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四)-誤解的詞

人們還年輕的時候,生命的樂章剛剛開始,他們可以一起來譜寫它,互相交換動機。但是,如果他們相見時年歲大了,像薩賓娜與弗蘭茨那樣,生命的樂章多少業已完成,每一個動機,每一件物體,每一句話,互相都有所不一樣了。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裡面的男女配角-- 薩賓娜和弗蘭茨,他們在經歷過生命的許多重大課題時相遇,薩賓娜以為弗蘭茨便是她漫漫背叛之途的終點,而弗蘭茨視薩賓娜為他生命的無限延續。

他們並不像托馬斯和特麗莎一樣,在「靈與肉」之間不斷對抗拉扯,他們在愛情態度上是一致的,導致他們最終分手,是他們對彼此生命經驗判讀上的誤解,以致各分岐路,漸行漸遠。

米蘭昆德拉為他們編了一部小小的『誤解小辭典』,我把它們整理一下,赫然發現,這樣的誤解不單單只是發生在性別不同,也發生我們以自身經驗去判讀別人的經驗時,譬如文化的不同、族群的不同、成長的不同、教育本身的不同...等等。當我與一些中國來的朋友們相處時,這種「雞同鴨講」的心理背景,更是常見。

這種誤解是解釋不清的,也沒有標準答案,能不能找到平衡點或共通點,老實說,很難。但如果能從這樣的角度去看待人性或事物,或許我們便能學會包容,並且體諒。

誤解的小辭典:

﹝女人﹞:

薩賓娜:女人是性別。我們並沒有選擇一個作女人的命運。我們所沒有選擇的東西,既不能認為是自己的功勞,也不是自己的過錯。....在她看來,反抗自己生為女人是愚蠢的,驕傲自己生為女人亦然。

弗蘭茨:女人不僅意味著人類兩性之一,「女人」這個詞代表著一種價值,並非任何婦女都堪稱為女人。


﹝忠誠與背叛﹞

弗蘭茨:忠誠在種種美德中應占最高地位,因為忠誠使眾多生命連為一體,否則它們將分裂成千萬個瞬間的印痕。(他相信薩賓娜會被他忠誠的品行迷住。)

薩賓娜:更能迷住薩賓娜的不是忠誠而是背叛。忠誠對她而言是乏味人生的開始。而背叛意味著打亂原有的秩序,意味著打亂秩序和進入未知。有什麼比進入未知狀態更奇妙誘人呢?


﹝音樂﹞

弗蘭茨:音樂是一種解放的力量,把他從孤獨、內省以及圖書館的塵埃中解放出來,打開了他身體的大門,讓他的靈魂走入世間,獲得友誼。
他對古典音樂和流行音樂無所區分,認為這種區分實在過時而虛假。他像莫扎特一樣地愛著搖滾樂。

薩賓娜:她堅持古典音樂才是音樂,那時的音樂像玫瑰花盛開在雪原般的無邊無際的寂靜之上。除了古典音樂外,其它聲音都是使聽覺變得醜陋的噪音。


﹝墓地﹞

薩賓娜:無論現實生活如何殘酷,和平總是統治著墓地。在藍色群山的背景下,它們如搖籃曲一般美麗。

弗蘭茨:墓地只是一堆醜陋的石塊與屍骨。


﹝力量﹞

薩賓娜:「為什麼不用你的力量來對付我?」
弗蘭茨温柔地說:「愛就意味著解除強力。」
薩賓娜明白了兩點:第一,弗蘭茨的話高尚而正義;第二,他的話說明他沒有資格愛她。 


﹝生活在真實中﹞

弗蘭茨:把私生活和公開生活分成兩個領域就是一切謊言之源;生活在真實中就意味著推翻私生活與公開生活之間的障礙。不撒謊,不隱瞞,不偽飾。

薩賓娜:只要有一個觀眾,即便是存在腦中的觀眾,就意味著生活在謊言之中。公開生活絕對是在謊言之下,只有私生活才有真實的舉動。一個放棄自己私我隱密的人就等於喪失了一切,而一個自願放棄它的人必是一個魔鬼。

他們最終分離在﹝生活在真實中﹞,弗蘭茨為了真實,向妻子坦誠與薩賓娜的婚外情,此舉讓薩賓娜感到弗蘭茨不管她願意與否,擅自撬開了她隱私的大門,一旦她的愛被公開,愛便沉重了起來,於是她再次叛離,離開了弗蘭茨。 

相關文章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三)-偶然與必然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二)-輕與重 靈與肉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一)-布拉格的春天

Comments

  1. 2006.3.28

    這篇是為一位婚姻正遭遇外遇衝激的朋友寫的。
    她因丈夫外遇一直在對錯的想法裡打轉出不來。所以我想告訴她,夫妻的想法只有同與不同,沒有對或錯;對錯不是關鍵,怎樣在不同處尋找出路才是關鍵。

    ReplyDelete
  2. 2006.3.29

    關於﹝生活在真實中﹞,我是站在薩賓娜這邊的,所以我始終認為把日記寫在網路上的人,心裡至少有一位以上的觀眾,而那樣的抒寫就無法全然真實。

    剛看到一篇文章,他說朋友們的網誌是災難區,充滿現實生活的衝擊、不滿與掙扎。雖然我對那樣的災難都站在薩賓娜的觀點裡觀看,但也許書寫的本身就是一種治療,內容真實與否並不那麼重要

    ReplyDelete
  3. 2007.3.22

    去圖書館居然發現這本書,趕忙借來看.翻了一下,看來這是那種要看好幾遍,一看再看的書,不能只看一遍.

    ReplyDelete
  4. 2007.3.22

    我個人是需要多看幾遍才看懂啦....您應該不用。...^^

    ReplyDelete
  5. 2007.3.25

    可能要更久,因為學理工的與學文法商的思考方式好像不一樣,故可能更看不懂.

    前兩天在世界日報副刊上見到一篇文章,覺得很有趣.有一女孩與其男友逛街,見到一則保養品的廣告:搽了這種保養品,皮膚會像喝了八杯水般的光滑滋潤.男友見了就說:那喝八杯水就好了.

    女友大概覺得這種反應有點匪夷所思,遂將此事告知其姐妹淘.其姐妹淘也拿這廣告問她男友,她男友答道:妳喜歡的話,就買給妳.

    同是男人,反應卻如此不同.經分析結果,發現第一個男友是學理工的,第二個是學商的.

    她們覺得很有趣,就統計了一下,發現答「喝八杯水就好的」,全都是學理工的.

    該文最後說道:學理工的可能賺的錢較多(天知道),但生活很沒情調.

    ReplyDelete
  6. 2007.3.27

    哈哈...這個笑話有意思...
    昨晚家裡來了客人,我把這笑話說了一遍,大家笑完後問我,那學文的會怎說?....我想了想,學文的大概會說:「這個廣告文案沒寫好...」。

    ReplyDelete
  7. 2007.3.30

    我也覺得沒寫好,不能全怪我們學理工的.既然效果與喝八杯水相同,那何必買呢?如果廣告寫的是「比喝八杯水效果還要好,皮膚更要光滑滋潤」,那才會令人想掏腰包呀.

    星期一還請客呀?勇氣可嘉.我們好像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都在星期六請,第二天可以大睡一頓,補補元氣.

    ReplyDelete
  8. 2007.3.31

    請客是周日晚上,因為我們還在放春假,周一沒事,所以可以大補元氣...^^

    ReplyDelete
  9. 2007.4.8

    昨天有朋友來訪,大家一起吃飯.席間我拿同樣的廣告詞,問他們反應如何.第一個不加思索,說喝八杯水就好了.第二位比較謹慎,先問一下這個「杯」是多大一杯,大蓋是不想喝太多水.我說大概就是兩百五十西西吧.他一聽,也答喝八杯水即可.第三位說喜歡的話就買.

    這三位都是理工出身.第三位後來轉到銀行做事,可算是改行.

    看來原來那個故事還真沒說錯,選喝八杯水的都是學理工的.下次要問問女士,看她們如何選擇.

    ReplyDelete
  10. 2007.4.9

    女士們大概先看廣告明星是誰,
    幾年前我真的因為張曼玉的一個廣告去買某牌子的洗髮精,以前從來沒有被廣告明星煽動過,就那一回特別心動。可見廣告明星的魅力!

    ReplyDelete
  11. 2007.4.15

    很難懂為何廣告多找漂亮的明星來拍,尤其是化粧品廣告,每次都找那些美得要命的女人來拍.我心想:如果那些化粧品真的能令人更加美麗的話,應該找六七十歲的女人來拍才是.

    ReplyDelete
  12. 2007.4.16

    國外是有用老明星作廣告的,早先蘭蔻有一位模特兒:伊莎貝拉羅塞里尼,就是從年輕用到老...大概後來實在老到不行了才被換掉。

    最近在電視上也有看到一個廣告,是用蘇珊莎蘭登作廣告,好像是歐蕾?

    但我想也有缺點吧?
    以前我聽說蘭蔻比較適合中年婦女使用,我猜可能就跟模特兒年齡有關係。

    ReplyDelete
  13. 2007.5.18

    工科男生和文科女生談戀愛的笑話很多,這一段是真人真事。

    男生從小就愛問:「為什麼」,不停的問不停的問,直到得到了自以為是答案的答案為止。隨著年齡增長,他的問題越來越精采,自己也越來越覺得自己聰明。他以為自己「為什麼」聰明?就是因為愛問「為什麼」!

    當他遇上愛,遇上他愛、也愛他的女生之後,他一樣問自己為什麼,也問對方為什麼。他發現自己的「為什麼」一直找不到適當的答案,於是「我就是愛她」成了一切「為什麼」的答案,他安於這個答案,死心塌地地愛著她。

    可是對她,他的「為什麼」就成了災難!

    他知道她愛他,也知道她所有的「為什麼」也是因為愛他,可是對於眼前的事他還是不改愛問的習慣。舉例來說,他覺得他愛她,她就應該天天開開心心,當她只要不帶笑容,他就緊張地問「為什麼」,彷彿只要知道答案就能撥雲見日,讓他心愛的人馬上笑容滿面。女生有時候很煩不想說話,便讓他半天問不出一個字來碰一鼻子灰,然而他是高材生,反而更死命地問。

    「你煩啦!」她會不耐煩地回他。

    「為什麼?」他卻一臉蠢相地再問,讓女生又煩又後悔剛才說了話。

    「我煩啦!好嗎?」她進入抓狂邊緣,想趕緊打退堂鼓。

    「為什麼煩呢?」他再接再厲地問著,嘿嘿,覺得自己距離聰明又接近了一步!然而她一個回答卻換來另一個「為什麼」,簡直快昏倒了、抓狂了、就要口吐白沫了!

    更絕得是,他覺得如果能回答自己的「為什麼」,就一定能回答她的「為什麼」。如果她面露著困惑,他就會把自己的那一大串「為什麼」的邏輯來回說,反覆說,正著說,反著說,不眠不休地說。這讓她越聽越煩,越聽越後悔纏繞在這個話題上,於是急著脫身:「我們別說了吧?」

    「為什麼?」他又是一臉蠢相:「這很簡單妳為什麼不懂?我可以再跟妳解釋這為什麼……」

    最常遇上的是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觸怒了女生。他功課再好,再怎麼自以為聰明,也還是繞不開那個「為什麼」的邏輯:「開玩笑?不知道自己怎麼讓她氣成這樣,當然得問「為什麼」呀?」於是…結果…可想而知!

    這一對畢業後就沒有消息了,也沒人知道女生到底跟他有沒有結果。幾年前同學會他悄悄地出現,還帶了老婆!那次聚會我沒去,後來聽同學轉述當天的情況,這小子面對大家驚訝的看著他那文科的老婆時,隨口對眾人說了一句:

    「知道為什麼嗎?」

    要說我因為沒參加而有什麼後悔的事的話,就是沒當場看到嫂子的表情!那可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呀!

    ReplyDelete
  14. 2007.5.18

    張愛玲筆下的佟振保好像也是個學理工的(紡織工程應該是工科吧?),他有個特質,就是無論作啥事,都要對自個兒有個交待,張愛玲形容他:『...縱然他遇到的事不是盡合理想的,給他自己心問口,口問心,幾下子一調理,也就變得彷彿理想化了,萬物各得其所。』

    汨兄您看張愛玲這兩句形容,有沒有把您這篇故事裡的人物特質給說盡了?....^^

    ReplyDelete
  15. 2007.5.18

    張愛玲花了多少字講述佟振保的故事呢?最後濃縮到這兩句話把他給「蓋棺論定」了。如果等比例(對不起「等比例」都跑出來了,大概我也是學工的吧!)來「論定」我這朋友,我就這麼小小一篇文要濃縮,大概只剩下一個字囉!

    ReplyDelete
  16. 咦?只剩下哪一個字?

    ReplyDelete
  17. 呵呵,笑壞我了!人家是說比例啦!汨兄不服氣我用張愛玲形容佟振保的話來形容他筆下的理工科同學,寫佟振保用了一部”紅玫瑰與白玫瑰”,而他只用了一篇留言,所以才說,我把他的人物性格擠兌成一個字。

    您這下問只剩那個字,不是更要把人氣壞嗎?哈哈!

    ReplyDelete
  18. 汨學弟的文跡停在2009/4/19的居庸關,小板凳前少了一位精采的聲音。

    還有被忽忽稱讚的小乖,也不見了!

    ReplyDelete
  19. 沒有氣壞啊! 只聽到你笑壞啊 ! 一個字可以是 "盧" (台語發音啦)或甚麼的?
    用張愛玲的三行總共也有三四十個字 "蓋棺論定" 那汩兄這篇濃縮後不成了一個字, 所以我說是哪個字啊?

    唉唉唉, 我看不來 還在一直 "盧"...

    汩兄別氣壞嘿...

    ReplyDelete
  20. 您看這篇標題不就是---誤解的詞?
    咱家很切題的啦

    ReplyDelete
  21. 晴陽,汨因工作上有變動,能寫文的心情和時間都相對減少,所以部落格就只能擱著了。

    ReplyDelete
  22. 每次想要批評一下理工科男生,都因為晴陽而把話又吞回去,晴陽實在是異類。(也許也不一定那麼異?...^^)

    我接觸的理工科男生不多,但都還算親近。發現他們跟文科男生最大不同就是,即使文章寫得再好,本質上還是比較「鐵石心腸」的。他們一旦決定了什麼意向,通常很難更改。「決絕而去」這種事是絕對作得出來的!...^^

    而且,他們可以跟妳說他正在飢或正在渴,但絕不會跟妳說,他正在愛或正在哭。他們可以在肉慾的範圍描寫得入骨三分,卻永遠不願用文字語言說出自己的emotions。

    ReplyDelete
  23. 我大概也是算<喝八杯水不就好了>那一派的。

    不過我應該連看都不會看一眼那個廣告~,畢竟我一天喝水的量大大超出常人,喝水不喝水的議題對我來說不是議題。 ^_^

    ReplyDelete
  24. 今天看到一個比較省事的,吃一根胡蘿蔔勝過一打化妝品...^^

    ReplyDelete
  25. 哈哈﹐還真像個海綿﹐帶點邪邪仙氣。

    難不成這石頭真有九竅八孔﹐還有“目運兩道金光﹐射沖斗府”本事。

    ReplyDelete
  26. 光年兄又跑來糗俺,真是親切呀,呵呵。 ^_^

    花花:還有一個大有道理的,就是<吃一顆蛋遠勝什麼維他命、營養補充錠>。 ^_^

    ReplyDelete
  27. 還有我有個地方看得不太確定,就是汨的故事裡那位<為什麼先生>,娶的老婆到底是不是大學時的玉女啊?還是另娶了其他的文科美人?

    不曉得各位前輩的判讀是如何 @@

    ReplyDelete
  28. 光年兄,stone的確仙風道骨,不用吃也不用睡,真快成仙了...^^

    ReplyDelete
  29. stone,我婆婆平日肉吃得少,但每天必吃蛋,八十幾歲時皮膚還很光滑...^^

    最有趣就是,在她那兒吃飯時,她拿蛋給我,問她:「怎麼作?」,「蕃茄炒蛋。」。
    又拿蛋出來,「這要作什麼?」,「蒸個蛋!」。
    「可是已經有蛋了啊?」
    「不一樣吃法嘛!」

    有可能當晚的湯,還是紫菜蛋花湯。

    ReplyDelete
  30. 汨兄是建中辯論社的,所以可以看到他的行文如辯才。...^^

    我的看法是,大學女友與妻子是同一人。所以同學們才感到訝異吧?

    ReplyDelete
  31. 是說喝水、怎麼又跟吃飯睡覺扯在一起了啦 @@
    反正世上又沒規定只能有海綿寶寶,不能有海綿媽媽吧 :D

    不過愛喝水是一回事,愛不愛玩水是另一回事。這個海綿媽媽不喜歡<吸水、沾水、泡水>,只喜歡喝水......

    ReplyDelete
  32. 就行文意圖來看,的確可能就是大學時那個倒楣女友。

    可是實際上寫文線索不足,所以無從判斷呀~。
    (拿理工科的化學實驗或刑警科的搜跡舉證來看文,真的是非常不風雅的石頭呀!哈哈哈......)

    ReplyDelete
  33. 我原來的回覆是不同的兩個人,重點只是要強調這麼個”為什麼先生”居然又追上”文科”女生。但如妳所說,這麼篇文總有個意圖,所以還是回到應該是同一位女生.

    妳也覺那女生倒楣吧?呵呵...

    以前我有學姐說,她才不理那些工學院的男生,個個像個木頭...^^

    ReplyDelete
  34. 不吃飯不睡覺只喝水,不就是仙了嗎?...^^

    ReplyDelete
  35. 可是文學院(或商學院)女生配上理/工學院男生的婚姻組合,的確很多耶!

    不過也是有不少理工學院配理工學院的,比如光年賢伉儷啦、我認識一對夫妻都是物理博士啦、曾志朗與洪蘭啦....等等。

    都是文學院的夫妻,則大概因為本來文學院男生數就少,所以可能樣本數就更少了~。

    ReplyDelete
  36. 我倒也沒去調查一下文學院男生後來是不是還是娶文學院小姐?來問客提兄一下...^^

    文學院女生配理工學院男生好像真的很多,(商學院女生大概會找醫學院的吧?呵呵...),中時部落格的潘震澤教授就是娶中文系女生(後來轉讀電腦),晴陽太太可是中文系教授...由以上二例看來,文科妻子影響工科先生比較明顯,不知反過來如何?...^^

    ReplyDelete
  37. 震澤兄和晴陽兄應該都是本身就喜好文學,不能說是受太座影響吧!

    也就是說....如果那位倒楣女生的為什麼男友,是個本來就喜歡舞文弄墨的,那就算他還是把為什麼當成口頭禪、發語詞,我們也不會馬上就覺得她倒楣吧? :D

    震澤兄是我很喜愛的科普作者之一,曾在新聞台上寫過與生理有關的問題文章(探討某問題的文章...),向他請教過意見。

    ReplyDelete
  38. 提到這個文學院 理工學院的男生女生說法, 我怎麼老是嗅出著二分法的老套陷阱呢?花花的學姐說(嘿 發現新的發語詞~~),她才不理那些工學院的男生,個個像個木頭...^^
    在我覺得小男生不懂事時 全都是木頭人, 跟念不念理工應用沒多大干係!
    跟個別差異有關! 理工科的大情聖所在多有! 文科男生木頭也不乏其人哪!(眼前就一位...^^)
    那是發現以前自己日記裡寫了一段一位平日心儀的社團學妹(他系的啦),在圖書館裡碰到, 她跟我說 :不知道怎麼搞的每次看到你 就很開心,...
    日記中還寫著這位美麗的學妹「 雙眼閃閃發亮 笑臉盈盈」....
    當時心下或許心有所感, 但也只是寒喧笑談一番 後續並無其他動作...

    那日看到日記, 大罵自己! 笨喔! 你這豬頭!


    後來我只記得這位女生姓顏, 名字居然想不以來...^^

    ReplyDelete
  39. 對哦,stone好像是”科學人”的長期訂戶?那潘老師應該很熟悉。他在部落格說過,小時候喜歡讀章回小說的...有古文基礎的...^^
    晴陽也是啦,不是才說過原本想讀文科的?...^^

    我突然想到,理工科是指數理、工程?那化學、生物屬那個範圍?

    ReplyDelete
  40. 我還是不要太批評理工科男生,免得我們晴陽傷心...^^

    ReplyDelete
  41. 吳師兄,這個顏小姐應該是"顏如玉"吧!

    我班大一邀中央法文聯誼,由我負責寫信,對方是"胡引玉"。活動辦成了,我回南部當然見不到"引玉"。事後同學卻謔稱我是"蔡拋磚",因為據稱對方將我那文謅謅的邀請信說與同學聽,不信那是工科學生寫的,必有槍手。

    理工不理工只是刻板印象,我常想早一輩理工人還不是文字詩書俱佳,蓋因中國書塾從小教育讀的是傳統的東西,西學大多是大了才接觸的。

    我在交大時有位教授學歷只有大學,是個天才,大學聽完國外大師演講隨即可寫論文指正其錯誤。他教我們高等動力學,這些教科書作者與他互動逸事信手捻來、平常不過。他常說書裡某個論點有問題,他們論辯過,他以為如何云云等。上他課才覺得科學的公式不是死的,是一群真實的人之論辯學問,書籍所載也只是一家之言,非定於一尊。

    重點是下了課、出了研究室,詩書才是他精神上的生活!也因此中科院求他幫忙做研究計畫,他說拒絕說「不發展武器打人」。

    ReplyDelete
  42. 這位顏小姐 她是跑到圖書館來的 不是從書上跑出來的!
    她要叫顏如玉 我就改名黃金屋啦!

    師兄也真是 拋了磚 自行躲到南部去了? 這樣大有逃避之嫌喔

    不知怎麼搞的每次想起蔡師兄就想起陳之藩,兩人大概頗有類似之處吧!

    還記得之前提過理工科裡也有中文系以之自況 我看倒是另還身兼哲學系之條理思辨之才 ,這才是讓人佩服的地方!

    會不會彼時有文筆略遜之同學,央請代勞情書作業? 這種槍手可能性大增啊! ^^

    ReplyDelete
  43. 晴陽文筆之好,我之前也提到了,第一次看他的文,是他在na3版寫了一篇“自我介紹“,害我神迷許久哩...^^(他自個兒大概都忘了寫啥了)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再談林奕含事件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五)-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