河裡...卡在岸邊?怎沒打911?後來無言兄怎把他救上來?

    看來以後行經我家後面的小河時,不能只專心側著頭看河水清柔,要專心看前方了!....^^

    ReplyDelete
  74. 幸好小河淺淺的,車子也未衝入河心,離岸僅一公尺多,水及車門,未沒頂,無人傷亡,我只是送幾個濕衣人回家,車子找拖車公司拖。

    開車要專心。我另一個同事出車禍,結局迥然不同。

    ReplyDelete
  75. 打從我學開車時,教練就說我:『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總是心不在焉。』,我心想:『開車坐在車裡,腦袋不想點兒事情,豈不浪費時間?』....大概一開始,學開車就沒學好...^^"

    ReplyDelete
  76. 開車要想點事情、聽點音樂、看點導航、喝點咖啡、吃點乖乖、畫點眼線、講點電話、打點簡訊、撲點臉書、憤點怒鳥、闖點紅燈、撞點路肩...

    ReplyDelete
  77. 呵呵,還少了”看點報紙”...^^

    以前我老闆的哥哥,移民在多倫多,他女兒寫學校日記時,把他開車邊喝咖啡,邊看報紙的事寫進去,害他被學校約談...^^

    ”憤點怒鳥”,這是什麼?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