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江山--閒談金庸





書劍江山--閒談金庸


在華語世界裡,閱讀金庸已經不再是一種私人的經驗。舉凡談到一些人生經驗或議論社會時,常見以金庸的故事或小說人物作例。形容一個人,用盡詞彙,倒不如一句:『 那個人是個韋小寶』來得貼切而入裡。
武俠小說以其通俗有趣到極點而沒有文學的負擔,故深入人心。而事實上,中國文學史走到民國時,武俠小說絕對是史上最光亮的點。金庸,亦將是這一篇史章上最顯赫的人物。


金庸的人物塑造

自紅樓夢以後,文學的呈現便脫離偏僻艱澀,我個人認為,到了金庸這種風格更在普遍風靡中發揮到極致。
金庸小說的成功,在於人物性情上的塑造。每一個人物都是人性的原型,人心不古,事實不然。人世的愛慾情仇,推回數百年前,仍是這樣的。
小說世界的功力,便在於人物的塑造。有些小說,讓我們覺得疲乏,便是因為書中人物,無論正邪,無論男女老少,無論貴富貧賤,你會覺得,都是同一個人--作者。好比一部電影裡,角色有十個,演員只有一位。詮釋得再好,終究只看到演員而沒有角色的靈魂。
而金庸小說裡的人物,每一個人物都有自己的靈魂。而什麼樣的人可以造就出這麼多至情至性又玲瓏剔透的角色呢?
天縱英才吧?天才如曹雪芹才能如此。


金庸的閱讀世界

在小說裡,除了每位大俠擁有各種不同的功夫,舉凡醫藥,棋藝,武學,兵器乃至建築與飲食,每一門學問,金庸都清楚明徹,問他怎得來這麼多知識?金大俠說:要用功!

在一個訪談中,金庸談到自己讀書的經驗。
他說,自識字開始,無一日不讀書。一條脈絡是研究,一條脈絡是純為樂趣。

研究時,他可是閉關的,不接電話,不見客,謝絕一切干擾。

他認為讀書是一種樂趣,在另一位作家創造的想像世界裡作短暫的釋放,透視他的角落,他覺可放鬆,也可以有另一層生命的觀點。
他說喜歡讀閒雜書,什麼都讀(當然最愛小說啦),言情的,推理的,黑道火拼,社會商戰...等等。

遇著筆觸極美,言情極致的愛情故事,也是讀之津津有味。

在這兒我要插播一下,我一直很納悶,為什麼有些寫作的人不讀別人的書?我看過一位很年輕的網路作家,大辣辣地說:她不讀其它網路作家的作品。甚至說,她不讀華語世界的作品。

我不敢說對錯,只是對這樣的態度覺得不可思議。才多大年紀,才見過多少世面,才出了一本書,就敢向天下宣告:你們的東西不入我的眼。
現代人的短視與狹隘,在金大俠大開大闔的豪氣面前,真顯得卑瑣。

金庸本人我在電視上見過幾次,很喜歡他亦儒亦俠的風範。舉手投足都見風流才情,散發著漂亮的氣味。


封筆與修書

金庸在寫完鹿鼎記時,宣布封筆。
他說寫完鹿鼎記時,感覺人生已經很『了』了。 當所有的可愛與美麗都已經揮灑足夠,戛然而止只覺應當。

但多年以後,他又宣布將修改原書內容,使之更符合現代人的愛情觀。
徐克拍『笑傲江湖』時曾與金庸發生不愉快。徐克笑說:金庸慢慢再想清楚吧。笑傲江湖如果再傳一百年,當代人仍會將它改成符合當代的人觀點。

金大俠也許在縱觀古今後,也有了徐克的審思。




P.S. / 這是寫於2004.10.19的一篇舊文,因近日提起金庸,想起這篇被Blogger遺失的舊文。幸好我留了備份,只可惜當時朋友的回覆遺失了。






Comments

  1. 唯一記得當時友人Ally回覆:台灣的霹靂布袋戲系列,人物性格亦是多樣且鮮明...^^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