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面風波人不知--我看北捷事件


在海寧格強調《家族排列》的治療案例中,親子關係是非常微妙的,一個厭惡的眼神,一個無意的失信,一趟旅行忘記的禮物,一個離別匆促的擁抱...甚至夫妻間的一句對話,一個冷漠的對待,都可能成為日後親子疏離的伏筆。而愛的表現又往往令人出乎意表,好比一個女孩服用海洛因,潛伏的心態是:因為母親得了肺癌,她不想母親單獨離世,而想與母親同去。

如果以海寧格的角度來審視每個家庭,只怕沒有一個家庭的親子互動是沒有缺憾的。而我們在成長過程中,不也是經過許多的調適,在家庭與社會、學校,逐步探索、推敲,甚而一直要到養育下一代,才逐步解開心中的盤扣,與上一代的心結才獲得和解?

鄭捷究竟出了什麼事,沒有人知道,或許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社會大眾或媒體企圖找出一個快速粗糙的答案,便將原罪歸於他的家庭、他的父母。父母之於子女有道義上的牽掛,但這牽掛在法律上應該有個切割,法定成年就是這個切割線。

台灣媒體一直不能成熟地看待「成年人」,動輒要父母出來道歉,要不就說:全社會都有責任。如果大眾一直替犯案者尋找「共犯」,無疑只是在減輕犯案者的道德責任和罪惡感。

個人的罪行,個人承擔;家庭的問題,回歸家庭去解決;而社會,需要寬容,需要良善,需要更多更多的彼此相愛。

圖:米湖一隅

  • Angela Mak張德霖水美 and 31 others like this.
  • Vivian Fan 謝謝蓓蓓!我忍好幾天了...^^


  • Sheng-Hsueh Wu 是全社會,全部臺灣人民的責任。

  • Vivian Fan 我相信是有責任的,那麼對立,那麼喧囂,又那麼茫然。但在這樣的環境,也有很棒

    的青年啊!所以個案還是不能以通論論。


  • 左蓓蓓 東方式的思考真的少了成年的親子是獨立的考量,不禁想起多年前就有心理學家在講<割

    斷臍帶做大人>。人亡已無可挽回,希望別像日本,搞到犯人的弟弟自殺,媽媽發瘋。


  • Vivian Fan 是啊,那則報導我也有看到。站在道德的置高點指摘無辜的人,是很殘忍的。


  • 左蓓蓓 想到聖經裡的故事,耶穌說,你們之中完全無罪的,才能拿起石頭。我們需要的是反省和

    寬容。


  • Vivian Fan 我得先出門,回頭聊了...^^


  • Sheng-Hsueh Wu 站在道德的置高點指摘無辜的人,是懦弱而虛偽的。

  • Shu-Fen Chang 該道歉的是他自己。但他父母也很怪,說速審速決!就算犯下滔天大錯,再怎

    樣也是自己的孩子呀,不管怎樣還是給寬容與愛的。



  • Vivian Fan 我想,是因為妳沒有意識到這個「滔天大錯」有多巨大,所以體會不到他父母說「速

    審速決」的心情有多沉痛。這種時候,並不適合運用家庭倫理來要求他們是不是應該寬容和愛這個

    殺了四個人,傷了二十幾個人的兒子。只有被孩子傷過心的父母,才能體會他們此刻的絕望。我們

    旁人真的不要再因為他們的一言一行在一旁指手劃腳了。
    23 hours ago · Like · 8

  • Vivian Fan 再者,就算鄭捷的父母原來是主張廢死的,此刻也不適合跳出來主張了吧?

    23 hours ago · Like · 1

  • Serena Su 我有一個很難帶的孩子,為了她,我上過許多課,一般親子講座到稀奇古怪的心靈課

    程(海寧格,我也親自體驗過,那是又哭又笑的過程),為了找出到底怎麼了?

    後來我發現,不是我該怎麼做,每個孩子有她的天生氣質與她的使命,想想每個挫折中,對這個世

    界有什麼好的轉換,多給予正面的支持。

    鄭捷事件可以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示,這就夠了,其餘的不多說。
    See Translation
    22 hours ago · Edited · Unlike · 6

  • Shu-Fen Chang 是啊,我相信那是多沈痛的心情,也無立場要求他父母做什麼。我只相信愛是

    唯一解決所有問題的方法,每個人都是社會的一員,多付出愛就能化解一切。
    See Translation
    22 hours ago · Like · 2

  • Shu-Fen Chang 其實,我更想說的是對於受害者家屬的關懷,因為這樣悲慘的事件,對於家屬

    來說是一輩子也無法抹去的痛,多少這樣的事件,事過境遷之後,家屬獨自面對日復一日漫漫長夜

    的哀痛! 我們能給予家屬多少的幫助與關懷? 

    法律上有切割線,但人是感情的動物,感情上無法切割加害者與周遭環境的一切互動關係。而社會

    大眾,或許也是因為同理受害者及其家屬的心,才會有這些找加害者動機或原因的想法吧,儘管有

    不成熟的地方,但卻是可理解。正本清源還是得找出原因(不是叫父母出來道歉),或許是個人或許

    是家庭社會,讓大家去努力個人、去對家庭/社會付出,彼此關懷彼此愛,才能避免悲劇再度發

    生。


    22 hours ago · Edited · Like · 4
  • 石依華 這真是一個非常哀傷的案例。那犯了錯的冷面者還是要問:我爸媽為什麼不來看我。而其

    實也難再面對自己人生的一對父母,在這時也只能企望社會衡尺的作用、來勉強撐持失去支點與正

    當性的一切。有些事情真的沒有挽回的餘地,只是再怎麼回首都無法重新來過了。
    21 hours ago · Unlike · 7

  • Margaret Lai 孩子成年,必須為一己負責

    社會輿論一面倒,希望嫌犯父母道歉,表面上看來很合情合理,因為鄭的偏差行為心理早就有跡可循

    沒法指責這對傷心的父母,因為他們也沒想到孩子會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

    對照美國的槍殺室友案,只能說心裡有問題的人確實存在,如何及時發現,予以關心,才是慘案後

    的當務之急

    19 hours ago · Unlike · 5
  • Vivian Fan Serena Su,剛剛看到這篇文章:或許也是這個事件的一個反思和收獲:學會愛自

    己,愛父母。

    「不是父母不愛鄭捷,是鄭捷不夠愛自己

    父母已盡了扶養我長大的責任,是我沒有孝順他們,不是他們不愛我,是我不懂得愛我的爸媽...」

    http://www.appledaily.com.tw/.../我不是鄭捷%E3%80%80我不屬於那個家


    www.appledaily.com.tw
    作者:Queen Bee自從521北捷事件後,每當回家必經龍山寺-江仔翠的捷運路程中。對我來說,每一次的搭乘,那是一種恐懼。每一次的恐懼,
    19 hours ago · Edited · Like · 3 · Remove Preview

  • Vivian Fan 除了被害者的家屬需要安慰,我也很關心當日在捷運上目睹且親身經驗事件的人,那

    麼大的驚嚇,需要心理輔導的。

    19 hours ago · Like · 1

  • Vivian Fan Shu-Fen,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那麼年輕的生命,選擇這麼決絕的手段,其心理

    轉折和蘊釀,那裡是三五天之內就能找出原因和答案?路見不平,有時是很危險的情操。

    19 hours ago · Like · 1

  • Margaret Lai 昨天晚上我們也談到了鄭捷父母出來道歉, 真的是大悲無言

    晴爸說, 他可以理解為什麼他們神隱了, 因為發生這麼大的事, 出面能說什麼, 再多的道歉都沒法挽

    回已消失的生命

    父母不會沒有錯, 但不是要他們出面道歉, 變成箭靶才能消公眾心頭之恨或不安

    真的要有更好的支援系統, 幫助有同樣困境的父母或孩子, 才能讓隱形鄭捷們消失
    19 hours ago · Unlike · 5

  • 石依華 隱型鄭捷們不可能<消失>,如同大自然不會不反撲.......。人們能做的只是減少傷害大自

    然,以及,,如果運氣夠好的話,減少傷害彼此。
    See Translation
    19 hours ago · Unlike · 6


  • Vivian Fan 是啊,父母責無旁貸也是事實,但孩子闖了這麼大的禍,能說什麼?說什麼都是錯,

    說什麼也彌補不了。

    19 hours ago · Like · 1

  • Vivian Fan 石頭這話也是,好像任何社會形態都會產生這樣的人?2008年加拿大也發生一起灰

    狗巴士的殺人事件,兇手是華人。有一陣華人在當地被看作恐怖份子...^^

    19 hours ago · Like · 1
  • 翠文 伍 我沒智慧論此事件,但我說說自己的親子經驗,孩子從小我就一直教她們如何派遣寂寞孤

    單,失敗挫折的低落心情的正面方法,而選擇大學時我也鼓勵以可住在家裡的最好學校及科系選,目的

    就是這樣我才能了解孩子們的各種狀況,適時的開導。這樣一路走來,孩子不管在社交,交友,學業,遇

    挫或順心時我都能與之分享或加以鼓勵開導,出社會之後心智也夠成熟了,我開始慢慢放手。
    See Translation
    19 hours ago · Unlike · 3

  • Vivian Fan 56姐的孩子乖巧加上您的正面能量,是很幸福的孩子。

    但我有朋友也說,父母忙著事業,無法照料到他們,十五六歲就離家讀書,現在也是很優秀的青

    年...^^

  • Ping Lin Tsai 同體大悲,我無言。
    18 hours ago · Unlike · 5

  • Shu-Fen Chang 是啊,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也知道不是三五天就能找出答案和原因,甚至

    很難找到,也不算路見不平,我沒那麼偉大也沒智慧做什麼,只知道這件事除了受害人及家屬、加

    害人家屬、目擊者之外,整個社會大眾也有受到傷害。我沒智慧評論,只能自省與禱告,祈禱社會

    用正向能量付出愛與關懷,降低未來再發生類似悲劇的機率。
    18 hours ago · Edited · Unlike · 3

  • Vivian Fan 上面56姐提到排遣寂寞和孤獨的能力,我想這正是鄭捷所缺少的能力。
    16 hours ago · Like · 3


  • 石依華 此人看不出有不耐寂寞孤獨貌啊
    4 hrs · Like

  • Vivian Fan 只是根據最初的報導,說他除了學校,就是宅在家裡打電玩,沒有朋友..所以猜想,

    他內心是寂寞的。

    3 hrs · Like · 1

  • Sheng-Hsueh Wu 這裡所稱的寂寞,應是心理狀態的描述,而非冀求連結的動詞。一顆孤寂隔

    絕的心,是時間的創造,它失去敞開、向外、連結、快樂的能力,失去排遣寂寞與孤獨的能力。

    15 mins · Edited · Unlike · 1


  • Vivian Fan 突然想到,有些孩子的青春期"發作"得比較晚,看到有朋友的孩子大學以後才突然暴

    走,鄭捷不知屬不屬於這種的?
    10 mins · Like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