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帶漸宽終不悔

最近在看顏崑陽老師的散文。

文中述及他童年在台灣南部的漁村生活,很被感動。那種在清寒貧苦中尋得的小小歡樂,已不是我們這一代或下幾代人可以想像或領會的了。

看到他說從小就把自己許給了文學,不禁心有戚戚焉地笑了起來。原來我們這些醃在同一缸醬缸裡的人,竟是這樣地有志一同。


聽過另一位老師說,從小就只想讀中文系。而我自個兒是打從知道世界上有中文系這種東西後,就知道自己屬於它。讀別的科系的人,不知是否也有這樣一種「衣帶漸寬終不悔」的認知過程?

也許就是這種執著,使得我們這些人都帶點兒傻勁兒吧?

顏崑陽老師說過,他曾和幾位朋友在夜裡,趁著酒意未散,脫光了身子在月光下跳舞。他得意地告訴我們:女同學都看到了..!!

他也說過他大學的戀愛故事。
他和一位女同學相愛至深,卻因家境清寒,又讀中文系,女方家裡反對,認定他沒有前途,硬是把他們拆散開來。他說,當時因為窮,連要買酒來澆愁的錢都沒有。只好每天讀詩詞,借古人酒杯,澆自己塊壘。

他在訴說這故事時,眼中仍有淚光。但一會兒,他又笑意盈盈地說,他最開心開同學會了,因為可以看到那位女同學。

失戀苦不堪言時,他曾想過要改行去讀理工或學商,想要讓那位極力反對他們的人刮目相看。但最後都因生命底層的無法認同而放棄。

顏老師用自己放達而堅定的腳步,向貧窮的相反方向闊步而去,他說:我讀中文系,一樣可以令人刮目相看

-----------------------------------------------------------------------------


星辰  想必讀文學或藝術相關科系的人都是這樣吧?
我更佩服讀哲學和考古的人! [吐舌頭的臉] 
2005/06/27 05:17  刪除 
 flower  對哦...讀哲學和考古的...哈哈..!!

我有個朋友是讀數學的,女生哦,她說她從小就喜歡數學,一心想數學(
真不可思議..^^...),她後來保送到清大,一路到美國讀碩士博士,都是數學..呵呵..
人各有志...很有意思...[休息一下] 
2005/06/28 00:50  刪除 
 LUKE  呵呵.我現在住到學校附近沒有電腦.所以很久才上個網.好久不見啦.
數學阿.....我只記得我從第一次見到數學和自然開始就確信我部屬於它們.這樣也可以算嗎...~!? 
2005/11/06 00:33  刪除 
 flower  我以為Luke也是走文的路線..沒想到是數理方面..^^
2005/11/06 10:32  刪除 
 LUKE  ~!?妳一開始並沒有想錯..只不過我的不打成了部........
居然造成誤解啦....
我發誓我這子都不會喜歡數理....[傻笑] 
2005/11/06 20:14  刪除 
 xday12  花是中文系的. 想請教幾個字的讀音. 在大陸電視劇漢武大帝裡, 劇中人說到;
大月氏: 如果我沒記錯我中學歷史老師教的. "月" 應讀 '肉'
說服: 說 應讀 "稅"
暴露: 暴 應讀 '瀑'

還有很多. 就不一一提出了.
想請問 是不是我的老師教錯了. 還是我記錯了.
謝謝.
2005/11/07 10:33  刪除 
 flower  你說的讀音都沒錯,老師的確是這樣教,但是.....物換星移....我已經不能確切地說誰對誰錯.....也許是演員唸錯了...也許是我們以前的老師一開始就以訛傳訛...

文字的讀音會演變的...積非成是...只要大家都知道在說啥就可以了...^^

and...這不在中文系的範圍...文學不等於語言...所以中文系國語不標準或是唸錯字...是可以原諒的...^^ 
2005/11/07 12:25  刪除 
 flower  哈哈..Luke...妳可真是鑄成大錯啊...!!..."錯"的真不是時候...!!..
2005/11/07 12:26  刪除 
 xday12  也對. 許多英文字因地域不同而唸法不同. 文學不等於語言. 我想. 同理可推. 外國文學系的可以不會說外語. 難怪曾遇到兩個外文系的 (主修英文), 不怎麼會說英語.[微笑的臉]   2005/11/08 04:29  刪除 
 flower  哈哈...對啊..
有位朋友是台大外文的..有一回在超市..櫃枱廣播說了一大堆,
我小小聲問她:到底在說啥啊?都沒聽懂!
她倒很坦白地說:沒關係,我也沒聽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