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到了


一月十八日

體檢。一切正常。

朋友Stone送的【愛因斯坦的夢】今天收到了,陳之藩的序寫得真好看:『萊特曼此編之作...用雲的迷離來狀夢的迷離,用雲的變幻以象夢的變幻,他用幾十個夢渲染出幾十團雲,而他的筆所不到之處,正顯出他要畫的月來。這是無所定,卻有所顯的方法,這是詩的方法,這是藝術的方法。......萊特曼不是以藝術塗抹童話,也不是以藝術諷刺成人,他是以藝術來說科學,來說科學中最捉摸難定,最具關鍵地位的概念--時間』。看完這樣的序,除了迫不及待要進入【愛因斯坦的夢】外,還想到的是,我的【陳之藩散文集】放那兒去了?哈哈!久違了,陳之藩先生!

回報朋友送書的厚意,最佳態度就是好好把它看完。跟Stone約定好,待看完了再好好討論。難得我們二人會同時看同一本書...^^


Comments

  1. 商周版的封面不怎麼樣
    幸好重點一向都是在封面以內

    花花知道童元方是陳之藩的妻吧?
    不過,剛剛搜尋一下才知道,他們倆 2002 才結婚,所以童譯此書時還不是陳太太。

    ReplyDelete
  2. 書的封面質感很好,只是設計的圖案只記得愛因斯坦,忘了把夢設計進去...^^

    我不知童元方是陳太太,剛查了一下,才知老先生原來也有一段八卦,哈哈。想必兩人也是在翻譯此書時有了感情?(1997年)。

    ReplyDelete
  3. 我想不是譯書時有感情,而是本來就相處很好,譯書只是情感過程中的一個可愛的事件。
    網路文章說兩人好像相識(然後才會慢慢進展到相戀嘛,畢竟相識時兩人都還有家室)十年多才結為連理,這書翻譯的時段應是在他們初識還沒幾年的時候。

    ReplyDelete
  4. 欸,還有一個討人厭的:又叫一堆人推薦?!
    我的版本乾淨清白,除了陳之藩序、童元方跋,一點也沒有外物。

    ReplyDelete
  5. 嗯,也是。因為看到1997年童元方當時的丈夫控告陳之藩妨害婚姻,所以以為是出書那時有了婚外情。

    陳之藩原配夫人是2000年過世的,所以兩人是在原配夫人過世後才結的婚。

    ReplyDelete
  6. 我把那個一堆人推薦的書腰給拆下來了。我也很不喜歡看到那個。出版社老是想不開,都沒想過有些推薦人很討人厭的,哈哈!

    ReplyDelete
  7. 『古時候』(至少我買這書的 2006 年時好像也沒這麼流行)根本沒書腰這一套,這種媚俗的包裝法不知是哪家出版社的哪個企畫想出來的? (可能也不是想出來,而是也參考了某些國家的某些作法?)然後還會如此被大量使用了好多年,也算一個行銷學上可舉來教課的例子吧!唉。

    ReplyDelete
  8. 春先生說 "散文集"三字 不能連用 意思重了!
    花姊上課不專心 有請教鞭 花哈哈 ~

    ReplyDelete
  9. 牛,我有專心上課,春先生不是說意思重了,是意思擰了,既是"散"文,何須成"集"?所以我比較專心!...^^

    可是人家的書名是那麼寫著,我也不能改嘛...^^

    突然在想,我的《花想集》,應改成《花想散帖》?(好像不錯哦?...^^)

    ReplyDelete
  10. 哈 還是花姊學問好又细心 這麽說就更有道理了
    花想散(一帖)也不錯 像武林密藥 (胡諏的^^)

    ReplyDelete
  11. 是春先生學問好!...^^

    ReplyDelete
  12. 江湖上若有花想散,肯定是治相思用的...^^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