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信仰人生-雙重標準

有朋友問我,是不是因為看到彭蕙仙的事件,想要挺身而出所以寫了這篇?說得好像我要壯烈成仁!...^^

我的目的,原想用一個基督徒的身份說明『我們在世上如同一台戲,演給天使與世人觀看』,無論在什麼生命狀態下,外人總事先設定好了「基督徒」的制式印象, 並要求我們應該符合;合者則被譏為道貌岸然,不合則被諷為虛假。在「傳統」與「道德」已成貶抑之詞的今時,「基督徒」更是被當作假道學的同義詞。

在教會多年,我也看到許多黑暗面(這便是我一開始無法下筆的原因),教會並不是伊甸園,人性的敗壞它一樣也沒少。有位女作家說,因為在情感上歷經各種角 色,所以無法真的恨人。其實,何必為了明白天空是藍的而環遊世界呢?(歌德說的)在教會中看到人性的個個面向,我也很難真的恨一個人或討厭一個人,因為深 深明白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善或惡。

蘇格拉底主張旅遊能使人心靈成長,有一天有人跟蘇格拉底提起某人並沒有因為旅遊而有多少長進,蘇格拉底說:『想也是,因為他把自己帶去了』。正是如此,大 部分的基督徒都帶著『自己』在作基督徒、在讀聖經,每個人都在作「自己」的style的基督徒。在一個基督徒身上看到的好或壞有可能都是他的「自己」,與 神無關;並不是惡行與神無關,極可能連善行都與神無關。

我並不為我們自己找什麼開脫的籍口,只是想澄明,基督徒的生命是日漸增長的,甚至是微調的,每一個當下都不是決定性的狀態,如果願意,請給我們時間和空間。當然,這並不是基督徒的專利,我也用此心態看待周遭的朋友,對待網路上的朋友,總是儘量快快接受,慢慢檢驗。

許多人「羞辱」基督徒是不會口軟或手軟的,我曾被大學老師莫名其妙地叫起來,狠狠罵了一大頓,只因他生活裡被基督徒攪擾,他認為我--小小一個大一的學生,理應代表基督教世界向他賠罪,或至少接受他的羞辱。我相信如果不是因為宗教的事,他對學生會有尊重的。

外人說基督徒說一套作一套有雙重標準,其實外人對基督徒也是雙重標準。我常聽到有人批評基督徒,開場白就是:『虧他/她還是信教的!』,這種口氣儼然就像有人批評女同事:『難怪這麼老還嫁不出去!』、『難怪她老公會外遇』....真是干卿底事啊!

我原想說的,彭已在她的部落裡寫出來,所以我原預計的後文就可以打住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山火下的紅太陽

悲觀哲學家--叔本華

派克的小提琴

今夏