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客問

有朋友問我一些問題,這些問題一時半刻答不上來,但在心裡迴旋落定後,便有了答案。因為不是機智問答,也不是心理測驗,時間的需要,應無損答案的正確性。再者,有些問題,真的需要用一輩子來回答。

問題一:為什麼沉迷於張愛玲的生平,而非她的作品?

這問題,我在之前提過,但願意再說得細一些。討論張愛玲的作品,是公共話題,但沉迷她的生平,卻是個人生命基調的認同。有許多人不喜歡張愛玲,並非不喜歡她的作品,而是不喜歡她這個人--不喜歡她的性格,不喜歡她的人生態度,不喜歡她的生命基調。

說我喜歡她的生平,是我粗糙的概略說法。現在我會說,我是欣賞她的生命基調--她把孤獨這件事,作到透徹,作到完整,作到絕美。

孤獨在某些人是口號,是標籤,是沽名釣譽的故作姿態,是使盡渾身解數雕刻的名牌(還記得文心雕龍裡的那篇【北山移文】嗎?),但在張愛玲身上,孤絕是她生命的自然表現,不費吹灰之力。我喜歡她近乎冷酷的徹底。

問題二、安於「家庭主婦」的定位嗎?

這問題好些人問我,我總納悶:Why not ? 為什麼「家庭主婦」的定位令人感到不值或不安呢?有朋友甚至覺得我說自己是「家庭主婦」是一種自暴自棄的行為。

與其說我與環境妥協,倒不如說我與自己和平相處。家庭主婦的工作看似不斷重覆無新意,但有什麼地方能讓我們覺得與自己的人生目的最相近呢?不正是家嗎?為著家中不斷補充必需品,完成家庭成員所有活動與所有滿足,這不正是至高的幸福嗎?

好比日升日落,好比花開花謝,看似不斷重覆的輪迴,但每一次的黎明都是新的一天,每一次的花開都有新的姿勢。在正常活潑的秩序裡,去實行並實現自我,家庭主婦與其他行業並無二致。

問題三、「寂寞」是因為沒有心靈伴侶?

這問題我想了好一陣。因為寂寞的感覺,好久不曾有了。
我相信「寂寞」是因為缺少心靈伴侶,但缺少,並不表示需要被填補。保留一點兒簡單的寂寞,使自己能與自己的靈魂對訴,這是一種提升。

心靈伴侶也不必定是眼前一個實體,它或許是一首歌,一首詩,一個遙遠的朋友,一位已故的文人。

我說很久沒感到寂寞,或許因為我己擁有許多soul mate...^^

問題四、網路上交友,守則是什麼?

我一直沒想到,交友還有守則。被問後,想一想,在過往的交游中,的確有些人留下,有些人離開。回溯這一路,或許的確與彼此心裡那似有若無的守則有關吧。

守則一:在乎靈魂,不在乎性別。守則二:在乎交契,不在乎年齡。守則三:在乎尊重,不在乎保留。守則四:在乎長久,不在乎濃淡。守則五:....嗯.....想不出來了...本想編個十全大法的...^^

問題五、生活上遇到不如意的事時會找誰傾吐?

我一直都不是訴苦的人,所以幾乎沒有什麼訴苦或傾吐的經驗。有過一兩次吧,但都以很不好的感覺作收,所以就不太找人說什麼心裡話了。
唯一是用文字作出口,寫日記時自言自語。我相信書寫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救贖,而且它具有療效。
再者,小時候我媽媽教過我:『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抛一片心』我牢牢記著.

問題六、生活有沒有什麼缺口?

如果從前問我這樣的問題,我或許會把自己生活中的小災小病拿出來呻吟一番,但在閱歷上逐漸增長後,看到別人每一個日子都在掙扎中過來,我知道我沒有資格談缺口。

或許談談生命中重要的事物吧。
除卻家庭、親人這些社會觀念下的重要人事,近來,愈發感覺文學的探究對我很重要,遠比被情感綁架更重要。

或許因為年齡增長,知性範疇的探索,遠比感性領域的溫床更吸引我,也更能供養我靈魂的需求。

由於一些人或一些文,隱隱然帶我走到另一種境界,使我在文學的版圖中有了重新規劃的路線。使我對以往不肯碰觸的領域有了一窺全貌的企圖。....這些來源對我很重要...一如靈魂深處的陽光、空氣、水...

image by Modigliani
------------------------------------

 flower  問題五、生活上遇到不如意的事時會找誰傾吐?


我一直都不是訴苦的人,所以幾乎沒有什麼訴苦或傾吐的經驗。有過一兩次吧,但都以很不好的感覺作收,所以就不太找人說什麼心裡話了。

唯一是用文字作出口,寫日記時自言自語。我相信書寫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救贖,而且它具有療效。

再者,小時候我媽媽教過我:『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抛一片心』我牢牢記著....。
 
2006/06/14 04:32  刪除 
 Sophia  能將家庭主婦生活過得精采的不多
花花是其中代表....^^ 
2006/06/13 08:40  刪除 
 莫莫  我講實話好了
花花的家庭主婦生活
讓我覺得
我的家庭主婦生活才是一種自暴自棄啦
哈哈...因為我當家庭主婦時...就停止思考了 
2006/06/01 12:19  刪除 
 snoopy  『讀書
讀歷史 讀小說
再也沒有一件比這更憂傷 更快樂的事了
我的愛 只有我自己懂』

我看見自己曾隨手寫在辦公桌上的記事本...回想起來,約莫是我在時間的夾縫中,在書籍裡遇上我的"心靈伴侶"吧!

是的,我們的Soul mate往往不只是活生生,有形有體的一個人.

馬其維利,伊拉斯謨斯...
愈回望你們的歷史,
愈讓我更靠近另一端憂傷緘默的心靈.
張愛玲,王安憶...
愈陷入你們的小說,
愈讓我更審視我自己諱深似海的秘密.

有時候,與自己的心靈伴侶同行,對話都是多餘的.
不說話,只作伴,我們就已經得到很多,體會很多了....文字的汗水與淚珠,終成一條假想的牽繫! 
2006/06/01 12:42  刪除 
 flower  莫...因為妳的家庭主婦日子還不夠長...不夠長到能讓妳"出死入生"...^^

Meggie..you always understand what I am talking about.[微笑的臉] 
2006/06/02 11:30  刪除 
 flower  正文另外補了問題四。  2006/06/02 12:32  刪除 
 星辰  花花家庭主婦這段,寫的太好了!  2006/06/03 07:31  刪除 
   大學時遇過一位大師級的教授。學校遠從台大請他來客座,即使用大講堂讓他上課還是座無虛席,我常常得靠牆站兩個小時。他有一個規矩:凡是不寫下來的問題絕對不回答。

「從一個問題可以看到發問者在哪裡:出發點是否堅實,做了哪些假設,邏輯推演的軌跡,最後是原創性何在。發問前寫下來看一看,自己的狀態就一目了然,十有 八九的情況下不必問就已經知道答案,或知道該怎麼找答案了。把自己的問題記下來,很容易掌握學習的軌跡,知道以後該怎麼走下去。」

朋友也許是用問的,但我們這麼用看的,恐怕比當事人更了解發問者的狀態! 
2006/06/04 01:53  刪除 
 flower  這些問題其實頗具經典性,是我經常被問到的。所以才寫在這裡,以後再被問到,就不必費唇舌了。....^^

星辰,家庭主婦那段,是用來說服自己的...^^ 
2006/06/04 11:09  刪除 
 flower  問題六、生活有沒有什麼缺口?


如果從前問我這樣的問題,我或許會把自己生活中的小災小病拿出來呻吟一番,但在閱歷上逐漸增長後,看到別人每一個日子都在掙扎中過來,我知道我沒有資格談缺口。

或許談談生命中重要的事物吧。
除卻家庭、親人這些社會觀念下的重要人事,近來,愈發感覺文學的探究對我很重要,遠比被情感綁架更重要。

或許因為年齡增長,知性範疇的探索,遠比感性領域的溫床更吸引我,也更能供養我靈魂的需求。

由於一些人或一些文,隱隱然帶我走到另一種境界,使我在文學的版圖中有了重新規劃的路線。使我對以往不肯碰觸的領域有了一窺全貌的企圖。....這些來源對我很重要...一如靈魂深處的陽光、空氣、水...
 
2006/06/26 01:03  刪除 
   問題六答得好!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