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6

「神州」憶往 /林保淳

前幾日與保淳師道賀生辰,順道提起神州詩社的事,不料保淳師原來曾為詩社成員,與溫瑞安、黃昏星等人亦曾往來。從他的文裡,可以看到當年溫瑞安的飛揚跋扈,其恃才傲物的狂傲,日後不免招忌。

保淳師以為,當年詩社都是年輕人,或許被情治單位一恐嚇,難免說出一些入套的"口供",未必是存心誣陷。誣陷之說太嚴重...

--------

「神州」憶往      林保淳

中國啊我的歌
透過所有的牆
向您沉悲的低喚──溫瑞安〈山河錄.西藏〉

話神州憶詩社--一條生路/方娥真

對人性的恐懼,使我常在流言的杯弓蛇影中掉進頹喪里,感覺頹喪的力量強勁的吞噬著我往下沈,沈到不見底的死境;然而,僥倖的是人生里出現了金庸和他筆下一群俠義的人物,他們讓我從死境走出一條生路。
-------

書劍江山--閒談金庸

Image
書劍江山--閒談金庸


在華語世界裡,閱讀金庸已經不再是一種私人的經驗。舉凡談到一些人生經驗或議論社會時,常見以金庸的故事或小說人物作例。形容一個人,用盡詞彙,倒不如一句:『 那個人是個韋小寶』來得貼切而入裡。
武俠小說以其通俗有趣到極點而沒有文學的負擔,故深入人心。而事實上,中國文學史走到民國時,武俠小說絕對是史上最光亮的點。金庸,亦將是這一篇史章上最顯赫的人物。

月圓--神州詩社外一章

Image
戒嚴時代,在溫瑞安被友人誣陷出賣的時候,素未謀面的金庸不但出面為之求情,並於溫瑞安與女友方娥真身無分文地被遣出境,走投無路時,予以收留。

從不停止尋找朋友的腳步

Image
臉書上好多朋友在玩這個:適合你的格言...

雖然明知這種遊戲多半是隨機附送的幾句好話,但看到這話時,仍不禁發出會心一笑。前不久有朋友問:『朋友究竟應該契合到什麼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