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

周六(1/12)那天,零下四度的黃昏。

01

記憶中小學及中學上學徒步走到學校好像要走很遠的路,但從來不知道究竟走了多久,可能天生是個沒時間觀念的人?好奇查了一下Google Maps, 才發現小學時要走半小時路程,國中要走五十七分鐘!真遠!那個懵懂年歲的孩子,一個人走那麼長的路時,都想些或作些什麼?

那個年代沒有手機,沒有隨身聽,一個人走在路上除了四下張望一些新奇有趣的事物外,大概也就只能在腦海裡跟自個兒編故事...現實生活中的匱乏,無論是物質或情感的,都在故事中被補足...用各種想得出來的形式。好比以前寫過的小小閣樓,為自己燒一盆紅紅的火爐,溫暖孩提冰涼的角落。


02

青春期的上下學途中,除了編織長長的故事或幻想外,現實中也是屢有驚險。

第一次遇見暴露狂,也是一個風雨如晦的冬日清晨,在離家不遠的巷口處,一個男人撐著傘,走近身旁假藉問路,出其不意作出猥瑣的動作...我驚叫地跑開...

這樣的人像街頭的老鼠,出其不意便在轉角處竄出來,以致很長一段時間,每每遠處見到有人站立,便開始惶恐,進退兩難。後來與女性朋友們談起,似乎人人都有類似經驗,且共同地沒有人告知師長或家長...因為羞於啟齒嗎?任由那樣的恐懼伴隨在成長過程中,青黃不接的小心靈,究竟是如何消磨了獨行時的忐忑,消化了心中的種種疑惑?抑或那樣的陰影從來沒有消失過?


03

在Google Maps尋跡,好些路名不復記憶,但往學校的方向及路線卻像本能一樣地循著地圖走了一遍又一遍...遠年回憶裡的一些影像因而回來了--短短的頭髮重重的書包、雨天提著鞋淌過一灘灘的水、冬天放學後寒冷中的飢餓感.....

那個什麼都缺乏的年代,在我們還不懂什麼叫孤獨的時候,就讓我們學會孤獨了。

Comments

  1. 是的 我也常靠Googel map 臥遊天下 ...^^
    但台灣的地貌或建築卻常在一眨眼間 改變了往昔的身影!

    我自小學 國中 高中 念過的每所學校(是啊! 連大學也是) 校區週邊的景致 無一不變...
    國中的校區 甚至因為校門改變 ,換到另一路口 學校等於轉了個方向 校址也改變成另一條路名了...

    現在, 住家附近的小路也不復彼時花木扶疏而代之以捷運工地的一塌胡塗...

    很容易的 我們將變成了一個沒有過往 沒有環境記憶且無趣的地方...

    已經可以看到的是: 台北市很多地方是以一塊地面的銅牌寫了字 來述說往日建物歷史的.....

    ReplyDelete
  2. 呵, 花真可愛, 還去找地圖來回顧自己的上學路

    小學時代, 上學要排路隊, 就是幾個相同路線的人, 約在某地, 再一起進校門, 帶頭的叫路隊長, 有一面旗子, 例如7:30要進校門, 路隊等待處就會隨著遠近而調整出發時間, 排路隊也是我們調整友誼的過程, 例如和甲路線較熟時, 明明那條線的集合點不順路也遠, 可就是還要和他們一起走

    至於遇上蹓鳥人一事, 國中時代, 學校已經告知, 不用怕, 可以大聲呼救, 問題是這些爛人通常都挑落單的女學生, 而且確定四處無人, 上哪去呼救??

    幸好我是到高中才在舊時的中華商場平棟往桂林路的天橋上遇上, 那時有景美之狼, 學校天天心戰喊話, 別和歹徒衝突, 看到苗頭不對就要往人多處走去, 但那天是冬天的下午五點多吧, 天都快暗了, 只見那人迎面而來, 我很鎮定的沒有任何表情, 當場裝出你嚇不到我, 我根本沒在意的樣子, 他反而很快走掉了

    上大學時, 去出版社當編輯, 一大早在杭州南路遇到變態, 我只和他說, 你就別出來丟人現眼了, 可一想, 那條路上有很多高中職女學生, 如果不去把那人趕走, 只怕有更多人被嚇到, 往前沒二步有家豆漿店, 看到一個高大的伯伯, 滿面紅光身強體健, 我一時也忘了害怕, 就把剛才遇上變態的事告訴那個伯伯, 伯伯一聽二話不說就問我人在哪裏, 那變態大概也沒料到一個女大生會找人來堵他, 趕狼二人組都還沒到他眼前他就逃走了....

    西門町的變態佬更多,潛伏在西門町的, 大概是摸背或臀部, 一來碰上這些色鬼, 我根本不尖叫, 也不害怕, 遇上就很凶狠的嗆回去: 你摸什麼, 他們大概都會逃走, 有一回碰上一個恬不知恥的, 就在周六下午, 我和同學還穿著高中制服, 他一副我不小心撞到你, 你凶什麼...我只說了一句, 有人證, 我們去漢中派出所, 他就逃了< 我媽說他們遇到我, 算他們倒霉>


    ReplyDelete
  3. 哈哈!我就知道妳一定不會被嚇到的!...^^
    (怎麼還沒睡?)

    我比較納悶的是,這種事這麼普遍,為什麼當年沒有人立法或是有建設性的管治方法?就任這樣的人滿街或滿車侵害小女生?雖然不是實質的,但被驚嚇的剎那也就是一種污染。

    ReplyDelete
  4. 客提兄,是啊,舊時路已經面目全非。

    您說的剛好解了我的疑問,看Google Maps上的 street view時,完全不認得,國中的校門換了個樣。為免破壞記憶,放棄street view,只憑印象在地圖上找出路線...

    以前剛到溫哥華時,我還笑人家”五十年不變”呢...進步緩慢的國家...整個台灣是個大都會,大都會的變遷就是匆促又無奈。

    說個讓客提兄安慰的,北京城(古蹟可多了)的地圖,據說一兩個月就得更新一次,因為每天都在拆建,有朋友回去,連家的地址都換了。

    ReplyDelete
  5. 照片真美阿。。可以讓人暫時忘卻了暴露狂跟那些不美好的。。
    我在台灣唸國中時唸的是女校,那時學校才剛建立不久很多地方還在興建也還沒圍牆什麼的,那時也曾經在校外巷子裡碰過一個變態人,其實當時我是沒看到可能根本也不知道那人在做什麼,只是被身旁那個大聲尖叫的同學嚇了一跳,後來有人去訓導處報告此事可能訓導主任有出來看過之後似乎就沒再見過那人。。印象很深的是當時老師還是訓導處有跟我們說遇到這種人最好就是當沒看見馬上走開,驚聲尖叫反而會讓他們得意認為得到效果。。以前也聽說可以用嘲笑的方式予以對待但現在社會治安似乎越來越不好,精神狀況有問題的也好像越來越多我到反而覺得那不再是明智之選,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因此發怒做出什麼更驚人之舉。。

    不過好在那個容易做夢的年齡對這種不美好的也忘得快即使每天都要走一大段路上課也很容易又被其他東西吸引而轉移注意力了。。有意思的是我們當年幾乎都是自己要走一段路上課,那時也不覺淂有什麼,不但不覺得孤獨反而還時常覺得別有一番滋味但現在我卻捨不得也不放心我的孩子要自己走路上課或回家。。

    ReplyDelete
  6. 天秤說中我的心事...^^

    本來這篇就是要寫自己在那麼小的時候就一個人走那麼遠的路去上學,因此學會與自己對話,發呆也發出一陣想像...雖然也會遇到危險的事,但也這麼長大了...可現在卻那麼不放心把孩子放出去...妳們家的還那麼小,我家這個都要上大學了...^^

    ReplyDelete
  7. 我應該把照片放到臉書上去...

    ReplyDelete
  8. 今天早上送大的去上課時因為小的病了加上外面冷所以讓哥哥自己下車跟著人家過馬路,雖然只是不到20步的路程就進校門了,而且過馬路還有學校糾察隊,但看著他一個人獨自走在寒冷的冬天早晨心裡就有十分的不捨。。我跟老公提起不捨之情他還笑我說等孩子大了上大學了就會離家,我跟老公說那個我明白但我想不了那麼遠,只要他們一天還住家裡我都還是會為他牽掛著,以後。。等以後再說吧。。天下父母心阿。。。

    ReplyDelete
  9. 是我們太戀小孩嗎?我回台時,在早餐店看到一個小男生(二三年級吧?)一個人去吃早餐,還學大人樣,蹺個二郎腿看報紙,把我笑壞了...在國外,好像很少看到那麼小的孩子落單?

    妳的心情我也有過,一離開視線就覺不安心...就怕一個轉角就被人抱走了...^^

    對哦,好像美國失蹤兒童特別多?常在牛奶盒上見到!

    ReplyDelete
  10. 花, 我們念國中小高中時, 台灣還在戒嚴年代, 那年代最重要是反共復國, 這種婦女人身安全問題大概入不了有關當局的眼

    你知道我不會被嚇到, 呵, 因為我心中也住著理查帕克^^

    ReplyDelete
  11. 今天看到一句話, 很符合樓上敘述情節
    "老娘不發威, 你把我當Hellokitty呀"

    昨天看完少年pi, 經過新光三越看到了一家用Hello Kitty當招牌的點心店, 高中時代, 和同學去逛萬年大樓, 就有不少kitty的東西, 只覺這貓好可愛, 純然的沒有一點雜質, 台灣掀起kitty瘋後, 好像讓她身價暴跌, 可我的內心裏還是愛著當年看到的Hello Kitty, 凱蒂貓和十來歲的粉紅少女像是遠去了, 可也好像存在著


    這麼說吧, 我覺得自己內心本質有Hello Kitty , 不過她的旁邊就住著理查帕克...

    ReplyDelete
  12. 晴媽聽過女生會”豹變”嗎?...當Hello Kitty 遇見色狼時,就會豹變...理查帕克就跑出來了...^^"

    ReplyDelete
  13. 我以為那時代最重要的是保密防諜,那些人都應被當作匪䜓送去唱綠島小夜曲...^^

    ReplyDelete
  14. 這些只是小色狼, 妨害不了反共大業, 所以就不會被送去綠島唱小夜曲

    豹變, 呵, 希望所有女生都學會這個本事, 以防色狼

    ReplyDelete
  15. 哈哈!! 想不到晴媽年輕時還會迷上那隻沒嘴巴的貓! ^^
    想來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

    那個圖案後來太商品化了, 汽車有 毯子也有 浴巾有 文具也有 手提包有 手錶也有 電鍋有 ... 甚至連烤土司的圖樣都有隻貓... 實在是... 唉 ... 真不知怎麼說...^^

    沒有嘴巴, 不知後來加繪的卡通如何讓她講話的?

    所以結論是 貓不如狗!

    您瞧Snoopy 還會跟露西跳舞 跟露西親嘴 會開飛機! 會兩腳站立咬食盆討乖... 會用耳朵當螺旋槳飛直升機! 會打棒球 會追棍子 會跟胡塗塌客聊人生 會滑冰 會追泡泡... 會偷飛奔搶立龍的安慰被子... 會當狗心理醫師收費諮詢 ...

    這樣的狗兒? 只應天上有的奇葩吧! 如何 ? 快快入我狗教一統的千秋大業! ^^



    ReplyDelete
  16. 哇!Margaret個性真夠剛烈,女強人一個。是該反擊,否則那些人可能會得寸進尺。

    有點訝異這種事竟然這麼多。是不是每個女孩都會碰到?看來台灣沒印象中那麼美好。

    ReplyDelete
  17. 這種事情我在大一的時候也又遇到過,當時剛好在招攬計程車,運將就把車停在前面開始做猥瑣的動作,這個時候就把國中老師教導的方式把運匠嚇跑了!!!..... 老師怎麼教的呢?! 就是遇到這樣的狀況就是要不客氣的大聲的嘲笑他很小...., 我的國中老師很妙吧!

    ReplyDelete
  18. 無言兄,Margaret是女中豪傑!...^^

    大些的女生都知道怎麼應付和反擊,但小小女生,還是會被嚇到的。
    幾乎同儕女生中,沒有人沒遇到耶,真是可怕!

    ReplyDelete
  19. 小儀,我的老師沒教啊!...>”<

    小儀不是在國外受教育的嗎?國中老師會教這個?指應付暴露狂這種事。

    ReplyDelete
  20. 是阿~ 是外國老師教導我們遇到暴露狂時要怎樣應對,也因為是外國老師,所以講這方面的事情都蠻easy的,而且還蠻搞笑~ 哈~

    ReplyDelete
  21. 客提兄,人家Kitty還會寫詩呢!Snoopy不會了吧?...^^
    (雖然我也是寵物族的...)

    ReplyDelete
  22. 所以...小儀遇到的暴露狂也是在國外嗎?我以為那是台灣特產說...^^

    ReplyDelete
  23. 溫哥華下雪呀?我遇到過,在公車上,當下我很兇狠的踢他蹬他,請車上的人一起看他,是不是太狠了?

    ReplyDelete
  24. 君有并州快剪刀否?愛德華剪刀手也可!

    ReplyDelete
  25. 可歌李白〈行路難〉以禳此祟。

    ReplyDelete
  26. 行路難三爺最瞭 他就住東邊

    ReplyDelete
  27. 啊!
    我忘記何時開始遇見,卻都不會驚慌==
    就只是撇過頭走自己的。
    至於有沒有告知家人也忘了@@
    現在想起來,也許視力不佳,知道對方在作啥,但根本沒看清楚過,就馬上不理走了!

    ReplyDelete
  28. 客提學長, 在民國七十幾年時, kitty 是來自日本的高檔貨, 我和同學去逛萬年大樓, 看這些"三麗鷗"產品, 極其小巧精緻, 每樣都好迷人, 不過價錢卻和產品體積成反比, 那時的萬年大樓裏有好多小小的店, 專門賣各種迷人可愛的三麗鷗產品。

    可能因為買不起, 只能用愛慕的眼光看著, 而且是和死黨一起去的, 所以kitty 成了某種記憶中的東西, 台灣吹起kitty瘋, 產品包山包海, 可不像當年那麼有品質, 我沒買, 也沒去排隊, 記憶中的高品質kitty 一如青春歲月不再回來, 縱使已經上班也有能力買下當年買不起的日本進口kitty, 可心情不再似當年, 但每回看kitty, 心中的粉紅角落就會被觸動。

    無言兄, 謝謝你稱我為女強人, 可能我從小就和一群鄰居混著長大, 所以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傻氣"。

    補述一下高中和死黨在西門町遇到"變態"的詳情, 那個傢伙一摸我, 當下第一反應是用書包整個砸過去, 書包的東西全部掉了出來, 一邊撿地上的東西, 一邊把美刀工拿在手上(防身), 他看著穿制服的我, 不屑的說 你念名校了不起啊, 只是不小心碰到, 你凶什麼。真是惡人先告狀, 我沒有退縮, 只是反擊, 你亂摸我, 和我念什麼學校有什麼關係? 同學在後面不安的拉著我, 希望別把衝突擴大。這個人竟然以為女校的學生好欺負, 他以為扯上學校我就會害怕, 他一副"你想要怎樣, 老子奉陪好了", 殊不知我對西門町熟門熟路, 加上當時圍觀的人很多, 我諒他也不敢造次, 可又不想再和他玩下去, 所以冒出一句: 你摸我, 有人證, 不然就到漢中派出所, 他才不甘心的走了

    他走了之後, 我的死黨嚇壞了, 她很怕對方翻臉, 那年代的色狼是色膽大但基本上不會帶刀帶槍, 所以我才敢反嗆他, 換成現在, 世道這麼差, 還不知要如何應變


    我記得有次朝會訓導主任提了色狼在車上摸了我們學校的學生, 學姐們是直接找司機把車開到派出所, 也許這事也有一點啟示作用, 遇上色狼=找派出所, 不然一個高二女生哪會想到...

    樓上小儀的那一句話, 我好像也對變態說過( 完全沒形象)

    ReplyDelete
  29. 這一篇勾起了不少青春期的回憶,國中時第一次遇到暴露狂,一整個驚惶失措,從此去圖書關溫書總覺得鬼影重重,彷彿每個中年男子都懷著不軌的意圖。

    但…有些事會過去,不能過的是是當年那些每天要行走的途徑,怎麼漸漸失去它原本的面目呢?

    國小是走路去上學,校園內種著一排大王椰子樹,我們經常在下課後逕相跑到兩棵椰子樹之間(有高高的小土壟)玩跳高的遊戲,先搶先贏,讀六年玩六年,從小一搶不到到小六都是我們的天下,當時以為這些事不會變,大王椰子樹會佇立在哪兒長長久久。

    國中要騎車大約半個鐘頭去學校,每天固定的行進路線,哪裡要注意有狼狗竄出,哪裡有賣熱包子、擦冰、粉圓湯的,再熟也不過,但是前不久回娘家,竟然找不到那些我視為再熟悉也不過的商店,也找不到某些路。

    有人說,人是一種習慣的動物,有時會阿Q的想,自己這麼容易忘東忘西,是不是因為外在改變太迅速,常常得調整習慣,所以容易忘東忘西,人漸漸也跟著薄情寡義起來呢?

    ReplyDelete
  30. Serena, 是啊,這星期氣溫都在零度以下,但只有這兩天下了一點兒小雪,溫哥華市區情況我不知,但Richmond只有我家這兒有積雪,市區那頭,很快便下雨把雪沖掉了。

    Serena 說的在車上那種”變態”我也遇過,而且是每天在同一班公車上。高中時要轉兩班車,兩班車都有這樣的人...

    ReplyDelete
  31. Sue 這麼淡定,是不是因為沒遇過以前就聽人家說過?我比較大後(高中以後)也差不多是相同的應付方式...而且我視力也不好...^^

    ReplyDelete
  32. 輕五,得把時空倒回咱們國中那時代...那時候,剪刀手愛德華還沒出現...^^

    ReplyDelete
  33. 拜見蜀東兄...^^"

    驚嚇情況下,大概也”歌”不成"歌"了...^^

    ReplyDelete
  34. 晴媽,上高中以後我也比較能處理這種事了,曾經在要上公車時,後面一個老頭兒趁人多亂摸,我一個回頭不由分說便狠狠搥了他...只是旁邊的人搞不清怎麼回事,以為我們在搶位置,一直說:”不要搶!”,要在現代說不定我還會被錄下來放在臉書上挨一堆人罵:高中女生跟老人爭先恐後搶位置...>"<

    我大概生下來就老了,所以對Hello Kitty沒什麼感覺(其它類似的東西也是)...

    我那位維也納的朋友曾經在飛機上坐到整架飛機上的所有東西都有Hello Kitty的圖像,連餐具,拖鞋等等都是...呵呵,不知道男性乘客會不會大感吃不消?

    ReplyDelete
  35. 鳥媽媽,我們兩個好像是唯二會驚惶失措的?上面眾家姐妹都很淡定哩...^^

    人在其境,感受景物的變遷或凋零可能更感傷與無奈?我離家將近十年才回去,家附近的商店早不知幾度易主,巷口的醫院和豆漿店都不見了。幸好傳統市場裡賣菜和賣米粉湯的太太都還在,很有意思,回去看到她們,雖然她們不認得我,我卻私下覺得開心...像看到老朋友一樣...

    女兒最近在作一個作品,蝴蝶長成後蝶翅上的美麗斑點卻剝落了,問她什麼意思?她說,成長讓她失去最美麗的東西...(如純真等),我想,都市的成長亦然...

    ReplyDelete
  36. 其實也不知當時為什麼會驚恐?

    個性上我屬剛烈,年輕時尤其不怕起衝突,現在想起那時可能初初面對,完全不知該如何因應而驚慌失措吧..^^

    妳女兒的作品好有自己的想法,她現在的年紀,許多的表現在我們這個年紀看來,也都還是美麗的理直氣壯不可思議,若真有時光機器,想必有很多人想回去她現在這個年紀。

    每一個年紀我們都有某種剝落,往往都要經過一段時日,才知道剝落了些什麼,人可以由剝落中看見成長,然而都市成長卻是一種永不復返的改變。

    ReplyDelete
  37. 花, 可能我是到高中才遇上, 已經不是"小朋友", 所以才能勇敢反擊吧, 第一次在上班擁擠的公車上, 遇到色狼時, 覺得噁心, 覺得害怕, 可我還是不想被占便宜, 選擇大聲罵他

    職場上, 也遇過二回被同事騷擾的經驗, 一次是大學時代去當編輯, 和另個部門的男同事同一部電梯, 當下很驚慌, 只好用力把他推開, 到了辦公室, 一直反省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 引起他的遐思, 想來想去, 我沒有錯, 所以選擇告訴當時的主管, 請她去和對方談( 意思是要對方知道你的行為已經被呈上去), 此後我沒有再被侵犯過

    另一回是大學畢業後, 在影視公司上班, 有個新來的男同事, 我負責員訓, 可他在紙上寫了一堆不堪入目的低級話語, 他可能剛來不知道我的脾性, 以為敝人會息事寧人, 可沒想到敝人是當場開罵, 附近的同事以為我是因為他寫不出來在生氣, 盛怒下忘了把那張紙留下做為向上呈報的證據, 事件發生時我也同樣反思自己有沒有不當的輕佻行為引人犯罪, 結果還是沒有, 可自己氣了大半天, 事後才和親近的女同事說起這事, 沒多久我們部門另個女同事, 也被那個男的藉故騷擾, 女同事是私下問我們怎麼辦, 我才恍然大悟, 這些存在於各處的慣犯們, 不是我們去招惹他們, 他們才會犯行, 而是他們本來就素性不良

    花小妹的心思好細緻, 剥落是過程, 也是一種必然

    ReplyDelete
  38. 想像不出鳥媽媽是剛烈的女性,但”年輕氣盛”應該還是有的?...^^

    在小小年紀遇到這種事,難免都會驚恐吧?鳥媽媽之前留言說而後遇到中年人都會懷疑他們的意圖,這便是我覺變態者可惡的地方,無端破壞小孩子的心靈的童貞。

    ReplyDelete
  39. 哇,晴媽,妳是我第一個聽到被同事騷擾的耶...以前都是在報上看到的...

    如果是熟人那就真的太過份了,難怪有陣子辦公室的性騷擾事件被炒得沸沸揚揚...
    妳的處理是對的,不能吃啞吧虧,不然有一就有二,沒完沒了!
    很佩服晴媽的當機立斷!...給妳三十個讚...^^"

    ReplyDelete
  40. 花, 台灣是近幾年來才有兩性平等法, 明文規定了性騷擾的法律責任

    大學時遇上的其他部門同事, 根本不熟, 事件發生沒多久, 他就離職了, 我不知道和自己的告發相不相關( 我的主管是女生, 所以我才去和她說), 但從此後都很小心, 搭電梯時如果只有一個陌生男人, 我寧願等一下班絕不進電梯

    至於在影視公司時, 那個男的後來被調去攝影組, 沒在我們的企畫部, 加上我們都很好面子, 沒去向男主管提這事, 所以也就不了了之

    我們的教育一向都沒教導我們如何面對這些意外, 只讓我們自己去摸索應對, 同時以前的氛圍是一定是女生穿著暴露才引人動手, 所以遇上了, 心理的傷害也是不小

    ReplyDelete
  41. 總之這種事真是很令人討厭,但同事之間的騷擾更可惡...因為他們不是”變態”(心理有病者),而是歧視女性!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