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的眼淚

 
by William Bock

昨天心情有些低落,生活裡依賴了十年的大姐搬到多倫多;網上一兩位談心的朋友漸行漸遠;一個很好的blog關閉了;連家裡的魚都死了一隻.....

我一直都很「制式」地生活著,尤其是與人的往來,一旦這「制式」受到衝擊,那怕是小小的變動,對我都是無限延長的陣痛...直到下一個「制式」被建立才得以療癒。

雖然覺得自己已經過了因生離死別而哀傷的年紀(死的不過是一隻不到5公分長的小魚嘛),但是朋友離去,尤其是感覺到心的遠離,感覺到將在彼此心中逐漸消失,仍然免不了哀傷。

看到小魚臨終前另一隻同伴一直繞著牠轉,彷彿心焦如焚,又彷彿極度哀傷,而我只能站在一旁,束手無策,看著牠斷了氣,沉到水缸底,又浮了上來。我真害怕魚會掉下眼淚,記得看過某張圖片上畫「魚的眼淚」,因為眼淚滴在海裡所以未被人類察覺。

生離尚且銷魂,何況死別?即便在小小的魚缸,在兩條小小的魚身上,都感受到那股無奈的神傷。

無論如何,我今兒個要上寵物店,去找一隻一模一樣的魚回來..


-----------------------------------


R: 星辰 2007.3.24       

花花別太難過,魚兒也有生老病死,當作是牠的解脫心裡就會好過些了。微笑的臉 



  R: 無言 2007.3.24       

不會是餵太多而撐死的吧?台灣的魚店有魚藥可買,溫哥華應該也有吧? 



  R: flower  2007.3.25       

在網路上查了資料,可能是因為燈光照射太久了。我不懂,怕牠們會冷,所以燈光24小時都開著(一天最多只能開10小時),造成水質變質,害死了牠...哭泣的臉

朋友安慰我,說牠也許太老了,自然死亡...希望是... 



  R: vera  2007.3.25       

院子裡找一棵植物..把魚埋下..
每年花開..便覺常相左右..不曾離去.. 



  R: flower  2007.3.25       

嗯,有,在後院的果樹下。

我並沒有想到魚的過世會令我那麼傷心(現在好多了),我想是因為發生的太突然,防患未及。

我現在知道我為什麼一直不肯養寵物了,就像不肯去經驗某些人生經驗一樣,預測了它未可知的部分,於是選擇放棄。 



  R: winderster  2007.3.28       

兩隻貂先後死去,都是送給醫院。買了白玫瑰,在他們以前的窩上立著,放上他們的照片。後來發現,白玫瑰是個錯誤的選擇。看著它再也無法吸取水份而逐漸凋零,像是被火燒上的焦炭深紫,免不了再次為生命嘆息。
原以為選擇了這條漫長孤獨路的人,終有一天會在孤獨前悠然自在,這樣的自戀,卻只是尋覓的意圖,只是希冀與另個靈魂漣漪的小小碰蕩。
所以現在改養花,仍然沒有概念,只知道要定時澆水,這是心靈缺陷者唯一能做的了。

唉,無奈的事情真多。 



  R: 2007.3.28       

「原以為選擇了這條漫長孤獨路的人,終有一天會在孤獨前悠然自在,這樣的
自戀卻只是尋覓的意圖,只是希冀與另個靈魂漣漪的小小碰盪。」這話說得深刻,然而自戀和尋覓的對象不一定是相同的。花、魚、寵物可以是尋覓的對象卻很難讓人照見自戀,可以自戀的對象卻因為自戀,反而不容易起漣漪。

能到「感受對方水分的真實」的地步,流流淚是值得的啦! 



  R: flower  2007.3.28       

說得好,小少爺,『這樣的自戀只是尋覓的意圖』,所以孤獨也只是一種等待,等待與另一靈魂的交契... 



  R: winderster  2007.3.28       

所以,忘記繞回主題。
漣漪相會,依附牽掛著彼此的水分,又遁入大海中平復於虛無。
無奈的哀傷,卻也有感受對方水分的真實。

這可以構成不流淚的藉口嗎?雨 



  R: flower  2007.3.30       

說寵物說到自戀,讓我想到無名氏「塔裡的女人」...

近來覺得還是別養的好,就算是養花,也免不了葬花情結...難怪張愛玲身無長物,連孩子也不要,多一人或物便多一個撕裂... 



  R: 無言 2007.4.2       

一切恩愛會,無常難得久,
生世多畏懼,命危於晨露.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
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R: flower  2007.4.3       

是啊...太上忘情...
還得多修練....休息一下

Comments

Popular Posts

一日

山火下的紅太陽

日月不分明

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