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5

等待

Image
太宰治的《等待》,讀來讓人空空落落,卻又有被碰觸之感。雖然太宰治把故事主角設定為二十歲女孩,但放諸人海,放長鏡頭,心下等著某人事物的躊躇感,應是不計齡地發動在許多人的意識裡。

The Deep Blue Sea

Image
愛是在愛人者身上發動。

前兩天看了這部電影:《The Deep Blue Sea》, 是關於一個忘了情人生日的故事...

好人壞人

巴金在《隨想錄》中的一段話:

『有一個時期,在我們的小孩中間養成一種習慣:看電影,看戲,或者聽人講故事,只要出來一個人,孩子就要問:好人?壞人?得到了回答,他們就放心了。反正好人做好事,壞人做壞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樣就不用他們操心了。

當時我們這些所謂大人常常笑孩子們:「頭腦太簡單」,認為自己很知道「天下事本來太複雜」。其實不見得,「大人」簡化起來,也會只在「好人」、「壞人」這兩個稱呼上面轉來轉去。......』

在臉書上看台灣朋友談政治人物,正如巴金所描寫。而巴金所述是文革的情境。

表揚兒子

Image
忍不住要來表揚我家兒子一下,他實在太讓人"感心"了。

前兩天與友人要上惠斯勒,因為兩週以前惠斯勒因大雪封了路,零下30度,車況非常不好。他聽到我們要上山,很擔心但不敢阻止,只一再叮嚀:「小心開車!」,直到當天早晨,他還不放心。我看他那麼擔心,就把同行友人的手機號碼留給他,萬一真有什麼事,多一個聯絡的人。而我安全抵達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發簡訊向他報平安。

普立茲獎的人文關懷

Image
朋友送我一本《普立茲新聞攝影獎70年大展--瞬間永恆》,每幀照片都記錄了"『戰爭的災禍、貧窮的痛苦、勝利的狂喜和得救的昂揚』。看完不會讓人欣喜,只讓人心糾結成一團,欲解,無方。因為它是那麼真實又那麼逼近...我們束手無策。
只選兩幀照片向攝影的記者致敬,他們在生命之危下,仍然對鏡頭下的受難者提供了援助:

Mother and Child-孕育心世界

Image
G 今年36歲,有過一次婚姻,第一次婚姻只維持了一年。目前正與一位年輕許多的男友同居。男友希望她在高齡產婦的臨界點上,懷孕生子。她問:『生小孩作什麼?養得那麼辛苦,供吃供喝,還要受他們的氣...』...一時之間,養兒育女二十年的我,千迴百轉,說不上什麼。

少年中國

Image
兒時,家住離台灣大學很近,很多活動都往台大校園進行,騎單車在椰林大道奔馳,與好友在醉月湖畔吟唱,甚至溜進台大總圖看書,都是日常中的生活範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