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05

台灣行(四)--傳統市場

清晨,微雨。

一大早趕忙起床,為了期待已久的傳統市場。
不知為何,我對傳統市場總有一份特別的依戀,即便對淡水,我最想念的也是山下傳統市場裡阿公阿婆的叫賣與笑罵。

起了太早,很多攤位都還沒開市,但一些小吃和滷味攤子都出來了。傳統市場很能表現市井小民的生命力,一大早香味四溢的各種食物或鮮綠的青菜水果,背後都是一夜的熬煮和夜半時分的批貨進貨。這種生命力一直都很吸引我。

從學生時代我就愛逛市場,大部分也沒買什麼東西,只是喜歡混在那種人聲裡。在那些小孩哭叫,媽媽喝斥,攤販叫賣的嘈雜聲裡,我反倒有一種很幸福的感覺。

太早出門,逛完市場,一路從復興南路順著大安路走下來,經過信義路,仁愛路,到忠孝東路,才十點。晃來晃去,看到這家網咖,所以上來打打字。..^^

一進網咖,就看到有幾張檯子前面橫躺了幾個傢伙,想必是一夜沒回家的。真不知這些人的人生是不是就打算耗在這小小的幾尺見方之間。

-----------------------------------

SNOOPY 小心哦!
大部份網咖都是煙霧彌漫,即使吸煙區與非吸煙區也沒啥分別....
如果妳又因為" 煙毒 "昏倒,可沒有人幫妳刮痧!! 2005/01/31 15:02 刪除盈舟去網咖也是要慎選,有些環境很糟!
花花真的要注意ㄚ!^^ 2005/02/01 08:36 刪除小少爺是啊是啊!!不過說不定網咖小姐都練就一身急救功夫,早就準備好各式各樣的醫療器材等著人昏倒呢!(亂掰的..)
其實我滿想知道一下那些整天待網咖不回家不工作不上課的人,等他們中年甚至晚年之時,看待自己少年時的行徑的心情?說不定會覺得真是賺到了一個輕鬆悠哉的青春歲月呢!~

我以前若有上網咖都是去台北車站前Nova旁邊的一個網咖(好像是華彩的?現在不知是關掉了還是搬家?),頂多8台電腦,環境優品飲說的過去,椅子不多餘不高級很實用,現在這種網咖越來越少了。政府應該限制一下網咖的含煙量跟噪音量哦?^^.. 2005/02/01 17:49 刪除小儀我也喜歡逛傳統市場
因為....
可以從頭吃到尾
哈哈哈~ 2005/02/03 15:05 刪除Ally報導就有說迪化街年貨大街歷年來人潮逐漸上揚,營收卻一直下降,因為大部分人是去看熱鬧,順便試吃。熱鬧氣氛感受到了,吃也吃飽了,真的要買年貨還是去大賣場,開車去好停車,買多了搬運也方便。 2005/02/…

台灣行(三)--街頭巷尾

特地選了一天自己獨行,從台北住家復興南路走到瑞安街,經過和平東路到師大路。這是從前經常走的路。

街道兩旁新的,舊的商店或大樓參差林立。開平中學附設了社區大學;吃了好多年的崔家餃子館不在了,換成早餐店;老吉子茶莊還在,老板居然認出我來,寒喧了幾句。老板娘還是滿口的台灣國語加上農村婦女才有的純樸笑容。

大安森林公園裡的樹木都長大了,樹葉繁茂。去國之前,森林公園裡的樹木,樹幹像竹桿一樣,稀稀落落在上頭掛了幾片葉子。一轉眼真是樹蔭遮天了,真可謂十年樹木。

從屏東回來,台北的交通顯得有次序多了。原來之前的慌張是因為到了另一個地方。

到師大路時,因為時間還早,夜市的鬧熱還沒開鑼,只見到尚用大布塊蓋著的一些攤子或店面。但從整條街道的擁擠和攤位林立,可以想見它的喧騰仍是沸沸揚揚

------------


小少爺師大夜市倒也還好,較沒有一般夜市的擁擠感...
每次到那一定會買杯大腳桶,再買個水煎包~^^
花花有去水準看看嗎?我越來越喜歡那個老闆了!!
上次去買書他看了一下書,說:「這本不大好,我這裡租書30元,看完再拿來還。」..還有好幾次買了書看完又拿回去換別本的事情...剛開始我是嚇到了。 2005/01/28 18:25 刪除南風唷~~~~
妳真的回台灣啦.....
看到台灣行〈一〉時,還以為妳是說說而已。
有沒見到想見的朋友們呀
回到台灣是很快樂的,‘他鄉生白髮,故國見青山’,回去後有許多可寫的了。
三十多年前,我在和平東路住過,崔家餃子館很早就不在了.... 2005/01/30 01:08 刪除flower南風,三十多年前的崔家餃子館大概是我知道的那家的上一代吧?....^^

沒有見誰呀..只跟幾位朋友通通電話。小少爺接到我電話,好像嚇得話筒都掉到地上了...呵呵...!!.. 2005/01/31 11:24 刪除小少爺手機也不便宜...不敢輕易的掉到地上...哈哈!!
不過有手軟的感覺!!>< 2005/02/01 17:39 刪除Sue算來花花是在我結婚那年岀國的耶!!
那時我也正在大安公園附近上班
後來生了毓毓....會走了
很愛帶他去大安公園散步
然後多了程程
兩兄弟常去那騎腳踏車

再後來老三也出生後卻幾乎不去了
很多狗四處溜撘...四處便溺....讓人不能安心看孩子打滾~~~ 2005/02/08 23:41 刪除小乖水準書局的老闆還是這麼可愛。記…

台灣行(二)--出狀況

朋友好意請我去飲茶。

因為她們會抽煙,所以我們選了吸煙區。事前她們有徵求我同意,我想,偶一為之應該沒有關係。 我忽略所謂吸煙區的意思,就是不只我的兩位朋友會吸煙,而是全屋子裡的人都會此起彼落地一根接一根地抽。

在煙霧瀰漫的空氣下,兩碟點心還沒吃完,我便已覺得噁心、頭暈。積於禮貌,我借故上洗手間,才一進洗手間就吐了。

吐完了出來,還是很不舒服,本想強忍下去,但頭暈的感覺一直加強,只好很冒昧地向朋友表示,空氣不好,能不能到外面走走?她們當然同意。

好了,糗態出現了!才出了門口,走沒幾步路,我就完全不行了,跌坐在人家大樓門口的階梯上。兩位朋友嚇壞了,手足無措。我自己都可以知道,我一定臉色慘白,因為感覺到額頭上冒出來的冷汗。大樓管理員,透過玻璃窗看到三位小姐在那兒慌張的樣子,趕緊出來幫忙,讓我進去管理室在他的座位上休息。

也不知坐了多久,我才稍稍回過神來。起身跟好心的管理員道謝,在好友摻扶下,回到朋友的辦公室。在她辦公室又吐了好一會兒,實在是有夠狼狽。第一回到人家辦公室,就是這幅尊容進去的。

朋友的同事幫忙照料我,幫我刮痧。真沒想到,這回回台灣還會遇上刮痧這事。

兩位朋友很內疚,一直道歉,只是很狐疑地彼此問著:我們真的有這麼毒嗎?


------------------------------------------

小少爺 哈哈...真是苦了花花!台灣煙多,不僅抽煙的多,污煙也多...。
每次我去公共場所有人抽煙還一直飄過來,我都會把鼻子蓋在衣服上。
不過能讓花花吐成這樣的"吸煙區"...會不會也太誇張啦!?
還好花花沒有去網咖(有去嗎?),有些網咖進去好像進到煙毒庫一樣,看不到遠一點的地方.... 2005/01/28 18:19 刪除南風 嗯..所言之情該是喝了酒之後才會有的狀況丫....
從實招來,上一ㄊㄨㄚ去了哪啦...
要不就是又有喜嚕...
吸二手煙有這麼嚴重麼? 2005/01/30 00:33 刪除lili 我對二手菸的味道很敏感,可以理解花花的窘境。 2005/01/30 22:37 刪除flower 我才沒喝酒呢..我在外面不喝酒的..!!

我自己也沒想到吸二手煙有這種嚴重..可是想不出來其它原因呀..我當天是好端端出門的..

不過我以前也有過因為吃到味精太重的食物而引起類似情況,是不是食物引起的就不得而知了。 2005/01/3…

台灣行(一)--不敢過馬路 

回來五天了,還不敢一個人過馬路。一直弄不清什麼時候該過,什麼時候不能過。

回來第一天姐姐用機車載我在路上走時,我嚇得哇哇大叫,我對台北的車輛能在那麼近距離裡穿梭自如,實在佩服得五體投地。我不承認是因為我離開太久了,因為我發覺是因為台北的車輛變多了。

張愛玲《續集》之自序

隨手翻翻張愛玲的"續集",這書收錄了她離開中國後,在海外發表的一些文章。
也許是因為年紀大些,也經過人世的風霜,她變得幽默了。很可愛。

有人冒她的名出了書,也有人未經她同意把她的舊作公然出版,她原來是不想理會的,但因為害到平常幫她出書的出版社權益,所以她不得不公開聲明。

她好可愛,她只說:富有幽默感如蕭伯納,大男子主義如海明威,如果也遇到她的情況,蕭伯納就不會那麼長壽,海明威的獵槍也會提前走火。這麼一句話,就把她心裡的氣給說完了。

對於別人批評她的話,她也只說:"作家是天生給人誤解的。"

她是英國演員嘉寶的信徒,因為嘉寶幾十年來利用化裝和演技在紐約隱居,很少被人識破。因為一生信奉"我要單獨生活"的原則。由張愛玲後來的生活,我們可以看出她的確在走嘉寶的路,只是她走得辛苦。

她幽自己一默,以嘉寶自喻,以一幅漫畫解釋了兩人的景況。
她說,以青草地來譬喻嘉寶,上面還要插個牌子,寫著:私家重地,請勿踐踏。
她認為演員是非要面對觀眾不可的,但嘉寶仍然維護了自己的隱私權;作家只是透過書刊間接與讀者溝通,為什麼享受不到隱私權?

由此我們可以明白,對於有位作家潛入她住的公寓去翻她的垃圾筒這事,對她是如何的驚嚇。她第二天就搬走了。而對於那位作家,她的動機和行為都令我非常反感,文人無行,是對自己不尊重。

燼餘錄(二)

"燼餘錄"發表於1944年,張愛玲24歲時。戰爭的發生,又遠在她更年輕的時候。(當然,年輕不能是藉口,批判她的人,可能會拿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的例子來要求她。)

文中她提到幾次"不相干"的字眼,戰爭給她的印象,只留下一些不相干的事;她希望歷史家或文學家,多說些"不相干"的事;她覺人生的"生趣",盡在這些"不相干"的事宜裡。

當大時代大環境處於驚心動魄的動蕩時,小男小女的生生死死,愛愛戀戀變成一瞥即逝的影子,全無重量。但沒有重量,不等於它沒有發生。當大家都在歌誦?頭顱灑熱血的烈士時,誰在乎戰爭中受驚嚇的女學生?

與戰爭"不相干"的人事物,仍在發生。
張愛玲只是選擇記錄這些"不相干",這些小老百姓的生命"生趣", 國仇家恨,讓歷史去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