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朋友

天氣熱(溫哥華連續幾天特高溫34-36度),想起了一位大學時同寢室的室友。

這位大姐很有意思,每天早上我們運動完從操場回住處的路上,會順便買早餐。她總是慫恿我買一杯豆漿,雖然我不太愛喝,但每次總拗不過她,還是買了。怪的 是,她自個兒並不買豆漿,只買一個水煎包或其它。回到住處後,豆漿倒進杯子後往往還剩半袋,這位同學就問:「要不要我幫妳喝? 」

她燒開水,從來不把壼裝滿,只燒夠她自己用的份量;跟室友借東西,差不多都是久借不還的,譬如鬧鐘、打字機。問她怎借那麼久?她說:「放她那兒跟放我這兒還不是一樣?這種東西用不壞的。」
為什麼會突然想起她呢?因為天氣熱,家裡用電風扇,於是想起那幾年在淡水,既無冷氣又無電扇的蒸籠日子。

我們住的宿舍,有一個共用電扇,而每到夏天,這電扇便成為這位大姐專用,別人挪用不得。有幾位室友曾經跟她商量,能不能輪流使用,結論是,可。但怎麼輪都是輪到她,大家敢怒不敢言,就這麼蒸著了。

我常常想起那段日子,覺得自己真能耐,那麼熱,汗那麼流著,居然沒有逃跑,也沒抗議,就那麼活活烤著,蒸著,也過來了。想起這位室友,並沒有生氣只覺得有趣,她胖胖呼呼的,很有喜感,所以她這些行為,都不讓我覺她是「壞」,只覺她像個不懂事的孩子,沒法跟她計較的。

大學最後一年,我跟她上下舖(平常她一人獨佔一房,那年適逢我喪父,我說要跟她同房,她不敢不答應。其實我是調皮,存心逗她的..^^),也不知為何,她對我很有好感,很照顧我,會把從別人那裡A來的好處分給我,我也因此有幸吹到電風扇....。

那一年,我背負喪父之痛,她面臨畢業在即又一直沒有男朋友的彷徨,也許虛弱使我們都沒有武裝,反倒坦然聊了許多。我漸漸發覺這位處處為己的胖妞其實也很可愛, 在她那些小奸小惡的背後,也有她的良善與溫柔。而那些奸與惡,也在我的勸說下,稍稍改善--久借不還的東西,都還了回去,電扇輪到別人使用,她自己另外再買了一支。

大學最後一年,她成了與我最近的朋友。

----------------------------------------

 vera  後來呢..
離開學校後..還連絡嗎.. 
2006/07/23 15:27  刪除 
 flower  有。...^^

畢業後,我結婚,她進外商銀行,常來家裡走動。我是她台北唯一的朋友。工作上人際關係一直不太順利(這其實可以想見的),在幾個部門調來調去,心裡鬱悶時會找我,也只有我敢對她說些真話...

一直到移民後才疏於聯絡... 
2006/07/24 00:32  刪除 
 flower  佳幻從那兒回來啊?[疑問]  2006/07/27 15:36  刪除 
 佳幻  有時候緣分怎安排難說,也許就是那份情感有了之後連接的關聯,大家都忙碌的生活,有時候就想約見面都要安排再三呢。

是阿,花花,我回來了[心情很好]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今夏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