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父之痛(續)

這裡有一篇是我在 2004年十月時寫的,當時本想寫完後貼在版上,但沒寫完便打住了,因為不敢深刻去回憶那種傷痛,以致只能像流水帳一樣地記錄當天的事件,而這樣的流水帳,又不足以呈現一個大學還沒畢業的女學生面對生死衝擊、信仰與人生經驗短兵交接、過往的人生智慧因無力面對死亡以致全然破產的慘烈。

在2004年時,我仍沒有勇氣提及這事。因為它改變了我往後的人生觀與人生態度,而我不願這事成為一道尋及我深處的軌跡。但父親出事之前的這件事,卻始終在我心裡不去,因這事,足以說明父女連心的靈犀相通。



2004年10月

最近照鏡子時,覺得自己越來越像死去的父親了。

大三結束的那個暑假,除了期末考外,小說選的老師要我們交一篇紅樓夢的小論文。為了那篇論文,我買了好幾本相關書籍,每天抱著啃,啃到一個程度,把周遭的人事物都安上大觀園裡的愛恨嗔痴。

當我正在大觀園的愛恨嗔痴裡低迴不去,整天想著寶哥哥,林妹妹時,天上的神也許是嫉妒吧,竟伸出祂的教鞭,狠狠地把我從紅樓夢裡抽醒過來......

把論文交出去那天,是六月二十三日。
那天,姐姐知道我開始放假,約了下班後來帶我去逛街看電影。我高高興興地在學校宿舍等她。

大約下午五點左右,我正洗著衣服,不知為什麼,有一股很強烈的不安襲上心頭。我本想置之不理,但那種感覺讓我坐立難安。突然之間,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那種感覺不曾有過,彷彿山重水複地傾倒而來,擺脫也擺脫不了。

於是我心想是不是姐姐在往淡水的路上出了事?打電話又沒接上。我實在按捺不住,便跟同學借了單車,沿著山路一路找下山。又怕姐姐到了宿舍找不到我,於是山上山下來來回回好幾趟。

大約六點半左右,姐姐出現在我眼前。我看到她沒事,才鬆了一大口氣。我不明白不安的感覺從何而來,但我以為只是我自己胡思亂想。

所以跟著姐姐回台北看電影,看完電影還逛了一下街。逛街時,那種沉甸甸的感覺依然存在,心裡頭那種慌,幾近害怕。但又找不到原因,只是慌著,心裡害怕著。

回到宿舍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人生有些鏡頭永遠不會因為時間而模糊。
才走到宿舍樓下,我住的那層樓的陽台,出現了幾個人頭,低聲叫著我的名字。我仰頭看她們,因為太暗看不清誰是誰,只記得在幾個深黑色的人頭上面,是藍紫色的天空,有著亮亮的星,和矇矓的月光 。

其中有一個聲音說:『花花,妳爸出事了,在台大醫院急診室,妳媽要妳們快去!』
我當時還不明白狀況,急診室?那是個什麼地方?

趕到醫院時,母親憂戚地站在急診室門口,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我們進到急診處見到躺在病床上的父親,他因驚嚇,臉色泛著綠。
我拉著他的手問他:『痛嗎?』(好笨的問題)
他說:『跟工人說樓上還有兩箱書沒搬。』(他因受撞擊太烈,驚嚇過度,記憶還停留在出事之前的事。)

旁邊站著滿面羞愧的姑姑說:『大哥脊椎斷了。』

電視上的肥皂劇,不是經常演著,人聽到或遇到什麼重大打擊會當場昏過去嗎?那不是虛構的,雖然我無法確知那些編劇是出於經驗或是諷刺,但在我自身身上,我是親身經驗。看到父親變成那樣,很戲劇性地,我一轉身便暈過去了。

父親出車禍的時間,正是當天的下午四點多--我惶惶不安的源頭不是姐姐,而是父親。在那個當兒,在他身受生死大劫的同時,他對我最後的召喚。 

父親後來在醫院住了五個月,
在十一月的一個半夜裡過世。

* 相關文章:大學日記--喪父之痛

Comments

  1. AnonymousJune 20, 2011

    這篇是續,請問前一篇在那裡可以看到?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