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立茲獎的人文關懷

朋友送我一本《普立茲新聞攝影獎70年大展--瞬間永恆》,每幀照片都記錄了"『戰爭的災禍、貧窮的痛苦、勝利的狂喜和得救的昂揚』。看完不會讓人欣喜,只讓人心糾結成一團,欲解,無方。因為它是那麼真實又那麼逼近...我們束手無策。

只選兩幀照片向攝影的記者致敬,他們在生命之危下,仍然對鏡頭下的受難者提供了援助:


1. 照片中的小女孩因為受到炸彈的襲擊,脫光已著火的衣物,奔向正在攝影的記者,大喊:「好燙!救救我」,記者拍下照片的同時,向女孩應聲:「好!」,他把女孩送到醫院,救活了這位全身灼傷的小女孩。

此照片於翌日在報刊雜誌被登出,當時投擲炸彈的兵官,看到照片後非常自責,他原以為是一次平常的例行公務。24年後他在告退儀式中向照片中的女孩承認自己便是當年投下炸彈的兇手,懇請她的原諒。已長大成人的女孩,接受他的道歉。而當時攝下這幀照片的記者,多年來一直與小女孩維持聯絡。 



2. 1965年,越南,美軍為了驅逐越兵,牽連了400萬人,男女老幼爭相逃亡。這幀照片是兩家人正游水逃生時,被攝影記者拍下。記者因此而獲普立茲獎,但他不忘這兩戶苦難的人家,按照片尋索,順利找著,將獎金平分給這兩戶人家。而後幾年,這位記者帶著報社主任前往戰地,遭人殺害。這位殉職的記者是澤田教一。

Comments

  1. 在臉書上說了自己都不喜歡的話:台灣什麼時候能有自己的普立茲獎?

    有沒有自己的獎並不是我要說的話,在看這本攝影作品時,心裡時時絞結起來。一面因為照片中的種種苦難,一面對照台灣媒體的不知所云,不免慨嘆起來。爛記者舉世有之,但怎麼只能向下沉淪呢?普立茲攝影記者的種種人文關懷,以及不涉入批判,不涉入個人情感的專業與情操,度透過一張張的影像都不得不令人懾服。

    有沒有普立茲獎不重要,有沒有人文關懷的情操才重要。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生命的見證人--我的母親

今夏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