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胡師母



早晨還在睡夢中,便被電腦的Line通知聲吵醒,平日是關掉的,但近來因為胡師母病重,所以開著通知,怕錯過什麼消息。電腦咚咚響個不停,我沒有起身,便猜到要面對胡師母離開我們的事實了。

兄姐們追思胡師母一直在傳陳年老照片,我則自相簿中找到大一時與胡師母的唯一合影,年輕時的胡師母真是大美人,不知有沒有人這樣告訴過她。

記得有一年寒假,胡師母第一次打電話到我家,接通電話時我沒認出她的聲音,而她第一句話就稱讚我:『說話溫柔,吳儂軟語。』。她總是稱讚人,無論在女生眼中看起來多麼不濟的傻小子,在她口中也是正直良善的。只是當年我太年輕,不識胡師母的溫柔,怕是傷過她的心,也沒有機會道歉了。

2012年胡師母與胡弟兄來溫哥華探望我們,她還是稱讚我,在她眼中,我們永遠年輕美麗。2015年我回台與他們聚餐,席間,胡師母細數往事,驚人的記憶力,每一樁故事,每一個人物,每個細節,甚至每句話...她都記得。我們的青春歲月,愛戀得失,都是她心中的童話,像睡前故事一樣,不斷重溫,帶著眼淚與溫度。

照片是關渡大橋通車那天拍的,適逢假日,淡水弟兄姊妹出外相調,去了士林官邸、故宮,走完關渡大橋,回到胡師母家愛筵,喝酸辣湯。要服事那麼多年輕人吃飽可不是容易的事,況且還在出遊了一整日之後。那時沒懂這些,只是白白接受師母出於愛主愛我們的服事,但這樣的榜樣卻建立在我們心裡,成了日後我們服事主,服事召會的激勵。

很不捨,胡師母還那樣年輕,但她一生愛主,扶持胡弟兄,服事眾聖徒,已為主留下美好的見證,她的人生已是最有價值的。




Comments

  1. 本來只是想寫在自己部落格的一點兒追思,但也寄去成了記念冊中的其中一文。寫得不夠鄭重...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再談林奕含事件

畢卡索與他的女人們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