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信仰人生-歡樂時光(一)

要開始這篇文,於我是有某種程度的困難,一方面因為向來有自我表白的障礙,一方面無法確定自己究竟要寫到那裡,會寫多長、多深,於是遲疑又遲疑。



興起寫這篇文的念頭,是因為在中時部落格看到彭蕙仙的文及她近來發生的事,心裡有些感動,想要說些話--為基督徒說些話。

在我還沒改變心意之前,匆匆先貼上這篇,惟恐這股衝動又被自己給攔了下來。
---------------------------------

我十歲受浸。
大學畢業以前,新約聖經除了福音書和啟示錄之外,大概都背過一遍,舊約也讀了好幾遍,寒暑假教會的特會、訓練不曾斷過,而且國二之後就跟教會的姐妹住在一 起,早晨晚上都有固定進度的追求,一直到我結婚為止。這並不是在說我的「基督徒資歷」(或許也可看作資格,一個可以為基督徒說點兒話的資格),而是在說, 一個從十歲就開始,一直持續到目前沒有改變的生活,它在我人生 中所佔有的極大比重和份量。確切地說,如果我是一株植物,我的根、我的養份、甚至表顯於外的枝葉花果,都來自於這個主要的源頭。

先從我的兒童班說起吧。

在我受浸以前,早已開始星期日早晨的兒童聚會,就是所謂的主日學。小時候我家有個房子租給一個眼科醫生(熊伯伯),他的診所和住家都在一起,因為與我們毗鄰而居,兩家孩子都混在一起玩。星期日早晨,他們家上教會,也就領著我們一起去了。那時我還沒上學呢。

後來,熊伯伯一家搬走,我們也就沒再上教會;直到有一天,媽媽突然受浸了,又把我們全帶去教會,那時我小學二年級。媽媽一個農村女子,從來就是拜拜的,居然會信主,而且把一家人都帶上信主的路,這在她那個年代,是很不可思議的。有機會再回頭來說這一段。

如果說信佛要有慧根,信主也許也要有吧?孩提時的我內向害羞,但在聚會中,一讀到聖經我的反應常常比別的小朋友快,對聖經的理解能力也強,每次聚會都是服 事者最喜歡點名的對象。他們以為我不但在聚會中聽故事,回去必然還用了功,是他們心中的乖寶寶,其實,我只是記性比別人好一點兒而已,並不真的用功,但這 也墊下了我在教會中一路走來備受寵愛的形像。

我十歲時跟班上一位男同學一起受浸,大部分的小朋友並不懂受浸的意義,受浸以後也留在兒童班並沒有參預大人的聚會。但我和小胖(就是那位男同學)不知怎 地,一受浸後就以為自己應該參加所有聚會,每天晚上小胖都西裝革履地來接我,兩個小孩子各提著一個大聖經包,煞有介事地坐在大人中聚會。別以為我們是去玩 的,我們可聚得很認真。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有一回我真的因為想到主耶穌為我們釘死受苦,當場淚流不止。至於是不是真懂聖經、懂真理,實在說,對一個十歲 小孩來說恐怕言之過早,只是小小心靈孺慕著人世的真善美,教會裡看起來乾乾淨淨的人、健健康康的家庭、詳和無爭的氛圍,便已是小女孩心中的「天堂」。

青春期

青春期的少女,是一座活動的火山,只是有人爆發了,有人沒有爆發。
我的叛逆期並不像有些人表顯在行為上,我是心裡叛著逆著,對著權威就想顛覆的。外表看起來仍是乖寶寶,內心裡卻住著一個叛逆狂舞的女巫。我曾經一邊跟老師 頂著嘴,一邊心裡想著:『如果我是老師,教到像我這樣的學生,我會怎麼辦?』,答案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要怎麼辦。因為那種叛逆並沒有緣由,並不是在找答案, 它只是在尋找某種出口,某種青春能量過剩的出口。

所幸那時教會中的哥哥姐姐,用他們的包容和忍耐消蝕了我那股急速竄流的火山岩漿,安撫了那個看似狂舞實則為狂亂的靈魂。

我收到的第一本【紅樓夢】,便是教會的大哥哥送的。那位大哥哥,是師大的學生,騎著一輛破腳踏車,每天按著名單挨家挨戶看望我們。他的名單按每個人的興趣 嗜好分類,打籃球時找誰,打棒球時找誰,誰愛看書,誰愛看電影,他按個人性向給予不同的關懷,從來沒有責備,只是一路相陪。


------------------
星辰  看花花的文章已經好幾年,第一次看到花花這種傳記式的文章。看題目時以為花花也要傳道,怕妳這裡的平靜被破壞。  2008/04/12 11:02  刪除 
 flower  星辰,謝謝忠告,我沒有要傳道,只是談生活...^^  2008/04/13 08:28  刪除 
   只是授業和解惑[微笑的臉]  2008/04/13 08:48  刪除 
 flower  我發現我的確越來越像管家婆了...[尷尬的臉]  2008/04/15 11:38  刪除 
   談到宗教的文一貼出來,讀者不外乎幾種反應:
1. 跳過不看。
2. 反省、檢視自己的視野和觀點,感覺、思考自己與這個世界的關係。
3. 感受作者所感受的平靜與被接納。
4. 把宗教當成道德看待,檢查自己與別人(特別是作者)是否言行一致。

前三者通常是不會回覆的,會長篇大論的是最後一種,也因此星辰會擔心。但是想想有更多第二第三種人雖然保持沉默,作者發文還是值得的。也許這就是彭蕙仙開一個「信仰隨筆」專欄的貢獻,也是花兒在這裡「冒險」的初衷吧! 
2008/04/16 10:14  刪除 
 flower  汨兄所說的,是我這版的現象,其他地方,我只看到一片煙硝...打成一片啊...^^  2008/04/16 10:36  刪除 
   是呀 這裡的人境界普遍都高 您難道不知道嗎[微笑的臉]  2008/04/16 11:28  刪除 
 flower  知...!!...感恩不盡...^^  2008/04/17 14:16  刪除 
 星辰  我算是汨所說的第三種讀者,對宗教沒有特別感受也沒有排斥。

花花為什麼打住呢?因為彭蕙仙封筆的關係?[疑問] 
2008/04/21 00:14  刪除 
 flower  彭封筆我個人覺得這是她靈命成長到某種程度必然的結果。彭之前寫評論文時我幾乎從來不看,我對政治沒啥興趣,對把藍或綠相對的一方罵得一無是處的文更沒興趣,無論作者標榜他/她有多客觀,文筆有多犀利。

我個人並不贊成彭在部落格裡寫「信仰隨筆」,尤其台灣是一個已將政治轉化成信仰的地方,很容易她的信仰與之前的評論文便被人相提並論,進而成了被攻擊的要 害。但我的不贊成並不代表對或錯,我很明白她這麼作的原因和背後的感動。開始看她的文,是看到有無神論者在她版上提出反論,因為這也是我自己深處很重要的 東西,很難視而不見。 
2008/04/21 05:50  刪除 
 星辰  哦,我以為彭是花的偶像,幾次看到妳提起她!  2008/04/22 04:45  刪除 
 flower  不會吧?星辰?現在幾點啊?您是早起還是未眠啊?[驚訝的臉]

偶像?...呃...連張愛玲都不算偶像了,很難再有別的偶像吧?...^^ 
2008/04/22 04:51  刪除 
 莫莫  人所見所聞好像會不由自主的只看見自己想要看的事物
最近這半年來
我對神的言論總是特別注意
一開始看見你的標題"我的信仰人生"
我以為講的是別的和信仰無關
第二次忍不住點進來
發現了彭蕙仙的文章
看了很有感覺
只是不知道自己準備好了沒
而自己信仰的緣份到底是在那裡? 
2008/05/01 10:26  刪除 
 flower  已經有幾位朋友告訴我,他們因為彭蕙仙的文得了幫助,我想這是她最大的安慰和鼓勵了。

莫,有機會可以去教會看看(之前好像有看過妳想去?),
接觸了再知緣份到了沒!!...[微笑的臉] 
2008/05/02 06:15  刪除 
 莫莫  花花
謝謝你的二個網站^^
我先從聖經開始了解~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