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2

人不親土親

Image
昨天臨時邀請隔壁台灣鄰居到家裡來烤肉,從下午吃到半夜,從院子吃到屋裡,喝了一瓶紅酒,一瓶冰酒,半瓶白蘭地...暢談甚歡。

兩家相鄰已有七年了,看著彼此的孩子長大,經歷過兩家長輩的病喪,一起吃飯時,聊起家常,總也是有笑有淚。
人不親土親,原本不相識的兩家,只因來自同一塊土地,只隔一道圍籬,便也能在某些時候相互取暖,慰藉彼此的鄉愁。遠親不如近鄰,尤其在異鄉,有台灣鄰居真好!

我的鄰居Penny

Image
清晨出門時,看到 Penny 在送報。
問她:「怎這麼早?」
她靦腆地說:「是昨天的。」
我給了她一個會心笑容,就上車出門了。
在車裡,我反覆想著Penny在秋風颯颯,滿地黃葉的街上,背著那有她體積三分之一的報紙,挨家挨戶地發送,心裡百感交集。

美髮師的故事
附光年剪髮記

Image
之所以找上Ann,是因為有段時間一心想把已經長及胸前的長髮剪掉,而熟識的設計師幾次都不肯下刀,只一再追問「為什麼?」。有一種心情稠密難解,唯有落髮的決絕方能斷裂。面對設計師這種熟悉的陌生人,無從解釋。

有一天開車開在半路上,停了下來,「無論如何,今天是一定要把這長髮剪了!」,於是在皮夾裡掏尋,找到Ann的名片。當下約了時間,十五分鐘後到店裡。

大自然的廢墟-聖海倫斯火山/光年

Image
前言

聖海倫斯火山(St. Hellens)位於美國華盛頓州,與溫哥華相距五百公里。因為聖海倫斯最近爆發的時間距今不過三十年,短期內再度爆炸的可能性與殺傷力屢屢被傳揚,使得溫哥華居民除了地震、海嘯外,還有一大自然災害的隱憂,便是不知那一天將在睡夢中被火山岩漿給掩埋。

三十年前的石破天驚,大自然留一片廢墟提醒世人--人怎能勝天?(by flower)

父子爭執

父子爭執(2012.9.12)

Alex與兒子商量用車。
「兒子,我明天早上能不能用一下你的車子?」(要去釣魚)
「不行耶,我跟女朋友約好了,明天早上要去接她上學。」

家有笨熊

早上到醫務所驗血,抽了號碼牌,便坐在一旁,邊看書邊等著。

看沒兩行,門口匆匆衝進一位身著黑色運動服還斜背著背包的中年男士,一個箭步跑到櫃台前,正要說話便被護士小姐打斷:”Please take a number!”,男士不知是沒聽懂還是沒聽到,一股腦兒低著頭在斜背著的包包裡翻來翻去。護士小姐沒理他,逕自處理著早先站在一旁的老先生的資料。

古城溫哥華的歷史及風貌/光年

Image
前言:因為談及加拿大西岸的古老城市新西敏市,光年兄提供了與「溫哥華」大有淵源的「古城溫哥華」的資料及風貌。對城市歷史有興趣的朋友,藉此可更了解美加兩國時而友好時而敵對的矛盾關係。(by flower)

古老的城市-新西敏市

Image
新西敏市(New Westminster)建城一百五十四年,在加拿大已算是古老的城市(可見加拿大多年輕...^^)。

早年因為淘金熱,這城裡的菲沙河是淘金必經之路,且又是殖民時代的首都所在,一時之間,成為低陸平原的水陸交通重鎮。新西敏市離我家只有十分鐘車程,老城市因為鐵路興起,又因政治因素首都的地位一夕之間被維多利亞市取代,風華不再。但留一城悠閒,於夏日餘暉間,提供市民享用。

▲這是城裡River Market 的旅客服務中心

今夜,多情搖滾.com

Image
朋友Amy說想來溫哥華「追星」(看我啦),實在是消遣我,她才是星呢!...^^

這是她在台北時間 9/7 至 9/9日的演出,Amy是能演能唱的古典美人,想必是一場精彩旳戲劇。有興趣的朋友們週末閒著沒事,去看看戲也好。Amy說花想班的同學都能到現場再買票,報她的名字即可--葉鳴英。

廚房是家的靈魂 / Vera

Image
▲甫於今晚七點正式完工的新廚房
01
多年前,有位朋友告訴我,她每天下班走到家門口時,聞到屋子裡先生正在廚房下廚的飯菜香時,便覺自己好幸福。
廚房是一個家的靈魂所在,無論主廚者是男主人或女主人,皆因炊煙冉冉而令人備感溫馨。

一江煙水

Image
這個夏天Alex每天凌晨四五點便前往Deer Lake釣魚,多半時候一無所獲。往年他在這個湖,可以釣到四五十條大鯉魚,因此家裡有兩個大冰箱和一個大雪櫃,他且被釣友們封為兩湖總督(Burnaby Lake 和 Deer Lake)。但今年,除了幾尾小小的鱸魚外,大鯉魚始終未上鈎,眼見釣友漁獲日增,他急得五內俱焚。我出了個餿主意:『湖裡灑些曼陀羅花吧?把魚迷昏了,一一打撈上來便可!』,當然不可行。

午后閒想

Image
01
下午坐在陽台,與陽台上的植物一起被陽光包圍,陽光因樹葉被風吹動而繁忙跳躍,灑落成零亂快活的影子。而我接受這麼大量的陽光與微風,內心只覺充盈得想笑...

藍月

Image
農曆七月十四(八月三十日)的河上月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