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06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人們還年輕的時候,生命的樂章剛剛開始,他們可以一起來譜寫它,互相交換動機。但是,如果他們相見時年歲大了,像薩賓娜與弗蘭茨那樣,生命的樂章多少業已完成,每一個動機,每一件物體,每一句話,互相都有所不一樣了。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裡面的男女配角-- 薩賓娜和弗蘭茨,他們在經歷過生命的許多重大課題時相遇,薩賓娜以為弗蘭茨便是她漫漫背叛之途的終點,而弗蘭茨視薩賓娜為他生命的無限延續。

她只作自己--辛夷塢

Image
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 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 --王維(辛夷塢)

要那麼快樂作什麼

Image
李敖自傳裡說了些什麼,我記得的不多,唯獨一句話一直放在心上。
他寫到自己為了用功而去住在遠離台北的小鎮上,感到孤獨時,心裡很苦,雖然明知出去玩樂會更快樂,但仍選擇「苦行」。他的理由是:『要那麼快樂作什麼?』

是,要那麼快樂作什麼?
有時心裡作難並非尋不著快樂,而是不去選擇。因為知道大部分的快樂都是稍縱即逝的。

也許因為潛意識裡抱著『好景不常』的心情,以致對眼前的人或事或人所說的話都無法投注予全然信任。

我只是靜待,靜待一切美好事物的終將出軌。

P.S/ 書不在手邊,引用只憑印象,如果有誤請莫追究..

flower這一篇我想了許久都不知如何作答,因為發現快樂不快樂對我們每個人的定義竟有那麼大的不同。

莎兒的回覆給了那些追尋短暫快樂的人一記棒喝。

不過快樂不快樂,超越形而上或形而下時,選擇付出代價與否的當時,是很難決定的。 2006/03/29 05:19 刪除 莎兒 要那麼快樂
好填補那恐將不快樂的洞啊 !  2006/03/25 04:42 刪除 snoopy 非常贊同莫莫... 2006/03/23 11:20 刪除莫莫札實無論在過去還是未來都是同一種形態呀
快樂正在享受時才叫快樂
而札實的快樂差別在是不是變成一種回憶而已
就像花花講的...因為『要』所以會有取捨、要付出代價
而時間的付出卻是最大的代價
五光十射、縱慾的快樂很少放在記億裡珍藏
我個人很少記得以前那一次玩樂時的快樂感覺
這種快樂很虛華...無法沈澱
但是我覺得李敖的苦行在精神層次來說是會快樂的
我知道花花講的是未來追求的
所以我說
在某些地方
要這麼快樂作什麼?
這是我對於李敖這段話的看法
他要的快樂不是這種玩樂的形式的 2006/03/23 09:08 刪除flower莫和汨指的(札實的)快樂都是過去形成的,
我指的是未來追求的....[休息一下] 2006/03/23 01:43 刪除flower也許我辭未達意,我的重點是『要』這麼快樂作什麼?

因為『要』,所以會有所行動,有所取捨,也就是付出代價。當我們透視事物表面快樂的真實面貌,不過是稍縱即逝時,還會『要』嗎?還願意付出代價嗎? 2006/03/22 14:47 刪除flower『稍縱即逝』如果拿來與『永恆』相對,好像有些太沉重了,"竹竿長"與"長江水"之間,總還有些枝枝節節的。...^^

再說這個『童話』若與悲情一點的『賣火柴的女孩』放在一…

我們之間(二)

昨天跟Meggie說,有人以為她是我的「情人」,
她高興得說:『YES! YES! 』....呵呵...中學時就有人說我們鬧「同性戀」了。可惜我們都沒那傾向,不然說不定還真能海誓山盟一番。...^^

我和Meggie雖然同星座,但個性並不全然相像,事實上有很多地方我們還有些背道而馳。譬如她哈日,而我卻很中國;她遇事果斷利索,我卻很優柔;她對朋友很大方,不吝表示心意,我卻瞻前顧後,劃地自限;她勇於冒險,我卻只求安穩....總的來說,我們的人生基調很不一樣的。

誰比較呆

Image
兒子這年紀,對於被同儕譏為書呆子(book worm)簡直是奇恥大辱,所有書呆子會有的形象都盡量避而遠之。包括跟書呆子作朋友。

暗戀--朋友的故事

Image
緣起:

在看了【昨日世界】的前面幾章後,我便一直想起生命中那些影響我深遠的朋友,雖然她們或我,都不是書中所述的人類菁英,但深厚的友誼之於每一個個人,是用自己的歲月和真情釀造出來的滋味,在回憶裡都是芬芳、清澄、爽快的。

異性之間的感情太複雜太敏感,殺傷力太強,太講究付出與回饋,對我這頭腦簡單的人來說,是太沉重的課題,所以我只有在處理同性情誼時,會肆無忌憚地全心全意。當然,這樣的態度有時為我贏得意想不到的友誼,有時也帶來意想不到的傷害。

在同性情誼裡,我學會最多的事是關於情感的,它也直接影響了日後我的愛情觀和態度。

向李安致意

李安說:「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斷背山,只是你沒有上去過。往往當你終於嘗到愛情滋味時,已經錯過了,這是最讓我悵然的。」
李安得奧斯卡導演奬的那天,正好有些事忙著,忙亂之間就錯過了向他獻上敬意的時間。

李安得到奧斯卡獎,並不意味他是華人導演裡最好的,我相信語言仍是其他華人導演無法跨越的障礙。但這畢竟是華人導演在國際間最受矚目的成就,並且是由我們這位made in Taiwan的導演拿下的,實在令人興奮。

張愛玲是一口古井

Image
看到李碧華寫的一段文字,忍不住大笑...說得貼切極了...^^

文/李碧華

我覺得“張愛玲”是一口井——不但是井,且是一口任由各界人士四方君子盡情來淘的古井。大方得很,又放心得很。古井無波,越淘越有。于她又有什麼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