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遁於天地間


極端自然主義者,視農田與其餘種植均為人類的「砍伐」,稻米、果實、蔬菜,亦是為了兌換金錢而只為人類成熟的商品;其罪過與商人於土地上興建商業用地同等。

初見這樣的意識形態,油然而生無所遁於天地間的茫然感。在這樣的自然主義審視下,打從先祖披荆斬刺地為我們開出一條路時,已然侵害了土地。人類何以為家?山林是樹的家,天空是飛鳥的版圖,而土地只合該生長那些未經任何人手修剪的花草叢林,甚或荊棘; 被允許遊走其間的,應該只有弱肉強食的蟲魚鳥獸。而人類,儼然是宇宙間最落魄的Homeless. 天地遼闊,卻無片瓦立足之地。

老蘇說:『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老李則說:『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我們原只是寄居,萬物何嘗不只是過客?為誰護衛了誰,有可能同時也傷害了誰...

圖:我家後面的畜牧場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今夏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CCD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