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圓--神州詩社外一章


戒嚴時代,在溫瑞安被友人誣陷出賣的時候,素未謀面的金庸不但出面為之求情,並於溫瑞安與女友方娥真身無分文地被遣出境,走投無路時,予以收留。
當溫瑞安大嘆詩社友人背叛時,金庸寫信寬慰他:『瑞安,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有的人厭倦了,轉變了,心情不同了,那是必然的事。已經有過幾年,幾個月,幾天的相聚,還有什麼不知足的?『一夜夫妻百日恩,百夜夫妻海樣深』,朋友之道亦當如是觀。不要認為他們是『背叛』,那是太重的字眼。人生聚散匆匆,不必過分執著,千萬不要把你的朋友當作敵人,那麼你心不會難過,朋友也不會難過。夫妻只是兩人之間的事,要白頭偕老也是極難,何況數十人的結社?如果有人離開,最好是設法當他是『神州社』的支部,如此不斷擴充,亦美事......』

金庸寬慰溫瑞安的話,也寬慰了我。人生聚散匆匆,不必過分執著,每一個離去,都是一個擴充。而能相聚一起,幾年、幾個月或幾日的,都足以珍惜、知足、回味。

與幾位朋友共度好幾個秋節了,連對方的樣貌也記不清,相交只憑氣味與氣質,雖然其中也有令人失望的時候,但多數時候仍是相互珍賞的。人生那麼長,也那麼短,能作幾年朋友也不容易了。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彼此的存在與安好,便是最美的祝福。

為今夜的清輝舉杯...^^

@丙申年,八月十五,中秋夜。


Comments
Grace Cool 朋友亦要惜福
Vivian Fan 這麼晚還沒睡?^^
何昌 乾杯..
Vivian Fan cheers...^^
John Jin 中秋快樂,到家拿大這麼好地方,我都羨慕的不得了呢See Translation
石依華 欸,看了還想:到家拿什麼大的?怎沒寫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其實,加拿大有個渾號,就是"大家拿"...全都來A福利的...^^
LikeReply41 minEdited
石依華 哈哈哈 See Translation
UnlikeReply2September 16 at 1:05amWrite a reply..
Vivian Fan 有空來玩啊!...^^
John Jin 妳看咱們這成天烏煙瘴氣,對健康都不好。會,一定帶內人去叨擾妳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來吧,我家後院可以搭帳棚...^^
石依華 我想在後院放拖斗旅行車(不知名詞?反正就是可以拖著走的小車屋)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RV嗎?那只能放前院,後院太小了放不下...^^
Renee Teng RV能隨意停在社區嗎? Vivian FanSee Translation
John Jin 帳篷可,雪地迷彩服一套,德國G-36步槍給我,國旗我自己帶 我就有FEEL了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Renee Teng ,可以的,我家社區𥚃,好多人家的drive way不是停小船就是停RV...^^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3858633108121&set=a.397367738120.167317.646023120&type=3&theater

Vivian Fan
July 17
今天收到學姐的兒子訂婚的消息,才二十一歲,學姐夫說,明年要辦婚事。這孩子聰明,自小所有學習都超前,同齡孩子大學還未畢業,他卻要上博士班了。只不料婚姻大事亦超前,一時之間彷彿回到民初,胡適先生二十七歲結婚,已被譏為老新郎...。

這幾天很忙,但還是抽空走路。作不完的事可以夜裡作,但走路得趁天色光亮。社區裡幾戶人家門口皆...
See More
Vivian Fan John Jin , 哈哈,那人家會不會以為我收留了恐怖份子?...^^
John Jin 掛國旗的從來不會是恐怖分子,中華民國國旗呢,您也太抬舉我了,槍,當然是BB彈槍。See Translation
石依華 國二時我收集了不少神州詩社、三三集刊,後來就都不知何蹤了。國二時與那些書的相聚就是有那個年紀的氣息與記憶。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啊?妳國二就收集神州詩社了?我國一才初識方娥真,但還不知她與詩社有什麼關聯。
Vivian Fan 總覺石頭深藏不露呢,居然國二就知神州詩社。(那時他們應該在被查封的前後?)
石依華 忘了怎麼會知道這兩社 @@ 但我的確先知道溫瑞安,可又不是看他武俠小說。是他某短篇小說集。See Translation
石依華 應該隔一年就出事了~害我當時真惆怅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我是長大成人才知溫瑞安,更是後期才知神州詩社。
Vivian Fan 所以妳是知道他們出事的?我都不知,真是寡聞。
Vivian Fan 當時溫瑞安被捕後,與林義雄關在同一監獄,我知林義雄,卻不知神州詩社。
石依華 這我就不知道了.........,他們散社、被稱為通匪叛國份子,當時對生在忠黨愛國家庭的國中生來說真是難以承受,所以只知出事,其餘新聞我都不再追看了(恐怕當時也不容有什麼相關後續新聞)。欸唷媽呀。真是有夠忠黨愛國的小時候...........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真好,我好像有斷層一樣,接不上記憶。

方娥真(溫瑞安女友)說,被冤拘三個月,過了也就過了,但被流言所傷,卻困擾了她一輩子...
石依華 我這輩子從那年以後就幾乎再也沒關注過溫瑞安和方娥真的動態,彼時神州詩社好些同人其實我更喜歡他們的觸感(畢竟我多有他們的集刊),當然更不知其他人的去向。
真的是割裂了的一道記憶。所以看到妳轉錄金庸當時對他們說的話,也一起十分感到安慰。好溫柔的查先生。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是啊,查先生善解人心,用人性解讀人世的遭遇。...^^
林修旭 月。
好像就是地球生成所出。
所以。。。。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所以???...不明白...
林修旭 所以就是金庸對。
投入佛座下句目犍連與舎利子。原來都是六外道。。。
See Translation
石依華 還是不明白 See Translation
林修旭 完了。我也不知在說什麼。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真不好意思,敝人悟性低...
Hui-fang Hsu 讀警語有憬悟,謝謝分享。
又,第二行求情的情字,似有誤。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謝謝指正,改過來了!...^^
Hui-fang Hsu 我很喜愛這一篇,能讓我分享嗎?See Translation
Hui-fang Hsu 謝謝。
Vivian Fan Ok, 我改一下權限...^^
Wenny Chen 所以人篸哪 …
要走到最後才能看完整張圖 。
By時差醒來的朕在西雅圖果然亂睡一通😁
See Translation
Wenny Chen 今年一口氣過兩個中秋月亮分外明呀。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哈哈,以為妳在飛機上過中秋呢!
林秋華 中秋佳節愉快
Vivian Fan 謝謝!you too! ...^^
Margaret Lai 台北今晚也有很美的月光。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十六的月亮更圓...^^
看到台北的明月,份外感動,撫慰前一天受狂風暴雨侵襲的故鄉...
Vivian Fan
Write a reply...
Ya Ya Su 金庸是有智慧的人。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是啊!好喜歡他!...^^
Vivian Fan
Write a reply...
Vivian Fan 補充說明一下:之後方娥真進了金庸的《明報》,任職特約記者,寫專欄...而溫瑞安也在金庸的幫助牽引下,與馬來西亞和香港的出版界和媒體有了往來,開啟另一武俠人生。
Grace Cool 一大早看见你写的这些文字,就觉得人生是那么的美好。谢谢分享。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剛好看到向陽寫神州詩社的事件,其中有溫瑞安的手稿: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林淇瀁/神州詩社掌門人溫瑞安/10153567333971816/


林淇瀁
July 12


【台灣作家手跡】11 
神州詩社掌門人溫瑞安
向陽
...
石依華 詩人只提到詩,讀完向陽文我還是想不起來小時我很喜歡的那本溫瑞安短篇小說書名為何。
幸而搜尋一下,還是有人整理了溫的作品名稱。
是 鑿痕
See Translation
石依華 鑿痕。猶記少年時第一次讀集內這篇同名小說,真是非常驚動。那個恐怖、壓力、山林如鬼的暗黑處.........,比史帝芬金營造懸疑的功力應不遜,比二三十年後吳明益寫台灣東岸高山密林及馬來州的死亡叢林更顯陰沉威力,而更有著純屬個人內在爆裂能量的陰歙和纏結,和與他人關係的易斷與撞擊。
向陽文章後留言裡有人提到一位鄭女士寫林燿德的論文,裡面引述林燿德曾對他女友說『溫瑞安為天才第一人』,說真的對那個年代的年紀相近的看書人來說,應該都不會覺得誇張。不過還是得再申,我一首溫瑞安的長詩都沒讀過(因為不想讀啊尤其特懶看長詩  )。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我倒喜歡他的長詩(因為也沒讀過他的文...), 他的山河錄,寫長江,寫黃河,看似故國情,又像是寫給傾慕女子 的情詩,很是盪人迴腸...
石依華 我應該也有山河錄(書),妳說的是首詩?那應該是收錄其中。但我顯然沒看、或顯然看了也忘了 See Translation
石依華 我這傢伙從小對任何與愛情相關的文學作品都無感,看也只是看個『本人有看,意思到了』,哈哈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從小就這樣哦?真好,省了好多心...^^

突然發現我還真的蠻認真的,哈哈,以前作的筆記:


齊邦媛教授在〈以一條大江的身姿流去〉一文中,指出,《山河錄》中同名章節和各詩的標題,「長安」、「江南」、「峨嵋」、「崑崙」、「少林」、「武當」……很明顯地是寫故國山川。但開篇詩人理想化的「我」即已由遠古舞到「這二十世紀的燈下」,傾訴他對那「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白衣黑髮女子的戀慕。年輕的詩人似乎是故意用舊小說中描寫女子美貌的老套來點出他追慕的特質。齊邦媛教授解析出「長安」一詩,作為一首情詩,真摯動人之處。但如果從政治詩的角度解讀,「長安」作為中國古典詩中永恆都城的象徵,這首詩似乎談的更多的是故國之情,而非單純的「世間情」。讀者不妨細讀最後一段,作者焦躁的是:

人到三十後
不能想江湖
武林那麼遠
是俠也斷腸
而世間情是一棵
恩恩怨怨的樹

當選擇奉獻,卻發現無從著力,連大俠都為之斷腸,相信是七○年代熱血青年的時代感受?
石依華 多情人寫起導讀或文評(像你也是)都好看,我看了也會變柔軟些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那是因為妳謙懷...^^
石依華 (像巨流河裡齊女士年輕時的飛行員好友,很多人看了都感動,可我對這一段友情以上愛情未滿的憾情錄,竟然只是前翻後翻想看張大飛在哪些地方出任務、時序大約如何、兩人因國事所阻是要隔上多久才能見到一面、見面時間大約多長.........,妳看看!我看了以後的印象淨是這些!真是超缺浪漫神經的。讀了別人對齊張之情的感動或感慨,才覺得好像有一點感受了。 @@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呵呵,畢竟還是有感受了呀!我讀書時有位長輩跟我說,我的感情竅開得比較晚,想必...妳比我更晚!...^^
石依華 到四十幾五十了還沒什麼竅,真的是石頭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或許妳對張大飛這段故事的態度比較接近齊先生的期待,有人想要把張大飛的故事拍成電影,她拒絕了!在她看來,外界的很多猜測和解讀都是對張大飛和那段純潔感情的褻瀆,她寧願將其保存在內心深處。「這樣做我受不了。在現實裡他是個木訥寡言的人,連人生都沒想清楚,26歲就死了。他死得那麼乾淨,全心全意的,就是為了報國。我在有生之年,不願意看到他短促的一生成為一個熱鬧的電影。」

訪談中她也説道:
「讀者何不多追尋他為國獻身的誠心和他那個時代愛國的真摯?何不多去研究當年飛虎隊以少擊多的精湛戰術,救了多少黎民百姓?他26歲的生命如流螢,卻有難忘的價值,我很為他高興,在他為國捐軀之前享受了短暫的家庭溫暖。「寂寞身後事」又何必追尋。我們祝他安息吧!也請《巨流河》的知音留給我文學上的寧靜,潭深無波。」
石依華 我有個朋友,也是 26 歲就死了,也是因工作而死。雖然不是報國的高度,但也一樣是某種與心志合一的命運。
這類似的朋友經驗、也許是我對齊先生年輕時心中的感受比較能同感的原因。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是啊!人生有些情感不必然要被歸類。
Vivian Fan 石頭很棒,小時候讀的有跟上時代,我完全沒跟到。...^^

對溫瑞安的印象來自於他的長詩,很喜歡;但更小時,是先讀到方娥真的:娥眉賦。...

很高興有人對這兩位有共同的一絲回憶,忒覺親切...^^
石依華 我不太愛看詩,沒啥耐心(雖然詩集還不少本) 
林文裡後段有提到黃昏星、廖雁平、周清嘯這幾個名字,就是我在神州詩刊裡看也看熟了的幾個社員,親切。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黃昏星是他們幾個裡面,唯一從大學畢業的(當時神州詩社的成員個個像著了魔,不上課,不讀書,都沒畢業...^^) , 所以讓黃昏星擔任主發行人(名稱我忘了),在溫方二人落難時,他每天送湯水到監裡看望他們,並且四處奔走,找到高信疆幫忙...患難見真情,板蕩見忠貞,這位大哥,也很令我敬佩...^^
石依華 我還記得廖雁平是個比較胖壯的,所以他們有些文章裡會鬧他哩  可見應該是個體胖心寬、被鬧得起的性格 See Translation
Margaret Lai 我是看了溫瑞安的小說,應該是他出獄後的作品,其實不清楚他被構陷的事。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我也是很後來才知這事,可見那時消息是被封閉的?或是我們沒注意?所以才覺石頭居然會知道這事,很特別呢!
石依華 欸,有多少事我只是不說。哈哈。 See Translation
Vivian Fan 要剛好有機會說吧?對不?...^^
David Lin 少年子弟江湖老,紅粉佳人兩鬢斑。See Translation
Meggie Chu Chu 這裡,接連兩個颱風,風雨不斷,幾乎每天都有航班延誤或取消,同事之間也每天都在聯絡....

我覺得,放假好像在上班....😂😂
See Translation

Comments

  1. 與好友石頭在臉書上討論到神州詩社(很高興有人可以一起討論),所以將篇名修改,並將討論內容複製過來,Update一下...^^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日月不分明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