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06

李安拍【色戒】——一圓張愛玲的美國夢

Image
李安要拍張愛玲的【色戒】,實在是太令人雀躍。拍出來的結果是好是壞已經是其次,對我而言,張愛玲的名字與她的作品,能在美國登上大銀幕,便足以令我跳起來了。

李安語錄

Image
李安藝大演說的幾段話:

1. 純真:

我在藝專時,學生只有七百人,我的成績很差,但對聽課很感興趣。我當時演舞台劇,也拍戲,也常常去看電影。

情色

Image
by Chiniske Viviene
01
昨天有位相識多年的朋友,突然寄了兩篇情色小說給我看,希望我給點兒回饋。小說是他寫的。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的朋友會變成情色小說裡面的主角,儘管他一再解釋情節虛構,但因相識已久,那些風流情史早有耳聞,所以我心裡明白不完全是虛構。

張愛玲的哀矜人生

Image
在張錯的【水般亮麗自然】談到張愛玲海喪的始末,其中外人的紛擾與過程放下不提,文中提到張愛玲的遺囑卻令我迴腸許久。

『愛玲女士的遺囑很簡單,只有兩點。
第一、一旦棄世,所有財產將贈予宋淇先生夫婦。
第二、希望立即火化,不要殯殮儀式,如在陸地,則將骨灰撒向任何廣漠無人之處……』

張愛玲的才華是絕世的

止庵的答覆真是一針見血。

以為過張愛玲的生活便能有張愛玲的文學成就,這是捨本逐末的想法,也把「文學成就」這件事情估量得太便宜。

以張愛玲的曠世才氣對照她婚姻的荒涼,以為才氣未在婚姻中加分,亦是失焦的視點。婚姻美滿與否與才氣是兩個方向的事,既無互補功能,亦無相悖的衝突。

用記憶豢養愛情

Image
by Alexis Paul
最近聽到兩位朋友提及過往的愛情,都在20年以前。一位用過往的愛情作為防火牆,五嶽歸來不看山,再也不會輕易動心;一位則彷彿青春過剩,一直留在少不更事的情緒裡,不肯出來。

謝謝他們

逛到幾個網站,可能很冷門,既不是風行的旅遊網站,也不是博人一笑的家常。看後或許反而換來心下一沉,但沉了之後,又因發覺有人執著於理想,如此默默地在作著可能永遠不被發覺的事情而感動,這種感動又把我從沉重的心情裡提升了起來...

三叉坑記事本
中寮相遇
這兩個blog是記錄921大地震後幾個村落遷村、重建拍成紀錄片過程的記實。
自文中看到拍片者、剪接師如何帶著片子四處放映,辛苦卻又期待,過程中沒有觀眾的掌聲,沒有社會聲譽的光環,只是在理想中一直耕耘...謝謝他們...

如得其情,哀矜而勿喜

Image
今天抱著【張愛玲小說集】出門,想在等孩子下課的空檔再與張愛玲小說裡的人物??舊。不料才打開扉頁,看到她短短的幾句序,我便停留而無法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