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日尋刺果
附懸鈴木與楓香木探究

立冬,社區景致

2012.11.07 

今天立冬,難得放晴。看似陽光明媚,實則氣溫很低,大約只有七八度。

上回討論到楓香樹的果實是有刺的毬果,槭樹是翅果,我心裡便一直納悶著,怎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見到我家隔壁的楓樹結過果子?連地上也沒看到。

這幾天正值落葉,我成天上上下下盯著它,就沒看到什麼果子。怎麼回事?社區裡其他楓樹呢?結翅果或刺果?趁著天氣好,出門探個究竟。

沿路一棵棵仰頭檢視,幾乎把頭仰成九十度,只見一兩棵槭樹翅果於陽光中如彈翼,卻不見刺果的踪跡。
一直走到社區裡的小公園,終於看到結了刺果的楓香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為什麼有些楓樹刺果或翅果都不結?明明是楓樹啊!

找著刺果拍照存證後,差不多要往回走時,女兒打手機給我,她也帶著相機走了出來。她修攝影課,用的是學校的底片相機。於是我又陪著她在社區裡東拍拍西拍拍,為了節省底片,先用我的相機測好光圈和快門,再用她的相機拍...秋光明媚的空氣裡,母女倆邊走邊討論,我心底覺得很溫潤,上一次與另一個女生一人一部相機互相拍來拍去,是三十年前跟Meggie...。

既無翅果也無刺果
槭樹殘存的翅果
紅楓也沒結果子
還是沒有
總算找到了



附:懸鈴木與楓香木探究

上面我以為找著了楓香樹,經光年兄指正,應為美國梧桐樹。再細查,梧桐樹,除了正宗梧桐樹外,還有法國梧桐,英國梧桐等,同屬懸鈴木。我先把網路上找來的三種懸鈴木的葉形及果實圖片放在一起,作個比較:

美國梧桐-一球懸鈴木
英國梧桐-二球懸鈴木
法國梧桐-三球懸鈴木

光年兄提供的法國梧桐與楓香比照圖:

法國梧桐的葉和刺果
法國梧桐的樹幹
楓香的和刺果
楓香的樹幹




法國梧桐和楓香的比照圖
左邊大葉雙球的是法國梧桐London planetree (Platanus x acerifolia) ﹐右邊紅葉單球的是楓香Sweetgum(Liquidambar)。

依照網路圖片及光年兄的資料,我拍得的照片應是美國梧桐樹,而非楓香,也非法國梧桐。
我拍到的一球刺果
它的樹幹

今天走在外面時,意外看到一棵結刺果的樹,欣喜。因為手機沒電了,又沒帶相機,幸好隨身帶著書,當場便顧不得其他,摘了一片葉子夾進書裡,幾顆仍嫩得發青的果實放進口袋,心想:這下找著楓香樹了吧?但這會兒比照光年兄提供的圖片,似乎又落了空。不像楓香,但又像什麼?


偶見四葉尖的黃葉,不知其姓名,經光年兄指點,原來為古老樹種鵝掌楸,因形狀似鬱金香,故名Tulip Tree。

鵝掌楸奇特的葉形
已失色的花形
樹形
樹幹
葉色於秋季亦繽紛

Comments

  1. 天氣涼了,注意保暖。相片極美。很愛冬天,除了可以穿好看的衣服,陽光明媚的冷冽衝突,怎麼不叫人精神抖擻呢!:D

    ReplyDelete
  2. 是說各大設計師其他季節的衣服都沒有好好設計嗎?只有冬天才有好看的衣服?呵呵...

    是啊,冬日陽光下的冷空氣,真叫人神清氣爽!

    ReplyDelete
  3. 喔~~這個雲....好可愛好像棉花糖呀~!!!! :D

    ReplyDelete
  4. 拍完照片,手已凍得紅腫。

    ReplyDelete
  5. 哈哈哈 我懂耶, 雖然我不住在這麼冷的地方, 不過上次二月去niagara falls有體驗到想把美景照下來又不想把手套拿下來那種掙扎呀~ 結果就趕快脫下手套照幾張相然後趕快戴上手套, 手早以凍僵...

    ReplyDelete
  6. 不過有留下照片還是非常得意 ^ ^

    ReplyDelete
  7. 哦哦,Niagara Falls那就太值得了!...^^

    因為出太陽,我低估了寒意,穿得不夠多...

    ReplyDelete
  8. 看來溫哥華的太陽會騙人!洛杉磯的太陽非常誠實,它出現的時候就真的會暖甚至熱,今天還到20度C,害我帶著外套覺得很笨,朋友間還有人穿短袖短褲。我每天都在想說這11月的氣候是正常嗎?LOL

    ReplyDelete
  9. 加州天氣好,好像全年平均溫度二十來度,算正常吧?...

    有空來溫哥華玩...^

    ReplyDelete
  10. 我就祇是一張張,細細賞,深著迷,聯想翻飛。

    ReplyDelete
  11. 謝謝 Hui-fang, 因為主要在找果子,拍的時候有些潦草...謝謝不棄嫌...^^

    ReplyDelete
  12. 那兩張照片中長刺果的樹﹐應該是美國梧桐(American Sycamore)﹐不是楓香(Sweet Gum)。

    美國梧桐的學名是Platanus Occidentalis﹐一球懸鈴木﹐而東方梧桐是三球懸鈴木﹐雜交的樹在歐洲被稱為英國梧桐。法國人把雜交的英國梧桐種在上海的法租界﹐結果就被中國人稱作法國梧桐。

    我在北加州看到的梧桐樹﹐同一棵樹上常看到有一球﹐二球﹐或三球串連的刺果﹐所以無法確認是否純種的美國梧桐。

    美國梧桐的葉子很大﹐形狀像楓葉﹐秋天一般變黃轉褐﹐不會變紅。美國梧桐的樹幹﹐舊皮會脫落﹐很好辨別。我明天另外寄照片給妳。

    ReplyDelete
  13. 啊?啊?啊?原來還不是楓香樹?太讓我傷心了,那,楓香樹那兒去了?
    葉子會變紅的樹我也找了,也沒任何果子哩。我再傳照片給光年兄瞧瞧,究竟怎回事。

    我家女兒學校入門處的大粟樹也會結刺果,刺果裡面的果核狀似糖炒粟子的板粟。前些時掉了一地,我興緻勃勃撿了回家,蒸了,一吃,是苦的。原來北美的粟樹產的粟子不是我們的板粟,不能入口...

    再有一趣,全世界的楓樹,好像只有北美的楓樹能產楓糖漿?或是加拿大楓樹多,所以成了特產?

    ReplyDelete
  14. 有些楓樹的品種是不是根本不結果子?或是很隱性不容易發現?

    ReplyDelete
  15. 我約略的猜想,是不是這幾棵是公的,台灣的楓香是雌雄異花同株,而有的植物是雌雄異株,花花可去查這顆楓樹真正的學名,再查是雌雄異株或同株?
    提供作參考。

    ReplyDelete
  16. 哇,好棒哦,鳥媽媽真是解惑!...^^

    這事困惑了我幾天,一直沒想明白,連開車經過一些楓樹時,都特地慢速查看一下,究竟有沒有果子。

    ReplyDelete
  17. 不過也有意外,有一種植物叫大安水蓑衣的,它在高美溼地的族群都是開花不結果,學者對此現象深感疑惑...^^

    ReplyDelete
  18. 搜尋了一下,大安水蓑衣的花是漂亮的紫色。...^^

    我有些不明白,開花一定結果嗎?譬如洋蘭,我家洋蘭沒見她結過果哩!

    ReplyDelete
  19. 這的確是好問題,我們家養的蘭花(洋蘭之類的),只看過一次結果,而緬梔花(雞蛋花)更是花開滿樹,結果偶而才會看到一、兩個。
    像台灣百合會結果、而鐵炮百合就不會。
    這其中的奧妙,我也不知道,好像聽金樹說過,但忘了...^^

    ReplyDelete
  20. 嗯!鳥媽媽問到了再來告訴我們!...^^

    ReplyDelete
  21. 結果••••金樹說:他也不知道^^
    不過是很好的觀察題目,可以多方猜想探究,我想這也是自然觀察有趣的地方。

    ReplyDelete
  22. 後來有把會結刺果的樹葉和這幾棵沒結果子的樹葉摘回來比對,葉型略有不同,可能還是品種的關係。只是納悶,即便品種不同,該結果子還是得結吧?長不一樣而已...

    謝謝鳥媽媽和金樹兄,植物學之所以為植物學,不是沒有原因的...我有空來找找資料...^^

    ReplyDelete
  23. 看葉子其實有個體差異^^
    有毛、沒毛、有托葉、無托葉.....很多的細微處,就是分類的根據,所以記清楚這些分類的人很厲害。
    後來...我就不再強記植物名,不跟記憶對抗,只單純欣賞美就好。

    ReplyDelete
  24. 是啊,這種事我絕對不勉強,不跟自個兒過不去,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這是專人作的事。...( 偷懶的托辭...^^)

    ReplyDelete
  25. 鳥媽媽說的個體差異是指,同棵樹每片葉子都有不同,還是說同一品種的樹也會有不同葉子?

    ReplyDelete
  26. 同一品種也會有個體差異,所以我們常會對某棵植物說:這棵很典型...^^

    ReplyDelete
  27. 有時明明適合栽種在高海拔的,卻被人種到海邊去,於是植株就瘦弱長不漂亮,甚至沒過它開花(如銀杏,肖楠)。
    有時是陰性植物,卻被種到日照充足的地方,這些常常會影響到植物的生長。
    寫到這兒才想起,我們在大肚山也有觀察到一種植物叫"毬果嘉賜木"的,同一個區域,就有結果跟不結果的,後來猜想的原因也可能是日照充不充足...至於實際原因還不得而知。

    ReplyDelete
  28. 哦,所以的確有這種現象就是了?...

    我原來一直因為居然多年沒有發現隔壁鄰居家的楓樹有果實而覺懊惱不已:怎麼可能?所幸後來證實,他們家的楓樹真沒果子(至少到目前沒看過)...而且家附近這幾棵都沒有...幸好不是我太無感,很得安慰...

    以日照來說,這幾棵沒長果子的樹都是種在房子前面,而那幾棵結果子的種在空曠的公園裡,受光時間和強度都有分別。我家兩棵南天竹排排站,偏一棵變紅了,一棵沒變...可見植物是很敏感的,看起來無關痛癢的區別,對它們就是不同生態。

    ReplyDelete
  29. 是啊...因為它無法移動啊...^^

    ReplyDelete
  30. 嗯嗯嗯,就是哦,又沒能擦防曬油!...^^

    ReplyDelete
  31. 最近認識一個專門記錄台灣野生蘭的朋友,送了我一堆楓香和野生百合的果莢,還詳細的寫了種植方法。

    不知有沒有記錯
    楓香好像就是所謂的槭
    我拿到的是翅果

    反正我也搞不清楚

    但他們大概都是楓,好像在某個時期被分類、命名……

    但我是因為這朋友才知道
    楓和槭是很容易生存的
    他住台北卻有個奢侈的大院子
    他說每年楓香的翅果都讓他撿不及
    到處掉到處長

    不果他也給了我一個觀念
    沒有所謂好不好種的植物
    如果那個地方是適合它生存的
    放著它就會自己活得好好的

    ReplyDelete
  32. 謝謝小楓提供這個觀念,的確是如此,植物對生活環境最敏感,一旦生態對了,牠自然長得好。這讓我又聯想到子女教育,父母負責提供一個健康的生態,其餘就在孩子的自然發展了。

    ReplyDelete
  33. 光年兄寄來法國梧桐與楓香樹的葉及果實比照圖,仔細比對後,我發現我拍的那張,既非楓香樹,也非法國梧桐,而是美國梧桐。詳細比照圖放在正文,有興趣朋友可比對一下。

    ReplyDelete
  34. 這裡有一篇文說到楓香樹與槭樹由來被混淆的來龍去脈,作者說,必也正名乎,不可以”差不多”就好...^^

    作者所說的,證實我的推測,所謂三楓五槭的楓,指的是楓香樹,而槭樹,才是真正的楓樹。也就是結翅果的樹,才是真正的楓樹,而結刺果的,是楓香樹。

    ReplyDelete
  35. 真有意思的一篇尋楓記~,看著看著就想到我生平對植物記得最熟的時候,就是滿十七歲、應該要上高三的那年了!那時因為想讀植物系,又特別喜歡樹和野地草花(對園藝花就冷淡得多),所以著實認了眾多植物的名字和長相,也包括<當時>把槭和楓分得很清楚。

    可惜那都叫年輕時的舊事,這篇從頭看到尾,我還是想不起來到底哪種果是誰的 :D (花花,你 #34 留言是不是漏貼了連結?)

    可見凡事不繼續打磨、鐵定褪色生鏽,人實在是懶不得啊..... >_<

    ReplyDelete
  36. 唉呀呀,真是糊塗了,是漏貼了連結,謝謝石頭細心,
    補上:楓與楓香辨正

    ReplyDelete
  37. 最後照的那張從葉片和果實的刺看來﹐應屬楓香。如是東亞梧桐﹐大葉子一蓋﹐書頁就讀不到字了。

    楓香的類別很多﹐三葉﹐五葉﹐七葉﹐裂深裂淺﹐我都看過﹐有變全紅的﹐有變半紅的。今天還看到一棵是變黃的﹐和旁邊的鄰樹不一樣﹐特別記住樹的位置以後再觀察﹐要是年年變黃﹐那就是天性﹐而非外在的環境因素。

    楓香的樹幹有直立的裂紋﹐東亞梧桐的樹幹會褪皮﹐至於歷經滄桑的高齡梧桐﹐就要看它的支幹部位。再照張枝幹的相片﹐就可確認是否楓香。

    法國梧桐只有在中國才有這樣的名字﹐本沒有這種樹別。P. occidentalis(美國梧桐) 和 P. orientalis (東亞梧桐) 雜交出來的新種是London Plane (英國梧桐)。 除了串連的果球數不同外﹐東亞梧桐的葉裂較美國梧桐要深。

    樹在上海法租界打響名氣﹐在中國的差不多先生﹐先是無中生有﹐把英國梧桐叫做法國梧桐﹐後來乾脆三種全叫做法國梧桐﹐因為如果不這樣叫﹐就會被人誤以為是不值錢的爛種。

    中國古詩裡的梧桐﹐又是另外一種不相關的樹種。

    ReplyDelete
  38. 我兩度去南京,對南京印象最深刻的是行道上的法國梧桐樹,尤其中山陵前上千棵的法國梧桐,壯觀又深鬱,釀出中山陵的肅穆氛圍。

    有趣的是,關於中山陵上千棵的法國梧桐樹,兩岸各有說法,台灣說是當年宋美齡向法國租界購買的,中國則說是法國送的。

    今天去西雅圖,沿路也看到不少高聳的梧桐樹林,但比起中山陵的法國梧桐,真顯得年輕...^^

    ReplyDelete
  39. 現在的問題是,梧桐樹的身世我弄明白了,楓香與槭樹(楓樹)也能分辨了,但最原初的納悶還是存在,那些沒有結果實的“楓樹”又是怎回事?真如鳥媽媽說的,是雄性嗎?

    另外,光年兄,我再貼一張照片您看看,看您那兒是不是也見過。樹葉有三五七葉尖的常見,但偶數葉尖卻少見。昨天尋刺果途中見到四葉尖的黃葉,一併夾到書頁裡。

    ReplyDelete
  40. 樹在上海法租界打響名氣﹐在中國的差不多先生﹐先是無中生有﹐把英國梧桐叫做法國梧桐﹐後來乾脆三種全叫做法國梧桐﹐因為如果不這樣叫﹐就會被人誤以為是不值錢的爛種。

    光年兄的這段文字, 讓我笑出聲來, 原來和法國沾上邊就比較"值錢"

    花的追根究底精神可佩, 但老人家我越看越糊塗了, 還是看翅果和刺果來分台灣僅有的楓樹和槭樹, 老狗學不會太多新把戲^^

    ReplyDelete
  41. 楓香樹和槭樹的分辨看果子沒錯,只是我把梧桐的刺果當作楓香樹的刺果,所以才有這串討論...這算是”楓槭之外一章”....題外話...^^"

    ReplyDelete
  42. 在家附近的公園裡見過那種長四角葉的樹﹐它的樹名是鵝掌楸樹﹐英文Tulip Tree (又名yellow poplar), 學名Liriodendron tulipifera , 是非常古老的樹種﹐如今北美州和中國還存在。

    抬頭細看﹐這樹的花很特別﹐長得像郁金香﹐所以才有這個名字。我另外寄幾張鵝掌楸樹的照片。

    ReplyDelete
  43. 耶!一問就有答案了!還有圖,真好!...^^"
    (圖片已放上)

    查了一下,這鵝掌楸也分中國的和北美的,再分下去咱們會不會滿街找樹葉?呵呵...

    想到一個畫面,跟光年兄在同一天,不同空間下,都在找樹葉,拍樹葉,這也挺浪漫的...^^
    多謝光年兄捧場,陪著追根究底,聽說魔羯座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毛病,突然覺得這特點在我身上還蠻明顯的...^^

    光年兄是啥星座啊?不會跟魔羯有親烕關係吧?

    ReplyDelete
  44. 鵝掌楸的品種與辨識:
    鵝掌楸

    ReplyDelete
  45. Buzz Lightyear is a space ranger﹐每個星座都有他的蹤影。

    To infinity ... and beyond!

    ReplyDelete
  46. 呵呵呵...這叫博愛座啦!...^^

    ReplyDelete
  47. 名聲響亮到一個程度﹐連台北捷運和公車都特別留了位置。

    ReplyDelete
  48. 呵呵呵...

    真上了車,未必肯去坐那位置吧?
    前兩天在臉書上看到有人說,上了公車,有學生起身讓座,害他生了好一會兒悶氣!...^^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