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04

我是如花
附「胭脂扣」說明

我是如花
如花之迎風,如花之凋謝,如花之逢春再生
好像起英文名字,是很多人的一樁大事。因為大部分人的中文名字都是長輩起的,生下來就用著,被命定了,沒得選擇。所以一旦有了機會給自己起名,莫不慎重其事地好生想出一個來。

網路上,還可以起暱名,那更是五花八門了。取個出眾又恰配身份意境的名字,成了一種小規模的創造。(張愛玲言)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三)-偶然與必然

Image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 偶然與必然
輕重的對立最神秘,也最模稜兩難。
靈肉相互衝突,但又相依並存。
故事的結尾:

托 馬斯和特瑞莎的婚姻,一如許多常人的婚姻。在書中他們是主角,但也是尋常生命中的小人物。他們相愛,但彼此都讓對方的生活如地獄般。他們住在一起,但因怨 懟而各自形影相弔。男的對身邊的妻子很惱火,因為為了她而遭遇災難性的大錯(自蘇黎世回到布拉格,托馬斯被共產黨清算)。她在他身邊作什麼?為什麼是她而 不是別的女人?她的愛太沉重,沉重到他再也不能承受了......。

女的則對自己說:他們的結識一開始就是一種錯誤。相愛的事實僅僅能證明這不是他們的錯,不是行為或變化無常的感情的錯,而是他們不相配。在他面前,她覺自 己像一個結結巴巴,氣喘吁吁,粗俗的潑婦。於是她一心想要刺痛他,並且要知道痛得如何。她的愛如果不能讓他有所反應,那麼怨恨總該讓他有反應吧?

一直到最後,他們都被下放到農村。在那裡度過了人生的最後歲月。 當人們生活在鄉村之中,大自然之中,被家禽家畜圍繞,被按步就班的春夏秋冬懷抱,靈魂的窗口便又出現了依稀微光。

特瑞莎看著疲憊不堪,霜染鬢髮,手指僵硬,再也不能捉穩解剖刀的老伴,突然感到強烈的自責。她終於意識到托馬斯返回布拉格是她的錯,她用自己軟弱的一生來 反對托馬斯。看似軟弱,事實上是一種侵略。她一直在用軟弱迫使托馬斯投降。 而托馬斯看著特瑞莎隱密的猜忌,他感到心都碎了--這個女人一生都在追求他。
他輕輕拉起她的手,對她說:『如果我們還在蘇黎世,妳會是一個攝影師。』
特瑞莎說:『我只失去一樣,但你失去了一切。』
托馬斯:『妳沒發覺我在這裡很快樂嗎?』
這段對話,是他們出車禍前最後的對話。也是人生最後一站的總結。他們緊靠著彼此,回想他們一起經過的濃濃雨雲。

他們在一輛車裡,死在一起。
埋葬他們的,是薩賓娜。
結 語: 
我只能把故事情節說出來,却說不出昆德拉描寫人性曲折轉悠的智慧。正如電影只能演出劇情而演不出背後的哲理。 我要坦白,我沒有正式看過這部電影,依稀記得在朋友家看過錄影帶。但看時睡著了。所以我不記得弗蘭茨是誰演的,之前我說在電影裡弗蘭茨的著墨不深,並不準 確,因為我… 根本沒看到弗蘭茨。

也許真的是因為當時太年輕吧,負荷不起那麼重的人生。
但我仍然慶幸我終究看完這本書,並且在昆德拉的字裡行間找到一些生命傷口的治療。我學會不去譴責那些轉瞬即逝的事物,因為在這個世界…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二)-輕與重 靈與肉

Image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輕與重 靈與肉

如果永劫回歸是最沉重的負擔, 那麼我們的生活就能以其全部輝煌的輕鬆,來與之抗衡。 可是,沉重便真的悲慘,而輕鬆便真的輝煌嗎?
米蘭昆德拉以幾個主題帶進了故事中的幾位主角,每次讀的時候,我總是想要對號入座。就像讀紅樓夢時,總會把身邊的人與紅樓裡的人物對照。但我逐漸意識到個 人生命的基調原來並不絕對。這一刻也許我追求靈魂的輕盈,下一刻也許我在肉慾中得到解放。原來每一個人物都不是一個個體,而是一個人性裡的各方面,或說各 時期。

女人女人

逛網時,無意中又看到一起兩位女性朋友反目成仇的事件。控訴的一方指另一方為“世紀大騙子”;兩人在留言版上互派對方不是,其中牽涉到金錢問題。

孰是孰非我當然弄不清,但雙方把過往互訴的心事及情誼當作攻擊的武器,我看了很是驚心。

手帕交鬧翻的例子,最是鬧熱滾滾的,莫過於璩美鳳被摰友偷拍的事件了...璩平日為人我不去論斷,但在這單一事件裡,我很同情她。她那麼信任那位朋友,而那位朋友採取了最惡毒的手法回報她。女人一起了惡毒的心,就惡得無孔不入。手帕交反目,事實上比異性情人間的背叛更令當事人痛心。其間所受的驚嚇及全心的信任被顛覆,那是無可挽回的憾恨。

我自己身為女人,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女人之間的情誼那麼容易發酵。難道真如張愛玲所說:同行相忌?(她說所有的女人都是同行)。

人與人之間恐怕還是應該保持適當的距離,
這距離不是為了保謢自己,而是讓雙方都有轉身的餘地。

圓媽其實還有一個現象,就是兩個鬧翻的女人,而我又是夾在兩個女人的中間的那個女人....

我只能選擇在他們中間沉默不語;
不在他們面前提到他們兩個任何一方.....

有時候覺得~自己像個牆頭草一樣~~很不舒服,很不自在. 2004/02/23 04:01 刪除火鳥子曰:惟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2004/02/23 10:45 刪除一茗縱使將論孟背的爛熟...但...
這句話是我常到嘴邊又最不敢引用的!! 2004/02/23 12:29 刪除flower像圓媽說的這種情況...真的是很麻煩..>"< 2004/02/23 15:54 刪除夢天秤花花說的那事件我也看到了
大概去過亞倫家的都會看到吧...

自己也曾在唸書時期被朋友"出賣"過
有時候真的不能不先為自己想想再去考慮他人
掏心挖肺的對待別人到頭來只是讓自己吃虧
太相信別人結果別人把所有的事情都到處去說
有些人真的是... >_< 2004/02/25 05:31 刪除flower我看女生多多少少都有發生過這種事吧?...
怪的是..每個都覺得自己是受害者...@@" 2004/02/25 06:37 刪除圓媽哈哈哈哈~~~花~妳這句話很有玄機喔...嘻~~ 2004/02/25 12:27 刪除flower呃....^^ 2004/02/25 15:38 刪除

To have and To hold

女兒悶悶不樂地跟我說:媽咪,我不要長大!

怎了?

老師說,每個人長大一定要搬出去住,
可是我還不知道怎麼找moving van...... @@

妳可以不要搬呀...

她幾乎哭著說:可是老師說,一定要!
兒子也過來說:老師說每個人都一定要的!

萬般皆是命

Image
恨一個人時,總想著要怎樣給人難堪;不出口怨氣,不罵幾句,好像就跟自己過不去了。
一直到有一年暑假,在媽媽朋友的兒子公司裡打工,遇到一位小姐,她改變了我的心高氣傲。

那位小姐已婚,先生不務正業,每天都在家裡喝酒,沒事打打老婆孩子!她跟我同一天去上班,第一天上班時,老板的新婚妻子出來招呼我們。這位小姐跟老板娘四目交注時,臉上竟出現了極其尷尬的表情。當時我小,沒明白箇細。只覺奇怪,沒放心上。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一)-布拉格的春天

Image
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布拉格的春天
人們一思索,上帝就發笑
這書已經退燒許久了,但它一直在我手邊,反覆看了多次。一直想寫一點關於這本書的讀後感,但面對這麼偉大的作品,舉筆不禁躊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