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宜其室家



對照《紅樓夢》「少女崇拜」之下的女性價值毀滅三部曲,《詩經》的『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對已婚女性要善待許多。


天氣晴朗,穿了一件桃紅色的連身洋裝出門,因有飯局,稍為刀尺一番。路上遇見大學學姐,學姐喊著:『妳怎麼越來越年輕?』,我不以為然地回答:『怎麼可能?』,學姐學我扁著嘴說話的表情:「怎麼可能?」,而後誇張地問:『妳不相信我?』,我正不知怎回答,她大笑:『我們總要彼此安慰一下嘛!』,於是我上前拉著她:『是啊,妳也都沒變!』,而後,兩人相視大笑,相互擁抱!擁抱的當下,我瞥見她髮頂冒出的白髮及眼角的皺紋...

學姐高我兩屆,與我同寢室,上下舖,她很嚴肅,大家都怕她。但我喜歡拉著她撒嬌,她也讓著我。她唱歌好聽,我們一起搭公車時,我總把手握著麥克風狀送到她面前,請她唱歌。她會「裝腔作勢」一番,像個舞台上的女高音,唱著《一朵小花》(莫非自彼時我便已註定愛花?)....

學姐晚我兩年到溫哥華,落地時住我家;生孩子時,只有我在她身旁。大恩不言謝,大情也不言感,兩人算是自少女時期便一直看著彼此慢慢變老...兩家孩子兒時也成了玩伴...如今,我們的孩子都長成當初我們睡在上下舖的年齡了。



曹雪芹視已婚女子如失色的珠子,詩經則視已婚有德的女子如桃之夭夭,宜室宜家。老祖宗終究比曹雪芹大氣,更具欣賞的眼光。在<桃夭>之下,沒有失色的珠子。

縱然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但現代女性卻未必毀滅。與學姐告別,一群年輕女孩坐上她的Van,她正帶著她們要去打羽球。多年來學姐一直從事教育工作,言行舉止真與當年無異。...歲月匆匆,卻無法丈量老去的年日,老了的是心情,青春的,是心態。

圖:太平洋紅色山䒩萸,陽光下,豔紅如桃,如此開放蔓延,走過億年。




Comments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