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4

秋思

Image
秋思(五言絕句習作)
山雲著晚意,荷葉瘦西風;
白雁飛還住,秋思滿目中。

雪雁回來了!...^^

價值觀

Image
跟幾位太太聊天,有人提到上美容院作臉,花了兩千加幣(約五萬五台幣)。群情譁然。
「兩千塊,可以吃好多好吃的了!」
「兩千塊,我會去旅行。」
「我會拿去買鏡頭!」
大家正討論著,最年長的一位太太,冷不防地說:「兩千塊,幹嘛不放在口袋裡...? 」


嗯,這就是價值觀,又或者,人生觀...。

不能太阿Q

Image
蕭紅在她的代表作《呼蘭河傳》裡提到,呼蘭河城裡有個小泥坑,一下雨就成了個泥沼,路過的馬車或行人或動物,不免陷在泥沼中掙扎一番:馬陷進去了,被路過的人抬起來,再跌,再抬;或若在夜裡,適逢泥沼邊無人,那麼馬就要淹死了。有時是馬,有時是車,也有時是城裡的豬。

秋之一隅

Image
這是朋友Warren家裡自種的酸漿果,連同金錢樹送來兩大把。先撿了幾枝來裝飾樓梯間,搭配小南瓜和松果,完全述說著今日當年的秋色季節。

巷弄裡的幸福

Image
剛過完加拿大的感恩節,回想過往人生,所遇的人事裡,雖不免遇上各彈各調,不堪共語的情境,但多半時候一直被善待著。幸福的感覺,需要反芻,如同藏身在胡同巷弄裡的浮世繪,平凡無奇,卻也筆墨楚楚。

季節的顏色

Image
前兩天逛農場時,看到這些奇型怪狀的小南瓜,大小適放在手掌裡,直實可愛,模樣不算美,但透著傻兮兮的樸意,端詳著,倒名符其實了「傻瓜」的意義。

過於喧囂的孤獨

Image
赫拉巴爾《過於喧囂的孤獨》以冷調筆法沉穩略帶戲謔地敍述一個哀傷的故事,這哀傷不僅是一個社會底層老人的一生,更是愛情的、文明的、時代的哀傷。

一個從事垃圾處理長達三十五年的老人,因為對紙本對文字的眷戀而最終以殉情姿態將自己與廢棄的書本壓縮在一起,與往日時光中的微小歡樂同歸於盡。

禮輕情義重

Image
2014.09.29

上午收到朋友Stone從台灣寄來的「皂露花」,輕巧可愛,用來放置肥皂,上面看似葉脈的設計,實則是用來排水的。盒子上有詳細的說明,還有美麗設計師(林亦恩小姐)的照片。

雖然不知道台灣所謂的「文創」範圍是什麼,在我看來,這是屬於工業設計的部分...工業設計不僅使用於冷冰冰的機械性質範圍,也深入我們的日常生活,包括客廳裡的沙發傢俱、廚房的鍋碗瓢盆、書房的枱燈、鋼筆...等等,當然也包括這小小的肥皂架。

謝謝Stone細心,想到要把這樣有創意的小東西放在我們家,一則可以看到台灣新生代的設計產品,二則可以鼓勵正在學設計的小女...一舉數得,禮輕(重量輕)情義重...^^

五言古體詩習作兩首

Image
有感

今宵月色白,臨亭櫛晚風。
夕嵐飛鳥歸,雲影過蒼穹。
世事安流轉,冷暖兩不同。
欲訴衷腸事,惟向樽酒中。
已信知音稀,良宴豈無窮。
寒露
露寒憐光滿,秋江蕭瑟載:
鴻雁來復去,人間紅顏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