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複製的風光


一月十五日

大地乾燥,適合走路。
午後,一個人在downtown閒逛,心裡有些事時,我喜歡往人群裡走去,看看人生百態,能碰觸現實的界線。人群中,煙味,大麻味,酒味,香水味,各種氣味自身旁急促地飄過,來不及辨認,已散發至空氣中。流浪的狗兒伴著流浪的人兒,熙來人往的街頭,舉著相機四處亂拍的遊客...站在時空交織下的此刻,突然心中蒸餾出一種細微的感動:這氣味,這人生風光,再也不能複製啊!

讀書時朋友曾用到「殺時間」一詞。我因光陰之不能複製而反對"殺"時間。錯過就錯過了,再怎麼贖回,也不再是當時的時光。或許能贖回那個量,卻贖不回當下的質感。

偶然在商店的櫥窗中看到女兒喜歡的熊寶寶和貓頭鷹,心中一陣溫潤,那小小,小小的丫頭竟也亭亭玉立了,竟也離鄉背井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