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亦如是

看《紅樓夢》時,不由自主會偏坦某些人物,而所偏坦的,不過就是自己的互補或反映或嚮往或羨慕。看臉書,一如看《紅樓夢》,自自然然就偏坦了誰,冷落了誰。

有些熱熱鬧鬧進場的,搶盡鋒頭,卻落了個無疾而終(薛寶琴),其存在的價值或許只是為了證明他人(黛玉)的不同凡響。

臉書上有些朋友挺活躍,也風趣,卻不知為何「門前冷落車馬稀」,為什麼成千上百的朋友,沒有把目光投向他?


原來,他們臧否別人的生命情狀,對他人的信仰說三道四,為自己的人生和性格自圓其說,不斷原諒自己,一再責難他人....

我只是臉書的閱讀者之一,自然而然地趨向對我有磁性的方向或人,不會花時間或力氣與不喜歡的人互動,好比我一貫不能接受的襲人和紅玉。她們存在,但...與我無關。

Comments

  1. 有一種說法﹐薛寶琴是曹雪芹寫詩的分身﹐名字暗藏雪(薛)芹(琴)。

    薛寶琴不屬十二金釵的正冊。既然進不了薄命司﹐命應當不算太差。琉璃世界踏白雪尋紅梅﹐薛寶琴深受賈母喜愛。又與怡紅公子同一天生日﹐或許薛寶琴的存在﹐為的是當賈寶玉的女性分身。

    紅玉﹖ 還是妙玉﹖

    ReplyDelete
  2. 薛寶琴有可能是曹雪芹的分身,但...大觀園裡,那個不能作分身呢?..何苦憑空跑出來一個薛寶琴,熱熱烈烈地出場,卻又黯然失色?

    我個人的領會是這樣,薛寶琴以結合薛寶釵和林黛玉甚至史湘雲的一切優點而出現,通常一堆女性當中,如果空降了這麼個出色的人物,很能看出其他女性的人性弱點。在紅樓夢四十九回記載,薛寶釵對她這位堂妹如此受寵,說了一句:「我就不信我那些兒不如妳!」,表面看似玩笑話,實則透露寶釵的心聲。而一向被以為善妒的黛玉,卻對寶琴很喜愛,一點兒妒意都沒有,以至寶玉看在眼裡,心下想:「她竟更比他人好了十倍。」

    所以我才說,一個更出色的女性(薛寶琴)出現在群芳中,才看出來黛玉的不同凡響,也說明寶玉為何在大觀園中,獨獨鍾情於她的原因。

    當然這是我個人的領會,沒有學術研究的根據...^^

    是紅玉,不是妙玉,後來改名小紅,紅兒。紅玉,「宏慾」之意。是個一心往上爬的小婢女。

    ReplyDelete
  3. 那我也來一段個人的領會﹐大家一起研究討論。

    薛寶琴為何不屬十二金釵﹖ 或許因為是虛擬的賈寶玉分身﹐所以入不了正冊。

    紅樓夢第四十九回
    >> 探春道:「老太太一見了,喜歡的無可不可的,已經逼著咱們的太太認了乾女孩兒了。老太太要養活,才剛已經定了。」寶玉喜的忙問:「這話果然麼?」探春道:「我幾時說過謊?」又笑道:「老太太有了這個好孫女兒,就忘了你這孫子了。」寶玉笑道:「這倒不妨,原該多疼女孩兒些是正理。明兒十六,咱們可該起社了。」

    >> 果然王夫人已認了薛寶琴做乾女兒,賈母歡喜非常,不命往園中住,晚上跟著賈母一處安寢。

    薛寶琴初到賈府﹐賈母就逼王夫人認她做乾女兒﹐當晚還同寢。有了孫女兒,就忘了孫子。
    賈母疼愛寶琴﹐送了一件鳧靨裘﹐豁達的寶釵露出妒意﹐敏感的黛玉反待她有如親姊妹。

    表面看似不盡情理﹐若將薛寶琴當成賈寶玉的女性分身﹐就一切合情合理。

    紅樓夢第五十回
    >>鳳姐兒也不等賈母說話,便命人抬過轎來,賈母笑著挽了鳳姐兒的手,仍上了轎,帶著眾人,說笑出了夾道東門,一看,四面粉粧銀砌。忽見寶琴披著鳧靨裘,站在山坡後遙等;身後一個丫鬟抱著一瓶紅梅。眾人都笑道:「怪道少了兩個,他卻在那裏等著,也弄梅花去了!」賈母喜的忙笑道:「你們瞧,這雪坡兒上,配上他這個人物,又是這件衣裳,後頭又是這梅花,像個什麼?」眾人都笑道:「就像老太太屋裏掛的仇十洲畫的『艷雪圖』。」賈母搖頭笑道:「那畫的哪裏有這件衣裳?人也不能這樣好!」一語未了,只見寶琴身後又轉出一個穿大紅猩猩的人來。賈母道:「那又是哪個女孩兒?」眾人笑道:「我們都在這裏,那是寶玉。」賈母笑道:「我的眼越發花了。」說話之間,來至跟前,可不是寶玉和寶琴兩個?

    薛寶琴身後轉出賈寶玉﹐竟讓賈母眼花分不清。本尊和分身﹐本就是一體的兩面。

    紅樓夢第五十三回
    >>且說寶琴是初次進賈祠觀看,一面細細留神,打量這宗祠:原來寧府西邊另一個院子,黑油柵欄內五間大門,上面懸一匾,寫著是〈賈氏宗祠〉四個字,旁書「特普爵太傅前翰林掌院事王希獻書」,兩邊有一付長聯,寫道:「肝腦塗地,兆姓賴保育之恩;功名貫天,百代仰蒸嘗之盛。」也是王太傅所書。

    寧國府除夕祭宗祠,薛寶琴在賈祠一旁觀看。因為是賈寶玉的分身﹐外姓的薛寶琴才有可能參與賈府祭祖。

    紅樓夢第五十三回
    >>當下又值寶玉生日已到,原來寶琴也是這日,二人相同。

    本尊和分身﹐生日同一天﹐不足為奇。

    >>疏是枝條艷是花,春粧兒女競奢華。閒庭曲檻無餘雪,流水空山有落霞。
    >>幽夢冷隨紅袖笛,游仙香泛絳河槎。前身定是瑤台種,無復相疑色相差。

    薛寶琴的這首七律﹐暗示虛擬無雪(薛)﹐前身是來自群玉山的玉種。

    ReplyDelete
  4. 嗯﹐ 上篇留言好像被 Google 濾網卡住。再試送一次。
    ********************
    那我也來一段個人的領會﹐大家一起研究討論。

    薛寶琴為何不屬十二金釵﹖ 或許因為是虛擬的賈寶玉分身﹐所以入不了正冊。

    紅樓夢第四十九回
    **探春道:「老太太一見了,喜歡的無可不可的,已經逼著咱們的太太認了乾女孩兒了。老太太要養活,才剛已經定了。」寶玉喜的忙問:「這話果然麼?」探春道:「我幾時說過謊?」又笑道:「老太太有了這個好孫女兒,就忘了你這孫子了。」寶玉笑道:「這倒不妨,原該多疼女孩兒些是正理。明兒十六,咱們可該起社了。」

    ** 果然王夫人已認了薛寶琴做乾女兒,賈母歡喜非常,不命往園中住,晚上跟著賈母一處安寢。

    薛寶琴初到賈府﹐賈母就逼王夫人認她做乾女兒﹐當晚還同寢。有了孫女兒,就忘了孫子。賈母疼愛寶琴﹐送了一件鳧靨裘﹐豁達的寶釵露出妒意﹐敏感的黛玉反待她有如親姊妹。表面看似不盡情理﹐若將薛寶琴當成賈寶玉的女性分身﹐就一切合情合理。

    紅樓夢第五十回
    **鳳姐兒也不等賈母說話,便命人抬過轎來,賈母笑著挽了鳳姐兒的手,仍上了轎,帶著眾人,說笑出了夾道東門,一看,四面粉粧銀砌。忽見寶琴披著鳧靨裘,站在山坡後遙等;身後一個丫鬟抱著一瓶紅梅。眾人都笑道:「怪道少了兩個,他卻在那裏等著,也弄梅花去了!」賈母喜的忙笑道:「你們瞧,這雪坡兒上,配上他這個人物,又是這件衣裳,後頭又是這梅花,像個什麼?」眾人都笑道:「就像老太太屋裏掛的仇十洲畫的『艷雪圖』。」賈母搖頭笑道:「那畫的哪裏有
    這件衣裳?人也不能這樣好!」一語未了,只見寶琴身後又轉出一個穿大紅猩猩的人來。賈母道:「那又是哪個女孩兒?」眾人笑道:「我們都在這裏,那是寶玉。」賈母笑道:「我的眼越發花了。」說話之間,來至跟前,可不是寶玉和寶琴兩個?

    薛寶琴身後轉出賈寶玉﹐竟讓賈母眼花分不清。本尊和分身﹐本就是一體的兩面。

    紅樓夢第五十三回
    *且說寶琴是初次進賈祠觀看,一面細細留神,打量這宗祠:原來寧府西邊另一個院子,黑油柵欄內五間大門,上面懸一匾,寫著是〈賈氏宗祠〉四個字,旁書「特普爵太傅前翰林掌院事王希獻書」,兩邊有一付長聯,寫道:「肝腦塗地,兆姓賴保育之恩;功名貫天,百代仰蒸嘗之盛。」也是王太傅所書。

    寧國府除夕祭宗祠,薛寶琴在賈祠一旁觀看。因為是賈寶玉的分身﹐外姓的薛寶琴才有可能參與賈府祭祖。

    紅樓夢第六十二回
    **當下又值寶玉生日已到,原來寶琴也是這日,二人相同。

    本尊和分身﹐生日同一天﹐不足為奇。

    紅樓夢第五十回
    疏是枝條艷是花,春粧兒女競奢華。閒庭曲檻無餘雪,流水空山有落霞。
    幽夢冷隨紅袖笛,游仙香泛絳河槎。前身定是瑤台種,無復相疑色相差。

    薛寶琴這首七律紅梅詩﹐暗示虛擬無餘雪(薛)﹐前身是來自群玉山的玉種﹐赤霞宮神瑛侍者投胎。

    ReplyDelete
  5. 昨夜在這兒連貼兩次﹐都被谷歌的濾網卡住。只好貼自己家。

    留個連結﹕ 探討薛寶琴是賈寶玉分身的可能性

    ReplyDelete
  6. 對不起,人在外面,回家再細看,先放留言出來⋯^^

    ReplyDelete
  7. 我並不在意寶琴是不是寶玉的分身,光年兄舉證例例,卻沒說出曹雪芹為什麼要安排這麼個分身進到大觀園?

    紅樓夢裡面"分身"是作者慣用的技倆,寶釵不夠,就加上個襲人;黛玉不夠,就加上一個晴雯; 秦可卿太隱暐,就用寶釵和黛玉分述...所以多一個薛寶琴作寶玉或曹雪芹的分身並不足奇...但作者為什麼要在此回此章安排薛寶琴出場呢?

    另一重要線索光年兄未提及,全本紅樓夢唯一一個讓賈母明白表示想說給寶玉的,就是薛寶琴。但薛寶琴已定親,賈母只好作罷。而賈母這個意念,在大觀園眾釵中會引起怎樣的心底波瀾?

    我個人以為,如果只是為了寫詩,請出薛寶琴,那是小題大作了。但薛寶琴短短幾回的出現,大觀園裡上上下下的反應互動,才應該是作者想要埋下的伏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