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07

鳥瞰人生--緬懷劉伯(二)

Image
從劉伯的安葬聚會回來後,一直在那樣的感動與激勵裡,弟兄說我從L.A.參加完劉伯安息聚會回來後變得「 怪怪的」,起初聽了沒當回事,但仔細回想,是有不同吧,在經過那樣一場感動的衝撞後,內心中是留下些什麼吧?

科學與信仰之爭

Image
在中時部落格看到有人為了科學與信仰爭得面紅耳赤,便想到曾有一位雜誌主編在電視節目裡說:愛情這東西根本不存在,那只是人類動物性的發情期,為時約三到六個月。一個叫人生死相許的「東西」被放在科學儀器的檢定或測量下,竟可能只是某種激素的高低值而已。

我的昏倒記

Image
昨天從L.A.回來的飛機上,竟在狹窄的走道上昏倒了。怎麼昏過去的完全沒有記憶,開始有知覺是聽到空服員和醫生一直問我:Did you hear me? 

一年容易又生日

BlueMountain 寄來一張生日卡,很漂亮...^^
雖說商業活動不外捉住顧客心理,但有時這些小小動作還是很令人動容的。

好快啊,在這兒與大家共度好幾個生日好幾個聖誕節了!! 日子過得真快!!

今年BlueMountain的聖誕卡設計得都不十分好,勉強選了一張寄給各位網媽,祝大家聖誕快樂!佳節愉快!

我們的出路在那裡?

Image
Image/ 晴陽

一位瀋陽的朋友來信,信裡說到周遭親友的家庭一個一個破碎,他因而感到唏噓不安。『我們的男男女女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每個人都想要一個圓滿的家庭,為什麼偏偏一個又一個的破碎了?那麼多專家在分析,在找答案,智者樂水,仁者樂山,各有理論,卻沒有挽救任何一個家庭。....到底那裡出了錯?我們的出路究竟在那裡?』


幾道彩虹

Image
前兩天下雪後,下了場雨,把雪融盡,天空佈著一層一層重鉛色的雲,雲縫之間卻透出幾道橘 黃的光亮。行車間,看似滿天陰霾,卻仍需閃躲那幾道從雲縫間、樹葉間透過來的直直光亮。

溫哥華機場殺人事件
附光年機場事件

Image
註: 這個影片有些鏡頭可能會令人感到不舒服.

11月14日在溫哥華機場發生了一件皇家警察用電擊槍擊斃了一名拿到加拿大移民紙的波蘭旅客,震驚國際。在電視前看到那名無助的波蘭人驚慌、痛喊而後無聲...看到一個活生生的生命沒有緣由地以這樣的方式消失,除了震驚,有更大更大說不出來的惋惜和同情...

當雪花遇上火花

Image
今天溫哥華下好大的雪,從早晨下到現在(傍晚了)。

每回下雪總讓我備感爐火的溫熱與暖度,那種由冰涼逐漸融解的迴溫,不急不徐地將一地寒雪,輕輕地隔在落地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