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6

山中行(二)--自嘆不如

Image
2016.03.19

今兒個一起爬山的友人中,兩位年齡與我相仿的女士,健步如飛,像走在平地上,直喊這山太沒難度了。而我,跟在後頭慢慢走(所以才能拍照嘛),幾次都覺氣喘不過來了...實在忍不住,便問:「妳們體力怎麼這麼好啊?都不疲嗎?」,瀋陽太太用她略帶瀋陽的土腔,滿面激昂地說:「這算啥啊?我們那年代,每天早晨五點鐘到學校跑步,跑到六點,回家吃完早餐,再到學校!而且,誰不是在冰上一手騎自行車,一手拿著鐵鍬進學校的?」

人生各異趣

Image
2016.0318
走在春天的街道上,四處都是正在生長中的花草樹木,風吹來,夾帶幾片花瓣,就是下雨了,雨水也要載著花瓣去散步;亮亮晃晃的晴空,更把樹上的花朵,照得隨意而精緻。

情傷

Image
2016.03.14
私訊中與友人聊到各家兒女的情事,說來有些感傷的。好像大觀園中的水晶玻璃人兒,那麼剔透可人,實在不忍看到她們受到任何情感的灼傷或欺騙或挫折,以致混濁、黯淡甚或破碎;可,誰不是因為經過深沉的傷害、絕望、失信,而後才懂愛情的呢?誰不是被辜負了才明白愛情只發動在愛人者身上,被愛者全然無動於衷,或只配合演出而已呢?

山中行(一)

Image
2016.03.13

昨天在山區,遇著冰雹,又遇著大霧,間或從空中落下重重的雨滴,一時之間,整座森林雲遮霧障,若非一行九人,有些人氣,晦暗的氣氛還真有些駭人。這才體會動畫影片中,白雪公主為了躲避巫婆後娘的追殺夜奔黑森林那一段,為什麼拍得那麼驚心動魄了。

街隅

Image
晚間遛狗,經過空空蕩蕩的停車場,兩旁辦公室與商家,均已熄燈打烊。白日裡認真生活的眾生,責任感和勞動愉快結合的面貌,隨著駛去的座車,都已回到家中晚餐了吧?

地面留了一灘水,可能是早晨的雨。水面反映已打烊店家牆上的夜燈,它本欲避人耳目,為自己的存在而靦覥,此時卻略帶詩情畫意地堂而皇之面世。帶著狗兒,輕輕跨過,這脈脈溫情,留在心中莞爾。

樹的衣裳

Image
溫哥華這兩週都是陰雨濛濛,雖然滿城春花飛舞,但沒有陽光參與,減了幾分姿色。倒是這排無事可為,鎮日常閒的樹木,光秃的枝條在雨過天青的晴光下,神采奕奕。整個冬日,這些不著任何顏色的樹木常令我發呆,其姿之美,有著不易形容的清寂。

大自然厚愛,這些樹四季有不同色彩的衣裳,它們沒有官階朝服,只是一派自然,與風對話,隨四時輪轉而更衣。

驚蟄,北溫山行

Image
驚蟄,天氣晴,十二度。

走在山裡,群樹環繞,看似靜默,實則生命蓬勃。野莓枝葉繁茂,老樹新綠,小澗流水潺潺,林間不時傳來鳥兒的歌聲,整座森林熱鬧著。

今天走了三個半小時,汗流浹背,下山時兩條腿已不聽使喚。帶隊的友人說,走太少了,下回再加一小時...>"<


山間小澗,水流甚急,一路上都聽得到水聲。 — in North Vancouver, British Columbia. Like Like Love Haha W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