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4

水面風波人不知--我看北捷事件

Image
在海寧格強調《家族排列》的治療案例中,親子關係是非常微妙的,一個厭惡的眼神,一個無意的失信,一趟旅行忘記的禮物,一個離別匆促的擁抱...甚至夫妻間的一句對話,一個冷漠的對待,都可能成為日後親子疏離的伏筆。而愛的表現又往往令人出乎意表,好比一個女孩服用海洛因,潛伏的心態是:因為母親得了肺癌,她不想母親單獨離世,而想與母親同去。

山清水明幽靜靜之釣客很忙--Rice Lake

Image
2014.05.25

01

季節流過。
有人為它的寧靜所驅退,我卻為它的寧靜所深深吸引。

經過了不尋常的三月、四月和五月。心情一次次的衝擊,需要一湖微𥻘輕漾的水色,陪我們走一段長長的路,緩緩解釋鬱積的種種不平與驚嚇。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人情留一線

Image
2014.05.23

上週,兒子在上健身房的路上,被一輛小貨車從後面撞上。我趕過去時,只見兩個一臉無奈的年輕人站在停車場,一個是我家兒子,一個是西班牙裔的二十五六歲年輕人,是個小墨。
小墨一口承認是他的錯,但請求我們不要報ICBC,他開的車是老闆的,報了ICBC會連累老闆提高保費,且老闆有可能炒他魷魚。

林妹妹與焦大

Image
有人說我有學院派的氣息,因為不知學院派氣息為何,所以上網查了一下。沒有查出所以然,只看到「學院派」相對於「街頭派」;那麼學院派與街頭派又是怎回事?他們說,就像大觀園的林妹妹和焦大。(哈哈哈!)

舶來水果

Image
台灣玉荷包,夏威夷木瓜,墨西哥芒果,再加兩把青菜(地瓜葉+紅莧菜)要價50加幣(約一千三百多台幣)--舶來水果,真是很昂貴。

遇見黃金雨

Image
28度C。在Granville Island Public Market 外頭,遇見黃金雨。
在台北時隨處可見阿勃勒,久而久之成了心底一幅台灣的風景。
前幾天在雨中看到阿勃勒,對朋友驚呼:「看!阿勃勒!」
「什麼是阿勃勒?」,住在台灣南部的朋友反問。
難道阿勃勒北部較多?記得它是師大的校樹呢!

(P.S./ 經友人指正,此應為黃金鍊 Laburnum,非阿勃勒。)


Sunny Afternoon

Image
老外都挑有太陽的地方坐,我則搬把椅子坐在樹蔭下。

逛市場--Granville Island Public Market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