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5

三春爭及初春景

Image
櫻桃李花在透明微煦的春風中蓄勢待發,如珍珠般圓潤的花苞掛滿枝頭,輕盈瀾漫又動人。一直都怕看到開盡的花,像日薄西山,搖搖欲墜。

血濃於水

Image
情人節,聊聊有情事。

朋友 C 趁年前回台探親,原以為就是探視微恙的老母親,不料除了老母親外,竟也看望了失散將近四十年的老父親。

歲寒之友情相送

Image
朋友們的盛情都在這案頭上了!

Stone 的筆筒、睛媽的紙鎮、晴陽的墨及墨盒,以及客提兄的硯。

歲末之際,感謝歲寒數友的厚愛!...^^

( 真不好意思,寫沒幾個字,A 到一堆禮物!)

臉書亦如是

Image
看《紅樓夢》時,不由自主會偏坦某些人物,而所偏坦的,不過就是自己的互補或反映或嚮往或羨慕。看臉書,一如看《紅樓夢》,自自然然就偏坦了誰,冷落了誰。

有些熱熱鬧鬧進場的,搶盡鋒頭,卻落了個無疾而終(薛寶琴),其存在的價值或許只是為了證明他人(黛玉)的不同凡響。

原子論詩人

Image
包心菜在要被砍頭時抗議道:「人類啊,我親愛的兄弟,我哪裡冒犯你了?竟然罪當該死?我從泥土中冒出頭來, 生長,開花,向你伸出手臂,獻出自己的孩子作種子,可是,到頭來你卻要砍我的頭,來報答我的好意!」

去年種過三顆包心菜的我,看到此不禁笑了出來!是啊,人類本位地以自己為宇宙中心,在西哈諾如詩的創造力下便被消遣了。

在卡爾維諾筆下的西哈諾(Cyrano de Bergerac) ,既有知性見解又有詩的特質,他既接受浪漫派的影響又探究高深的天文學,並且獲得文藝復興時的自然哲學滋養,既有科學見解又飽涵抒情的創意。

西哈諾深信宇宙萬物皆由各種生命體的基礎型態組成,相信在組成過程中任何細微的不確定,都將影響組成物的不同型態的存在。也就是,在萬物組成的過程中,只要稍有差池,,人或許就不成為人,生命或許就不成為生命,世界就不成為世界。

因此他鼓吹四海皆兄弟,在此觀念的推論下,人類與包心菜可是兄弟同胞。於是有上述的想像。

這位西哈諾在牛頓之前便有了萬有引力的概念,一心想擺脫萬有引力,研究了奔月的種種方法。他的詩作中充滿對月光的嚮往,柔情萬種的背後,無非是希望擁有擺脫萬有引力的輕盈。

這位既通天文又熱愛哲學與文學的西哈諾,於我們並不陌生,他就是那位即便在決鬥,在逃亡,在戀愛、在死亡的途中也要吟誦詩作的風流劍客——《大鼻子情聖》。在劇作中他文武雙全,憤世嫉俗卻又才華橫溢。然而他不僅僅是個激情又羞澀的情聖,他更是科幻小說創作者的第一人,也是現代文學中第一位原子論詩人。他是探測宇宙的知性科學家,也是在愛情中擱淺的浪漫詩人。

王勝龍石依華高步雲 and 20 others like this. 石依華以前西哈諾在敝系是蠻紅的劇本,大家表演課、導演課都喜歡選裡面的段落來練功,呵呵。不過我們讀的是 Edmond Rostand 的劇作,我還不知道卡爾維諾寫過西哈諾  4 hrs · Unlike ·

外婆家

Image
這是唯一一張與外婆的合照。

小學的某年夏天,在外婆家住了三個月,那是唯一的鄉村記憶。

外婆家的三合院廣場,傍晚時總站著從田裡勞動回來的一頭牛,我害怕牠一生氣會把我踩扁,所以一看到牠,就繞道而行。有一兩回實在懶得繞道,鼓起勇氣,慢慢靠近,靠近後又快跑地閃過,我的眼角餘光看到牛溫柔的眼神,那眼光中像蕩漾著水波,明亮又透澈。多年後我能明白農家人不吃牛肉的心情,那樣敦厚溫柔的工作夥伴,多讓人疼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