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場病,那束溫馨




兒子生病,兩週了,瘦了一圈。高燒,咳嗽,重感冒。病在兒身,疼在娘心,儘管按時送服藥水,燉梨,蜂膠、偏方、健康食品全用上,心裡仍暗暗發急...

高一我曾大病一場,高燒,上吐下瀉,被送進醫院。住了幾天,查不出病因,媽媽害怕我被當成白老鼠(當時大人們都這麼說),堅持帶我出院。

我與母親許多溫馨的時刻是在這些病病痛痛、瓶瓶罐罐裡蒸餾出來的。從小身體不好的我,一直讓母親操心著,為了我她到處打聽偏方、土方,雞肝粥、曇花蒸蛋、冰糖雞蛋,車前草、桑葉...不知名的草藥,她一聽人說,便去打點。印象中有個方子,要採植物園裡某棵樹上的嫩葉熬成汁,媽媽真去了。每回想到她矮胖的身軀在那兒跳著要摘樹梢上嫩葉的景象,我便因羞愧而淚眼婆娑--當年我真是不懂事,總是不肯喝她辛苦摘回來的樹葉熬出來的樹汁...還記得她是如何的苦口婆心。

高一那場病也是這樣折騰她。什麼東西都不能吃,一吃就吐;她不忍女兒未進食,又是湯又是水,總在那裡想盡法子要送點兒東西,那怕是幾口湯水,進到我口裡。

在醫院時,她見醫生一直說查不出病因,又不給退燒,儘是在那裡東檢查,西檢查,她急了,不顧親友反對,帶著我出院。出院後,媽媽第一件事便是帶我去看一位與我們有兩代交情的小兒科醫生,儘管當時她並不真抱希望,但那是她慌亂心情下,唯一能尋得的浮木。

許是老天有眼,不忍見一位母親為女兒日益心力交瘁。老醫生一劑點滴打完後,我的燒竟奇蹟似地慢慢退去,媽媽帶著不敢置信的驚喜,帶我回家。那晚,我睡了個好覺。

第二天醒來的那個清晨,是我記憶中一束溫馨的光。那是夏天的清晨,光亮有涼意,母親早已起來(也許她一夜未眠?),摸摸我額頭,知道沒有再燒起來,臉上閃過如釋重負的釋然,但也許多日積慮,我看到更多的疲倦。

媽媽看看天色,問我:『想不想到後面走走?(我家後面有一道長長的河堤)』我說:『好。』
母女二人便相挽著慢慢走出門,我有十多天沒有看到太陽了,大病初癒,即便是年輕的生命,也有著歷劫歸來的恍如隔世..

我們坐在一戶人家門前的矮牆上,望著尚未清醒的城市與街道,我與母親並肩而坐,未發一語,只是靜靜享受這即將被劃破的寧靜... 靜靜享受恍若歷劫而歸的安然...
這是我生命中影像鮮明的一幅定格...隨著年歲的增長,隨著已為人母的心境,那個夏天的早晨,那一陣徐徐的風,那一刻無言的寧靜,都愈過愈鮮明...

朋友說,男孩子發育時,越發燒越長高,告訴兒子,他只是笑...


photo by ANDRZEJ ZBIGNIEW WALTER

 
女兒一歲多的時候感冒,時值寒冬深夜,高燒、鼻塞、張著嘴呼吸把喉嚨都抽乾了,所以連咳嗽都出血。那是她第一次燒得如此厲害,妻和我都慌了手腳。我知道躺下之後鼻塞會變嚴重,於是試著抱著她斜躺在懷裡,果然鼻塞的情況改善,她可以閉上嘴睡覺了。但問題是我沒辦法抱她一夜!

於是新手父母想了變通的辦法,讓我穿了毛衣和雪衣,拿靠墊、抱枕把客廳閱讀椅塡實,讓我抱著她坐進去蓋上被子,父女兩睡了一夜。第二天她燒也退了、人也精神了,卻輪到我腰酸背痛。

安慰的是她現在八歲多了,還記得那晚的事,說被爸爸抱著很舒服。
2006/12/29 15:48 
 水瓶 
總是容易被花花的文筆打動~
就算這是件平凡的事..
感動... 
2006/12/29 21:37 
 flower 
汨兄家出產神童嗎?...驚訝的臉
小兒子特別機伶,女兒記性這麼好?...豎起大拇指 
2006/12/30 05:42 
 flower 
水瓶,謝謝。...^^
順道祝妳新年快樂...微笑的臉紅玫瑰 
2006/12/30 05:43 




 無言 
很少人能記得三歲前之事.能記得一歲多之事,真是異於常人,當是基因優秀,須善加哉培.

感冒很少拖兩個星期之久,大多是一個星期左右就痊癒了.不知醫生怎麼說?

高燒要小心,能以藥物控制嗎?女兒有次不知為何所感染,燒到九十八、九度,吃退燒藥都沒用,只能在一旁空自擔心著急.醫生鐵口直斷:三天就會退燒,結果真如其所言,時間一到,燒就退了,真是謝天謝地.

我若是妳,那是寧死也不肯喝那苦澀的草藥汁(不過,病得奄奄一息,家人要強灌,大概也無力反抗.)

很能暸解令堂「病急亂投醫」時那種無助無奈的心境,彼時彼景,正是考驗其愛心之時.她的愛心很令人感動. 
2006/12/31 21:06 
 flower 
醫生說是一般病毒感染,開了藥,但沒告訴我三天會退燒...下回要找個會鐵口直斷的。...^^

草藥,當時我才十六、七歲,當然也不會乖乖喝,總是和著淚水喝下去的。 
2007/01/01 09:33 
  
無言兄過獎了!孩子現在才八歲,要記得小時候的事「應該」不困難,再等兩年恐怕就想不起來了。談栽培沉重了點,只期盼能維持現在這樣的親密互動,讓他們感受到關愛,懂得自信與愛人。 
2007/01/01 10:57 
 shelley 
新年到了,愿你和家人都健康快乐~紅玫瑰 
2007/01/02 04:58 
  
越老越愛父母,是真的。年過半百總豁然的談論生死,看著他們老是不捨。年紀在長思想真的會變,現在信了,對不起花花我幾乎受不了以前的留言。
這幾天也高燒,一睡覺就滿身汗,衣服換了又換還繼續流,原期待著新陳代謝加劇能讓病毒快快驅離,怎麼頭還在暈脖子還在燙走路還不穩呢?枯萎的玫瑰
從小家裡就沒有習慣去醫院看病,多是藥局買藥硬著吃,不行了才進醫院打打點滴。

花兒病好沒?祝早日康復!
還有祝花全家新年快樂,晚了一天,還是新年啊![傻笑] 
2007/01/02 19:27 
 flower 
年過半百?...這...這一定得好好解釋一下,我離半百還有一段蠻遠的距離好不好?...[傻笑]

你在維也納也沒去看醫生嗎?...就這麼病著?驚訝的臉。吃藥沒?有沒有從台灣帶藥過去?你在外面,身體要多照顧。最好有幾個住得近一點兒的朋友,有什麼事可以互相照應一下。

兒子好了,但是瘦了一大圈,這幾天得給他"進補"。 
2007/01/03 00:35 
  
說我父母,沒提到您,別急著舉手...!!吐舌頭的臉
有有有,差點連偏方也吃了進去,現在能來打字啦,健朗多了吧![傻笑]
很多人叫我眼睛放亮點幫他們也在這附近找房子(好區),我就睜隻眼閉隻眼,不是孤癖,是不喜歡每逢週末串門子借電爐帶啤酒看電視摸三圈的人太多,病了,自然會好呀,讓我有更多藉口躺著看書。天使

希望長高了,非得趁生病好好長長不可! 
2007/01/04 07:23 
 flower 
我也是...^^...朋友叫我搬到人口密集一點兒的地方,平常串門子方便,我總是推來推去,心裡怕的也是被無謂干擾。

我記得小少爺高高的,還嫌不夠嗎?...^^
兒子暑假前不及我高,現在則高出我半個頭了。^^ 
2007/01/05 00:49 
 南風 
花ㄟ:
文中之言,令人傷感,妳先生呢?怎不見提起,難道他是一個大男人,不做一點事?現今時代,所謂‘大男人’早已成為對男人羞辱的稱呼了。 
2007/01/16 03:56 
 忽忽 
前兩天暫時關閉了我在中時部落格的留言版。
原因無他:有些人有些留言總是無禮到觸犯人的基本隱私權,問你的父親,你的母親,你的先生你的誰...並以自己臆測的角度夸夸其言大放厥辭還自鳴得意,怎麼點他怎麼冷落他依然是個大白目,對付這種人怎麼辦?於我就是不手軟的刪文,然後在版上公開警告。不過,花兒顯然比我善良多了。 
2007/01/18 11:33 
 flower 
我呢,要是有空,有心情,也許也會對牛彈彈琴....但是我沒那麼多時間...微笑的臉
2007/01/18 12:22 
 忽忽 
哈哈 鞏小姐可愛 

Comments

  1. 花花有篇文章得到中時部落格的好文推薦,好像是這篇?
    現在看這篇,還是像水瓶說的,很被打動。

    ReplyDelete
  2. 謝謝星辰。

    應該不是這篇,也忘了是那篇。...^^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一日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