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5

暖冬

Image
2015. Dec. 25


01 早晨起床,意外看見窗外一片晴朗,空氣是冷的。屋瓦上佈著一層薄薄的霜,城市中透露的純淨感覺,像梭羅的《湖濱散記》。

魯迅與朱光潛之爭

近來在看魯迅與梁實秋延續八年之久的爭論,原本只是對文學有沒有階級性各提出自己的看法,不料越演越熾,到最後的人身攻擊。兩人都有愛國心,也都崇尚文學的嚴肅性,追求言論與思想的自由;但由於兩人的經歷、核心思想和對美學的觀念有差異,於是產生了種種衝突和矛盾。當時,因為魯迅是站在普羅大眾的一方,站在制高點上,且筆鋒犀利,加上馮乃超一旁敲邊鼓,給梁實秋貼上「資本主義的走狗」的標簽,以當時的社會氛圍,梁實秋處了下風。然過了八十多年後,時間總算給了人們有一個適當的距離,再回頭檢視當時兩人的理論,發現道理是在梁實秋這邊的,魯迅為辯論而辯論,只有否定意見,沒有建設意見(余英時語)。

說胡

Image
聽王德威說胡蘭成。

胡蘭成一生都想成為偉大的人物(鄭捷也是耶!...^^),也曾以五四青年自居,躊躇滿志。因緣際會下,受到汪精衛的賞識,結為知己。胡為汪政權寫了百來篇社論,以報汪的知遇之恩。可是雖為汪政權的文膽,卻無實際的地位與權利。趨炎附勢另謀他圖之下,終於得罪了汪精衛,被下到監裡,緊要關頭,日本友人救了他。自此與汪政權正式決裂。

浮生

Image
最近都在跟朋友"吵架":一是為了加拿大新總理一上任就宣稱要收兩萬五千名敍利亞的難民,這在華人圈引起極大騷動,甚至發起連署,抵制收容難民。友人驚慌不已地問我:「如果我的兒子在學校被人用槍指著頭,問他是不是基督徒,怎麼辦?」我一再告訴她,難民不是恐怖份子,歐洲國家的「博愛」精神值得我們效法...她卻因此憤怒,說自身安危要先顧好,才能談博愛等等...未及回覆,她便斷了訊...再也「不讀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