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曉雲【驚喜】--懵懂少女

回頭來看蔣曉雲【驚喜】這篇短篇小說(收錄於《掉傘天》)。

蔣曉雲並不直寫女主角的外貌與特質,只藉一班女生的恨意全然表達:

『這一班的女生全恨她,因為她勉強稱得上美麗,因為她無休無止的到處賣弄風情--風騷而沉靜的,教人上當了都不自知,越發罪無可赦--最最可恨是她竟從不在乎她們的「輿論」。可是這些也不像真正的緣由。倒是張秀卿的說法來得有力:「我討厭她,不為什麼,看到她我就無名火起!」』

裡面的形容詞,當然是帶著女生妒意的眼光說出來的,是否真的風騷,真的賣弄風情,則未必。但因脫俗而有些孤芳自賞,則是可見的。
在舞會中,女孩認識了男孩,男孩帶走女孩,在咖啡室溫存,男孩心想:「太簡單了!又不是小太妹...」

這樣讓女生恨得牙癢癢,男孩以為高高在上卻輕而易得的女孩,名叫「純純」。也許是直接的形容,也許是作者有意的反諷。

蔣曉雲在《未妨惆悵是輕狂》文裡提到,友人覺得『為什麼外表純潔的女孩子,會輕易地跟個男孩子出去就發生關係?搞到以為自己懷孕』?

回到三十年前的台灣,這樣的女孩也許有些駭俗,但根據我的觀察,越是單純的女孩,對性的發生越沒有防禦。她們以為那是愛情的必然過程,那怕愛情對她們還是懵懂的。純純如果真是個隨便的女生,不會拒一路同行的男同學於千里之外。作態,不必作在那時候。至少,她的態度是有一點點名花有主的扲持。

她對男友的態度,也表現出她對愛情的順從,被冷落、被侮辱,依然逆來順受。男孩是存心玩玩的,因為她太Cheap.但cheap不是她的本質,而是她對愛情的懵懂與誤解。而她可能的全心全意,在男孩眼中全是不值一文的。或許,名純純,實則蠢蠢吧?

在我看來,純純,不是隨便,也不是壞,只是不懂事,不懂愛情,不懂性愛,更不懂男人,不懂人情世故。

Comments

  1. 把這回覆另起一篇好了!

    ReplyDelete
  2. 呼叫一茗,《掉傘天》看完沒?看完來討論...^^

    ReplyDelete
  3. 看完了。再來就沒得看了。回家再來拜讀妳的。

    ReplyDelete
  4. 沒得看是啥意思?是說手邊沒書了?

    ReplyDelete
  5. 不是就只有三本?

    ReplyDelete
  6. 桃花井,掉傘天,還有?百年素人?

    ReplyDelete
  7. 對呀,我正在看百年素人。這本是去年底才出版的!

    ReplyDelete
  8. 〈驚喜〉裡的純純,讓我很是費解。我和花姐的看法不同,(因為我確遇過這樣的女生!^^).

    那些同班女生對她的批評,可說是出自於女人的直覺。

    純純,不是「蠢蠢」。至少她會騙人的,同學在公車上問她去哪?她說去找姐姐,實際上是去找她男友。男友問她:「吃飯沒有?」她點點頭,他猜是騙人。和她認識三個月的男友,顯然漸漸瞭解,她不是純純的女孩。

    她的男友也在宿舍的床上漸漸感受到「不單純」的壓力。

    這樣的女孩,比較像<估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中那個女孩(忘了名字了)。她們有純潔的外表,讓男人相信她們純白地,但往往也白得透明而讓男人無法掌握,或不敢掌握。(純純的同班男同學們大約便是這個心態。)

    所以,當小說寫至「忽然純純堅決地發了話:『我是-絕不打胎的就是了。』」我讀至此,覺得這句話不是這個角色會說的,整篇小說中的純純這一角色,也由此判若兩人。造成這一角色前後不一的原因,恐怕是因為作者在其自序中的意圖-「有點不懷好意地想嘲弄一九七幾年時候台灣校園裡既錯誤又貧乏的性知識。」如是,只為完成這個意圖,我認為小說的開頭逕可從中篇的純純那句「我是絕不會打胎」的開始就可以了。

    小說的前篇不單純的純純,寫得比較有意思,起初覺得作者怎麼可以對這樣一個「作賤」自己靈肉的女孩不交代動機?讀完,又覺得本不用交代動機,就如女同學所說的:「我討厭她,不為什麼,看到她我就無名火起!」但就男生與讀者而言,純純這樣的女生,就是教人遐想、「心煩」、「對她的戀戀裡充滿了敬意」。像我這樣膽怯的男人更只能對她敬而遠之。
    (以上報告)

    ReplyDelete
  9. 嗯,那句堅決的話:『我是絕不打胎的就是了!』,我也覺是關鍵,她心裡是有想過”有喜”這回事,所以她說『絕不打胎』並不是一時興起,當男孩問她:這樣跟我在一起怕不怕?她說:不怕!她這不怕,是真不怕。但我以為是”憨膽”,不知天高地厚的不怕!

    ReplyDelete
  10. 先回答你幾個觀點,晚點兒再來說我的想法(作飯時間...^^)

    >>至少她會騙人的,同學在公車上問她去哪?她說去找姐姐,實際上是去找她男友。

    三歲小女生都會騙人,對吧?何況跟一個不熟又不相干的男生何必跟他說「要去約會」之類的事?等等引來一堆問題,還得回話,多麻煩。當然隨便謅一句,不是省了很多工夫?

    >>男友問她:「吃飯沒有?」她點點頭,他猜是騙人。

    我猜也是不想給男友惹「麻煩」,說沒吃,接下來難道還要張羅吃飯的事?很多女生都這樣啦,這也不算什麼騙人。

    >>「我討厭她,不為什麼,看到她我就無名火起!」

    通常在男生眼中被以為「跟一般女生不一樣」,大概都會招來其他女生這種無名火...^^
    這是直覺沒錯,但不表示被討厭的人有罪...

    ReplyDelete
  11. 一茗有沒有注意到,書中大鵬對純純的態度?從一開始的”太簡單了...又不是小太妹”,到後來嫌她沒脾氣,故意冷落、侮辱她,甚至最後懷疑她懷孕時,也一味只是怪她『不矜持、不拒絕』...而這種態度卻沒有被男性讀者責備,反倒責備女生太隨便,包括蔣曉雲那位在溫哥華的男性友人。

    我們反過來想,如果純純真懷孕了呢?絕不打胎的態度,只有兩種可能:大鵬變成小爸爸,或是純純變成未婚媽媽。而根據大鵬的性格,純純變成未婚媽媽的可能性大些。所以,她圖什麼呢?只是對性好奇?我覺她連好奇都談不上。

    真的小太妹,她們知道怎麼應付像大鵬這種男孩子,但純純不懂...也許男同學們對她好奇,但不敢追求,所以她對第一個闖入的男生,也就不拒絕...。

    有時,好女孩之所以沒犯錯,並不是因為她們更懂事或更會保護自己,而是她們幸運,沒有遇到敢侵犯她們的”壞男孩”。

    之所以為純純辯護,是因為看過很多涉世未深的小女生未婚懷孕,與其說她們隨便,作賤靈肉,不如想想,在過程中她們何嘗真懂了什麼?有些女孩子,真的連拒絕都不會。

    ReplyDelete
  12. 我是覺得蔣曉雲這一篇要來嘲諷大學生的性知識或性觀念,有點勉強。
    或者,她在寫純純的這個角色時,設定偏了。純純比較像我心中那種可怕的女生。就是因為她沒什麼可圖的,才叫人害怕。也叫人猜不透。於是冀求作者要交代動機,為這角色的行為做出合理解釋。(但後來我覺得不用解釋)

    ReplyDelete
  13. 花花女性主義的觀感比較強,比較坦護女性,上次杜十娘那篇就可以看出來。

    ReplyDelete
  14. 嗯,一茗,我懂你意思。如果只是要嘲諷性無知,不須塑造純純這麼複雜的性格。

    我猜純純這角色是揉合了作者身邊某些女孩的性格以及她對她們的觀感跟看法,其實我也能感受到作者對這角色是有些貶意,但我刻意為她辯護...,因為書中男主角對純純的態度與觀感,已經說出當時社會大部分人對這種女孩子的看法,這對懵懂少女太嚴厲了!

    ReplyDelete
  15. 文字迷兄,有可能哦!...^^...我是紅迷,相信寶玉說的,男人都是泥作的,女人是水作的,泥進了水裡,便成濁水...千錯萬錯,就是男人的錯...^^

    ReplyDelete
  16. 我沒看這書 所以沒想太多 我是以生物學來看純純這一類的女生 就是雌性動物成熟後 有交配生育的本能~~

    哈哈 我會不會又太誠實了

    ReplyDelete
  17. 如果是依您的說法,那有本能的雌性動物應該會有同樣舉動,可為什麼偏偏是她呢?所以...您的通論不足以解釋此個案...^^

    ReplyDelete
  18. 對女性可能不同 但對男性而言 純純也是跟本能的雌性動物一樣 是同樣的舉動啊 就是少女懷春想要有男朋友~~

    哈~ 這書 也不是我的菜

    ReplyDelete
  19. 如果是那麼簡單的問題,就不會引來一陣討論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