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05

寂寞是她的性格

朋友問我,每天有那麼多不得不作的事,有那麼多想理或不想理的人,為什麼還會寂寞?

異鄉人

小少爺跟我提起卡謬的《異鄉人》,喚起了我中學的回憶。

《異鄉人》是存在主義的代表作,雖然是小說形式,卻是哲理的書。

存在主義,簡單地說就是指對人生所有人事物的存在均質疑,這當然不是指物質的存在,而是形而上的。

《異鄉人》的主角放棄升遷,放棄調往巴黎的工作,母親過世,他的反應也很冷淡;後來,殺了人,審判過程中也不要求減刑,也不上訴,凡事都不上他的心,包括生死。

所謂異鄉,指主角客居他鄉,也意指我們人在世上只是客居。

小時候看這書,蠻被感動,對這種人生態度很羨慕。一個人若不在意榮辱生死,愛恨情仇,他不就是最解脫的人嗎?所謂太上忘情,也許正是如此。

不過存在主義發展下去,成了虛無主義,便會使人變得更消極而痛苦。

存在主義者認為人生不過就是一個『零』,所有的努力和奮鬥都將歸零。但虛無主義者則認為人生不但是『零』,而且是負數。他們認為人生不但是白活,而且痛苦。

這兩種主義,在我們古時的『竹林七賢』已經有這論調了。

現在年紀大些,對存不存在,虛不虛無,反倒也不那麼在意,就是過日子嘛,開心也是一天,不開心也是一天!

三代同堂──金黃色的夢

Image
我一直很羨慕家裡有爺爺奶奶的生活,可惜我自己沒過過那種日子。

我的祖母在父親十五歲時便已離世,我只能從照片中認識她。她清秀而有靈氣,看起來很溫婉。聽說父親到十五歲時,還是祖母幫他洗臉穿衣。祖母受日本教育,有著傳統日本女性逆來順受的堅靱。

會畫畫的電影導演

Image
這張海報是張作驥即將拍攝的電影【蝴蝶】的海報,影像的處理完全出自張作驥的手筆。

電影是以南方澳這個漁村為背景。海報裡南方澳竟然那麼有味道,下回回台應該去看看。

尋找新方向--Sideways

Image
事實上,它只能成長於世上真正特別、偏僻的角落, 只有最有耐心,最懂栽種的果農才能種得出來,
只有那種真正花時間投注心力,瞭解黑皮諾葡萄潛力的人,
才能讓它結出最豐美的果實


佟振保

Image
「振保的生命裡有兩個女人,他說一個是他的白玫瑰,一個是他的紅玫瑰。一個是聖潔的妻,一個是熱烈的情婦——普通人向來是這樣把節烈兩個字分開來講的。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


人微言輕也是一種自由

Image
最初架網站時,只是想為某種情感找個出口,所以都是信手拈來,沒有嚴謹。不曾想過要為自己的文字或言論找怎樣有力的證據或理論支持。直到有一天發現,搜索引擎像深海雷達一樣地探測而來時,我突然緊張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