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師

在 vera 家,看到她寫以前在學校時,受到老師的冤枉以致影響了求學心情,看了感觸很多。

我們那個年代,對師執輩的敬意仍是仰之彌高的年代,為師者一個不經意的眼神,一句未經思考的評論,都深深影響我們。我一直都相信,一個人的性格成長過程,所遇到的老師,是具相當影響力量的。也因為這個想法,使我即便在有機會的情況下,亦不敢從事師業。我知道自己無法成為好的老師。



vera 的經歷,使我想起了求學過程中,幾位老師說過或作過的一些事,對我影响甚深。我比較幸運,在遇到壞老師後,有好老師來拯救我。 

我的學業成績是很兩極化的,小學和大學都算是名列前茅,中學成績一直都不好。國中時叛逆,高中時作夢,盡讀些跟考試不相關的東西。所以成績雖然不至滿江紅,但也在紅色邊緣游走。能考上公立高中,考上大學,都是在緊要關頭,遇上好老師,一句鼓勵的話,使我浪子回頭,奮發向上,狠狠地跳上車尾,搖搖晃晃地晃進校門。

國三的轉機:數學一百分

國三時,數學老師每天都考試,考得我煩了,有一天回家就拿出來看看到底每天在考些啥(之前我都用猜的..^^)。沒想到就看了那麼一下下,第二天的考試,我居然考了100分(一百分哦...!!...數學哦...!!..^^)!全班都很震驚,我自個兒也嚇好大一跳,怎麼都會寫了?不過我比vera幸運,老師沒有以為我作幣,老師當場對著全班同學說:"花花同學,這才是妳應該考的分數!"耶!?..一百分?原來我是應該拿一百分的?

那句話就像大力水手的菠菜一樣,使我全身上下像上了馬達,開始運轉。我開始奮發向上,雖然沒有臥薪嚐膽,鑿壁取光,但也夜以繼日,書不離手。就這樣...幾個月下來,輕舟過萬重山,進了高中。

那位數學老師姓蘇,是我的級任老師。聯考考完後回去看她,她滿心欣慰地對我說:沒想到妳會考上,妳是我們今年的斑馬!(因為不是前三志願,不算黑馬..!!)

高三的轉機:恩師的出現

原本我想寫我高一二的一位國文老師,她的惡質直到如今想起來,我仍恨得牙癢癢的。是她讓我深深體會到什麼叫作「誤人子弟」,我曾經在心裡,在夢裡,罵過她千百回。可是寫著寫著,我突然發覺,她的可惡對我已經不重要了。我甚至連重新再去體會當時的心情都覺浪費時間。所以,就略過不提吧,總因有惡與劣的存在,才使我們對善與美的體認更加入微,更加珍惜。

還是說說我的恩師吧。

她是我高三的國文老師,姓鄒。當時她年紀已經不小,頭髮都花白了。個頭兒不大,總是剪著齊耳的江青頭,穿著長裙和灰色上衣。

她上課從不提聯考,講課從不強調考試,她把每一個字的來龍去脈交待得清清楚楚。每一位作者的生平事故,跳開書本,上下四方,古今中外地娓娓道來。上她的課,滿足了我年輕求知的心,我在心裡雀躍地喊著:這就是我要的啊!這才是我要的啊!

我說她是恩師,不是因為她講課講得好,因為把課講好,是一位老師的基本職業道德。

她對我的恩,是她把我從惶惶然,無指無望的消沉裡打撈了上來,讓我抖落一身晦澀,重新肯定自己,找到了定位。

過程並沒有什麼驚天動地,因為我不是一個驚天動地的人。
只不過她看過我第一篇作文時,居然給了全班最高分,並且讓我站到台上,唸給全班同學聽。說起來好像很虛榮,但對一個心裡已經很潦倒的少女而言,這小小的虛榮,卻是她頭上的冠冕,是一場人生的大驚喜。

而後,差不多每篇作文都會上台唸給同學聽,上校刊也成了常事。每回唸完作文,或發表作品,老師總送上一個小小的禮物,有時是上頭有她親手繡花的白色手帕,有時是她壓花作成的小書簽。這些小禮物,像是我冠冕上一顆一顆加上去的小珍珠,珍貴而透亮。她完全無視於我學業成績的不堪,給了我一個獨立亮麗的舞台。

因為前兩年被那位壞的國文老師打擊得,我幾乎以為我是弱智,對學業成績全然放棄。第一次模擬考時,全校倒數幾名。

但受到鄒老師的鼓勵,我不想讓她失望,自己回家把高一二的國文課本全找出來,一課一課地背下來。說也奇怪,我那菠菜罐頭又回來了(我原以為它已經掉到汪洋大海去了),每天熬夜也不累,硬是把前面的課全補上了。我就靠著國文成績,模擬考成績一直進步,從倒數幾名一路闖進前幾名。(只可惜還是晚了一點。)

進到大學後,我才發現原來鄒老師一直用大學的上課方式在帶我們。所以我比其他同學更快進入大學課程的狀態,也更能掌握讀書的方法。

我為此非常感謝鄒老師,她不是導師,她大可不必在我身上花功夫。她對工作的認真,對學生的不計功利,都讓我在往後的人生中,時常興起感謝的心。如果不是她的慧眼識英雄,我可能還在馬路上晃蕩,無所事事。


----------------------------------------------


snoopy  Hey!我可不可以知道那個爛的國文老師是誰?
我也很倒楣...當我展開新課本,眼鏡擦乾淨,滿滿一顆熱切的心...震懾我的卻是老師的無所知,無所謂! 
2005/06/01 09:58  刪除 
 flower  哈哈...就是妳那個姓饒的導師啦...!!...[傻笑]  2005/06/01 10:49  刪除 
 星辰  我以為花花從小到大都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想不到還有吊車尾的時候...[吐舌頭的臉]   2005/06/01 15:42  刪除 
 snoopy  真奇怪!
我好像一點都記不得那個老師, 什麼同學!?
整個高中生活,我只記得妳.... 
2005/06/01 15:59  刪除 
 flower  呵呵....那當然....我們有山盟海誓咩...!!..[沈思]  2005/06/02 07:12  刪除 
 大boy  其實早年誤人子弟最多的應屬小學老師,素質之差...至今沒齒難忘,
幸好我牙齒都在!! 
2005/06/02 12:08  刪除 
 lili  花花遇上伯樂的過程,真感動啊!  2005/06/02 15:50  刪除 
 Rebecca  如果沒有當時的事情,現在會不會比較開心?..[疑問]那生活可能就不一樣囉....  2005/06/02 20:20  刪除 
 flower  以前看過一篇文章,寫小學老師拿橡皮筋彈小朋友人中(嘴唇上方)的位置,嚇得小孩子眼淚直流....這已經不單是誤人子弟了...有虐待之嫌..!![枯萎的玫瑰]

lili...至少我覺那位老師懂得"尊重"人..!![微笑的臉]

Rebecca...我現在也沒不開心耶...因為有後面的好老師..所以前面那個壞的,我早忘得一乾二淨了。
2005/06/03 11:30  刪除 
 無言  我就說嘛.妳的抒情文寫得很好呀,怎麼作文才拿六十三分,原來是碰到壞老師.

我高一的國文老師不能說是好老師,但他會「吟哦」,一篇「師說」他可以像唱咏一般地吟.這一套如今大概是失傳了.
2007/03/16 06:21  刪除 
 汨  吟哦[目瞪口呆的臉]高一[感歎號]
莫非無言兄是同門的前輩?那老師是否也上公民與道德?[瞌頭] 
2007/03/16 08:30  刪除 
 flower  會寫作文的不一定要當作家,"不人云亦云"適用於各行業...[休息一下]  2007/03/20 03:47  刪除 
 flower  無言兄,說她壞,不只因為她給63分,而是因為我相信她沒有好好看。每一篇都63,不會這麼剛好吧?我猜她不喜歡我,所以一看到我的名字就等於63。

汨兄該不會又遇到同門師兄弟?[天使] 
2007/03/17 06:31  刪除 
 無言  每篇都六十三,這種老師也真夠混了.

高中還上公民與道德嗎?不記得了.我只記得那老師教國文,不記得他還教別的.

會在網上碰到校友嗎?從未碰過.我唸的是私立中學.初中很好,高中很爛.我那一屆有十個左右考上大學,算是異數. 
2007/03/17 09:34  刪除 
 汨  呵呵,無言兄是內行人!小弟下筆之際對「公民與道德」真的也疑問再三,可惜想不起來那堂課的名字。那肯定不是國文,但老師也確實還敎別班國文!

女老師,五十多歲,很胖,戴著老花眼鏡活像個女性「大蕃薯」。因為她路走不快,我們教室又在走廊盡處,所以五十分鐘的課掐頭去尾不到四十分鐘。她是啥詩會 的,週末假日一定跟詩友聚會吟詠,我們的課不是國文不用考,她索性放心大膽地吟,每每唱滿四十分鐘。我到現在只記得她的「唱工」卻連課名都忘記,其來有 自。

唉,當時年輕不懂事!詩意詩境別提了,在底下看自己的書都還嫌「背景音樂」難聽,專心聽「演唱會」又駭不起來!她則是根本不管我們,自顧自地板書加吟唱。前幾排的同學比較慘得跟著唱,有一次一位趁著她板書的時候禱告:

「主阿,饒恕我的罪吧!或……至少告訴我犯了什麼罪……」

她耳朵背沒聽懂,轉身問:「怎麼我還沒敎你就自己唱?你用錯排了……」

之後全班的笑聲是我們在她課堂上最專心、最整齊、也最不做作的一次「大合唱」!
2007/03/17 10:53  刪除 
 無言  看來混的老師還不少嘛!好像不少人都碰過.唉!我在大學都還碰過胡混的教授,運氣也算特殊的了.

不知那位女老師有無綽號?我們那時好像是不喜歡的老師都會給取個綽號,什麼「老太妹」啦,「小猴子」啦.既然不喜歡他們,給取的綽號當然沒什麼好的. 
2007/03/17 21:43  刪除 
 flower  好像沒哩...
我只記得我們要是不喜歡那位老師,在背後提起時會連名帶姓地喊...

我大學只遇過一位混的教授,聽說還是某大學的文學院院長,特地聘來的,結果上課都在講鬼故事....[魔鬼] 
2007/03/18 09:26  刪除 
 無言  還是女生厚道,手下留情.

見到汨兄說的「大蕃薯」,不禁想起林語堂在「吾國與吾民」裡,提到明朝有一位畫家,他所畫的半裸女身裁都像是蕃薯.我那時還覺得林描述的有點誇張,如今看來是沒錯嘍. 
2007/03/18 23:02  刪除 
 flower  不知道林語堂是不是在說唐伯虎?..
《吾國吾民》我沒看過,林大師的書我只看過幾本,現在除了幾個女主角的名字,其他好像忘得差不多了....[傻笑] 
2007/03/19 03:38  刪除 
 牧羊女  我也遇過花那種惡質高中導師,國中時被三年各國文導師稱讚不已的作文,被她評為"不知所云"
,然後對國文我就真的不知所云了,而她竟教了我高中三年.[生氣的臉] 
2007/03/19 13:09  刪除 
 flower  牧姐也有遇到哦?呵呵...
作文其實跟音樂一樣,各有所好,這個老師說好那個老師不喜歡這很正常,只是如果遇到一個剛好不喜歡妳的老師,那真的很令人沮喪。 
2007/03/19 14:00  刪除 
 soul  也有辜負好老師的
初中三年的國文老師敎得好
讓我愛上中文
高三國文老實很讚賞我的作文
又有名氣 敎我們不要人云亦云
結果我們沒一個成作家 
2007/03/19 14:50  刪除 
 無言  不是唐伯虎.查了一下,是仇十州.

三年都同一老師,而且還是壞老師,真是命蹇.不知現今的老師是不是比以前好一點? 
2007/03/20 07:19  刪除 
 winderster  國中時對國文有興趣,作文成績卻都不理想。現在寫德文文章偶爾也會遇到這種狀況,對別人給的題目不感興趣,就不寫;老師覺得文不對題,不知所云,沒有起承轉合。我說那是散文詩。  2007/03/21 06:08  刪除 
 flower  現在的老師態度應該會好一點兒,但學識可能大不如前...(我主觀上的認為啦...)

散文詩哦?..要不要再用德文跟老師解釋半天你的「詩」?[傻笑]





Comments

  1. 發現好像在國中時期比較容易碰到好的老師耶! 是這樣麼?
    我國中轉一次學 高中也轉一次學, 很傷,尤其個性閉塞好朋友就很少了 但國中碰到一個好老師
    好的國文老師, 抵過千萬個成材與不成材的同儕...^^
    這老師也沒甚麼特別, 就是教學備課認真, 有次講喪禮的禮服儀式甚訃聞格式 稱謂與親屬關係
    就這樣洋洋灑灑講了一堂課50分鐘 意猶未盡, 同學們大概都打呵欠了 但我知道那是下苦工的!
    因為對照鄉下傳統的喪禮的繁複盤雜 很多不懂的地方就突然全都懂了...

    很對不起她的是我們幾個要好的同學看她講課太認真, 純心鬧她, 問她一個”字詞”: 人生
    一個國中生對人生能有甚麼體悟? 但就是知道這題目可以考考老師 掂掂老師的斤兩...

    呵呵, 結果老師她也揮灑自如解釋了一番 表情就是知道你們這群孫悟空的促狹狡黠 但沒有迴避且認真的講解... 一場高明的解說下來 這群猢猻就此對老師伏伏貼貼...

    如同花花受到的待遇, 剛轉過學來的我 作文也常被這位老師當範文朗讀給大家聽...
    後來大學選讀的學科或許跟這位老師的”青睐”大有關係...^^

    好的老師真是影響一輩子啊...

    ReplyDelete
  2. >>好的老師真是影響一輩子啊...
    是啊,所以遇到好老師才說是”如沐春風”。

    記得有朋友說過,以前的人是自己找老師,所以是找自己喜歡的,欽佩的,師生情感比較好;現在學音樂和藝術者,仍是透過這種關係找老師,對老師的景仰也比較高;但我們一般人,所有的老師都是聯考決定的,或是被分發的,那裡還能有什麼”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的倫理情感?遇到壞老師,被耽誤不說,性格與自信說不定還自此被扭曲了。

    ReplyDelete
  3. 阿客提瑪也喜好翻舊文!

    ReplyDelete
  4. 文字迷兄,
    偶而心血來潮淘一下寶啦! ...^^
    花想寶物很多 不意間就會發現的!

    ReplyDelete
  5. 歡迎翻箱倒櫃!...^^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